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2-10-2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7期]

[一周八卦]2012-10-2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6期]

技术改变生活……如果没有官僚的话

前两天看到新闻说魔都以前搞的一个猪肉追溯系统现在已经实现报废。

这个系统是这样的:卖肉摊上的秤带个打印机,可以打出来一个追溯码,菜场里有个查询机,消费者可以在那里凭码查询猪肉的全程来源。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打印机每月有大约100元的使用成本,还不包括故障的维修费,查询机坏了也没有人维修,而且系统中间还升过一次级,查询码从10位变成20位,未升级的秤打出来的10位码实际上已经查不到,结果现在这个系统就等于是废了。

其实这事现在做起来会很简单:

每个肉摊进货时同时提到一张纸,上面打印一个(或几个,如果有几个供应商的话)20位的条码贴摊头上,消费者只要拿智能手机扫一下即可查询。查询机上也不用输入什么追溯码,直接输入这个菜场的摊位号(和肉的类型,如果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话)查就是了。

但是这事一定会不这么简单处理的。

一则官僚们都是SB,它们懂个P。

二则搞复杂了项目成本才能上去,它们能捞的钱才多。

所以……如题。

[一周八卦]2012-10-14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5期]

[一周八卦]2012-10-07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4期]

幸福的屌丝中国

话说这回赶上中国庆献礼了。

屌丝由来

偶然看到知乎上一个内容丰富的话题《「屌丝」到底是什么意思?词源的由来是什么?》。

早在这词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去大致搜了一下起源,有初步的了解。不过这帖里的回答更全面。

其实不论这词起源如何,它的流行必然是有着与起源不同的原因——否则它不会流传到D8以外的地方。

残酷事实说明:使用这个词自称的人并不只是在自嘲,而是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自我认同。

对比CCAV那个大张旗鼓的“你幸福吗”的调查,至少这“一小撮”连黑木耳都没有屌丝们大概是不会觉得幸福的…

地沟油

来自王兴转发的一条消息称:

转@王兴 昨晚从一个食品行业资深人士那里听说了一个惊悚的观点:如果政府真的彻底打击地沟油,随之而来的食用油价格上涨可能导致三分之一人几乎吃不起油。

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至少包含两重含义:

从供求关系上说,说明产量跟不上。以 消费量最大的餐饮业来说,再怎么减少用量也少用不到哪里去,否则很多菜都没法做了。他们只会跟着涨价,把增加成本转移给消费都。然后由此导致在外用餐的人 减少,从总体上减少食用油的用量。最终使供求和价格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当然这时的价格会高很多——如果现在地沟油比例有那么高的话。

当然,说三分之一的人吃不起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吃,但至少这个新的平衡价格可能不能保证他们消费得起足够的量。这里更深刻的意义在于:幸福中国的背后还有如此多如此贫困人们。他们甚至连屌丝都不如。

中文污染

王佩对屌丝这个词很不满意。

@ 王佩:“高富帅,穷矬丑,屌丝”,等词语进入日常汉语体系,说明中国社会的审美和道德正在急剧败坏,赤裸裸的拜金主义、爱慕虚荣、崇拜动物性的价值观, 终于扯掉了所有遮羞布,堂而皇之地主宰了年轻人的心灵。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如此斯文扫地,如此媚富入骨,如此偏狭虚无。

类似的观点徐宥也表达,他甚至更激进,声称要拉黑所有使用这类污染中文词汇的人。

问题在于,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之所以出现这样的词汇,不是说有人要故意污染所谓的中国文化,而恰恰是因为中国文化出现了新的现象,需要新的词汇来加以表达。不论你们文化人认为这些词汇多么粗俗,也只是说明当前的中国文化已经如此粗俗。

而这…不是屌丝们的责任。因为作为文化的主导,决定权在高富帅、暴发户、光腚肿菊们手里——是它们造就了当前的文化环境。

我姓曾

这位诚实的农民工大哥你红了。

在CCAV做的“幸福中国”采访中,记者问一位农民工大哥:你幸福吗?大哥显然不愿意配合说谎,但是又不想让别人太难堪,于是回答:我姓曾!

高富帅一边在把粉木耳们造就成黑木耳,一边却要屌丝们一边撸,一边内牛满面地说:我性福!

这就是兲朝六十三年来的伟大成就!

国!庆!节!快!乐!——这样的国庆过一个少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