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终总结

嗯,今年给标题加上年份,这样好一些。

一月:新年开篇因为《南方门》,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吵架。似乎每年都是以吵架开始的。在这个《聪明人的中国》,我宁愿做个傻子。现在这事过去了快一年,当年上街的人们已经开始被清算了,然而公知们似乎已经忘记这个事。而伊能静因为南周事件成为一位新的女神,另一位女神柴静却是因为绯闻。我不禁在想:《我们在谈论女神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另外,因为一则新闻的口误,普及了一下一个词汇《行车》。当然,也没忘记去年说过的要喷一下《知乎这个二屄网站》。此外还悲观地发现,这个社会的《维稳之源》并不是 big brother ,而是我们自己。而金融创新什么的,是我所一向反对的,因为《投资与投机》的分界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技术方面以黑微软开始——《Surface,送我都不要 》。

二月:春节期间例行空白,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带父母去了趟菲律宾的长滩岛,所以也没什么时间写BLOG。技术方面发之前就写好的储备文《Backbone笔记之一(View) 》和《Backbone笔记之二(Model/Collection) 》。这个话题后来成为今年的G4PCC2013大会上我讲的两个话题之一。

三月:本来差点也要放空白了,感谢CCAV提供了315,当然还有黄浦江的死猪们,真是让《无力吐槽》。本月的另一件大事就是饭否将要被关的《乌龙饭》事件,当然现在要恭喜阑夕总监,被你说中了,我和京院士终于还是离婚了,然而饭否还在。技术上继续谈《Backbone笔记之三(Controller与集成) 》,另外还谈了一下《使用gunicorn部署web.py应用 》,不过从这以后,我就改换门庭到 bottle 了,原因之一是 Aaron.Swartz 的不幸离世。

四月: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李小乖同学不幸患病,面对残酷的命运,《请帮助Blog图党李小乖》。最近的消息是——他已经好很多了。这真是今年为数不多的令人欣慰的好消息。技术方面还是继续《Backbone笔记之四(修正与补充) 》。

五月:对推上的某些傻屄党真是无语了,怒作《理尼玛中出屄的客》。当时关于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法律问题的讨论很热,简单八卦了几句《嫖客还是强奸犯》的问题。之后又因为某人上了100个姑娘的事情,发现自己已经《年近不惑》。之后又因为两个白富美的话题怒作《婊子与牌坊》。这又是充满戾气的一个月。技术上又开始做 Android 开发,作了份《HoloEveryWhere笔记 》及《HoloEveryWhere笔记(续坑之一) 》。另外把《web.py应用工具库:webpyext 》开源出来。还有就是体验了一把《Google Glass 初体验 》。

六月:把一个本来年初时就要谈的话题拖到年中,那就是关于《上海人的上海》问题。技术上开源了一个python工具库——《RESTful客户端库:RestClient 》。另外把去年的笔记续了一下,作《把Apache换成Nginx笔记(续之FreeBSD) 》。

七月:又一次喷知乎《犯不着跟个二屄网站过不去》。喷完继续把炮火指向《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话说最近百度也在搞什么什么媒体,我就不重复喷了。技术方面记录了《bottle的几个小坑 》,以及赶在Google Reader关闭之前《把从Google Reader备份的BLOG做成电子书 》。

八月:月初的大事是离婚,到月末才有空再喷知乎——《廉价的同情——三谈二屄网站知乎》。技术上只是试了一下《Android Studio安装 》,然后是应邀作了篇书评《SAP内存计算——HANA 》。本月还有一件大事就是 G4PCC 2013 ,我讲了两个话题,分别是前面提到过的 Backbone.js 和去年技术BLOG的 Auth 专题。

九月:因为佩妈的一篇文章,喷了一下《关于人生导师及其他》的话题。作为中秋节福利戏作《3D AV 评测》。因为夏俊峰被执行死刑,作《夏俊峰及其它》谈谈城管与小贩的问题。技术上吐槽了一下《Nokia可以再着一次火了》,正经的技术是《试用Android Annotations 》,不过试完发现没有实用性,结果还是放弃了。

