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开放的互联网

路径依赖续

这篇本来要写成路径依赖2的,因为上篇《路径依赖》的最后两节之间有一个逻辑断层,所以前两天失眠的时候就在想应该再写一篇补上。不过不想太2了,就用了现在这个新标题,没有标题党的意思。

这个逻辑断层就在于:中国经济的确对互联网有所依赖,那么这跟互联网是否自由开放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当然有。先来看一下这个:

中国经济对互联网的依赖度

当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也没有精力去搜集具体的数据,只能定性地估计一下。

众所周知的一点就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很不合理,对外依存度过高,而内需不足。

关于内需不足的问题,我以前也说过——表面的原因在于医疗、教育、住房三座大山压着,人民不敢消费。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人民对政府不信任,对未来没有信心,所以他们只能靠储蓄来为自己提供保障。

虽然从去年开始,国际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使得作为中国经济支柱的出口业务大幅减少,但即便如此,恐怕内需还是少于一半的吧。

而当今世界,虽然有电话传真之类传统通讯手段可以用,但是互联网在国际贸易中无疑已经是至关重要的工具了,如果没有互联网,外贸基本无从谈起。

没有互联网真的不行吗?那么75事件以后新疆不是断网了那么长时间嘛。

新疆为什么可以断网?

就新疆那次断网“测验”来看,不排除有关方面在尝试物理断网的可行性。

但实践证明可行性不大,否则现在已经全国断网了。

不可行的原因在于几个方面:

首先,新疆可以断,是因为西部地区的贸易本来就不发达,新疆最主要的经济产业是石油,而这是垄断在所谓“国家”手里的。

其次,新疆也的确是有一些民营贸易受到影响的,否则那段时间也不会有人想方设法通过拨号或人肉移动到断网地区以外的地方去与外界联系。

最后,该散发的消息照样还是散出来了,所以最终不得不重新通网。

可见互联网是历史车轮前进的方向,开倒车是不行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提供网络连接,但是受限制,比如只能国内使用,或者只提供有限的国外访问?

受限的网络不是互联网

其实现在我们用的不就是受限的互联网嘛,或者更高级的限制就是ChinaLAN,比如十几年前的169网络。

但受限的网络只能算是“局域网”,不能算是互联网。

有关政府之所以要在国际电联上搞互联网审查方案,就是为了将这种做法合法化。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就将如我所担心的,互联网这次改变传统路径的机会又将失去。

所以我们必须起来声援开放自由的互联网,而不是龟缩在一个大局域网里任人宰割。

就是这样。

[一周八卦]2012-11-25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1期]

路径依赖

本来想喷一下知乎那个二逼网站,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太容易中箭,故发篇旧文更新。

本文源于大半年前的突发奇想,不过当时的想法现在已经差不多都忘记了,几个月后才勉强凑凑记录一下。结果后来忘记发出来,现在再补充一些发吧。

奇迹的黄昏

最早知道“路径依赖”这个概念还是四年前听说袁剑的《奇迹的黄昏》一书的时候。后来看完这书还写了一篇《黄昏将至》。

当 时那篇里谈到的“路径依赖”相对比较狭义,仅指八九事件导致中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为解决这个问题,老邓92年的南巡讲话定下了以经济发展来掩盖这个问 题的方法,之后的二十年就是一直是沿着这个路径走——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但对于执政者来说,这个是最保险的办法,于是形成了对这个路径的依赖。

但是因为这种脱离了政治改革的单纯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随着相应的手段用尽,必将会有一天走到头。这也就是袁剑在书中的主要观点——这种经济奇迹已经走到了黄昏阶段。

当然,又三年过去,似乎这个黄昏有点长。

头头们还真是不容易啊,当一条路径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还要努力维持是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今年斯巴达,下一拨头头们面对的将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这个路径还能走多远?撑满一届任期,还是可以连任一届?

