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4-07-27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30期]

[一周八卦]2014-07-20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9期]

契约精神与政府信用

契约精神与政府信用

前两天看到篇文章《三个关于契约精神的故事让我们国人汗颜!》。我当时就评论说:

可惜在兲朝,最不讲契约精神的就是贵党(包括以贵党为领导的贵政府)。

前几天国新办那个关于香港的报道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公开承诺50年不变的契约,这才不到20年就悍然撕毁。跟这样一伙人谈契约精神不是纯扯淡嘛。

一个契约的达成,基础在于双方的相互信任,否则不过是一纸空文。而中国或者说中国人的问题在于这种相互信任的缺失,这就不止是贵党或政府的问题了。

为什么淘宝能成功?我多年前就说过《成功的C2C无关收费》,重点还是在于支付宝解决了在中国人信用不足的环境下安全交易的问题。

理论上这个模式也可以于用解决政府的信用问题,如那个用支付宝交税的段子所说,连余华都把这个段子拿到《纽约时报》上去说了。

但这终归只是段子,强势的政府凭什么要受制于区区一个支付宝。

政府不讲信用,仰仗的是手里的强权力量。人民不讲信用,因为违反契约的成本太低。这是中国不同于西方的基础所在。所以刘晓波说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希望,从这个角度上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我对这种方法持保留意见。

从历史角度来推测

要 分析这一点,不妨试试回到秦以前的中国,甚至更早到西周时代,那时国家还不成其为国家,只是一些比部落集团略高级一些的形态而已,那时的人们活动范围有 限,道德是社会约束的主要力量。在那时,个人信用是很重要的个人道德评价指标之一,一个不讲信用的人在他有限的活动范围内必将难以为继。

但是到了春秋时期,宋襄公的诚实守信却已经成了笑柄,那时的战争已经发展到兵不厌诈的级别,这时的道德约束力已经开始走向崩溃,所以才会在后来被孔子称为是礼崩乐坏的时代。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出现,就是中国强权统治的开始,秦时达到巅峰,并持续到今天。这种强权统治的特征就在于表面上以德治国,但实际的情况却是法无定法,对社会的唯一约束力就是以皇权为代表的统治阶层的强制力量。

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当政府陷入强权迷信的时候,谁还在乎信用。之后的问题就是两种结果,要么是内部的实际强权所有权发生转移,要么是外部来了新的强权,之后便是改朝换代,周而复始而已。

需要补充的是,之所以会发生信用失效,除了人类的活动范围扩大,约束力变小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商业活动的歧视。一直以来中国都是个农业国家,而极权政权对于农业生产来说是相对有利的一种选择,但是极权都不喜欢太过于自由的商人——他们只相信市场。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也就不太可能产生工业革命之类,因为工业革命的基础就是商业。

当今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只要把贵党当政的这一时代看作一个朝代就很好理解。然而想要改变却很难。症结在于人民的态度。

当我们在网上扯淡的时候,其实我们并不能代表人民,真正的人民是沉默的大多数。我所说的沉默并不是真的完全不发声,而是我们通常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比如广场舞大妈。你是否问过他们对钓鱼岛和南海问题的意见?即使是广场舞在网上已经成人人喊打的态势,仍然见不到有大妈站出来主张自己的权利。

有些反对广场舞的意见很有趣,上来就国外如何如何。在我看来,一个如所谓“国外”的正常国家,社会运行的法律规范基于是全体人民的共识,绝大多数人民都认可这个共识,并自觉接受这个共识的约束。

但是在中国,一则没有这样的共识,一些法律法规——尤其是地方性法规——根本就是些领导拍脑袋拍出来的。二则绝大数人民也没有接受共识约束的意识,在这些人看来,所有的约束都是用来约束他人而不是自己。

而且我这里只是举这么一个例子,实际上在受教育程度低的年轻人中,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并不是说等这一辈老人去世就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说,当今中国虽然早已工业化和城市化,但是人的思想还停留在农业化的时代。因为强权需要农业化思维的国民。

对于这种观点,常常会有脑子不好的人认为这是对农民的歧视。对此我觉得没有必再作解释。

两个中国

从这个角度上说,实际上至少存在两个中国。

一个是这帮在网上和媒体上声音最大的中高阶层。一个是人数更多但是几乎无声(或者与党同声)的中低阶层(老年人,低收入,教育程序低等)。或者说持工业化城市化观点的人群,和持传统农业化观点的人群。

当我们作为前者觉得这个政府已经没救的时候,这个政府仍然对后者具备极为有效的控制。

热 衷于民主自由的普适三观的人们多在中高阶层。然而也正是这些人将中国分裂成两个。你们耻于与去香港便溺的蝗虫为伍,声讨广场舞扰民,却没有想过去改变他 们。而因为贫穷和无知造就的这些人恰恰是改变中国的关键所在,嫌弃与排斥不能解决问题。不要忘记你们还曾经为国外的贫民窟唱过赞歌。

知道为什么他们更信任贵党?因为贵党会罩着他们。而失去这些人,民主事业不过是水中花而已。我不就说推上某些民主人士真不是一般的脑子不好。

贵党的信用

回到信任的问题上。所有要在中国搞民主的人都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站在中低阶层的角度上看,你会更信任一个强大但信用破产的政权,还是更信任一个代表普适三观的新兴政治力量?

就像在网上买东西,比如最有代表性的数码产品。你会在京东这类B2C上买,还是在淘宝的C2C平台上买?前提是B2C价格比较贵。

对于一个有经验的买家来说,可能会选择便宜一些的C2C,但是代价就是需要冒一定的风险,并且需要为获得这些经验付出过许多成本。而对于一个没有经验的网购者来说,B2C显然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同样的,对于中低阶层来说,他们不懂什么是普适三观,也知道强权政府经常在坑他们,但是他们仍然会更信任政府。只因为它已经足够强大,而强大可以看作是另一种信用背书,一种关于能力的信用背书。

支付宝为什么能解决中国人的信用问题?不是因为有了支付宝,商家就变得更值得信任,只是因为支付宝足够大,买家和卖家都信任它而已——其实支付宝是否真的值得信任,并不是那么肯定的。

[一周八卦]2014-07-13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8期]

[一周八卦]2014-07-06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