十月:由夏俊峰案此发的后续事件,集中谈了一下《几米、强强及其它》。嗯,这是两个月以来的“及其它”第三弹。技术上则是就某酒店数据泄露的事件,谈了一下《云服务商的技术问题和商业道德问题 》。

十一月:因为一个JB事情,作《JB独白——为什么说百度百科是个渣》。另外赞美了一下最近很火爆的比特币《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技术方面则是更新了一下《HoloEveryWhere笔记(新版本) 》。

十二月:继续谈《《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续》。因为曼德拉的去世而作《别了,曼德拉》。因为佩妈的一则访谈而作《关于佩妈谈BLOG》。技术上则是把《《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续 》拿去凑数。

今年的最大收获就是 Ingress 。我是个很不喜欢玩游戏的人,然而 Ingress 实在是太不同了。我选择了成为 Resistance 的一员,因为这能让我想到我最爱的 Terminator 系列。

似乎现在全部收录年终总结已成常态了。

[一周八卦]2013-12-29

8周刊[第304期]

[一周八卦]2013-12-22

8周刊[第303期]

关于佩妈谈BLOG

佩妈在简书访谈《斗士王佩》中说了他现在对于BLOG的一些观点。但坦白说,逻辑有点混乱,我大致理了一下,他的说法基本上是这样:

1、媒体是一种中介
2、BLOG和其它SNS是人直接对人,不是中介,所以不是媒体
3、资本占据统治金字塔的顶端,BLOG只是把媒体权下达到精英层,达不到人民层
4、微博比BLOG更草根
5、中国的微博不是好东西
6、微信是人民的大救星

总体上没大错,但最后一点我是不会同意的。

我不止一次在BLOG上喷过微信,说得最细的一篇是这个《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其实我自己看完这篇都觉得本文没有写的必要了,无非是马斯洛说的五种之一而已。

谈谈我对独立BLOG的几点看法吧。

1、BLOG是真正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微博(包括设置了隐私的Twitter等)都是不存在的,至于微信里的内容,更加不存在——搜索引擎找不到的内容等于不存在。

2、独立BLOG的意义在于独立,审查尤其是自我审查是表达的第一大敌。

3、反对push,这与广告无异,即使是如佩妈所说微信这种不很强力的push——不过Google Reader没了以后,对于愿意pull的读者来说,的确非常不方便。其实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重点不是看什么,而是需要一种技术能让我们不看什么。

总之,SNS跟BLOG是两回事,跟SNS类似的东西以前也有,叫做Blog Sphere……

[一周八卦]2013-12-15

8周刊[第302期]

别了,曼德拉

炫耀式悼念

曼德拉的去世真是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当然对于段子手来说也的确是又一次狂欢。

但是相对的,爱范儿这篇《曼德拉与“炫耀式悼念”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其实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装逼罢了。当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那种“炫耀式悼念”才是极致,估计以后也不太可能有超越的……更早之前一次是MJ……再早一次是张国荣……

看吧,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

然而对我来说,曼德拉也许有些不同。

20多年前,他刚出狱后的那一段时间,纳尔逊.曼德拉这个名字几乎每天都要出现在国际新闻中。那个时候我还在读中学。后来他当了南非总统,相关的新闻就渐渐少了,再后来我也从学校出来工作了,他也卸任总统。

现在他去世了,那个时代也过去了。对我们这些亲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来说,他对我们的意义,可能更多的是代表了我们的那段青春年少的时光。悼念他也是在悼念我们永远逝去的少年时代。

再 次看到南非出现在新闻中时,已经是作为金砖五国的第五国出现。待到现在金融危机过后,再来回顾这五个国家,结果却发现“金砖”其实只是纸糊的。以南非为 例:2010年的世界杯是“金砖”的纸皮,而2008年的暴乱则是“金砖”空空如也的内部。卖铁矿的巴西就不说了。普京大帝的俄国。性饥渴的印度。还有我 们这个喂人民服雾的大兲朝。无一不是这种纸糊的“金砖”——好吧,兲朝是用瓦楞纸板糊的。