广义路径依赖

其实从广义上说,整个中国几千的历史都是一个路径依赖的过程——所以百日维新失败了,走向共和又失败了——因为它们都在试图改变这个大路径。只有老毛成功了,因为他还是走上了这条历史路径。共产主义什么的其实只是个马甲。

关于路径依赖的更多理论,参见《杨龙:路径依赖理论的政治学意义》。

总之,想要改变这种路径依赖,可能需要某些关键性的事件发生,以导入一条新的路径,而且这条新的路径必须有足够强的依赖性。

只不是希望这条新的狭义路径还是走在老的在广义路径上……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觉得可供参考的是日韩台,只是前一阵看了印度的情况,又觉得比较悲观,可能廖亦武的说法更有道理——《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其它依赖

其实人类社会的路径依赖不仅仅只是经济上和政治上的依赖。

更深层次的依赖比如上面所说的那种文化上的依赖,这种更加难以撼动。

而这些依赖的形成原因在于历史。

比如中国之所以是中国人的中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地理和气候的影响,造就了一个封闭的农业国家。而上面所说的大路径依赖的基础就是这个。其科学依据源于人类学家贾里德.戴蒙德在《枪炮、病菌和钢铁》一书中所说的。

本来工业革命和地理大发现之后,中国是有希望脱离这个传统路径的,但是后来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在革命尚未成功的时候,老毛又把大家带回那条老路上去了。

虽然现在的中国早已经不是一个封闭的农业国了——至少表面上是一个开放的工业国。

但实质上仍然可以把中国看成一个封闭的农业国——经济上对外开放,但实际上通过户籍制度、新闻审查、洗脑教育等手段对 进行严格的控制。工业对GDP的贡献虽然早已超过农业,但工业的主体还是农民工和农民工。

这些是中国能够沿着老路径继续走下去的依赖条件。

新的依赖

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对互联网等新兴技术产生越来越大的依赖,这是一个契机,但对统治者来说是一个风险。

所以它们还是很有前瞻性地对互联网进行管控,试图继续那条传统路径。

但互联网天然就是开放互联的,GFW的作用能有多大,能达到多高,目前看来还不确定。

不过我还是愿意乐观地相信,这将会是中国第二次摆脱传统路径机会……

自由开放的世界依赖于自由开放的网络

今年8月,在俄罗斯提议,中国等国附议下,将于12月召开的国际电联大会将讨论一项旨在限制网络自由的方案。Google为此搞了这么个活动:

承诺支持自由开放的互联网。
“自由开放的世界依赖于自由开放的互联网。政府不能单方面决定互联网的未来。全球使用互联网的几十亿人以及构建和维护互联网的专家也应该有发言权。”

往大了说,这事关全人类的自由。

[一周八卦]2012-11-1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0期]

一碗甜豆花

甜豆花

豆花,又名豆腐花、豆腐脑。各地叫法不同,但东西都一样的。

我们福建那边传统的豆花有甜咸两种,甜的就简单加糖,咸的则会加虾皮、酱油、粉丝之类。

但是据京院士说,魔都只有咸豆花,而且是放紫菜之类,没有粉丝。

上月京院士去了帝都,头一回见识到甜豆花,惊呼逆天。上周我们在西宫吃了一碗咸豆花,然后拍照发饭否,一帮北方饭友惊呼,这货才是逆天的存在。

其实何止豆花,豆浆也是一样。

我们福建那里只有甜豆浆,从来没听说过这货也能咸的,来了魔都后才知道这货居然真有咸的,只是加了盐的豆浆变得像是稀薄的豆花,完全不像豆浆了。

但是这还没完,别以为豆浆只有甜咸二味,帝都还有更逆天的豆汁……当然,我还没有勇气尝试一把。囧

自焚的藏人

《纽约时报》今天一篇《中国知识分子对藏人自焚集体沉默》不客气地对中国知识分子的集体沉默表示批评:

