2014年终总结

一年一年过得真是快,新年计划里列的事情基本都没怎么做到……除了Ingress已经刷到14级以外……

一月:除了新年计划啥也没写。技术方面则是研究了一下Docker,在国内搞点技术真太困难了……《具有中国特色的docker折腾记(上) 》《具有中国特色的docker折腾记(下) 》。

二月:因为春节过完年回上海坐公交不爽,怒喷《和十年前一样蠢的官僚》。技术上则是记录一下《在Android应用中使用自定义证书的HTTPS连接(上) 》《在Android应用中使用自定义证书的HTTPS连接(下) 》。

三月:不知不觉,我写BLOG已经十年,作《八卦十年间》以纪念。因为打车软件太红,所以扯了一下《移动支付、虚拟信用卡及余额宝》。又因为刘老师提到的纳税话题,扯到了《关于纳税问题的技术设想》。本月总算是多写了几篇,不至于月经blogging了。技术上则是凑数了一篇《使用Google帐号登录Android应用 》。

四月:人在欧洲,所以空白了一个月。技术上也是旧文凑数《通过RSS实现app的自动更新 》,其实这项技术我有打算搞得更全面一点,但是时间不够啊。

五月:因为实在看不下去网上某些SB对《舌尖上的中国2》的无脑攻击,作《舌尖上的民族主义》。技术上因为Wordpress升级导致我的一个BLOG不能用,所以顺手记录了一下《WordPress 3.9使用PostgreSQL数据库问题的解决 》。

六月:对于网上的争论有点厌倦了,表明了一下《态度最重要》。并据此作《态度之六十四》纪念二十五周年。由于智能穿戴设备的红火,作《大有可为之智能情趣设备》谈一下这个方面的话题。技术上则是研究了一下用FreeBSD10做IP-SAN的实现《用FreeBSD10搭建基于ZFS的iSCSI服务 》。

七月:因为一篇关于契约精神的鸡汤文,作《契约精神与政府信用》,说明在中国不是人民没有契约精神,而是政府没有,当然顺大便还黑了一下支付宝。因为上个月玩FreeBSD10觉得不错,就把家里的FreeBSD8.x升级到9.x,然后碰到需要升级到pkgng的问题,记录了一下《FreeBSD升级及pkgng 》。

八月:老罗跟王自如在网上视频直播吵了一架,有点意思,作《记昨天的对口相声》记录了一下。技术上则是因为升级Android Studio碰到问题,记录了一下《Android Studio中support版本错误问题的处理 》。

九月:在老罗和王自如吵架后的那个周末,我去Tinyfool家掺和他们搞的一档节目,作《感受情怀》以纪念。因为和技术也沾点边,就把这篇也发到技术版凑数了。

十月:其实也是源于一篇鸡汤文,作《态度和参与的问题》谈了一下过去几个月的占中事件(其实之前的文章里也有提到)。然后因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作《多读书,少上网(六,修定版)》。技术上则是试了一下新的VPS服务商,搞了个FreeBSD的主机来玩,把碰到的坑记录于《在Vultr的VPS上安装支持ZFS的FreeBSD及SMTP问题的解决 》。

十一月:人人网和射手网相继被关,作《射了一手》评论一番。因为新的VPS上没装Apache和MySQL,记录了一下从原来VPS上《迁移Wordpress网站到PostgreSQL/Nginx 》,又因为微软宣布.net开源,作《喜大普奔,微软开源 》。

十二月:年底大爆发,吐槽了一大堆。先是因为优酷和陌陌耍流氓,后来又有人为它们洗地,故作《少年罗生门》。然后因为性浪上有人《自杀直播》。对新闻作评论的真像射系列谈了一下《存款保险》。因为台湾的选举,谈了一下关于台湾的《统一大业》。因为菜头叔为牛腩洗地,作《松露龙虾炖牛腩》抽孟醒一记,顺大便还就《红酒配雪碧》的问题与菜头叔抬个杠,临到年终前还《扯扯英语的口音问题》。技术上还是旧文凑数《用motion实现家庭视频监控 》,实际上为了在FreeBSD上搞这个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

