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4-10-26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43期]

多读书,少上网(六,修定版)

(10月24日修定)

喜大普奔地这个系列已经逆天地发展到六了……(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有人发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那段名言,并表示理解不能: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
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
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样在临死的时候
他才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经历
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结果引来一大帮自以为觉悟的回复说这就是党的洗脑什么的。看了这么多回复,我真的觉得中国的教育洗脑很成功。

本来不过是一本小说而已,为什么不能从纯文学的角度去看待一本小说?非要先入为主地戴上政治眼镜去看?各位是否真的完整看过那本小说?

文学艺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作者创作出来以后就任由读者观众去解读,正是因为存在着自由解读的无数可能性,才使它们充满魅力。

至于政治,只不过是故事的环境背景而已。只不过因为中国的教育擅长于把语文教成政治(历史什么的就更是了),所以搞得学生们根本都不会看书,使得太多的人看到什么都“首先”甚至“只会”从政治角度去解读,这才是洗脑的可怕之处。

而且更可怕的是持类似这种政治化观点的还有一些所谓专家……如果真要这么政治化,那《飘》(《乱世佳人》)也不要看了,因为那本小说的政治立场是对黑人持种族歧视态度,为黑奴制度唱赞歌的。

我看过此书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已经根本不记得其中的政治背景(刚搜了一下大致补了一点),印象比较深的部分就是一开始保尔小时候在学校里捣蛋,后来他和冬尼娅的初恋,之后是他经历重重打击仍然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最后是残疾后的重新振作。

为什么非要认为他就是受斯大林的指使写出来毒害人民的?据维基百科显示,此书完成于1933年,发表时根本就没被领导注意,还是因为受读者欢迎才在1935年得到领导关注,但是一年后作者就去世了。

你可以说作者的思想太幼稚,或者反对他的政治观点,但是抛开政治来说,这种在逆境下仍然乐观积极的精神并没有什么不好。

是 的,作者的确在文中认为冬妮娅的小资情绪是不对的,跟保尔的共产主义思想相比是落后的。但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他的观点,没人说过看一本书就要全盘接受。而且 从这里至少可以看出:三观不合的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再怎么有爱情也没有用。这个标准比什么八字不合要有效和正确得多。

当然,跟其他的名 著相比(注意,是以名著的高标准来衡量),此书的文学水准并不算很高(毕竟奥斯特洛夫斯基也不能算是专业作家),结构也是最简单的按时间顺序平铺直叙,没 有什么特别之处,语言上也并不华丽。但它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记录了俄国到苏联的那个时期的历史变迁,还是有一定的历史意义的。

政治洗脑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让你只会从政治的角度来看事物,即使你发现了这是洗脑,也只会变成反对这一切,认为一切都是被政治化的,而政治是肮脏的,让你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从而变得犬儒。

而 网络本来应该是一个开阔眼界的工具,但它提供的信息实在太多,于是你不得不对此加以过滤,而通过你自己的条件过滤后的内容只会加强你自己的观点,所谓“确 认偏误”,结果反而不好。而且为了在网络中吸引注意力,网上的内容大多哗众取宠,缺乏深度(包括本文,我也没谈到什么有深度的内容)。

所以我常常说,多读书,少上网。

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话说之前我对周带鱼是闻所未闻,连带鱼哏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至于这本书,也是因为一星笑话才知道。

然而我所说的多读书,少上网,显然是不包含这种书的。

首先,这本书的内容本身就是周带鱼的网文集合,所以实质上属于“少上网”的部分,而不是“多读书”的部分。

其次,多读书也不是说什么书都读,垃圾书还是很多的——包括被国内出版社搞坏的好书。关于国内的出版社有多不靠谱,参见肾上的遭遇《极度郁闷的一件事情 | 生活在远方》。

最后,即使是排除以上两点的书,重点也在于多读,广泛地多读。这样才有机会遇到更多的好书。

关于好书,有人说过一个比较简单的原则:作者已经去世的书一般比较好。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比较简单有效的判定方法,作者去世越久仍保有很大的影响力的书,即使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书,也至少是值得一读的,即使是批判性地去读。

至于周带鱼这本,完全是在浪费树木!!!

