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衣见君节操

历史

后天就是所谓的:扒衣见君节。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共军发动了南昌起义,从此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这个日子也就被定为一个节日。

一转眼快要85年过去了,回顾这85年来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这一武装力量更多的时候是被用来对付自己国民,而不是外敌…

最近的一次就是上周六,在江苏南通的启东市。

上午,市民们兴高采烈地对市长“扒衣见君”,下午,我们的所谓子弟兵就对人民“扒衣见血”了。(图片视频

原因据说是上午的时候本地军警消极工作,头头们从外地调武装力量进城,结果路上堵车,所以下午才到。然后下午就断网了,外地军警们肯定不只是过来的吃饭喝酒的嘛。

大家都懂的,不然没事断什么网。

当然现在技术这么发达,要封锁还是很难的,所以才有上面的图片和视频。

启东

我就不复述启东这事的前因后果了。也别跟我扯什么这个项目不是传说中的那啥啥,或者什么别有用心之人煽动什么,又或者别的什么含泪劝告之类。

貌似比较科学的说法见这个长微博。还有这篇《启东事件若干疑点,及可能的真相》。

不论个中阴谋到底是怎么回事,简单一句话,如果不是官僚们在私下里暗搓搓地拍板决策,事发后又不给人民一个说法,人民只好给你们一个说法。

微博上有人说得好

转@穷不怕怕: 觉得背后有人?好办,全开放直播啊,谁有鬼全晒出来,为什么屏蔽删贴 。采访参与上街的人,调查他们为什么要去。再采访调查政府。

正是因为不公开透明才会有这么些妖蛾子的事情。

麦田这个大傻屄居然还说:

转 @麦田 : 什邡,启东,都是环保有关的社会群体事件。两个事件都相对比较“专业”(一般老百姓也不知道实情)。我好奇的是,这两次群体事件的组织者是谁呢?(不要和我说纯粹是老百姓自发的,没组织的)。

这话从逻辑上是完全没问题,的确是可以有这样的疑问,也可以有自己的猜测。但是丫说这P话明显夹着言外之意——那就是有人搞阴谋组织群众闹事。诛心这种事情,丫一向很拿手。

当然不排除有组织的可能性——不需要有明确的组织者,只要在暗处恰到好处地抛出一些材料就够了,网络推手们都是这么干的。至于可能这么干的幕后之人,也许是所谓的境外反动势力,也可能如前面那篇《疑点》文的分析。

但是即使没有组织,人们也可能因为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比如厦门PX,番禺垃圾,大连PX……

帝都

上周末老板请客,一帮同事去巴厘岛玩了一圈。上飞机前刷微博,看到北京下暴雨了。

第二天在酒店里上网再看,已经死人了……

后面的事情我也不复述了,大家都知道的。

上周六启东人民散步的时候,正是帝都水灾遇难者的头七。想当年魔都1115大火的头七,魔都人民自发非法献花,规模空前。

可惜帝都人民刚有这么点想法,就发现献上的花立即被便衣们丢进垃圾桶,然后人被跟踪抓捕喝茶,事后发个微博还被秒删

于是这个头七就这么默默无闻地过去了。

有人拿这个跟启东对比,说这是因为北方人奴性多于南方人。

我觉得这不太厚道…也许只是因为帝都人曾经被坦克过,南方人还没有过罢了…当然现在已经有了警棍,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坦克。

奥运

热闹的奥运会又开始了。但是我很讨厌它——当然理由可能跟大多数人不同。我是因为现在所有的电视台都在转播奥运,看不到匈牙利站的F1比赛直播了…还好整个8月F1休赛。

对于很多人来说,奥运关我鸟事。举国体制的体育对改善人民的体质有毛帮助。当初北京奥运时还以为花大钱兴建的场馆以后真能成为市民运动场所,结果四年以后一看,大部分都成了废墟。

在官老爷看来,宁为废墟,不与家奴。

海外华人对国内批评奥运的言论有点受不了,

转 @陈家有爱: 真不明白为什么国内的一些人非要纠住08年的假唱和烧钱不放,而我们这些在外的游子却为北京奥运深感骄傲自豪,毕竟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隆重点不可以吗? 想当年北京奥运开幕第二天身边的英国朋友和同事们都对中国刮眼相看交口相赞,可为何我们中国人非要妄自菲薄?!最讨厌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心态!!!