总 之今年是写得比去年更少了(除了12月)。出门活动主要就是参加Ingress的基友活动,认识这帮基友很愉快。除此之外就是回厦门跑了几趟,4月份去欧 洲玩了一圈,8月去苏州参加G4PCC,讲了两个session,11月去杭州参加PyCon,听令狐讲了一个session。国庆跟老板在包邮国玩了一 圈,一点都不好玩。拍照则更少,基本都是些到此一游的片子。今年还是8挂帮十周年,不过也没有纪念,只是五六月份的时候聚了一次。也是BT群十周年,只是今年河蟹大会没在肾上豪宅举办,改在魔都,也因为时间太迟,没有河蟹,仅作为了BT群十周年纪念。

扯扯英语的口音问题

最近好像关于英语口音的话题略热,在好几个地方看到,说来说去无非是:你自己英语都说不好,凭什么批评别人的口音。

这个狗屁不通的逻辑我很久之前驳过推上的某民主女神…经。但是就算你是民主女神,这个逻辑仍然是狗屁不通。

所以后来Tinyfool也说到这个话题时,说中国人老爱批评印度人的口音,但是印度人的英语就是比中国人好得多云云。我就回复说:

一个作家的文章写得再好,我仍然可以批评他的字写不好。

英语好和口音不好本来就是两件事情。

当然,我并不是说鼓励大家不用学好英语,只要把口音学好就行,那就本末倒置了。

而且事实上的确是这样,国内那些追求口音标准的人,本身的英语一团糟,只能靠打击别人的口音来获得优越感,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认为口音就不重要。

不可否认全世界的英语都有口音,世界上除了广播电视上的一部分主持人说着所谓“标准口音”的英语,大多数人都是有口音的。即便是所谓“倍儿有面子的地道伦敦腔”,也是一种口音。普通话其实也一样,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方言口音。

至于我自己,则是属于英语不好,口音也不好的人——十年前就被某人批过:说一口湖建味英语口音…当然,人家不但英语好,口音也好,这个必须接受批评。

然而我仍然要批评印度人的口音。

英语好固然是一种基本的要求,但是在此基础上改进口音也是一种必要的更高要求。不是说一定要用标准口音,但尽量减少自己的特定口音还是有意义的。

因为大家学习英语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沟通。英语好只是达到了沟通的基本条件,如果口音太不好,就会成为沟通的障碍。反正就我听过的十几国英语来说,印度英语无疑是其中最难听懂的之一。

当然,如果你要说未来是印度人的世界,印度英语会成为世界标准英语,那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话,只是你为什么不去学习印度英语呢?

就这个问题,我想拿日本人举个栗子。前些年谈到口音,经常被拿来取笑的是日本人,他们的日式英语口音难懂程度真是远超印度,但是最近几年在各种媒体上碰到的日本人说英语,日式口音已经非常非常之轻了,可见人家在进步。

换成印度人,我想他们应该也不是对自己印度口音感到自豪的吧,只是因为这些年印度崛起,越来越多的印度人走进全世界人民的视野,才有这种到处都是印度口音的感觉,也许过几年他们也会像日本人一样改进自己的口音的。

其实扯这个话题我只是想说,谈论某些问题的时候,拿一些相关例子作类比是不错,只是要注意逻辑错误。

[一周八卦]2014-12-2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2期]

红酒配雪碧

这事是上篇漏说的。

还是和菜头那篇《白松露,蓝龙虾》,其中说到中国人以前在红酒里加雪碧有违品红酒的审美,但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实际上红酒也有甜的,本身就是加糖的,只有像干红干白这种糖分充分发酵的葡萄酒才是低糖的,对于一些喜欢甜红酒口味的人来说,干红兑雪碧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

其实我对喝酒这事没什么研究,因为我酒量不行。之所以会对葡萄酒有一点了解,是因为两年前在杭州参加一个会议,晚餐时主办方请了一个品酒老师过来教大家怎么喝红酒,被普及了一堆了品酒的常识。

所以如果你喜欢甜红酒,别人送你一瓶干红,你完全可以在家里自己兑了雪碧来喝。只是如果在饭局上这么做,就有些礼节上的不妥。和菜头说的没错:

没有思考的吃,那只是进食罢了。

但是你不能因此认为兑雪碧的喝法就是没思考,只是人家思考的方面跟你不一样而已。

顺便分享一些从老师那边学来的简单经验:

干型(干红、干白)和非干型红、白葡萄酒的最大区别就是甜度,干型甜度低。

红、白葡萄酒的区别除了葡萄品种一般不同以外,最主要的是白葡萄酒在酿造时去了皮和籽,从健康角度上说,红葡萄酒略好一些,因为皮和籽(尤其是籽)里含有很多对人体有益的成分。