历史真相

回头再去看曼德拉和那个时代,其实历史也不过是那么回事。看了几页英文维基(中文内容没什么可看的),知道了很多原先不知道的历史——

一方面由英国殖民统治时代遗留下来的种族隔离制度从40年代起就在南非发展起来,并且于50年代末成为法律,终于引发1960年的“沙佩韦尔惨案”。

但是即便如此,种族隔离政策仍然被确立下来并得到严格的推行。南非的经济在白人统治下平稳发展,到了70年代,不但经济发达,还发展出了核武器,成为一个有核大国。

然而也是因为这个种族隔离制度的政治不正确,南非受到国际社会的排斥,一度受到制裁。直到80年代末,南非政府被迫作出让步,无条件释放曼德拉,并承认非国大的合法政党地位。

之后非国大在大选中获胜,黑人全面翻身,白人反而成了被歧视的种族。但是因为黑人受教育程度低,根本管理不好这样一个国家,导致经济一片混乱,国内冲突不断。虽然当时的总统曼德拉对双方和解作出过不少努力,但效果未必有多好。

所以这也是很多人否定曼德拉的理由之一——能带领黑人翻身,不能带给黑人幸福。

另一方面曼德拉及非国大为了推荐种族隔离制度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当然实际的情况更可能是为了推翻政府,因为1961年,曼德拉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建了非国大的武装力量“民族之矛”。这才是他坐牢的真正原因。

而这个“民族之矛”是个什么样的武装组织呢?基本上跟“中国工农红军”是一个性质的。据说曼德拉正是受到了毛泽东和切.格瓦拉的启发才投身武装斗争的。

简单地说,他是作为恐怖分子被逮捕的。据说直到2008年,他还在美国的恐怕分子黑名单上——这有点像阿拉法特。都是拿过诺贝尔和平奖的恐怖分子。

对了,曼德拉还信仰共产主义,加入过共产党,这一点在他去世后已经得到南非共产党和非国大的承认。“民族之矛”也是和南非共产党共同创建的。

在狱中他仍然坚持学习和斗争。看了一些他在狱中的斗争经历,比如私下传阅报纸碎片什么的,感觉跟世界其他地方的共产党员没什么区别。让我想到《挺进报》还有《绞型架下的报告》。只不过那些理想主义者都死掉了,而曼德拉还活着。

“无条件”被释放

知道为什么提到释放曼德拉的事情都要加上“无条件”这个前提么?因为其实早在80年代末,南非政府就想释放曼德拉了,但是他们提出一个前提,就是要求曼德拉宣布放弃武装斗争,然而曼德拉不接受这个前提。

如果我20多年前的记忆没错的话,当年的新闻里从来没法有提到政府的这个条件,只是反复强调曼德拉要求无条件被释放。

所以说宣传就是宣传,因为它还是很有选择性的。正如当我们宣传曼德拉在狱中斗争的事迹时,忽略了他之所以能够成功有几个原因:

第一、政府没有杀他
第二、在他坐牢后期,他可以接触外界,西方媒体不时可以得到来自他的消息,他也可以借这些媒体宣传他的理念
第三、政府最终接受了他的“无条件”的条件

相比之下,同样是政治犯的刘晓波同学恐怕还要等上好多年……还不一定能等到。

黑人治国

关于那个黑人管理不好国家的问题,我补充一点个人看法吧。

我觉得这事真不能怪曼德拉,黑人受教育程度低本来就是种族隔离制度造成的。如果这是合理的,那么所有的奴役都是合理的。至于翻身后的问题,我只能说:

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

对于兲朝的问题,其实也有类似的:比如在疆藏,汉人的治理能力肯定比当地人强。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党员的治理经验也肯定比只会打嘴炮的某些人要强。

如果真要摆脱被奴役的地位,那么是不是应该先做好准备呢?比如先学习起来。

光辉岁月

前面说了一些曼德拉的黑往事,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曼德拉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

因为他是一个具有坚定信念的理想主义者,并且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

其实本来他可以作为一名政府任命的酋长,平静地过完并不会太差的一生的。但是他却选择作为一名政治犯,在监狱里度过了27年,而且在狱中仍然坚持斗争。这真是一生的《光辉岁月》。