一楼回复正解:

转@Byford张碧仿:是啊。浪费的不是你的钱,长的却是你的脸。

对于官老爷来说,也是这么回事。

但对于人民来说,奥运金牌就如朋友珞璃所

转@珞璃: 金牌又不能当下水道用……

有人说伦敦奥运请500个工人参加开幕式没啥。中国农民工的名字还被刻在鸟巢的钢梁上。我虽然去过几次帝都,还从来没进过鸟巢,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很多人表示感动。只好求助网络,搜了一下,好像那些也不是全部工人的名字,只是焊接钢梁的电焊工的名字……当然,这在中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名字

说到名字,这次CCAV在某个晚间新闻节目上,欧阳夏丹把721水灾遇难者中66名已经确认的人的名字念了一遍。人民日报还详细登出了66人的基本情况。

这值得表扬,只是有些人未免太过于乐观。

正如我在微博上说的:

1115,723,三鹿,512…非典,914…10年来,无数的生命终于换来了这微小的进步…

是的,这是一个进步没错,但仍然只是极其微小的进步。

光是看有关部门对723动车事故周年报道的严防死守就知道。还有非典,谁还记得这10年前的事情?

转 @鲁国平先生:凤凰卫视《非典后遗症患者》报道,北大人民医院护士许瑞琴03年于非典一线不幸被感染。逃过鬼门关后患上股骨头坏死。北大人民医院以许与医院仅存在“事实上的临时工”关系为由拒绝为其支付医疗费,她当年抗击非典也不再被认可!? by@不明真真相 http://t.cn/zOWWbT2

更不用说《南方周末》的七位记者,在帝都奔波超过2000公里,采访了24位721遇难者家属,最后做出了8个版面的报道,却在付印前被紧急撤下……

所以说,不要对这微小的进步太过乐观——甚至它都可能不是进步,只是一件装饰用的外衣而已。

扒衣

是时候扒去它们的外衣了。

兲朝的大都市都有如此光鲜的表面,一场大雨让人知道了这表面下面其实何其龌龊。仅仅只是下水道不力么?建设的时候不会没有下水道的预算吧……纳税人的钱去哪里了呢?还有没有其它看不到的地方也是这样的呢?黑天鹅显然不可能只有一只。

启东的事情也一样,冲进市政府大楼的人民掀开了这个政府华丽外衣的一角,恍然大悟。即使下午披上了断网的外衣,也掩盖不了衣服下渗出的鲜血。

还是那个道理,没有公开透明,各种妖蛾子就不会少。

微博上有个讨论:

@李子暘: 说的很好。同样的钱,如果用于其他方面,可能会救更多人的命,但就因为某些人的声音大,于是,政府就把大笔的钱用来减少一点点他们遇险的可能性。
@代谢聚类谨:这种偏差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量资金投入其实对生命威胁并不大的市区管道系统,而对郊区水利设施投资被延
@桔子树小窝 : 刚刚看了一下北京暴雨遇难者发现地分布图,发现真正因为城市排水问题遇难的仅为一人。绝大部分死难者是死于郊县的河水漫堤与山洪。顿时觉得大家之前的关注点是不是出了偏差……

正是如此。

在兲朝声音的最大的当然是头头们,只是很多声音你我从未听到过,所以他们有特供,咱有地沟油。

其 次大声的是媒体,所以有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它们的声音只会给头头们歌功颂德。问题是丫们干得好那是应该的,花着纳税的人钱呢。干得不好要被骂, 要下台,甚至要自绝于人民。那才正常。但是这在兲朝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

然后,人民有什么?大概就只有网络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用网络扒去它们虚伪的外衣,直到中国得解放。

我很热衷于把那些官媒不会报道的事情传播给周围人。扒衣才能见君节操——其实丫们根本就没节操。

还是历史

据说历史上有三届奥运会的开幕式最为宏大。一是1936年的柏林,一是1980年的莫斯科,一是2008年的北京……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如此说来大概还有五年……

[一周八卦]2012-07-29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35期]

[一周八卦]2012-07-22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34期]

[一周八卦]2012-07-15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33期]

三周微吐槽

休假三周,南亚和东南亚跑了一圈。三周里值得吐槽的事情太多,都简短吐一下吧。

东南亚游

其实国内的很多景点我都没去过,我也知道那些地方可能真的很值得一去,但是我还是去了东南亚——虽然已经去过很多次,尤其是曼谷。我去曼谷的次数和停留的时间都超过帝都了。

原因就如一毛不拔黑三亚的说法

各位打算去三亚旅行的朋友,只要你稍微多花点机票钱和飞行时间去泰国普吉,就会看到更好的风景,同档次酒店价格更低,吃到好吃便宜的餐饮,不用担心被骗被小贩逼着买东西,被恶劣的服务气疯。从而过一个愉快舒心的假期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至今还没去过海南……

度假要的当然是心情舒畅,没必要花钱给自己添堵。

关于手机

从去年到现在以来,NOKIA危机不断,感觉随时要倒闭的样子。但是在斯里兰卡,满大街的都还是NOKIA的手机。只有到了马来和泰国,才发现iPhone和Android已是主流。

