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纳税问题的技术设想

在昨天的《刘淼来信》里,刘淼老师提到了关于《拒绝纳税》的话题。其实在我每次和政府机关打交道之后,我都觉得应该拒绝纳税。

比如我说过很多次的居住证的问题,每次都需要办证人自己去跑很多部门拿一堆材料去才能办,问题是这些资料都是出自贵政府的各个部门,你们内部不能沟通好的么?什么都要我去办,那我交那么多税养你们这帮废材猪头公务员干什么?

更不用说每当想到那个天天给我添堵的GFW,也是用我交的税建起来的。

然而不交税这种事到底还是只能说说而已,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因为西方有句老话说得好:

Nothing is certain but death and taxes.

至于我们为什么要交税养着政府,不要政府不行吗?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我曾经试图说过一次,但是可耻滴失败了。见《从纳税养狗扯起(半途而废)》。

既然必须有政府,就必须要交税。刘淼老师的想法是:纳税人应该有权指定税款的用途。让好战者将税款用于军备,让环保者将税款用于环境……

就如之前流传过的一个段子所说:

交税应该用支付宝!政绩出来了再确认支付!好评差评看个心情!不给老百姓办事就TMD申请退款!官员跟在屁股后面说:亲,给好评呀亲!亲,选我吧,包为人民服务的亲!亲,政绩做出了!请查收,亲!!!

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而且在技术上也有可能实现,只是政府不愿意而已。

但是我不同意刘淼老师对于民主制度就是“就是超过51%的人打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可以随意践踏其余49%的人的意见”的看法。民主制度的优势之一就在于:

虽然纳税人不能选择税款的用途,但可以选择是哪一个(政党来组成)政府来花这些税款。少数人的意见虽然没有被接受,是因为不可能有让所有人都接受的结果,至少大家都接受这个规则,大不了下次再来,总还有机会。并不能说是“随意践踏”。

回到技术问题上。

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作为纳税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被纳了多少税。唯一有数的大概只是工资里被扣的个税,至于其它的消费税之类基本上是搞不清楚的。所以技术上首先需要的就是有一个管理明细数据的税务系统,记录每个人交的每一笔税。

之后的问题是怎么花?政府的所有支出也都有一个系统作明细记录。而相关的支出项目通过民主决策。

最后两个系统作一个汇总统计,每年出一个年报,让每一位纳税人都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交了哪些税,这些税又最终被用到了什么地方去。

不可否认,这样的系统的确是非常庞大,但并不是不可能,相信以技术的进步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实现。最大的问题还是愿不愿意去做……

在兲朝,这也许只能是一个中国梦。

好吧,隐私也是个问题,但并不是一个技术上不可解决的问题。

[一周八卦]2014-03-30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16期]

[一周八卦]2014-03-23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15期]

[一周八卦]2014-03-16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14期]

移动支付、虚拟信用卡及余额宝

打车软件

我真是很烦这货,前两个月天天占据着新闻热点。两个公司有钱了不起啊,这样烧法真是让人受不了。

打车软件这东西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加价模式作为盈利模式实在是不喜欢,而且明显违规……因为出租车价格并不是一个市场定价的东西,而且也不应该市场定价——除非黑车合法化。

因为出租车市场本身是由政府垄断的——只有取得政府授予牌照的出租车公司才可以运营出租车业务,并不是一个市场化的业务。这意味着这个市场实际上是受保护的——政府会花纳税人的钱去整治黑车,帮正规出租车打击市场化的竞争者。

在一个供给垄断的行业谈定价市场化,实际上就是抢劫消费者——本来这部分利益是属于消费者的,经济学上称之为“消费者剩余”。

后来AT两巨头掺和到打车软件的事情中来了,改加价为烧钱,现在的情况已经明朗,它们无非是要争夺移动支付的入口。

不可否认,现在这种烧钱换用户的方式的确快速有效,但未免太过于简单粗暴。

这事并不止是个人喜好的问题。

在打车软件的事情最热闹的时候,我和同事谈起来时提到了第三个打车软件:大黄蜂。我说它没钱可烧很吃亏啊,同事告诉我说大黄蜂改行做黑车生意了。结果当天晚上新闻就报道大黄蜂因为黑车的问题被整顿。

