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2-05-27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28期]

几个140字不够说的民族问题

从140字说起

我曾经多次在BLOG上提到过,对任何一个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题,140字都是不够的。(具体就不一一自链了)

前几天师北宸在微博里也说到这事:

@师身:微博可以简单讨论几嘴,深入讨论完全不可能。140字概念都解释不清楚,更不用说概念之上的东西。要完整阐述一个观点,还要严谨证明?用错工具了。还是自己贱,在这瞎玩。干正经事去。

魏武挥对此表示赞同

@魏武挥: 这个观点我一向同意,特别是价值观的讨论。汗牛充栋还未必能说明白。我进一步的推断是,并不是所有真理都是越辩越明的

不过我转发了以后,韩老大表示反对意见

@_韩磊_: 说微博140个字解释不清楚概念的,是自己脑子不清楚吧。解释概念,最典型的例子是词典,多数词条义项的释义都很短。何况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解释概念,只需提论点、列出证据。有论点而无证据,被质疑一下还要发飙,很多情况下无非就是信口开河,不能举证罢了。

韩老大的观点也没错,如果只是“解释概念”,通常140字是足够。

但 同样如韩老大所言,到了需要列出证据的时候,140字就远远不够,光是像我上面这样引用一下还没展开说,就已经好几个140字过去了。更何况就算是解释概 念也不能高估了脑残粉的智商,他们可能还需要对解释作进一步解释,甚至即便是这样解释也未必能补上他们智商的不足。比如我前一阵发到CSDN的文章就碰到这样的人。

事出有因

之所以再提这事,是因为前一阵在推上有人评论云南巧家爆炸案时说:

@ismaelan: “新浪微博上对云南自杀炸弹抗拆迁的支持比例是100%。如果——只是假设——用自杀炸弹的抗暴的不是…(后略了,大意是说如果自爆的个藏族人什么的,微博上肯定不会有人支持什么什么的)

我给回了一句:

这有什么好奇怪。我早说过,在汉人自己都没有能够获得人权的情况下,少数民族还是不要指望了。而到了汉人能得到人权保障的时候,少数民族也就用不着用暴力抗争了。

我的这个观点由来已久——08年西藏事件时就说了《无法置身事外》,09年新疆事件时又重申了《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然而立即有人对我上一句评论说:

RT @tibetsnowland: 同样没有人权的汉族,心底里还是大汉族主义“@JianglinLi: 另类“人权恩赐论”。汉人等阿共恩赐,非汉民族等汉人恩赐

得,立即被扣了两顶大帽子。我也懒得跟他们争论,该说的几年前就说过了,再争下去也不是140字可以解决的。

我 承认因为字数少,我那句话的确存在被误读的可能性。那句“少数民族还是不要指望了”,是结合上面引文的内容来说,指的是“…指望得到普通汉族人的支持”, 但显然被误解为“…指望得到人权”。但即便如此,要把这话理解为“人权恩赐论”或“大汉族主义”也需要一点神逻辑的吧?

在强大的专制体制 下,少数民族与汉族同被奴役,人数更多的汉族都无法摆脱,人数更少的少数民族无力摆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所以即使我那话被误解,那也只是陈述了一个既有 的事实。而要汉人得到人权保障的前提显然是专制体制的溃败,那么这一句不过是由前一句推导出来的假设。何来那两顶大帽子?把我话里的汉族和少数民族换成任 意两种人口相差较大的少数民族一样可以成立。

好吧,刚发现那位 @JianglinLi 大概是《拉萨1959》的作者李江琳,那位 @tibetsnowland 就算不是藏人,至少也是一位与李女士类似的同情藏人的汉人。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作这种解读的理由,但仍然要向他们指出的是,这就是当今中 国的残酷事实。不妨再次重申我09年的那个观点:

只有在包括所有少数民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都获得人权和自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解决这种民族矛盾。单方面追求某个民族或少数群体的优先解决不但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一种激化民族矛盾的做法。