喝酒的第一步是晃杯,观察色泽、挂壁及杂质情况,当然这种做法的最初目的是看看酒有没有变质。第二步是闻味,品尝其中层次丰富的果香…当然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闻闻看酒有没有坏掉…第三步才是喝。高级的喝法可能还需要用到醒酒器之类的装备。

选酒的基本原则就是看葡萄品种,一般来说单一品种的会比混合勾兑的好(当然也有一些好的混合酒,但不适合新手),西拉和梅洛比较适合新手,赤霞珠口味重一些——不过我至今喝过觉得最好喝的还是多年前的一瓶加州产的赤霞珠,可能是因为我喝过的好酒太少。

更高级的选择标准是看产地,什么新世界旧世界之类。波尔多是大家都知道的好地方。想年初时在意大利的那半个月,每天一瓶Chanti产的葡萄酒我会随便说么。

再高级的看年份。注意,不是年代越久越好,而是看那个产地那个年份的葡萄品质。比如我上次买的一瓶波尔多法定产区(AOC是法国葡萄酒分级中的最高级)梅洛本身是不错的,但是我买到的是2011年的,不如2009年和2010年的好。

至于看酒庄什么的我就完全不懂了,只知道拉菲酒庄很高大上…

扯完这篇,我也把那瓶2011年的梅洛喝完了,改天再去超市淘一瓶来喝喝。

松露龙虾炖牛腩

前言

本来还给加个副标题:关于一次失败公关的失败洗地。

先名词解释一下什么叫洗地——据说源于《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一场戏,在广场上杀完人,把地上的血洗掉,放上菊花,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嗯,请不要作过多不必要的联想。

这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好吧,其实也不太久,就是前一阵子,不知道孟醒是得罪了什么人,网上忽然冒出很多黑雕爷牛腩的内容,其实我也黑过,只不过是去年。所以这次黑牛腩的事件我表示不对此负责。

总之这次黑牛腩事件导致了孟醒在企业家年会上的一次暴走,引发网络舆论一片哗然,然后前两天,那位被孟醒提到的菜头叔终于打破沉默,出来为朋友洗地,作《白松露,蓝龙虾》。

然而这个洗地仍然是失败的。

先来说说牛腩

这点我在去年的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里不再重复,总之就是不好吃。

不过我前几天在推上转发孟醒的黑历史时提到牛腩不好吃的事时用了“难吃”这个词,virushuo表示无法理解牛腩还能做得难吃。这个我承认的确是用词不当了。

@maylogcom 说:

牛腩做得不好吃无非是: 1肉太多筋太少 2没炖烂 3调味过咸/过淡/腥味没去尽

我 回想了一下,倒也没有这样的明显错误。只是完全想不起来有哪方面可以称得上是好吃的,跟随便哪个饭店里吃的牛腩也差不了多少。比如在我virushuo讨 论时谈到,他认为牛腩也并不是特别贵,一盘粤菜馆吃一顿人均也要这个价格。这个我同意,但是我觉得在粤菜馆吃的更好吃一些,而且同样的消费标准可以吃得更 丰富,不只是吃牛腩。我甚至举了上海的翠华为例,他们家的牛腩也不错,至少不会比孟醒家的差,而据说翠华在香港是以难吃著称的……

孟醒无非把吃牛腩这事搞出了一点不伦不类的仪式感罢了。就如我去年所说:

……不过是给那些吃不起(真正的大餐)、或是没文化没品味的顾客一个装屄的环境罢了。而手法不过是通过宣传给消费者一种伪高端的假像,让那些爱好装屄的人进来自我感觉良好,仅此而已。

一张图说明我吃过牛腩:

一张图证明我吃过牛腩

再来说孟醒的暴走

孟醒举的栗子本身就是在自打耳光,他说跟人谈小剧场或耳机都很少回应,但是一谈吃就很多人跳出来,然后就拿出白松露和蓝龙虾这两个大杀器。这跟扯小剧场和耳机有什么分别?那我倒想问问孟醒,你知道RDP和RVP有什么区别?Distagon和Biogon哪个更有德味?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讨论的问题根本无关松露或龙虾,而是牛腩!!!你倒是说说跟你讨论这个问题的人有多少是没吃过牛腩的?

