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性浪的自宫三天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在周末发东西了(一周8挂除外),今天好歹也算工作日,不算破例。

缘起

关于性浪将于今天关闭评论功能的事情,我昨天就看到有人透出风声了,今天果然实施了。

然后这事就被吐槽了,不止是推特和饭否,性浪上也一样在吐。

刚看到饭否的 @猫汤

饭否/推特用户在这个时候冷嘲热讽新浪挺傻逼的,就跟没买车的人幸灾乐祸油价上涨一样

这个比喻的喻体和本体之间的可比性本来就有问题,并不是一个恰当的比喻。但是解析起来很麻烦,所以我只是对前半句作了个吐槽:

问题是饭否推特用户一直都在对性浪冷嘲热讽,你今天才看到啊?233

之后 @羅立安的眼光 和 @露西亞重建中 分别回复说:

所以人家强调【在这个时候】了

人家说现在嘲讽又不是现在才开始嘲讽……以前嘲也不干涉现在嘲

我只能说,这是什么逻辑啊。

解析

我之前说过(如《》和《》),很多事情140字根本不够说明清楚,非要浓缩成这样的话,结果就只能是吵架。所以还是需要BLOG来解析一下。

先说 @猫汤 那个最初的比喻。

他的意思无非是想说饭否和推特在兲朝一样要受审查的制约,对于性浪的被宫应该持一种同病相怜的态度,而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作落井下石的冷嘲热讽。正如油价上涨虽然不会直接影响到没车的人,但还是会通过如出租车涨价甚至通货膨胀等最终影响到所有人。

这个理解应该够完整了吧?

那又如何?

这 里的逻辑问题首先表现在:饭否用户和推特用户只能代表他们自己,并不能代表各自的官方,在这件事情上,我还真没有见到饭否官方或是推特官方对性浪表示过什 么嘲讽。作为网站,饭否和推特可能的确有必要与性浪同病相怜,甚至有必要像搜狐那样发表一点关于自由的言论。但作为个体的用户,没有这种义务。

其 次,网站不能代表用户,用户也不能代表网站。正如我既是饭否用户,也是推特用户,但同时也是性浪用户——甚至我作为性浪用户的资格比另二者要资深得多。我 是早年四通利方的用户,而性浪是后来四通利方与华渊国际合并成立的(年轻的网民请自行去查阅中国互联发展史)。那么我吐槽性浪关饭否什么事?何况在性浪上 吐槽这事的人一点也不比饭否推特少。

第三,甚至我觉得即使是官方,饭否和推特也没有义务对性浪表示同病相怜。在推特被封,饭否被关的时候, 性浪在干什么?他们推出了微勃!这才TMD是真正的落井下石!甚至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的话,这事未必没有性浪这个狗腿子的功劳。我也用一个比喻 来说就是:一个流氓团伙把你关小黑屋关了好几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或者把你打伤住院500多天,某天这个团伙的一个喽啰在内讧中被打伤,你觉得你会去慰问 他吗?

最后是那个比喻的问题。其不恰当之处就在于饭否和性浪在兲朝本来地位就是不同的。一定要拿油价来比喻的话就是:某人原来在中石油工作,用的免费油,你一直是自掏腰包,现在他因故被炒了,也开始自己买油用了,你是不是会很有嘲笑之的冲动?

在这种情况下还对丫表示同情的才是大SB吧。

“这个时候”

我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候”作为槽点来吐,其实就是想提醒这些同情心泛滥的同学,不要忘记性浪过往的劣迹。然而 @羅立安的眼光 和 @露西亞重建中 二位还是没有理解。 @羅立安的眼光 对此的解释是:

因为这次不是新浪的策略,不是新浪的营销手段,也不是新浪的用户的生命问题。而是新浪受到了相关部门的打压。所以嘲讽新浪的策略营销和用户是不对的,所以和以前不一样,所以强调【在这个时候】

还是拿前面那个流氓的比喻来说。

一个流氓团伙把你关小黑屋关了好几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或者把你打伤住院500多天,你一直在画圈圈诅咒他。某天这个团伙的一个喽啰在内讧中被打伤,你觉得应该在“这种时候”停止诅咒吗?人家可是受伤了耶,住院了耶,你还诅咒人家。

靠,咒的就是你丫的。这叫报应。

或 者你还是认为在这个时候嘲讽性浪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同在兲朝,饭否难免也会有这么一天……谢谢,饭否已经有过了,以后也许还会有——只要现在这个审查体制 还在的话——但那又如何?不嘲讽就能逃过一劫?性浪雇了那么多小秘书不也没能逃过吗?再说推特被封,饭否被关的时候性浪在干什么?

所以问题还是在性浪。换作是搜狐的话,我肯定会表示同情。甚至这次与性浪一起被处理的还有腾迅,为什么没什么人吐槽小企鹅呢?它不也经常很讨人厌的吗?

再来就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在这个时候幸灾乐祸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对性浪的个人怨念。

所以不是“这个时候”或是那个时候的问题,而是因为它是性浪的问题。

冤有头

或者应该转移目标。这些破事都是有关部门整出来的,难道不应该把目标对准丫们么?