所以一开始那个 @ismaelan 的假设就是个错误。将一件反抗专制(这应该是各族人民的共同事业)的事情变成了一件挑起民族矛盾的事情。

民族主义

其实我一直承认我是个民族主义者。不过不是汉民族主义者。

从大的范围来说,是个中华民族主义者或者东亚民族主义者,基本上是以汉唐文化为中心。

从小的范围来说,是中国南方民族主义者或者闽南民族主义者。关于这点,我曾经在《[真像射]沪语报站》一文中表达过。

你 们也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小汉族主义”——因为现在的中国南方人,从人类学角度上说,大部分应该算是古汉族人的后裔。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闽南人、客家人、 吴人、粤人等(粤人也可能具有古代南方民族的成分)。当然广义上,中国南方人还包括非汉族的古代南方民族(如苗族等)及与汉族不同人种的南岛人(一部分南 方少数民族)等。

而相对地,作为统治大汉族的代表,北方汉人实际上更多地具有蒙古人和满人的成分。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南 方汉人实际上也是处于被统治地位的民族之一,无非是人口更多一些,与统治阶层更为接近一些而已。如果将南方汉人加以细分的话,任何一个单独的团体其实与藏 族什么的其实差不多。只不过这些小的团体的历史和文化早已经被同化——比如“说普通话”(见上面《沪语报站》一文)。

现在这么说,可能在少 数民族人看来有点矫情,但事实就是如此。南方各地的方言与普通话相去甚远,未必比藏语近多少。风俗什么的也与北方不同,比如过小年,北方是腊月廿四,南方 则大多是年三十前一天(也有些地方又是不同的日子)。饮食习惯就更不用说了。但这些差别在主流媒体上基本见不到,所有官方媒体谈到诸如小年这种事情只会说 是腊月廿四,仿佛全中国都是这样的。

我印象很深的一件小事是:小学的时候教科书里出现的插图中,萝卜和柿子这样的东西跟我见过的长得很不一 样,而这个疑惑一直到二十年后来到上海这个比较靠近北方的地方才终于明白,原来北方的萝卜和柿子真的是长成这样的。我们福建那边的萝卜基本上都是长萝卜, 北方可能圆萝卜更为常见。柿子也是,我们那只有圆柿子,到了上海才见过扁的,上半部多出一圈的柿子。

相比之下藏族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没有高原…

民族理解

不要说汉族不能理解藏族或维族。这么说的人又有几个真正愿意去理解包括汉族在内的其它民族呢?

其实这么说的人中,真正的少数民族人士恐怕也是少数,反而大多数是些挥舞人权大旗的汉人。我倒觉得这些人才是更加的大汉民族主义,并且自以为代表了全体汉人。如果上一段所说,其实汉人内部本身也不是那么单一的,凭什么要你们来代表。

反抗暴政就是反抗暴政,强调反抗者的民族身份,本质上就是制造一种民族间的对立情绪。当你们把全体汉人置于少数民族的对立面的时候,再来说什么少数民放的抗暴活动得不到普通汉人的支持,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普通汉人也是被你们列为敌人的全体汉人的一部分。

就拿李江琳的《拉萨1959》来说吧,其中所说的土改之类,在汉区进行得比藏区要早,而且更加深入。如果不谈这个实际上是全体中国人民苦难的背景,难免给人一种汉人自己不土改,只对少数民族加以欺压。

但实际上,在汉人族群中,那些淳朴的民风、传统的习俗、朴素的信仰以及那些早已消失的古老文化等,在这几十年里被摧毁得更加彻底,以致于早已被他们自己和整个世界所遗忘。

只是因为这些人也被叫做汉人,所以,即便如此,也得不到任何的同情。

这是一种“几乎无事的悲剧”……

所以我要写如此多个140字,就为了批评那位 @ismaelan 的假设。

[一周八卦]2012-05-20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27期]

逼成反动派(六)之鸡肋居住证

这回的事情其实跟上次《逼成反动派(五)之不许联想》也差不多。

暂住证的马甲

很多年前我就在《暂住证 2.0》一文里说过,所谓居住证无非就是换了个马甲的暂住证。

实际上在上海的有证的人(正常的说法应该是公民或纳税人,但你懂的,兲朝不是个正常的国家,所以这种正常说法在兲朝根本不正常)被至少分成三等:

本地户籍
引进人才居住证
普通居住证

媒 体上经常说的所谓居住证有各种福利的什么,实际上指引进人才居住证,但这个并不好办,需要各种评分什么的。而且那些所谓福利也多半是一些耍猴的内容,跟本 地户籍的福利没法比。至于普通居住证就是我所说的暂住证2.0,基本上和暂住证的作用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长期和短期的区别,所谓长期不过是一年一签,短 期的则几乎完全等于暂住证。