好吧,我是还没吃过米其林的星星,算是味蕾没打开吧,那就看看这位吃过几十粒米其林星星的同学是怎么评价的——如何评价雕爷在领袖年会上对质疑雕爷牛腩的反驳?

他说得很好,拿高价的食材来作比根本没有意义,孟醒所谓的500万买牛腩秘方也是纯扯淡。美食的根本不在于秘方,而在于一颗追求美味的心。白松露和蓝龙虾也得在合适的厨师手里才能变成真正的美食,比如让我来做的话,估计比牛腩还难吃,再贵的食材也是浮云。

然而即使我味蕾没打开,我也不同意孟醒的意见,别老拿妈妈的味道说事,说得好像你不是你妈亲手捡来的似的,跟当初那帮批舌尖的人一路货色。好不好吃本来就是一个很主观的评论,不好吃就是不好吃。

我就觉得京剧不好听,歌剧也一般,还不如流行歌手演唱会。龚琳娜的歌我就是不喜欢,左小诅咒就是跑调。那又怎么样?

我 没吃过黑松露,也没吃过白松露,我的确不知道二者有什么区别。但是分不清白松露和黑松露,并不影响我们评论牛腩的味道,牛腩我吃过的多了,足够评论一份牛 腩好不好吃。因为不论是内蒙古的牛腩,还是澳州进口的牛腩,甚至农村家养的牛腩我都吃过,除非孟醒能说他们家的牛腩是非洲犀牛腩或是法国蜗牛腩,甚至是牛 郎家的七彩神牛的牛腩。

所以结论就是:且不说打开味蕾论是否正确,就算它是正确的,也不能用来说明他们家的牛腩好吃。

孟醒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反驳那些说牛腩不好吃的言论,可以算是一次公关事件,只可惜这次公关非常失败。因为牛腩的原本的卖点就是卖一个装屄的范,现在孟醒这个味蕾没打开的屌丝论一出,把那些本来想借此装屄的屌丝消费者全得罪了,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最后说说和菜头的洗地

和菜头作为孟醒的朋友,我可以理解他在这种时候出来为牛腩站台的做法,只是觉得不值。

以和菜头的影响力,洗这么次地,收费应该不少,结果孟醒不过是请他吃了顿白松露蓝龙虾煮意大利面疙瘩就打发了。

其实菜头叔全文的逻辑和孟醒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种说法:

因为好与不好,并不来源于习惯,而是来源于见识和经验。

其实和打开味蕾论是一个意思,所以结论同样没有意义。

因为我们讨论的是牛腩而不是松露。所以菜头叔炫耀他的干巴菌对于洗地这事完全没有帮助,无非是想要论证打开味蕾论的正确性。但是我前面也说了,打开味蕾论对于证明牛腩好不好吃并没有作用。

和菜头在文中得意地说:

但对于一些人来说,白松露和蓝龙虾被深深烙在了心头,也许一辈子都擦不掉。从这个意义上讲,老雕实在是太狠了。

这完全是一种自我陶醉。说真的我完全不care这两种食材,重点还是做得好不好吃,就像肠粉这样一种普通的广东食物,我仍然最怀念当年在广州街头3块钱买的那一份,比上海所有粤菜馆里30块一份的都要好吃。

就拿龙虾来说,虽然没吃过蓝龙虾,但是其它龙虾也算是吃过一些,做得好不好吃差别还是很大的,远大于龙虾品种上的差异。

总之菜头叔的这次洗地也很失败。

什么时候孟醒能够放下这些炒作,专心到厨房里去研究怎么把牛腩做得更好吃再说吧。

那么问题来了……谁能告诉我孟醒在牛腩里放了黑松露还是白松露?青龙虾还是蓝龙虾?亦或是用了天牛的牛腩?