相信他在临终前对自己这一生的评价,可以用日和里的一句台词来形容:

洒家这辈子值了……

[一周八卦]2013-12-08

8周刊[第301期]

《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续

我之所以在《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 》 一文(以下称为前文)的一开始就特别说明了概念理解差异的问题,就是因为见过太多不必要的争论都是源于各方对于概念的理解有太大的差异。经济领域的概念尤 其如此,因为经济学的特点就是流派众多,大家都有自己一套基本完备的理论,但是不同流派对于同一概念的理解往往有很大的差异,争论起来无异于鸡同鸭讲—— 对于国内这些受过系统教育的人,多半只知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把它当作经济学的唯一,讨论起来就更是累了,所以我在前文中对此特别加以强调,但是有些 人甚至连这个强调都不能理解。真是智商捉急。

列个问答清单作为前文的补充吧。

问1:BTC和目前其它那些虚拟货币有什么不同?
答:目前来说没有本质的不同,但因为BTC的网络得到的计算量最大,所以得到的信用背书最高,加上限量发行导致的通货紧缩,所以它目前价格最高。仅此而已。前文中我提到的所有“BTC”基本可以认为是“以BTC为代表的这一类虚拟货币”。至于目前其它那些虚拟货币,在我看来都是些山寨货,因为它们并没有对BTC目前存在的问题(见前文所述)作出什么改进。

问2:你是否是BTC的早期投资者,所以才为其鼓吹以便获利?
答:虽然我两年多前就知道BTC,也认为它将持续上涨,但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在BTC上投资过一分钱,不论是挖矿还是直接购买BTC。我只是从理论角度关注和欣赏这种创新

问3:BTC是否值得投资?
答:我只关注作为货币的BTC,而不是作为投资品的BTC。投资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你觉得有利可图并且能够承担相应的风险,那就去吧,如果你跟我一样不喜欢风险,那又何必在意别人赚了多少钱,旁观即可。

问4:BTC真的不是庞氏骗局?
答:BTC本身是基于公开的算法实现的,不存在骗局的空间,也没有行骗的主体,不构成任何骗局。但是如前文所说,目前的炒作存在郁金香泡沫风险。这里存在几个概念问题:骗局,泡沫及相应的标的物(在一般庞氏骗局里这个标的物是一个不存在的高回报投资项目,在郁金香泡沫里这个标的物就是郁金香)。如果你连这三者都傻傻分不清,请先把智商补上再说。

问5:是不是有可能有一些早期的BTC拥有者制造了这个骗局?
答: 阴谋论爱好者你好。我也曾经是一个阴谋论爱好者,即使现在有时候也会误信阴谋论,这很正常,人总会有智商低潮的时候。但就这种说法而言,我觉得可能性不 大。因为这个算法是完全公开的,早期参与者的确是会有优势,但在合理的预计范围内,优势有限。而且在过去的五年里,BTC的汇率曾经有过多次的大幅波动, 从合理角度推测,大多数早期投资者早已经套现离场,而能够坚持持有到现在的人,那心态也不是一般的好,这样的人即使不投资BTC,做别的投资也肯定发大 财,请不要把别人的投资天分当作自己智商不足的借口好吗

问6:你是否赞成BTC投资?
答:就这个问题,我和朋友也有过讨论,这可能是前文不慎引发的一个普遍误解。我从来没有赞成过把BTC当成纯粹的投资品,我赞美的是作为货币的BTC的这样一种创新——注意:主语是“创新”!其次是作为货币的BTC,而不是作为投资品的BTC。就我个人来说,我其实是反对BTC投资的。

问7:为什么会有BTC投资行为?
答:所有的货币天然都是投资品—— 在世界货币还没有大同之前。前文里已经说过了,在投资市场里,资金规模最大的几块里,一定有外汇市场的一席之地。那些 naive 的评论者根本没法想像每一秒钟在世界外汇市场里流动的资金有多么大的规模,跟这相比,BTC里这点炒作资金连九牛一毛都够不上。所以有资金流入BTC投资 市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是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的正常动作,没什么好奇怪的。