除了这三等以外,就是无证的第四等了。

虽然我很早就办了所谓的长期普通居住证,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派上什么用场。至于说凭这个可以交社保什么的也是纯扯淡,跟另两等的人交一样的钱,但却没有一样的福利,归根到底是个坑爹货。

而且刚办的时候,街道还说需要定期去签到一下——听着怎么都像是被判了缓刑或假释出来的人,不过后来我也就签了一次,他们又说不必了,所以后来就也没再理会这玩意过。

麻烦事

但这回碰到麻烦事了,因为要办签证,某国领事馆有BT龟腚,要求外地护照提供本地居住证。MD,护照不是以国家为单位的么?这简直就是吃果果地分裂中国嘛。照这么说不要叫中国了,直接分成几十个国家好了。真心能理解台湾人民。

就为了这个,我去街道办咨询,结果说我的居住证过期了,需要续签,而续签需要提供一堆的材料:身份证,旧居住证,街道居住证明,劳动手册,劳动合同,最近三个月社保缴费记录。

注意,这还是不过期续签所要办的,而是每年正常续签都要提供。而且这样办一次手续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最终完成续签。

我艹泥马!!!

这种给人民添麻烦的政府要来干毛?反革命都TMD是被逼出来的。

前几年那种拿去刷一下就完成续签的做法倒比较人性化,本来也应该是这样的。

像 街道居住证明这种,不论是买房还是租房,有关部门不都是有记录在案的嘛。至于劳动手册,劳动合同简直就是故意找碴,没有这两样,怎么可能会有最近三个月的 缴费记录。而最近三个月的缴费记录还要我们去打印,就更加是存心找碴了——我们TMD交这些钱养活你们这帮猪,你们不会自己去查一下啊。

话说干点什么对政府不利的事情,它们就可以立即查到你祖宗十八代,办点正经事,它们就一问三不知,啥都要你自己跑腿。

本来就是带个旧证去刷一下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最多加一个身份证证明一下是本人),非要给人民找这么些麻烦。而且就这点破事还要办一个月,一个月后我都在外国了,黄花菜都凉了。TMD。

逼成反动派

我上个月刚说过《全民公敌》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碰上了。

老子作为宪法和法律意义上选民和纳税人,交税不是为了养活你们这帮给人民添麻烦的猪,更没有为你们这个破政府投过一张选票,我TMD的只是被代表了。有生之年,我必然要为此而努力,依法取回自己作为选民和纳税人应有的权力。

我知道,即使我跟那个工作人员这么说,她也会认为,她只是拿工资按规定干活而已,不是她要故意给我找麻烦。

专制社会的猥琐之处就在这里:

体制中的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是在按规定办事,但问题在于规定是某些脱离人民的人制定的,而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干,因为他们不是人民的选票选出来的。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哪个政党来执掌这个政府,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罢,甚至民进党我也不排斥。甚至我可以不care这个政府是不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我只知道,这个政府如果不能为人民服务,而只会给人民找麻烦,那我就要反对到底。

反动派就是TMD这么给逼出来的。

[一周八卦]2012-05-13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26期]

小团圆

推特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每天一早醒来,都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推特的TL,那就是:#出大事了#

从维稳科普到DM约炮

前两天安替吐槽了一下科学松鼠会的文章,结果被重光炮轰——关于这事,lihlii整理了一篇事件记录

重光这人我不熟。对于安替这个名人我也素无好感,只是把他作为一个八卦来源来FO的。

然而就这个事情来说,我完全不同情重光。虽然推上有不少熟人见过他,认为他是个好人。但,还是对事不对人吧……

第 一、就松鼠会那篇文章来说,谈毒性当然是要谈剂量问题,这是科学的态度。但就大白菜这个具体的事情来说,故意加入有害物质的做法显然是性质恶劣的,即使是 在安全剂量以内。就像lihlii举的那个不雅的比喻。也许科学松鼠会的人们已经忘记了当初你们所认可的连岳的期望——《爱科普,用爱科普》。像这种白菜文章已经是相当的方舟子了。

第二、就安替来说,维稳科普的说法实在是太文革了,难道曾经去西红市唱过红歌?

