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

末日没有到来,年终总结还是要做的。这一年过得真是斯巴达加斯密达,总之整个人都斯巴达加斯密达了。

一月:新年开篇又是各种吵架,先是《天涯闹剧》,然后吐槽了一下电台的SB主播《教化个毛》,最火爆的当然还是韩寒,被一帮爱好阴谋论的狗给咬。总之,这是一个《戾气的一月》。技术方面则是继续谈论去年的MDCC《MDCC印象之三:Android热的背后》。

二月:春节期间例行最没啥可喷,空白。技术方面也是凑数文章一篇《Coding,与性别无关》。

三月:先是因为一则关于李刚谣言谈了一下《谣言与P谣的非对称性》。两会后在八周刊谈了一下《第七十三条》。指出《315侧漏了一个mimi》,另外还《谈了性浪的自宫三天》。技术方面继续去年的Auth专题,作《OAuth1.0实践之foursquare客户端同步到饭否》。

四月:由于IX这个恶心服务商,导致我的网站数日不能访问,怒作反广告《关于这两天不能访问本站的说明》。加上一些别的原因,本月戾气仍然很重,故有《全民公敌》。妓术方面则是折腾了一下手机《在Moto Atrix4G手机里安装全功能Ubuntu记录(特附友情广告一则) 》,顺大便给0bug老师做了个广告,另外还《谈了Ubuntu for Android》。

五月:因为一张貌似CCAV张小朋友的艳照,于是有了《很黄很暴力的续集》。借题发挥了一篇《小团圆》,谈“维稳科普”和云南巧家爆炸案。因为居住证办不下来而怒作《逼成反动派(六)之鸡肋居住证》,话说今年都快过完了,这货到现在还没办下来……至于民族问题,总是说来话长的,《几个140字都不够说》。技术上喷了一篇《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苹果了——吐槽PC厂商》,人气爆棚。

六月:南亚及东南亚三国巡游,所以只简单喷了一下微软《大言不惭的39%》。然后因为韩寒和蒋方舟谈了一下台湾,我也翻出《旧文回顾:《台风·转弯 – 台湾游归来的8挂》系列》,结果招来个SB韩黑,智商捉急啊。技术上只能凑数一篇《Ubuntu 12.04下使用PC喇叭Beep》。

七月:出游归来回顾了一下三周大事,集中作了《三周微吐槽》,喷的范围虽广,但没啥深度。之后先有帝都大水,后有启东群事,中间还有动车周年,作《扒衣见君节操》以记之。技术上只好继续凑数一篇《编译安装ffmpeg以支持mp3,x264等》。

八月:本月F1休赛,看了几场奥运比赛,《小吐槽奥运》一把。因为一组群P套图走红,我也跟风东东枪吐槽了一段《我觉得哈》。之后因为一个关于法国人养狗退税的事情扯了一下《多读书,少上网(五)——关于纳税养狗的讨论》,不过后来发现这事扯起来太费事,故只好《从纳税养狗扯起(半途而废)》。很久没作的真像射系列喷了一篇《专家应该值什么价》。技术方面主要是把自己的VPS上用的《Apache换成Nginx并作笔记》。

九月:《Blog被谁革命》是清越引发的一个话题,其实互联网大潮就是这样潮起潮落,谈不上谁革谁的命。虽然钓鱼岛事件很轰,不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还是《914事件十周年祭》,我不知道是不是除了受害者家属,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样十年如一日地记录这件早已被大多数人所遗忘的事件。技术上这篇《在FreeBSD的virtualenv环境下安装pysqlite和gevent》也算是凑数文章吧。

十月:《幸福的屌丝中国》的国庆节又少了一个。看新闻报道菜场猪肉追溯的事情喷了一篇《技术改变生活……如果没有官僚的话》。技术上就是继续学习Nginx,笔记一篇《nginx log_format for webalizer》。