在Twitter上,中国最积极的批评人士得以逃避政府的审查,畅所欲言。但藏人权利这个话题常常会被异见人士遭到迫害、官员腐败、非法占地,或关于当时其他丑闻的帖子淹没。自去年自焚事件开始频繁出现以来,几乎没有中国学者尝试探讨这个话题。

如果这话针对的是职业知识分子,我没有异议。因为以此为业的人,的确有责任对一切非正义的事情发表评论。但是如果把这种批评扩大到所有中文推友乃至整个汉民族,我就要表示反对。

具体的理由我已经在《几个140字不够说的民族问题》里说过了:

首先,汉人也是受压迫的中国民族之一,有自己的斗争事业要做,藏人又何尝关心过宁波人民的斗争事业呢?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汉人像那些已经沐浴在民主自由的阳光下的外国人那样展现对人类的大爱是不是太过于苛求了。

其次,那些展现大爱同情藏人的批评者们是否可以脑子清楚一点?你们在需要敌人的时候把全体汉人竖成一个靶子,然后在需要同情的时候又说汉人民族主义如何如何。这种说法纯属犯贱,谁TMD会没事去同情把自己当敌人的人啊。

第 三、最大的错误是把汉族看成“一个民族”,如果这样来看,那么把56个民族看成一个所谓的“中华民族”也没什么错了。何况从人类学语言学的角度上说,汉藏 之间的差异并非如想像中那么大。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即使是一碗小小的豆花,也能在汉人中引发各种逆天反应。更不用说汉藏之间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最反对的就是这类挑唆民族关系的做法。汉藏也罢,汉维也罢。必须认识到什么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一周八卦]2012-11-1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9期]

扯一扯克莉丝汀事件

事件回放

前两天看电视新闻才知道这事《克莉丝汀因网帖起诉女大学生:侵权索赔百万》。

当时就觉得丫们简直就是一帮大SB,我要是他们老板,当时就把公关部的头给fire了。这事恰恰应验了菜头叔前两天说的《公关灾难都是由“聪明人”酿成的》。

其实这事很简单,就是一个问题——地沟油的事情到底有还是没有?

OK,现在可以说没有。那么对方的确发布了不实信息,导致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作为一家向公众提供食品的企业,本来就有义务保证自己食品的安全性,当消费者提出质疑的时候,你们自证本来就是义务。其次,当消息被证实不实以后,对方也已经表示道歉,并且对方也确实不是竞争对手之类的恶意行为。

如 果克某店可以在事后开个发布会,公示一下自证结果,并对消费者的监督表示欢迎,接受其道歉,并不予追究什么的。结果显然可以好很多——首先大家知道你们的 食品是没问题的,其次你们是乐于接受监督的(也就意味着以后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第三对于监督失误的消费者有足够的善意。这样不但达到广告效果,还可以迅速消除不良影响,并且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骂。

SB之几种

首先,起诉这事扩大了事件的影响——本来之前至少我没看到过那个网帖,并不知道这个地沟油事件,但是因为这个案子我看到了。

其次,这种影响是很不好的——你既然说你没有用地沟油,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还要起诉一个小姑娘,还要索赔一百万。搞得我反而觉得你是不是心虚了才这样。

第三,如果不是(潜在)顾客的人根本不需要关心丫是不是用地沟油,但是这一起诉(潜在)顾客的行为,让人觉得这种企业简直是把顾客当敌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第四,且不说索赔一百万大概只是个噱头,因为多半是拿不到这笔钱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拿到这笔钱,估计也无补偿因起诉造成的损失——注意,不是因为网帖造成的损失,如果按我上面说的那种方式,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损失。

第五,网贴爆料本质上是一种民间质量监督行为,既然是民间行为难免有失误的可能,如果因为失误就要被起诉索赔一百万,那还有谁敢监督。言外之意便是:这个企业拒绝来自外部的监督。那么即使丫这次真没有问题,也不敢保证以后不出问题。

第六,网帖爆料也是言论自由的人权之一。仗着财大气粗以起诉来打压言论自由这是大罪。

香港股市

据说丫是在香港上市的,网帖让丫们的股价下跌了。

因为质量问题(或谣传)导致股价下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只要你们没有问题,并且处理得当,股价自然会回来,投资者不是傻瓜。但是显然丫们傻瓜了。

我觉得这个起诉出来,股价应该再多跌一些。因为如上节所说,案子应该会带来更多的负面效应,肯定会对业绩不利。但是对于香港投资者来说,应该想的更多的是第六点。

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香港人民为了言论自由和选举权利进行了多番的斗争。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兲朝今天的政治形态基础是什么?