第三、就重光来说,安替的说法如何不妥,都可以指出,拿人家老婆什么的说事干嘛,还有约炮什么的——这事貌似除了安替老婆和被约的妹子的老公,别人貌似管不着的吧?最后还闹到封推。这事做得还不如佩妈呢,好歹佩妈还可以说是为自己的儿子而战,重光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啊。

第四、对于lihlii这类支持安替维稳科普的没啥好说的,lihlii这个疯狗早就被我拉黑名单了。至于那些支持重光的,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再说重光真要死而复生,那你们不是把他可耻地打成被你们嘲笑已久的佩妈吗?

第五、重光在封推近三天后还是回来了,只比佩妈复活略晚半天……

转两段

@ 熊培云  : 许多知识分子经不起无来由的骂。被骂得多了,索性就关了微博。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劣币驱逐良币。然而你几时听到唐僧抱怨,“悟空,怎么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想 吃我的肉呢?”你既然走了取经那条路,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你只管赶你的路,取你的经,有白骨精不是你的错,没有悟空也不是你的错。

@高善文围脖: 学者多被捧大,多自视很高,多脸皮薄,多经不得网络时代的批评以至于辱骂。学者多要求政治人物有胸怀,说穿了是要人家脸皮厚能挨骂,轮到自己却不行了,没了胸怀。其实咬牙坚持半年,脸皮就厚了,有了免疫力,也有了胸怀。

虽然这两段是说学者,但对于大多数在网上混的人,其实也都适用。

像安替这种多少年前就在论坛约炮出名的人,还怕这种攻击吗?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只有那些整天生活在互相吹捧的小圈子里的人才受不了别人的指责。

佩妈复活

昨天晚上半夜,封推近一个月的佩妈忽然原地满血复活,显然是背弃了他的上帝,去信了春哥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奥巴马背弃了《圣经》去支持同性恋结婚。

然而推上那么多被黑的名人,我还是最喜欢佩妈,因为没有佩妈的TL真的是无聊很多啊。

佩妈无非是有点傻乎乎的,但人畜无害啊。

那些围攻他的小圈子貌似大白菜,其实全是福尔马林,被指出还要狡辩说在安全剂量以内。

有意思吗?

不过佩妈显然是有点憋坏,复活伊始除了吐槽奥巴马,还提出他对昨天云南巧家县爆炸案的看法:

把炸药绑在未成年人身上引爆的人,应该死一千万次。不管他是不是受到了权力欺辱,这种行为都应当受到永世的谴责。

小团圆

我想佩妈这个想法恐怕是怀有些对中国历史故事的美好幻想吧。那个孩子即使活下来,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赵氏孤儿。

兲朝是一个怎么样的朝代,故事里的赵家又是怎么样一个家庭。大家都懂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佩妈就是这么很傻很天真,所以也很可爱,很欢乐。

对于那个女人来说,老公神秘横死,已经是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了。她既然自己也决定赴死,那么留下孩子无非是继续承受他们未尽的折磨,那又何必呢。

现在至少可以在地下一家团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还是和父母在一起更能让人觉得安慰……

死者们有他们的幸福,而苟活着的我们根本无权指摘什么。

拿什么拯救生命之类的道德高帽往自己头上扣对于死者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当初帝都那帮救狗的SB们把别人的财产抢夺来,然后厚颜无耻地在自己脸上贴上保护动物的徽章。结果呢?那些狗被丢在小动物保护组织没人管,小动物保护组织没钱养下去,已经无以为继。

那个孩子如果活着,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即使有关部门不找他麻烦,他也会很快的风头过去以后被道德高尚人士们遗忘——他们还有更多道德事件要谴责,很忙的。

旗帜鲜明地支持自爆

总之我支持这种自爆行为。

这与杨佳事件不同,关于这种事情,我在《》已经说过。而理由是基于对群体博弈理论的个人研究:《》《》。

在这里重复一下结论就是:

在群体多次博弈的情况下,每个成员所采取的策略最终将决定整个社会的走向。但不幸的是,大量采用完全善意的策略并不能导致一个善意的社会,反而可能变成一个恶人当道的社会。而在所有策略中,最“不坏”的策略就是“一报还一报”。