问8:你不是赞美投机者的吗?是否也包含对BTC投机的赞美?
答:这种赞美是基于对自由市场的赞美。投机本质上也是一种投资, 只是包含了所有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我说了,投机者对于市场的最大作用是保证市场的永远正确,而导致市场不正确的原因有几个,除了垄断势力(包括金融寡头 和政府央行)有意无意的错误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愚蠢的投资者——具体而言就是那些看到BTC大涨就一窝蜂砸钱进去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很期待 BTC大跌,让他们血本无归。因为他们活该!!!所谓的泡沫什么的就是被这些人吹大的。我所赞美的投机者是那些为了高回报愿意也能够承担高风险的投资者,而不是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风险承受能力,也不知道这个投资有多大风险,只看到高回报就跳进去的傻比尔。

问9:对于BTC的价格走势你怎么看?
答:虽然从长期(十年以上)的角度来看,我相信只要BTC不死(这个问题见下面21-24),它的汇率一定是上涨的。但就现在来说,我很期待它的价格大跌。因为现在的情况变成了BTC作为投资品的属性远大于它作为货币的属性,这对于BTC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我希望它的价格能够大跌,让它尽快回归到它的货币属性上去——但是就目前情况来说,如我前文所说,它的“央行算法”太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可能成为了它的一个致命缺陷。

问10:那么BTC是否应该有一个央行进行人为的控制?
答:对这点我表示强烈反对,这样反而成了一个巨大的退步,退回到与现实纸币没有本质区别的地位,而且这个“人为的央行”反而可能成为庞氏骗局的主体

问11:没有一个可以为此负责的央行,我们为什么要信任BTC?
答: 作为一种信用货币,重点在于“信用”本身,而不是提供信用的”对象“。相比由少数人操纵的央行,由大多数人的信用背书的虚拟央行应该拥有更高的信用度。当 然你愿意选择信谁是你的自由。正如《冰与火之歌》里丹妮莉丝对渊凯的奴隶们说的:自由不是我给你们的,自由本来就是属于你们自己的。BTC只是给你多一个选择,接受不接受是你自己的自由,而且这种选择也不是排他性的,你大可以选择同时信任二者

问12:我信任央行是因为他们有黄金作担保,BTC是完全虚拟的,没有什么实际的担保,我凭什么信任它?
答: 首先我要再次强调,持这种观点的人完全是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花点时间去看看这四十年来的黄金价格走势吧,你还能说现在的货币能得到黄金的担保?从四十年前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金本位就彻底完了,现实货币都是由政府的信用作为担保的。如果一个政府的信用垮台,它的货币就是废纸,不信可以参考津巴布韦—— 虽然它的货币已经相当于废纸,但还能流通,原因只是政府有坦克。所以本质上纸币与BTC一样,为它们的价值背书的都是信用,只不过纸币的信用来自于政府,BTC来自于所有参与者。至于对其信任的选择,参见上一问答。

问13:但我就是觉得BTC不可信怎么办?
答:如果在你的生活中没地方可以花BTC,也没有地方可以赚BTC,你也不想参与BTC投资,又觉得BTC是个不可信的东西——那你来掺和这个话题干什么?为什么不有多远滚多远呢?这事跟你P关系也没有啊。说到底还是看别人赚钱了心态不平衡,非要来踩几脚以显示自己的“理性”,其实P也不懂。这种心态其实我很理解——2007年那波牛市的时候很多新股民都是这种心态。

问14:实体经济投资都有实体资产,BTC投资有什么?
答:实体投资都有实体资产……我只能说你对金融业的理解实在是太肤浅了。坦白说我对现在的所谓“实体金融业”更不信任,他们才真正都是骗子。关于这点我在两年前写过一系列长文说明,参见《华尔街都是骗子)()()》 (此文不是要全面否定实体金融,具体详见该文下篇,为避免对本条问答有不必要争议,特此说明)。简单举个例子:股指期货背后有什么实体资产?我就不说更复 杂的各种投行的对赌协议了。至于钻石——呵呵,支撑其价格的只不过是女人的非理性罢了。与实体金融那种不公平的赌博相比,BTC投资至少是一场更加公平的 赌博,因为参与的各方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个地位更高的庄家存在。