十一月:看和菜头重近BLOG,莫名有点伤感,发了点矫情文字《荒弃的家园II》。因为看新闻报道而《扯一扯克莉丝汀事件》,这事实在是太恶劣了,必须喷之。因为藏人自焚的事情,作《一碗甜豆花》谈谈中国的族群分裂问题远不止民族问题这么简明。抽空把大半年前起头的一篇文章补写完了,就是这个《路径依赖》,我认为互联网时代将是改变中国历史路径的一个新机会,然而某些国家政府显然不希望看到这点,所以它们是《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的敌人。技术上则是《小测几种python web server的性能》和《继续小测python web server》。

十二月:因为糕富帅的诞生而作《亲,来块切糕吧》,之后不久就《又被墙了》。因为又有人提有条件赦免贪官的话题,故作《大赦天下》以示反对。技术上则是回应0bug老师的长文而作的较长文《家庭云及其它系列:(上) (中) (下)(节外生枝:License问题)》。

末日过去,又是新的一年。十三年前的那个末日记得的人已经不多了,下一个末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也许就在后天……

虽然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能得解放,但至少我对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仍然有信心。

唯一不变的是……今年我的BLOG依然写少,所以也依然是全部收录。

[一周八卦]2012-12-30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6期]

大赦天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又有人在讨论关于“有条件赦免贪官”(以下简称“赦贪论”)的话题。这事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人讨论过。大致搜了一下,支持赦贪论的名人公知不少,比如吴思、张维迎,网上也有不少表示支持。

就这事来说,我倒是支持何清涟对吴思的反对意见。类似的意见还有别人的如《观海:也谈有条件赦免贪官的条件》和《赦免贪官计划之悬谈》。

按维基百科的定义,这种赦贪论算是相对较轻程度的赦免。至少跟特赦大赦相比。

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有大问题的。

首先,这一赦免行为的主体是谁?

如果兲朝没有解放,那么主体还是现政府,按现行的82年版宪法来说,只有全国人大才有特赦权。而你懂的,组成所谓的全国人大的成员,正是那帮子需要被赦免的客体贪官。自己赦免自己吗?

而如果兲朝已经得解放,这事就要由解放后的人民和新的政府来决定了,现在谈这个不是空谈嘛。再说那个时候的新中国,是要做一个真正的法制国家的,现在这帮子贪官有什么资格求赦免。

其 次,拿赦贪论做筹码的前提是需要有相应的实力来支持。当年港督的特赦令背后有大英帝国作靠山,这帮子公知有什么?贪官们可是有坦克的。正如吴思所举的例 子:王允不赦终致灭亡。但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王允没有实力不赦而不赦,而且就算他当时赦了,也未必就不会不亡,因为董卓残部的实力在那里摆着,迟早还是要 出事的。

最后,我不否认赦贪论的确有助于消除贪官对政改后顾之忧,但是丫们也完全可以选择不政改,谁敢有异议,突突了你再碾过。至于说不政 改而至某天崩溃,对贪官来说也无压力,他们的家人都已经在国外,早已留好后路,他们只要自己跑得快就行了。到头来丢一堆烂摊子给你们,你们就慢慢收拾去 吧。特赦?谁还需要你们的特赦啊。

总之在这个问题上,赦不赦其实都是伪问题,根本问题还是政改。真愿意政改,很多事情未必是不可谈判的,但是拿这种还不存在的赦免权来作政改交易,无异于缘木求鱼。

[一周八卦]2012-12-23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5期]

家庭云及其它

虽然被0bug老师可耻滴拒绝了,我还是决定把这篇写出来。因为比较长——当然跟0bug老师的原文相比还是短得多了——所以分几篇,汇总如下:

家庭云及其它(上)
家庭云及其它(中)
家庭云及其它(下)
家庭云及其它(节外生枝:License问题)

[一周八卦]2012-12-16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4期]

[一周八卦]2012-12-09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3期]

又被墙了

BLOG被墙这种事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07年因为厦门PX事件导致当时放在国内的BLOG被关。
09年因为75事件导致hexieblog.com被封——当然现在这个域名已经作废。
09年8月因为把hexieblog转过来,导致verybs.com被封。

其实被封是一件好事,因为你可以不用再考虑自我审查的问题,反正都已经被封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当年作了《超越恐惧》一文。