据说中国是有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理论上其它打车软件应该可以起诉两巨头不正当竞争的……但是杯具的是大黄蜂貌似也有某巨头的入股……

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

除此之外的问题,新闻都说过了:比如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打不着车啊,扬招不到车啦之类的……就不提了。

牌照及移动支付

我不知道牌照这货是不是了是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但至少牌照的管理是很有中国特色的。从之前的3G牌照和后来的4G牌照事件就可以看出来。

其实我在之前谈到移动支付问题的时候也说过,移动运营商要是搞移动支付的话,分分钟秒掉这两个互联网巨头。但问题在于两个方面:

一个是运营商里SB太多,它们根本没有什么互联网新思维。

另一个问题恐怕就是牌照问题了,它们可能没有互联网支付业务的牌照。

否则的话,以移动来说,只要在定制机里内置支付应用,通过电话帐号交易——后付费的可以授予一定的透支额度(相当于虚拟信用卡),先付费的则在话费额度内,可以以某种很方便的方式来支付——比如NFC、条码或二维码、音频之类,根本不需要用密码之类很麻烦而且未必安全的方式。即使需要更高的安全性,也可以用短信之类。

无论如何都比支付宝或微信之类的方便和安全——因为不需要绑定银行卡,即使发生安全问题,损失也很有限,相信运营商也承担得起。

绑定银行卡是现在互联网支付——尤其是移动支付面临的最大安全问题。因为一但发生安全问题,涉及的金额会比较大,而要保障安全则必然影响到方便性。

虚拟信用卡

前两天新闻说AT两巨头又搞出新的妖蛾子,要推出虚拟信用卡,以用户的历史交易记录作为信用依据为用户提供额度不同的虚拟信用卡。

虚拟信用卡是个好东西,可以通过这货摆脱对银行卡的绑定,在很大程度上改进支付的方便性。

但是这又会有新的问题——我当时看到新闻就说这事越界了。

果然不出所料,昨天央行下令叫停。

虽然之前有消息称几大互联网公司和几个民营大企业已经获得组建民营银行的资质,但是要参与传统银行业的金融业务恐怕还是要等它们的民营银行成立以后才能以这些银行的名义来开办。就目前来说,这些互联网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开展这方面业务的资质,虚拟信用卡这种业务已经明显违规了。

到头来又是前面说过的牌照问题。

总的来说现在这些互联网巨头已经尝到了金融业暴利的甜头于是开始不断地试探传统金融业的底线,反正就算是越界了再退回来就是了,没有什么大损失。

余额宝之一

之前央视那个SB评论员说余额宝这是抢钱,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

当时我就评论:这得多SB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啊。

事实上银行通过低利率收来用户的储蓄,再以高利率贷给企业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余额宝做的事情只是这么一件:

把用户的钱收来凑成一大笔钱,以更高的利率借给银行去放贷。

乍一看好像的确是推高了利率,但是别忘记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银行和企业之间是一个市场,这个银行的放货利率高了,企业可以向别的银行贷款,所以这个利率实际上是由资金的供需决定的,银行是无法操纵的(中央银行除外)。这是正常的贷款市场利率。

另一方面,银行的资金来源也是市场化的,如果余额宝要的利率高了,银行完全可以不要,所以它们之间的利率也是双方可以接受的。应该说,银行与余额宝达成的利率才是正常的存款市场利率。

那么为什么余额宝可以和银行达成这么高的利率,普通用户却不行呢?这同样是市场决定。

银行从散户手里收集小额资金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提供服务,所以银行给散户这么低的利率,无非是通过赚取这个低利率与存款市场利率的差值作为这一成本的弥补。