问15:那么什么才是对待BTC的正确态度?
答:让BTC回归它的货币属性。在问答7里我已经说过了,货币天然就是投资品,但它不能仅仅是投资品。否则就如我在问答9里说的,这对作为货币的BTC是很不利的。就像郁金香泡沫对郁金香有什么好处?没有!而且在泡沫破裂以后,可能有一些品种的郁金香就此永远绝种。

问16:BTC价格这样大起大落,如何才能把它当货币用?
答: 不要搞错因果关系,正是因为BTC太少被当作正常的货币来用,它才会这样大起大落。如果你把BTC看作是你的主要货币,你就会现这个世界很不同——比如: 哎呀,今天美元大跌啊!啊,黄金也跌了,一个BTC买一盎司黄金还有找!靠,连房价也跌了呢!我觉得李笑来老师作为国内著名的BTC早期投资者,他的心态 是非常正确也非常好的,他说道:“他们死活理解不了,比特币也是现金。

问17:我还是觉得只有一个汇率稳定的货币我才敢拿来用,BTC没有央行来稳定汇率怎么办?
答:BTC 的理想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汇率,汇率的调整不应该由少数人组成的央行来操纵。但目前的现实是这样的条件还不具备,因为BTC面对的货币市场是一个完全由各 国政府和央行控制的寡头市场,而BTC自身的规模还太小,完全不足以对抗这些寡头。要想这个市场的汇率稳定有两个办法:一是如我前文所说的改进BTC的 “央行算法”(这个我后来又思考了一下,觉得就目前来说难度太大,因为汇率变动的因素太多,并不能单纯从交易记录中挖掘分析);二是等待BTC的总体规模扩张——即当使用BTC进行交易(包括商品交易和货币交易)的总规模可以与实体的货币规模相比拟的时候。夸张地举个例子——当BTC兑美元的汇率达到100万美元的时候,每天100美元的波动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问18:那么如果有人拿BTC搞诈骗怎么办(比如某些BTC交易市场卷款跑路)?
答:这种事情不是BTC本身的问题,而是你根本不应该去那些不安全的场所交易,或者不该信任那些交易方。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那也是一个新的法律问题。举个例子,比如你在朝鲜的黑市里倒卖人民币被人抢劫了或者收到假币,但这显然不应该是人民币的问题。

问19:实体货币市场是不是没有BTC的这些问题?
答: 请回顾15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大量资本涌入某单一货币市场,导致汇率在短期内大涨大跌,部分亚洲国家元气大伤。现在BTC的情况与此类似。但是实体货币 有一个BTC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它们作为实体经济的标价物,与实体经济紧密联系,而实物的价格波动是不可能太过于剧烈的,所以反过来实物可以成为货币的 稳定器。BTC因为目前还太少实物交易,不足以支撑其稳定,所以波动幅度几乎可以不受限。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呼吁尽快让虚拟货币回归其货币本质,而不是作为单纯的投资品存在

问20:但是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各国央行都出手救市,BTC没有央行是不是没救了?
答:BTC的央行只是一个固定算法,针对这个算法进行攻击的确是没有救市的办法。但问题在于:为什么要救?实体货币因为与实体经济紧密相连,但是BTC目前来说还太少人把它当货币用,既然你们要拿它当投资品,亏死活该,不必去救。其实所谓的政府救市不过是拿纳税的人钱去填补被金融大鳄挖出来的坑。最后还是金融大鳄赚大钱,亏损由全体人民平摊而已。 Naive!

