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可为之智能情趣设备

前几天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创业了,是搞硬件了,并且号称不是做智能穿戴设备的。我就觉得这话说得怎么好像搞智能穿戴设备很low似的,其实智能穿戴设备领域还是大有可为的,比如智能跳蛋。

然后披头四小姐转发了一个CHH的帖:[女王最大] 首发 逍遥长鞭在我手,我按按钮你颤抖 Magic Motion 开箱评测

研究了一下觉得这货还是弱爆了,只不过是用手机app做遥控器的跳蛋罢了,没有超出传统跳蛋的范围,谈不上“智能”。

要是让我来设计智能跳蛋的话,单硬件就至少需要几个基本点:

本体全密封无插口和按钮,无线充电,nfc配对,自动休眠
动力引擎最好双核或3D——拆过跳蛋的都懂,就不说太细了

最好内置传感器采集温度压力作反馈分析

软件方面:

app端除了做传统的控制(就是各种固定程序、音乐、远程等)以外,还需要通过分析传感器的反馈,智能调节本体动作(所以需要双核甚至3D动力引擎),通过自学习达到比你自己更懂你的程度,这才叫智能跳蛋。

还需要对使用情况作统计分析,甚至可以汇总到服务端作大数据分析,一方面供服务商改进智能算法,另一方面也可以对个人性生活健康提供帮助。

最后还应该加上社交功能,比如可以跟闺蜜PK,或者管理远程控制的伴侣实现更多玩法,比如nP什么的。

哎呀呀,我觉得这个想法dbl,球投资,我也创业去。智能情趣用品行业大有可为啊。

[一周八卦]2014-06-29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6期]

[一周八卦]2014-06-22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5期]

[一周八卦]2014-06-15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4期]

[一周八卦]2014-06-08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3期]

态度之六十四

态度问题

其实昨天那篇《态度最重要》应该只算是一个铺垫,总之对于这些话题,我想说的只是我对此的态度,别人爱同意不同意,在我看来那也只是别人的态度,未必有谁比谁更伟大光荣正确。

对于六四问题也一样。

昨天炸馒头博士放话哪个党能让中国在这25年里有30倍的经济增长。然后被一群人猛黑。我不同意炸博士的观点,但对民斗们也没有什么好态度。如老饱在《啊,八八六十四》所说,那些人里不乏吃人血馒头的。结果裸叔对老饱表示支持后惨遭群黑。裸叔不禁说道:

说来说去还是要站队,我喜欢老饱就要同意他说的每一句话么,我说一只蟹好吃就要连蟹壳一起吃了么。程序员的脑子真的都是方的,除了0就是1,人格缺陷越来越明显,高智商倒是越来越看不见了。

程序员真是躺中了。苏局说:

一般来说对一件事表明立场是为了站队,站队是为了凑人手打架。所以什么立场啊,都是瞎掰的,看不爽要修理对方才是目的。现在谁也不打算修理谁的话。那表明立场这事其实就已经何苦来的呢。

问题在于如果群架即将发生,不站队可能被两边打,所以表明一下态度还是有必要的。

六四问题

对于六四,我的态度其实也差不多。对于学生,我认为他们是SB,对于遇难者(包括学生和无辜市民),我表示同情并且认为历史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待,对于贵党这个屠杀人民的历史责任必须承担,永远不要想洗白。

至于推上的民主人士,的确有些人在默默地做着些事情,但同样也有不少人如老饱所说,只是吃着人血馒头的嘴炮党。昨天最搞笑的事情大概就算是红人空姐闹出来的一千万港币事件了,详见zola的报道。不过遗憾的是这事估计能让嘴炮党们欢欣鼓舞一阵了。

学生问题

之 所以说学生SB,是因为他们的确SB。不是具体的哪个学生SB,也不是说部分学生SB,更不是说学生全部都SB。而是说作为学生这个群体,在政治问题上注 定是SB的。一个人有勇气,有热情,有冲劲,有行动,固然都是优点,值得肯定和赞扬,如果还因此付出了生命,那更值得让人肃然起敬。但是所有这些如果只是 因为愚昧和无知,那我就只能说他们注定SB。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谈谈鲁迅。早年的他是对年轻人非常赞赏和期待的,就他在《狂人日 记》里说的: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许还有。救救孩子。在他看来,青年是未来的希望。但是到了晚年,当他在那篇相当于遗书的《死》里说道“一个都不原谅”的时 候,他对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已经不报希望,这其中当然包括青年。据鲁迅研究专家王晓明的分析,鲁迅的这种心态转变的代表就是他翻译的《工人绥惠略夫》(见 王晓明《鲁迅传》)。一个试图拯救群众的人,却被群众所迫害,最后变成一个报复社会的人。

我当然没有拯救社会么这高尚的理想和能 力,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但是我可以理解这种心态的转变。因为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对于个这世界的恶意已经有所了解。然而我仍然认为青年学生是有希望的,每 一代的青年学生都是有希望的,虽然只是其中部分人。但是在他们的年轻时代,愚昧还是不可避免。

古往今来,哪一代的青年学生不是如此?54运动以及之后的一系列学生运动,抗战期间跑去延安的那些学生,文革时的红卫兵,不都是SB么?64学生凭什么会是例外?