[一周八卦]2014-12-2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1期]

[一周八卦]2014-12-1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0期]

[一周八卦]2014-12-07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49期]

统一大业

香港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统一就是这个样子。

台湾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所谓“选上国民党,台湾变香港”。

所以国民党遭遇自49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

以无党派身份当选的新晋台北市长柯文哲说:

在 台大校园立牌子“台湾独立”,没有人会理你。上面写“两岸统一”,也没人会停下脚步。但如果写“全校禁止使用网络”肯定会引起暴动。统独对现在的年轻人来 说是假议题。我去过大陆10几次,年轻助理一路上都赞美大陆,但发现上不了GOOGLE、FB之后他们对大陆的看法就变了。

这事我10月份也说过类似的。

当 时有几个台湾审计师来我们公司做审计,因为来过很多次,我跟他们都挺熟,工作之余一块聊天扯谈,然后就说到淘宝一号店什么的,好方便好便宜啊,说得他们羡 慕嫉妒恨,口水都要下来了。又说到江浙沪包邮,快递次日到什么的,他们已经把持不住,简直就要“弃暗投明”支持统一了。

但是很快,当他们拿出手机发现google上不了,twitter上不了,facebook打不开……

就下面木有了……

顺便说一句,审计师最后在淘宝买了个山寨台灯,结果到货时发现有问题,但是因为要急着回台湾又没时间退换货。

「真像射」存款保险

前天刚扯了版权的大义,昨天就不管人死活的大义了,那今天就来扯一点跟钱有关的小义吧。

这条新闻最近很红,搞出很多猜测,比如我说过的一种可能性:明年会有一些小银行倒闭。

其实这种制度早就应该有的,只是国内以前一直有国家在银行背后作无限担保,所以银行才敢乱来。

归根到到底还是因为银行业并没有市场化。

当然另一方面原因是为了维稳。

以中国目前的民众信心的不稳定性来说,任何一家小银行倒闭都可能引发全国性的大规模挤兑,最终的结果可能导致整个国家经济瞬间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以目前银行乱来的情况发展来看,中央政府貌似也不愿意再无限担保下去,所以才出台了这么个政策。

据说目前定的50万标准可以保障99.63%的存款人。因此有人说中国50万以上的富人只占0.37%……事实当然不是,有钱人才不会把钱存起来,都拿去投资了。至于那些把一吨现金放在家里的就更不会拿去存款了。

搜了一下公开的数据,国内的存款总余额已经突破100万亿,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的余额没有全查到,而且时间节点也不一样,只能作为参考。大致是工行15万亿,建行13万亿,农行10万亿,交行4万亿,中行没查到,应该高于农行,暂以与农行相同计。另外我还查了一下另外8家比较大的商业银行,存款余额分别在1-2万亿,加起来应该在12万亿左右。于是剩下给几十上百家小银行的份额只有36%。再据说中国的银行存款中有60%是企事业单位存款。

所以,最终受这个保险保障最多的个人应该就是这约15%不到的存款人,这部分人的存款额应该99.99%都不会超过50万,很可能90%的人都不会超过5万,维稳效果应该是很显著的。

但是银行会善罢甘休吗?

且不说会因此多了倒闭的可能性,还要增加一笔保费的额外开支,这对于主要靠息差盈利的中国银行业来说不是小数,谁知道它们会怎么转嫁给存款人。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谁来做这个承保的保险公司,貌似到现在还没有最终的说法。

因为这事还是有一定风险性的,以预期0.08%的费率计算,总保险金只有数百亿,而即使是小银行倒闭,涉及的存款也是上千亿——当然不是说倒闭了就一分钱存款都 没有了,总还会有一部分的,至少央行那还有存款准备金部分,保险理赔只是赔差额部分,但这也已经意味着,只要倒闭一家(存款余额达到平均值)银行,这个保险金就用完了。

而且这个保险公司后面是不是由中央政府做无限担保?

这些都是需要师母已呆的。

当然总的来说还是好事,毕竟这对于银行来说是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央政府不再给你们做无限担保了,你们要自己处理好自己的风险问题。于是银行应该会减少自己的乱来行为,相应的风险也会减少,对于存款人来说,实际上是更加有保障了。

最后说个昨天看到的段子。

有人说假如某天你在银行贷款一个亿,然后在这一个亿到你帐上时就是你的存款,如果这个时候银行倒闭,你可能只能得到50万,但却要偿还一个亿。

刘天一说实际上不止得到50万,因为破产清算时还是会有一些资产可以用来偿还这债权人的,但对于小银行来说,这些真没多少,分摊到所有存款人头上就更少了,还是不指望比较好。

我的观点是:一个银行都快倒闭了,是不可能还能贷出款来的。

但是现在我想到另一个可能的风险:如果你在A银行贷款一个亿,然后转到B银行准备用(比如投资)时,结果B银行倒闭,这个时候你就真的有可能碰到这种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