而余额宝通过互联网具有比银行低得多的运营成本,所以它能给用户更高的收益(当然不是固定利率,因为实际的存款市场利率是波动的),按官方说法是它们只收取0.22个百分点的利率差。用户获得的收益和余额宝自己的利润,都是来自于这种对于银行传统业务的创新而得到的。

这就是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谓的“创新理论”——资本家通过(技术业务等的)创新获得利润,推动经济发展。

至于银行现在采取的什么限额转帐到余额宝理财通之类的手段,其实根本没有用,就算是你完全不允许转帐,等到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民营银行开出来,用户为了高收益恐怕就都会提现转存过去,挤兑死你们。

余额宝之二

再来说另一个方面。

之前还有消息称三大国有银行拒绝与余额宝作协议存款交易。于是有媒体为互联网巨头抱不平,暗示这是传统金融业对互联金融创新的打压。

去你妈的吧,别以为领导说两句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你们就TMD以为可以为所欲为。

虽然我一直对传统金融业的暴利很不爽,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互联网巨头的作恶手段绝对远高于传统金融业,因为它们是从流氓圈子里成长起来的。

就余额宝收益下降这事来说吧,其实是个很正常的市场情况:

去年各大银行手里资金短缺,不得不以高利率从余额宝之类的地方融资,人家那也是割自己肉好么?现在人家不缺钱了,不再需要这种高成本资金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余额宝之流装什么祥林嫂啊。

不想想当初拿高回报骗用户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总之互联网介入传统金融业的竞争是好事,但千万别以为互联网巨头是好人……

八卦十年间

变迁

话说一转眼,自从2004年3月10日,我写下第一篇八卦BLOG,至今已经写了十年。

当然,这是从正式以BLOG为名开始计算,其实我在CSDN的技术文章历史更久远。

如果要说我在网上发文的历史,那就可以更早到上个世纪的个人主页时代。

时间线的早期

虽 然我早在1998年就开始上网,但那时条件比较差,只能在别人那偶尔蹭蹭网,一个月也上不了一两回,上了也只是看看邮件,混混论坛。直到1999年和同 学试图搞点互联网业务的时候,才有比较多的上网时间,所以搞了个免费个人主页。记得当时在好几个网站都有做镜像,手工写HTML用FTP上传。但是因为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当年的那些网站大多忽然关闭,所以大部分文章都不在了,只有少部分在软盘里留了底稿。

2001年秋(大 约是9月份或10月初),CSDN高层在上海和微软开了个会,会后请了几位资格比较老的论坛成员一起晚饭,那天我也去蹭饭了,见到了当时负责CSDN社区 事务的蝈蝈。他跟我们说CSDN要开一个新栏目,叫技术专栏,欢迎我们去写点技术文章,我欣然应允。于是有了2001年10月20日我发在CSDN技术专 栏的第一篇技术文章的出炉。

大概是2001年或者2002年左右,从朋友那蹭了个空间,还花了200来块注册了个域名,重新又把个人主页搭起来,维护了大概两年后,因为朋友的业务结束了,个人主页又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不过这时已经主要在CSDN技术专栏写了,所以也不太在意。

2003年下半年,国内的BLOG事业已经开始起来了。不过我当时并不觉得这货跟我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总觉得写文章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所以基本上只写一些技术文章,很少写个人事务。

不过到2004年初的时候,发现很多搞技术的朋友也都开始写一些个人性质的BLOG,于是终于跟风,在 blogger.cn (注意,不是那个很红的 blog.com.cn )上注册了一个用户开始写BLOG。当时的BLOG标题叫“冷月无声”,写一些很没有营养的8挂。