就是这样一帮极权资本家!

他们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契机,用你们的钱投票吧!

兲朝……

今天是河蟹斯巴达。

在克某店把顾客当敌人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觉得奇怪,因为兲朝政府就是一个把人民当敌人的政府,开个会都要搞得如临大敌。

同样,言论自由也是官僚资本家们不愿意看到的。

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有空抵制日货不如抵制克某店这种恶资本家。

一切以言论自由为敌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一周八卦]2012-11-04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8期]

荒弃的家园II

好吧,又2了。上次用《荒弃的家园》作为标题还是05年的事情。

本来今天应该会很忙,但是因为工作失误出了点差错,所以心情郁闷无心工作。加之最近家无宁日,我的BLOG也荒废已久,索性写点什么吧。

前一阵那个腿毛飘飘的胖子菜头叔继退出饭否转战性浪之后,又忽然宣布戒浪。同为胖子的佩妈也及时跟进,只是大家都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的第几次了。菜头叔在戒浪之后重拾BLOG,瞬间恢复当年的战斗力,连写好几篇长文。看完之后感觉这还真TMD是一件好事。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BLOG已经不太可能再恢复成多年前的那个样子了。这个曾经的家园早已经被荒弃,无可挽回。

正如我在前一篇里写过的中国农村。连卢安克都已经离开了,他们还有什么希望。

最近以来一直心情不好,也没怎么出去拍照。所以一度想找个远点的地方避避。看地图找了半天也没地方去。

14 年前的元旦,我让同事帮我打卡,旷了一天工和三个同学一起去另一个同学上班的水电站去玩。那地方离我们上班的水泥厂并不远,但是在山里。我们一早从市里出 发,先到邻县的一个镇上,然后在这里转中巴车去。通往乡里的是一条土石混合的小山路,就是在土山坡上挖出来的小路,再在路面上铺一层碎石。只能走走农用车 和小拖拉机什么的,大车是肯定要压坏路面的,而且路面太窄也走不了大车。

到了乡里下车,几个小孩赶着一只猪飞快地跑过,路边几只正在啄食的母鸡被惊飞起来。我们一路走到山边的水坝旁,找到了那个同学。他带我们到乡里“最好“的饭店大吃了一顿。五个人吃掉了三十几块软妹币的“巨款”。

饭后已经大约六点了,我们本来打算回去的,结果同学告诉我们,这里五点以后就没有车了。我们只好在这个水电站住了下来。

早 上六点我们就醒了,我站在他们宿舍楼上,看着外面宽阔的水库。山里的太阳出来的晚,虽然天已经大亮,水库上依然飘荡着淡淡的薄雾。同学的桌上放着一本关于 电力线载波通信的书,我翻看了一下,介绍的是在电力线上进行语音和低波特数据通信之类的技术。类似的技术我在更早之前也了解过,只是当时觉得实现成本太 高,速率太低,没什么实用性。没想到十多年过去,网络的速度已经是当年无法想像的快,手机的性能也远远超过当年最高级的家用电脑。即使是电力线载波通信技 术,几十M速率的电力猫在淘宝上买也花不了多少钱。

那又如何?

现在那里应该已经通了公路,据说水库周边的村子里建起了很多的养猪场,大概再也不会有谁家的猪会在街上乱跑了,只是现在水库上永远飘荡着一股子猪粪味……

附:水库卫星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