不 过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约在2010年间的某个时候,verybs.com莫名其妙就被从GFW里被放出来,并且似乎被移入了白名单——因为自从09 年8月以后我就没再自我审查,特别是在《一周8挂》里,从来不规避各种敏感词,包括最高级别的64相关的词——但是从来没有被墙过。

更神奇的是,2011年初,服务商迁移了我的虚拟主机,换了一个IP,其间有短暂时间会撞墙,我本以为福利到此为止了,没想到之后不久,再次似乎被白名单。

直到现在。

至于这次被墙的原因,我相信不是因为切糕导致,因为类似的话题我谈过多次,主要观点也基本没变。当然也应该不会是因为新领导上台,不是因为对他们报有希望,而是他们新官上任,要烧的火很多,应该没这个闲工夫。至于说GFW的新妓术,比如《防火长城贡献首个国际标准》,这个《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的新敌人,终于还是诞生了…

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杯具。

至于我的BLOG被墙这种事,真没啥大不了。当然还是觉得有怨念——白名单福利得而复失,肯定比从来没有得到过要怨念一些的。

然而,仅此而已。

亲,来块切糕吧

据说是岳阳某地一小伙买切糕——大家懂的,但他不懂——然后就出事了。官方的说法是“由于语言不通导致肢体冲突”,总之结果是有两个人受伤了,还打翻了一车切糕。问题是最后的判决是:小伙赔偿一车切糕16万及一帮卖家人身损害4万,还要被刑拘,而那帮卖家被遣送回原籍。

切 糕的一般操作手法是这样的,你去问价的时候,卖家会跟你说个貌似正常的价格,比如几块钱,然后你说或者还没来得说数量,他就一刀切下一大块,然后通常比你 要的多很多,这还没完,他还会说那个价格的单位是两或钱之类,于是你就不得不出比你预期多几十倍甚至更多的价钱才能买下这一块。不买或者想少买?他和旁边 一大帮卖家就会晃着手里的切刀围过来……

这就是大家都懂的切糕。

正因这事大家都懂,所以当岳阳这事曝光出来以后,大家都以一种调侃的心态编了一大堆欢乐的段子。就不一一列举了

坦白说,其中的确有一部分是含有民族歧视的成份,但更多的是一种对于现行的畸形政策的无奈,以及对这种判法的嘲讽。

但是推上以北风为代表的正义人士不淡定了。

他转发了:

RT @shangguanluan: 是的,卖切糕和卖羊肉串挣钱是很容易,我门口的羊肉串摊月入上万,这等于他们就强势了吗?他们被平等对待过吗?没有!藏维两族常常不能住宾馆,上哪都被盘 查,你们反而习惯了?我听过很多切糕坑人的故事,我也听过很多汉人在他们那儿骗收特产的事情。还有这个政权的历史旧账就不提了。

并评论道:

RT @wenyunchao: 当汉人城市没法让维人住店的时候,汉人就没有任何资格指责维人的任何不是。
RT @wenyunchao: 对于号称代表我们的政权所犯的罪,我们没资格说他们与我们无关。

我不得不说北风也太自作多情了。

这事我在推上已经喷了,归根到底一句话:你们这些正义人士还有没有一点法律意识啊?

维藏人士被盘查是非法行为,难道因些就有理由使抢劫式卖糕合法化吗?

北风自己也说了,政府只是“号称”代表,我可没投过赞成票,所以你说的“我们”请不要包括我。我不愿被政府代表,也不愿被你们这些正义人士代表。你觉得与你有关是你的自由,请不要算上我,谢谢。

其实就如我三年多前在《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里说过的:

比 如说,只要无差别地按法律的程序去处理问题,相关的矛盾是不是可以少很多?但是在中国就是有诸如狗P的“民族政策”这样的东西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地球 人都知道的另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狗P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民族政策)通常都是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甚至更加狗P的长官意志都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否则只要 一个《宪法》能得到100%的贯彻,也许都会太平很多。

连最基本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做不到,还妄谈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类,纯属扯淡。

卖切糕本来可以也应该是一门正当生意,是非法的所谓“民族政策”使它变成一门非正当的生意。

[一周八卦]2012-12-02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