这成为我正式开始写BLOG的起点……

后来因为网站的运营者老王的失误,那个挺不错的域名变成不属于他了,于是不得不改成了后来的 mblogger.cn 。虽然这个网站功能并不很强——用开源的.text搭建,早期只支持IE浏览器,稳定性也很差,经常报.net错误或MS SQL错误,成为我那段时间吐槽微软技术重要谈资。

但是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这个网站自发形成了一个有爱的社区,正是因为这个经历,对于我后来形成的关于SNS的看法有很重要的影响——我始终认为一个真正的SNS重点在于背后活生生的人,与技术或管理关系不大。同样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饭否的原因——因为饭否的社交圈形成与此很类似,都是自发形成并自觉维护的SNS。

也正是在 mblogger ,当年由 grace JJ 领导下组织了几次线下活动,才有了后来的8挂帮。BT群的早期成员也都曾经出没于 mblogger ——当然高论的QQ群也曾经起过很大的作用,对此还要感谢100例同学(高论群的BT们知道这个梗)。

时间线的中期

2005年,又有一个搞互联网业务的朋友友情赠送了个网站空间,于是注册了we8log.com的域名(原来的域名不太好,而且因为没有空间可用以后,就 没再续费而放弃了),搭了一个pivot做BLOG——因为pivot是当时能找到最好用的,不需要数据库的BLOG程序(友情赠送的网站空间没有提供数据库)。

当时搞这个主要是为了备份,因为 mblogger 实在太不稳定了,时不时就无法访问。再后来我就基本上放弃 mblogger 了,完全转到 we8log 上去了。

后来2007年因为厦门PX事件,这个在国内的空间被有关部门给关了,也给朋友带来了一点麻烦,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决定还是风险自担,跑去国外的ixwebhosting买了个空间重开。顺便启用了ixwebhosting赠送的域名: hexieblog.com 。从此改名为“猛禽的河蟹8挂”。而 we8log 则搭了一个新的BLOG,用于把当年发在个人主页上的内容重新整理发布,并且作为技术BLOG的镜像维护更新。

也 是差不多2005年左右,CSDN也用.text搞了一个BLOG,于是我就从技术专栏转到BLOG上写技术文章了——因为那个技术专栏功能真是很不好 用。再后来CSDN改版,把技术专栏的文章也并入BLOG,于是我成了CSDN上少数的从2001年“开始写BLOG”的人。

2006年我买了个单反,为了方便发图,注册了又拍作为图床,并且注册了一个DoNews的WordPress BLOG作为图片BLOG,也是从此开始体会到WP的好。

大概是2007年左右吧, 老王基本上已经不再维护 mblogger ,接手的某互联网媒体也似乎没有专人在运营,所以这个网站就基本处于半瘫痪状态。趁着它有时还能访问的时候,我自己写了个python程序把发在那边的 BLOG内容全抓了下来备份起来——其实这个程序早在2005年的时候我刚开始学python的时候就开始写了,不过早期版本写得不好,抓下来的内容不完 整。

而这个时候各大门户早已经标配BLOG功能,大部分BSP都难以为继,更不用说像 mblogger 这种本来就自生自灭的BSP。所以到这个时候,大部分 mblogger 老用户都流失了,连最坚定的 grace JJ 都去了新浪。8挂帮和BT群则大多自建BLOG——当然,基本都是用WP。

另外,这个时候有了twitter和饭否,所以BLOG的更新频率比起前几年已经低了很多,但我仍然觉得有继续的必要。

2008年,因为又拍经常被有关部门“检查”,于是把图床迁到 livid 搞的 footbig.com ,然而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没维持多久就把这个网站给关了。最后还只能自立更生,在 ixwebhosting 上用 ZenPhoto 自己搭了个图床。

时间线的后期

到了2009年,因为 ixwebhosting 变卦,不再赠送域名,只好放弃了用了四年的 hexieblog.com 的域名——一方面是因为 ixwebhosting 的要价太高,另一方面是觉得这个域名略长,也不是很喜欢。跑去 godaddy 重新注册了 verybs.com ,当时是想搞一个BSP给朋友们共享,所以装了 wpmu 。结果发现运维太麻烦,经常被黑,最后不得不关闭共享,只保留自己用了。