问21:在第18个问题中你提到了法律问题,BTC是不是存在法律风险?
答:是的。目前被谈论的很多的问题之一就是BTC的合法化问题。作为一种不是政府发行的货币来说,它本来是不需要什么合法化手续的,只要使用者承认它即可。但问题在于它的匿名性存在着被非法使用的可能性——比如洗钱、逃税、逃避外汇管制等。这些行为又是必须受到法律管辖的。所以它存在法律风险——即使在那些它已经被政府承认的国家,这个风险仍然存在。

问22:除了法律风险,BTC还有什么风险?
答: 大部分的风险与一般的货币一样。比如如果你丢失了你的帐号密钥,那么你的BTC就真的丢了,就像那位把硬盘丢垃圾堆的英国小伙。比如你把你的BTC存到不 靠谱的交易网站(类似存到不靠谱的地下钱庄)。比如你用来存放BTC的网站被黑了(比如你存钱的地下钱庄被警察端了)。比如你的电脑被黑了。比如你被钓鱼 了。除此之外BTC本身是安全的,不用担心别人可以猜出或算出你的密钥然后把你的BTC转走,因为它用的加密算法与现在银行用的加密算法是基于同样的数学理论的——如果这个被攻破,这个世界就没有哪里是安全的了。

问23:除了技术风险,BTC会不会有什么政治风险?
答:这个风险现在还表现不出,但是如果它真的有希望成为一种新的世界货币,得到普遍承认的话,估计各国政府都会想置之死地而后快了。

问24:BTC除了上面说的这些风险以外,会不会自然死亡?
答: 除了上述风险以外,还有几个可能会导致BTC的自然死亡:第一、目前的BTC央行算法没有本质改进的情况下(其它的山寨币对此也没有本质改进的,所以没区 别),可能在经过各种炒作之后被市场抛弃。第二、即使BTC的央行算法得到一定的改进,但仍然没能成为被广泛接受的货币,没有摆脱单纯投资品的属性,结果 只能是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律作用下越来越退出流通,成为像实体经济中的黄金一样,失去作为货币的地位。第三、更创新更好的虚拟货币出现,它可能会有更重大 的理念创新,BTC被历史所淘汰。

问25:你对于BTC的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
答:我认为,首先大家不应该去支持那些没有本质区别的山寨币——要搞也搞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一窝蜂的山寨里,可能充满了骗局。 其次也是更为重要的是针对目前BTC的不足,考虑改进的方向,比如我说过的更为智能的央行算法(当然在目前的技术条件暂时的确有困难),或者更现实一些的 衍生机制:BTC银行,BTC保险,BTC外汇市场,BTC商品市场……而这些都应该基于P2P的机制,通过某些特定的协议来完成,保证BTC的去中心化足够彻底

问26:我觉得你上面说了这么多,还是有很多更具体的细节没有说清楚,你是不是故意回避什么?
答:不是我不想解释,我是实在没办法用几句话解释清楚,有些经济学概念对于高级专家来说也是需要一本甚至几本书的篇幅来说明的,所以我只能强烈建议你们——多读点书吧。就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开始好了。有时间为你并不了解的BTC和你看不懂的我的文章瞎评论,还不如赶紧断网下线去读几年书。

后记

我之所以要把这两篇发到CSDN来,正是因为BTC是一个由程序员创建的、真正自由平等的新金融世界的曙光,我觉得作为程序员应该对此有正确的了解。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写程序写得快要过劳死工资却没有涨多少?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工资没涨多少,但物价却涨了这么多?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买不起房?因为你是资本的奴隶。

就算你现在已经不写程序,自己创业当老板,而且当得还挺成功,你也未必不是资本的奴隶,不然你又何苦向VC低头?

当 你发现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不论是辛苦的劳动者还是实干的企业家,得到的回报却远不如那些以钱生钱的资本家的时候,你应该想到,这是不对的。资本应该是实体 经济的润滑剂,但现在它却把实体经济当作奴隶,榨取它们的最后一滴血汗。而达成这一目标的,正是被你们所信任的纸币以及那些“以实体经济背书”的金融业。

卡夫卡在《审判》里说过:奴隶总是受制于自由的人。

作为程序员,BTC的出现就是要告诉你们——是时候拿回本来就属于你们的自由了。

(对 了,为了防止某些理解能力不足的人会有不必要的误解,这段后记没有鼓励你们去投资BTC的意思,前面的问答里也反复说过了,我反对BTC投资。我的意思是 希望你们放下对BTC的成见,去学习一点经济金融知识,有可能的话,接受BTC这种货币,有能力的话,去改进BTC的程序,基本就是这样)

[一周八卦]2013-12-01

8周刊[第3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