如 @黄薄码_ 说:

被封禁这事的中国特色在于,无论是被封的是人还是网站,很少有人会去谴责封你的人,而只会嘲弄你的被封。

似乎有理,但在兲朝就是个P话。我回了一句:

谴责有P用,有本事以行动来表示啊,谴责只会导致自己被封。

结果这句可耻滴被删了……

所以,你知道了吧,为什么只有嘲弄,没有谴责。只是因为嘲弄是被许可,而谴责是被禁止的。

所以,其实嘲弄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谴责,只是你没看懂。

所以,别以为别人不知道这事的罪魁祸首是谁,别以为别人不知道该谴责谁,只是别人比你更知道该怎么做,而不是像你这么naive罢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

你有谴责的自由,但是请不要拖别人下水——在人群中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而导致这一群人被屠杀,这不是什么英雄行为,而是一种很可耻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真要想言论自由,有两个选择:

一是去推特这样的国外网站。

二是像我这样自己买域名空间使用独立IP建立自己的BLOG,即使被墙也绝不连累别人。

与言论自由不可分割的是:言责自负。

自由并不是不负责任。

[一周八卦]2012-03-25

  • 重庆这一周 – 观察 – 南都周刊

    2012-03-23 : 重庆, 王立军

    3月14日,在王立军事件发生近40天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最高层第一次就此事公开发声,之后,雾都重庆从官方到民间经历了不寻常的一周。

  • “打黑”背后的秘密 – FT中文网

    2012-03-22 : 重庆, 政治, 打黑, 中国, 薄熙来

    供参考

  • 吴澧 : 白人软下去,移民硬起来 – 一五一十部落 | My1510

    2012-03-21 : 华人, 种族, 美国

    二十年后,美国政府的多数阁员将是黑人、华人、西语裔,再加印度移民、日本移民、越南移民或菲律宾移民的後代,甚至可能有吐蕃和畏兀儿的后代(嗨,这是美国,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那时的美国政府,还真不知是容易打交道呢,还是更难应付。

    我觉得会更难应付,越是多元的社会,越难接受一个极权政权

  • 被警告了 | shell’s home

    2012-03-21 : 版权, VPS, 法律

    为某件事情努力的人应当得到报酬,除非他们自愿贡献。而免费观看和传播这些内容本身就是偷窃,这是一定的。不能因为所有人都在做,就理直气壮的认为这是天经地义。

  • 网络人士张健男公开揭露被捕期间遭遇

    2012-03-20 : 监狱, 1984BBS, 张健男

    1984BBS站长张健男在2011年3月3日被捕,随后被投入看守所。在其被捕一年之际,张健男在推特上公开揭露其被捕期间的遭遇。

  • 洛杉矶PM2.5之战

    2012-03-18 : 污染, 北京, PM2.5, 洛杉矶

    几十年前,洛杉矶也曾以空气污染著称于世。经过数十年不懈治理,虽然人口和机动车数量直线上升,空气质量却一直在改善。这场“洛杉矶之战”或许能为我们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提供一些思路和经验。

  • 饭否的意义 « 太空小孩

    2012-03-17 : 饭否

    哎呀呀,倪萍附体啊。哈哈哈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19期]

315侧漏了一个mimi

其实对CCAV的315晚会没什么好感,无非是某些厂商没给CCAV交保护费,于是便被抓出来曝曝光,反正要在兲朝混,谁的PG也不会太干净,总能抓到点把柄的。

不过后来还是在IPTV上看了一下,果然麦当劳在CCAV广告做少了吧。

好吧,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个关于个人信息泄露的案子。那个贼人还真是个数据分析的人才啊,能够从那么多个人资料里搜集整理,做数据挖掘,找到其可以下手的目标,并且得手率还挺高——大约有20%……

好吧,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注意到节目中提到:

可以购买到的个人资料内容丰富,包括某人名下有多少车、多少房,哪些人是企业主、处级以上干部……

其它我就不多说了,懂得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就算了……

[一周八卦]2012-03-1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18期]

[一周八卦]2012-03-1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17期]

[一周八卦]2012-03-04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16期]

谣言与P谣的非对称性

谣言与言论自由

我一向是个言论自由的迷信者。基于此,我曾经认为真相会比谣言更有生命力(见《twitter为什么可怕?》),只要有言论自由。

但现在想想,这真是很傻很天真,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即便是上文那个例子来说,《环球时报》的直接或间接读者也远多于那位杨姓同学文章的直接或间接读者。所以真相实际上还是无法战胜谣言。

不过今天要说的例子有所不同。

一个谣言

最近(指上个月)忽然有一个谣言传出来:

今天才知道,原来李刚的儿子李启铭说的“我爸是李刚”只是他所说的一段话中的一部分,原句是“赶紧打120,救人要紧!没关系,我爸是李刚!”