借助于WP强大的导入导出功能,我把这些年在不同的地方写的8挂BLOG都整理了一下,全部都放到了 verybs 上。技术BLOG的内容仍然放在 we8log 。因为早先刘某人出事,当年的DoNews感觉也靠不住,所以已经把摄影BLOG也迁到了 ixwebhosting 上,先是用pivot,后来也改用WP,并且启用了一个新的域名: 8gua.me 。

使用新域名完 全是因为当时 we8log.com 的域名是在国内注册的,而国内注册商太恶心,不让我把域名转走,加上被 godaddy 误导,以为 .me 域名很便宜(当时注册费好像是1.99美元),所以就注册了。后来发现续费很贵(好像是14.99美元),在用了优惠方式以大约10美元的价格续了一年以 后还是放弃了。

之后到了2011年,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把 we8log.com 从国内注册商那里转出,从此以后技术BLOG和摄影BLOG被分别放到了 we8log 的两个子域名下,直到现在。

而 verybs 也在经历了多次被墙解封的反复之后,现在似乎已经是永久地被墙了。不过这让我更省心,因为完全不再有自我审查的心理负担。

关于 ixwebhosting

我已经决定放弃这个服务商了——虽然我从2007年开始用这个虚拟主机,而且费用已经付到明年,但我仍然决定抛弃它。

其实我早在2012年就想过要抛弃它,但是因为用了这么长时间,有好多网站放在这个空间里,迁移起来非常麻烦,而且也不知道应该迁到哪埯比较好。所以一直懒得做。

然而在过去两周里,它发生了两次重大运维事故:两周前的周末发生过一次WEB服务器当机,一周前的周末则发生了更为严重的事故,导致我的网站自北京时间上上周日下午2点多到上周五凌晨5点左右完全不能访问——此事故涉及的服务器多达上百台,用户不知道有多少,愤怒的用户们在 ixwebhosting 的官方BLOG上的留言简直是要吃人。

关于 ixwebhosting 的历史劣迹,我当年总结过五条。现在又可以加上一条了:

六、运维极其不给力,故障率停机率高,停机时间长。

以最近这次的事故为例, ixwebhosting 给出的官方说法是它们有一台SAN,用的是14+2的RAID50阵列,但是在一次硬盘故障时,热备硬盘被自动顶上,正在同步数据的时候,又有一块硬盘报错。于是整个阵列当掉,导致同时连接在这个SAN上的上百台服务器全部当掉。为了保证用户数据安全,他们采取了逐台服务器人工恢复的方式,所以花了四五天时间。

首先我就要说了:为什么使用 RAID 50 这种不靠谱的方案?连着上百台服务器这么重要的SAN,你们就不能用点更靠谱的方案么?其次是你们的运维人员平时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关注硬盘的状态?非要这样依赖热备硬盘的顶上。

不过迁移真是件麻烦事,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虚拟主机商可以考虑了,只能改用VPS。相比之下用VPS要做的事情就比用虚拟主机多多了,很麻烦。而且实际成本应该也会略高一些……

ixwebhosting的虚拟主机提供两个独立IP,一个共享IP,外加50个数据库和无限的邮箱,还有号称无限的空间和流量……而我用的价格相当的VPS只有一个独立IP,有限的空间和流量(虽然目前来说足够用了),最麻烦的还是需要自己运维整个系统——折腾了几天才搞好FTP,邮箱到现在也没搞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verybs是被墙的,还需要有一个独立IP来放它……所以目前暂时还没有迁移verybs……

当然换来的好处是灵活性的功能要强大得多得多。

[一周八卦]2014-03-09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13期]

[一周八卦]2014-03-02

更多内容请见《8周刊[第3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