所 谓的热情和勇气,不过是无处释放的过剩荷尔蒙罢了。时至今日,有网游和炮房,荷尔蒙别说过剩了,根本都不够用,所以也根本没有必要对现在的学生表示失望, 其实他们与前辈并无本质的分别,只是环境不同了。所以,现在也就只剩那些性生活不和谐的少数年轻人会对此事痛心疾首——当然,我会在这里扯这些没用的,无 非也说明我也是个多年没有正常性生活的中年人罢了(自得一手好黑)。

这种SB的失望观点类似于纽约时报这篇《被遗忘的天安门》。高明老师不过在新浪上发了一条:最年轻的80后现在也已经25岁了。结果“被群众举报”而遭删除。这都能被“群众”看出内涵来,根本不用担心这事被“遗忘”,只是人们不愿意接受你们的“拯救”罢了。

当然,我这样说学生们幼稚,肯定也会被说成是中年人的市侩。但这就是我的态度。

历史问题

关于那段历史,纽约时报上戴晴的这篇《备忘“六四”》可供参考,更多细节当然应该去看此文的两本重要参考书——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李鹏的《六四日记》。有兴趣的话还可以看看江泽民钦定的自传《他改变了中国》,作为对照参考。

25年过去,我们对那段历史能看到的更多,至少比当时在广场的那些学生更多,设身处地去想,当时的他们的确愚昧。然而无辜的死亡终归是发生了,最无辜的当然是那些逝者,至今未能得到他们应有的说法。还有他们的母亲。

炸博士说得没错,25年来中国的确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成果(有没有30倍不知道),但是我们同样要看到两个问题:第一、这25年来,我们失去了什么?第二、换个政党也许增长得没有这么快,但损失也可能没有这么多。然而历史不能假设。

就 像有人说,如果没有学生运动,当年赵紫阳说不定已经成功实现了政治体制改革。谁知道呢?也可能会以另一种形式失败。正如有人假设当年如果张学良了解了蒋介 石的抗日大计,也就不会发动西安事变,中国可能是另一番模样。但是客观地说,以蒋的军事能力,他的抗日大计也未必能够成功,结果可能还是差不多。回顾中国 过去200年的历史,几乎是在每个历史转折点,中国都走上了最坏的那条路——如果只是一次两次,可以说是意外,但每次都如此,就不能不说其中存在着某种必 然性。

吃人血馒头者固然可恶,但是最大的罪恶还是那些给他们提供人血的刽子手。虽然当年动手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但别忘记了,现在这批人也都算是当年事件的获益者,或者说是最大的一批吃人血馒头者。所以为历史洗地是他们必须承担的义务,不要对此抱有幻想。

不过至少每年的这几天,他们都要活在将来可能被清算的恐惧之中,这也算是这一事件的历史价值之一了吧。尤其在有了互联网以后……Internet不会忘记。

除此之外,我更愿意怀念三年前的饭婚礼。

态度最重要

在《舌尖上的民族主义》中我说了,网上的话题争论中,重要的是态度,而不是事实或别的什么。除了舌尖事件以外,之前的陆童香港便溺事件,杜汶泽事件,台湾的反服贸反核四,大陆的反PX反垃圾焚烧反手机基站……无一不是态度的宣泄。

当然,我那篇也是一种态度的宣泄,知乎上某达人说过:不能随便就管别人叫喷子。别人可以随便喷,咱得有理有据。问题是,我就是在有理有据地证明他们是喷子啊。

好 吧,之前我黑过知乎很多次,现在看来,站方也不过是在表明他们的态度——知乎红人对他们很重要。推上有人(大概是virushuo,现在找不到原文了,只 能引用个大意)说他能理解知乎的运营理念,死守quora模式要是把自己守死了没必要,创业不容易,至少他们现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运营方式。既然如此,我 也就觉得很欣慰,我没必要跟一个娱乐网站过不去。有什么话让他们不开心尽管删好了,至少我还有自己这边一亩三分地可以喷,还可以不受知乎那个流氓用户协议(当前版本协议有修改,大体上还是差不多)约束。

不可否认舌尖的确引发了一波民族自大的风潮,但是前文提到的某些人则完全是另一个极端,走向了民族自卑的深渊。其实真没必要,自大和自卑都没有必要,咱能不能正常一点?

前几天跟推上某个红人吵了两句——之前并不知道她这么红,但是看了一下她的TL,觉得这个推特不会好了。这人的民族自卑感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脑残到这种地步就算是她已经人肉翻墙也没得治,而她会有将近四千FO的原因大概只能解释为推上说中文的雌性太少了吧。

推上还有人在前几天某暴恐事件后为恐怖分子洗地,称如汉维易地而处如何如何。这种脑残话题真是不值一驳。别说中国不止汉维两族,便是新疆也不止汉维两族。更何况这种说法还相当于把维族人等同于恐怖分子,简直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还有人说到藏人自焚的事情,为什么汉人没有自焚的,归结为汉人奴性所致……妈蛋你丫怎么不去自焚,说得好像自己不是汉人似的。这些口水革命党真是够了。

徐贲在南周作文《“用脚后跟想”的犬儒主义》指出,应该对话题保持尊重,不应该使用“不值一驳”的犬儒主义态度。问题在于,不是所有的话题都值得所有人尊重,网上讨论的这些话题更是如此。对于那些脑残人提出的脑残话题,除了浪费你的时间,干扰他人的视线,我看不出有何价值。如果说要挽救他们的脑残,我早说过,有那闲工夫,不如从身边人的挽救起。

对于这种脑残,我的态度就是:当个笑话看看好了,不要理睬它们。比如这位连头像都不敢有的豆瓣用户——《舌尖上毒性:鱼腥草伤肾!蕨菜致癌!》。作为教主信徒愚昧到这种地步,跟那什么全能神教徒也差不多了。

最后放一个笑话:

某地某小区反对在附近建手机基站事件中,有大妈提出两个诉求:第一,基站不要建在这里。第二,要保证我们的手机信号好。

呵呵。

[一周八卦]2014-06-01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