这个说法其实我在一个多月前就见到过,是不太相信的,所以就没有转发过。当时是想着回头去求证一下再说,结果后来就忘记这事了。今天又看到有人转发,于是放狗去大致搜了一下,基本可以肯定是一则谣言。

首先,搜索到的内容最早也是今年一月份的,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在重重法律调查下也没有查出来,要到一年零三个月后才出现?难道媒体比法律还NB?显然中国的媒体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其次,如果当时案发情况属实的话,事情应该是李启铭撞人后逃逸,被拦下后再说“我爸是李刚”的,显然如果把话改成现在这样无论如何是狗屁不通的。

最后,搜到的大部分转载都声称来自淫淫网,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本身的来源就不可靠。另外,也有搜到有人说那位最初在淫淫网发布这个消息的人已经就此事表示道歉,虽然我没有找到淫淫网上的这个原始内容,但如果这个属实,就更说明这个消息应该就是一个编造的谣言。

当然,也不只我对此存疑,类似的比如G+上的评论,还有这篇文章

这个谣言背后有什么阴谋我不想去追究,只想研究一下这个谣言被广泛传播是……

为什么之一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但问题也就在于此:为什么谣言止不住?

不 计重复传播的话,一则谣言从诞生开始的传播路径集合是一个树形结构,任何一个分支传到一个不信的人那里,基本上就会止住,而传到一个信的人或至少是将信将 疑的人那里,则会分出更多分支(在他们第一次听说时)。整个传播的结束就在于这个集合中所有分支都最终到达不信者或已听过者那里。

问题在于不信者总是少数,也不是说大多数人不智,只是因为很多人基于对上一级传谣者的信任,或是懒得去求证而随手一转,或者根本就是希望转发求证。所以在目前信息流动速度飞快的时代,谣言的传播速度和广度都会很大。甚至一些很多年前就P谣过的谣言也会重新流传起来。

为什么之二

那么P谣呢?

不信者自然有其不信的理由,比如TA知道正确或真实的情况,又或者TA已经从谣言显示的信息中分析出它存在错误或与实际情况矛盾之处。

不排除有人看了不信但是不说,但也一定会有人说出TA不信的理由的,这就是P谣。那么这种P谣信息将会如何传播呢?

P谣者可能公开说——也就是创建一个新的传播路径集合;也可能只返回给传谣给TA的人——沿传谣的路径返回。

如果传谣和P谣是对称的——即有相同的传播模式——那么所有的谣言理论上都可以被P。

比如沿传谣路径返回,则每个传谣的人按当初分支重发即可,最终将完全覆盖所有的谣言接收者。或者P谣按一个新的传播路径开始,也可以最终实现所有人都至少看过一次P谣。

但现在的现实显然不是这样,P谣的信息不论是通过原路返回还是重新传播,都消灭得比谣言快得多。

为什么之三

为什么同样是信息传播,P谣就是不如谣言呢?

其实最主要的不过是一个面子问题。传了谣以后再传P谣,等于是承认自己之前不智,有自打耳光的嫌疑,所以很多人在传谣之看到P谣也不会去传,至少不会像传谣的时候那么积极。而尤其是那些在这个传播网络中分支特别多的节点——名人的面子更大。

所以P谣到了好面子的人那里,往往就下面木有了,而好面子的人往往又分支特别多,于是P谣消失得比谣言快多了。

所以……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的人们,如果你们连承认自己错了的勇气都没有,那又有什么好报怨的呢?

比如韩方大战。闹到后来不过是为了各自的面子在战斗——韩寒失了面子的话,还要连带损失2000万;方教主失了面子的话,他的教主之位就恐怕不保了。

有人说如果方教是苍蝇的话,韩寒至少也是有缝的臭鸡蛋。其实我只是单纯地讨厌苍蝇这种生物,对于它叮的是臭鸡蛋还是一坨屎,并不是我所care的事情。

再来两则谣言

一则是前几天流传的所谓《月亮之上》等神曲出自诗经,然后一堆人转发。这种谣言一看就是编的,因为诗经里根本不可能有《神曲风》这样一个章节。所谓风,是指国风,只有什么《卫风》《秦风》之类,春秋时期显然没有“神曲”这样一个诸侯国。

我没有转,不过也没有P谣,因为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很多人能看出这是编的段子,纯属转发供娱乐用。至于相信这种谣传的,只能说是对中国古典文学常识有点缺乏。

另 一则是昨天佩妈(@wangpei)发的,说”unique”一词在美国俚语里是指木有小鸡鸡的男人。我英语不好,虽然看到很多人转,不过还是不太相信 的。放狗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种说法,故存疑。很快在推上就有人指出佩妈把”unique”和”eunuch”(太监)搞混了。佩妈只得认错P谣,于是 我就转了这条纠错内容。

BTW:因为这事,佩妈跟@FrankZhen夫妇翻脸以致封推——当然佩妈的风格大家都懂的,很快就又回来了。真是一个可爱的胖子啊。哈哈哈。

我觉得这事吧,佩妈是错了,不过FrankZhen借此欺负一个可爱的胖子也不对的,更何况还是夫妇联手。早先我也曾经FO过这对夫妇,后来因为觉得他们为人太过于刻薄,所以都UNFO了。搞得跟方教主那个苍蝇一样又是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