第一、对加害者立即报复——注意:仅限对加害者;

第二、仅限一报;

只要符合这样的原则的做法,我就支持。

好吧,我也方舟子了……

更新补充

本文发布后,官方对巧家县爆炸案有了P谣新闻。

当时的消息是说有个女的老公因为拆迁问题被有关部门叫去,几天后让去领骨灰,这女的就抱着一岁多的小孩去了,然后就爆炸了。

最新的官方P谣新闻是说嫌疑是个叫赵登用的男人,性格孤僻,目的疑是报复社会,原谣言是当地村民传出来的,实际上那个女人和孩子还活着,她丈夫是在此次爆炸中死亡的。

(三个月后案件告破,嫌疑人邓德勇、宋朝玉因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合谋从劳务市场以100元人民币雇佣了赵登用,让他将装有爆炸装置的深色双肩包送入花桥社区一楼后,用手机引爆实施了爆炸)

由于存在所谓的“中国谣言定理”,请各位自行选择相信。

话说当年杨佳也是被称为——《一个孤僻的人》

所以,你懂的……

很黄很暴力的续集

经典延续

昨天看到一些对照图在网上忽然流传开来,图中是一张或一组车震照片,作为对比的是4年多年前CCAV年度大片《很黄很暴力》的剧照(张小朋友主演)。不论是一眼看去还是仔细看去,那个车震女主角与张小朋友都貌似同一人。

(图片视频神马的就恕不提供了。>_<)

这真是令人意外的经典延续啊。

对 于制作此片的动机,我是可以理解的,无非是想扇CCAV一个大耳光——只是我觉得这未免要脏了自己的手。而且这固然可以狠扇CCAV一个耳光,但是丫们皮 厚肉糙,天天被骟(不是错别字),怕是早已习惯甚至乐此不疲了吧。但对于张小朋友来说,却如前文所说,再次无辜中枪,相当的不应该。

这事分两头来说:

车震的其实不是张小朋友

我个人倾向于这种观点。

时过四年,所谓女大十八变,张小朋友现在已经17岁了,应该已经变化很大,未必还是四年的样子。

再说车震女主角与张小朋友还是有些不太像的,仔细看倒有点神似兰兰。说不定人家还是个日本人呢。这种风格的AV日本人也不是没拍过。

(更新:据阅片无数的安替老师奸腚,这个片子是韩国短片。另有互动百科提供的证据。)

你总不能截张波多野结衣的剧照说林志玲拍AV了吧?更不用说东尼大木这种和周结棍形神兼似的屌爆了。

就算退一万步说,

如果车震的真是张小朋友

那也没啥。

人家已经不是当年13岁的小萝莉了,17岁已经满足了14岁的法律底线,甚至过了16岁的成人线,从法律角度上说,她完全有权支配自己的身体,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

如果一定要说点什么的话,无非是犯了一个《很傻很天真》的错误,她不该拍这种片子。那栢枝那么大年纪都还犯过这种错误呢。何况是看CCAV长大,缺乏正常性教育的孩子。

真要有什么不对,那要算是流出并传播这个片子的人——侵犯了片中人的隐私权。即便这个片子是商业片,那也涉嫌盗版。

当然,如果真是张小朋友,则CCAV前面已经说过不提,但张小朋友则也中枪成言行不一致的可耻之人了……

再谈谈言行一致问题

问题在于:一个人在17岁时的行为是否需要与其在13岁时言论保持一致?

无论如何,言行不一致应该是有前提条件的,比如至少要是在同一时期。

四年时间是挺长的一段时间,人都是会变的,显然没有人会在五十岁时行为还与自己五岁时说过的所有的话保持一致。

所以,如果这是张小朋友,反而应该是一件值得赞许的事情——她认识到自己在四年前被CCAV欺骗了,很黄很暴力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也是一种成长。

当然,我不是说鼓励别人应该在17岁就去搞车震还拍片。但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成年后都有权拥有正常的性生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在13岁时被骗说过的一句话,而站在道德高点,剥夺TA正常的性权力。

这是CCAV们才会干的事情。

再说言行一致这种道德规范应该是用来律己,而不是拿来律人的。

[一周八卦]2012-05-06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