[一周八卦]2014-10-19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42期]

 

态度和参与的问题

话说今年的BLOG就是光谈态度了。其实本来不想用这样的标题,但是因为配置了一个IFTTT到性浪的同步,用河蟹一点的标题不容易引起小秘书注意。好吧,一不小心就自我审查了。

其实就是说几句占中的事情而已。

对占中的态度

就占中这个事情我的态度一直是:支持他们的主张,但对方式持保留态度。

其理由与几个月前在《态度之六十四》中说的差不多,无非是我这个中年人的一点市侩的看法。

支持占中的理由很充分和正义,反对占中的也未必就全是五毛党。

以我自己为例,几个月前国内A股市场不好,听说港股不错,就通过某QDII基金间接入市了一点,结果占中开始港股就持续下跌,按我入市至今的跌幅折算年收益率是-42%左右(当然实际收益率不是这样的算的)。所以我能理解那些受占用影响的小生意人大概是真心反占的。

当然我不可能这么短视,如果真的一国一制,那港股也就沦为A股了,长期利益无疑会受到更大的损失。但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能做到无视短期损失去关注长期的、整体的利益。

或者说,这才应该是占中派工作的重点。

从八年前的骆驼说起

我曾经在06年的一篇BLOG里引用过赵牧的这篇《最深刻的黄段子:骆驼的故事》(时隔八年还链接有效的BLOG文章还真是比较难得)。占中的事情发展到现在,我觉得已经开始有出现骆驼哏的趋势了。

自 从昨天清场以后,事情正在向偏离初衷的方向发展。原本占中只是手段,目的是与政府对话,以达成关于普选的共识。但是现在的趋势已经是怎么拉住骆驼的问题 了。我认为这就是被政府带跑偏了。占中只是一个手段,既然不行就换个方式嘛。而且如我上一段所说,重点还是应该在于如何争取那些中间民众的支持。

推上 @bitinn 说:
顺 便分享一个在微软学到的谈判理念(也是无数历史与政治验证过的规则) ——如果你要让多数人支持你,与最反对你的那群人去争是不合理的,他们总会是最反对你的人,你能争取的是那群不确定是否反对你的人。 两岸三地关系也是如此,假如我们不能证明自己能做得比他们更好,抵制不过是帮倒忙罢了。

我觉得这很有道理。与其进一步激烈对抗,伤害那些中间民众,反而对自己的主张不利。不如转为长期持续发展中间民众对自己的支持。

我为什么反对激烈对抗

推上 @kunlunfeng 说:
暴力镇压是极权最顺手最简捷的手段,也是极权本性使然。但并非说因为极权垄断了暴力资源,民间就畏惧不前,甚至编造对方不会动武的谎言哄骗麻醉自己。放眼全球抗争史,没有哪个族群可以通过不流血而一劳永逸地获取自由,支那人亦然。

对于这种言论,我指出:谭嗣同说这话时还有后半句,请不要故意忽略。

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且不说自嗣同始后又流了多少血,也没见了多少效果,但至少请各位主张流血变革的从自己开始吧,否则你们不过同样是一帮刽子手,区别无非是你们拿的是软刀子。

所以我说学生们都是幼稚的,不知道政治社会的险恶。

政治有多邪恶

其实我并不认为政治是邪恶的。人类有社会就必然有矛盾,要调和矛盾就只有两条路:文治或者武力。政治就是文治,它的存在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武力,即使它很丑恶,但跟武力相比,只能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也正因为政治是人类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谈政治不会让你变得更不邪恶,而只会让你变得幼稚。试问一下各位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不谈政治的人,对香港占中有什么看法?你是否认为他们的观点很幼稚?

事实上,就我了解,周围的人绝大部分根本不明白香港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就不展开了,我最近几周发的网摘里已经很多,不再一一链接)。

重在参与

所以政治不但需要我们了解,更需要我们参与,但参与的方式并非只有一种。

说到参与,不禁想起前一阵看到的微信鸡汤文《看看美国如何防止拐卖儿童:三名孩子改变美国历史–美国的失踪儿童干预系统》,其中说到:

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

但不幸的是这里是兲朝。且不说参与三鹿氰胺受害者维权的赵连海被判刑,参与了汶川地震遇难儿童调查的谭作人被判刑,前几天有人从香港回来,行李上系了个黄丝带也被边检刁难晾在机场示众半天。

所以参与是有风险的,更需要注意方式方法。

那么还能做些什么?

看一下去年的报道吧《香港2013: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占中这种事情显然不是没有来由的,香港人民用脚投票不失为一个方法。

作为大陆人能做些什么呢?

至少让周围的人知道香港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吧……

首先是六月份全国人大制定的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龟腚撕毁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约定。不要再提什么香港以前还不如现在什么的,人总要向前看,本来人家可以一步步走向更加民主和自由的,结果人大这个龟腚出来就等于划下了一条高压线,上书:到此为止。

也不要说什么占中违法,上访还违法呢,政府不给人一个合法的沟通渠道,只能把人逼成违法。

总之作为沦陷区人民,真心不希望香港沦陷。

[一周八卦]2014-10-12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41期]

 

[一周八卦]2014-10-0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