但是不论是较为发达的马来和泰国,还是不发达如二十年前的中国的斯里兰卡,手机费都是那么的便宜——国际长途全都低于一元人民币每分钟。

手 机上网的费用、速度和体验也都远好于国内。即使是手机上网费最贵的泰国,也只需要发个短信即可立即开通10元人民币50M流量的套餐——中移动想要办类似 的套餐至少需要提前一个自然月办理,否则只能按1分钱1KB计费。而即使是按流量,斯里兰卡是1MB人民币5分,马来也只需要1MB人民币2角——中移动 是1MB人民币10元(1KB/分)。

最TMD可气的是,三个国家的手机上网都没有GFW,即使是GPRS/EDGE的速度也比国内快很多,Instagram之类都可以秒开。更不用说自由访问Twitter和Facebook。

性骚扰

临出发前,听说魔都因为地铁性骚扰的事情闹了点小风波。所谓“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这事怎么说呢,斯里兰卡的性骚扰情况要严重的多,尤其是针对外国女性的。但是在马来,这事就基本没有。

马来的地铁都会有至少一节的女性专用车厢。而且可能是由于穆斯林的宗教约束,地铁甚至规定不允许有不雅行为,包括情侣的过份亲密行为都是不允许的,顺便也从根本上避免了性骚扰被误认为是情侣关系的可能性。

当然,以魔都地铁上下班高峰的这种爆满情况来看,设置几节女性专用车厢都不够。

电子书

赵姐夫与人讨论电子书的事情。对方认为目前电子书定价太贵,应该比纸书便宜很多才对。赵姐夫认为他这是盗版思维。我本想掺和,但是手机打字太慢,就没掺和。

其 实我当时想说的是:纸书的贵主要是在流通成本上,不知道这几年情况如何,据我前几年的了解,国内的情况大致是作者版税一成(大牌作者例外),出版社编辑出 版占一成半,纸张印刷装订占一成半,六成是流通成本。网上书店之所以可以打七折卖,也就在于他们直接从出版社拿书,流通成本大幅降低。

换到电子书上,其实压缩的只是纸张印刷装订这一成五的成本,所以便宜很多根本无从谈起。再说又不是只提供一个TXT文档,做成各种格式,适应各种设备阅读的电子书,编辑制作成本显然是要增加的。

最关键的还在于由于盗版更加容易所导致的销量损失,必须要通过价格来弥补。

什邡钼铜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机场候机。而上次关注这个地方还是08年的512,我刚下飞机。要说类似的事情,则是要再早上一年的厦门61,以及之后的大连PX、番禺垃圾等。

当然这回的情况不同,连打酱油的人都被打了。

臭名昭著的《环屎》站出来说话了: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是不道德的。

那么请先取缔政治课及其它学科教育中的意识形态大粪吧。还有所谓的少先队和共青团。

微博约架

由于这个什邡钼铜还引发了另外一起“血”案。

一位叫“此是燕云”的四川姑娘因为这个事情被著名五毛叫兽吴法天骂为“鸡婆”,一怒之下向叫兽约架,叫兽欣然前往,不料中了埋伏,被众网友“围殴”。

有正义人士认为网友打叫兽的行为不讲道德违反法律。

去你妈的正义吧。

吴叫兽作为政法大学教授,不会不知道这种应约打架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还去应约,还有什么脸说别人违法。从道德上说,不打女人本来就是应该的,所以吴叫兽应约而去,吃姑娘一顿粉拳,这事就算完了。归根到底这个吴叫兽是活该。

问题在于围观群众,只要吴叫兽没动手,你们就老实打你们的酱油,动啥手啊。尤其是那个艾胖子,要泄私愤自己和吴叫兽约去,不要利用人家姑娘嘛。

天津蓟县大火

又是大楼火灾,又是死亡人数不明。

官方消息是10人,坊间传闻是378人。前者少得令人难以置信,后者则是多且精确得令人难以置信。

即使谣言是不可信的,我也不会选择相信官方数据。

因为官方的信用为负,根本不足凭信。

即使官方的信用不为负,可信度也是低的——因为丫们掌握着话语权,说一些对他们有利的话,可能性更大。

=======割============

其它值得一吐的应该还有,只是我忘记了。先这样吧。

顺大便吐槽一下,被疯狗追咬真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还要烦请方苍蝇看好自家的宠物。

[三周八卦]2012-07-0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32期]

维护公告

前几天人在国外的时候,网站被人挂了马,应急之下先删除了WP。

故有几天时间本站不能正常访问。

目前已经更新为最新版WP,并删除所有第三方主题和插件,以保安全。

因此造成的不便,特此致歉,希望没有人受到挂马的不良影响——如果使用FireFox或Chrome的话,应该会得到Google的恶意软件警告,其它浏览器不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