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计划

很高兴看到去年的计划完成得不错,那就再接再励吧。

旅游的话安排了两个连续的计划,分别是跟大姑的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行及跟扬扬夫妇的泰国苏梅岛行。

程序的话,目前在做的几个争取明年内都做好:

一是饭JQ的同步工具

一是公司用的信息系统以及相应的Android客户端

有空的话争取继续做以下项目:

另外考虑对8周刊网摘的功能扩充并最终与饭JQ同步工具等集成为一个07年就想做的东西

还有就是考虑做一个记账工具

还有一个家庭云平台工具

哎呀呀,说实话一个人还真是做不过来啊,即使有一年时间……

对了,还有造人的任务……囧

年终总结

又到了例行年终总结的日子。今年的最大喜事当然是饭婚礼。除此之外的喜事便是在这一年里,独载者们纷纷去死,当然遗憾的是哈维尔也去世了。

一月:新年开篇就是吵架《拆迁……》,然后评价了一下《大轰大“紫”》的苏紫紫。然而还有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可爱的潘怡帆小朋友最后还是去了一个《没有上帝的天堂》。技术方面是在自己用的《Ubuntu 10.04下安装SAPGUI》。

二月:性浪微勃的所谓拍照打拐活动进行得很热闹,我就《用经济方法看拍照打拐》。技术方面则是就Nokia宣布弃Symbian转WinPhone而戏作《微软挪鸡鸭》,另外谈了点《python的logging库》。

三月:因为太忙,只抽空谈了一下《团结与合作》的问题。技术方面因为入了MBP,碰到了MacOS的妖蛾子,怒而作《果粉黑诞生记——兼谈文件夹隐喻》,另外就是研究了一下《gcrawler:一个基于gevent的简单爬虫框架》。

四月:因为药家鑫终于还是被判了死刑,作《药家鑫与死刑》讨论法律问题。拍照打拐的一浪过去,性浪又搞出救狗的妖蛾子,佩妈等人也去掺和,个么我也去插一句,问他们一下:《请问您长叶绿素了吗?》。三月的时候,朋友大虾因为茉莉花的嫌疑被请走了一个月,以一个梦为引子作文以记之《梦见勇敢的心》。技术上则是更新了一下《用gcrawler进行多级页面并发下载的例子》。

五月:有传闻说真的要搞白名单了,于是猜测了一下《剪线之后怎样》,感慨先生的远见。继药家鑫之后,夏俊峰也被判了死刑,这是一个《专制的夏俊峰困境》。Bitcoin突然火爆,我也掺和从经济角度上谈谈《Bitcoin,虚拟世界的黄金》的问题。技术上则是自己组装了一台Atom D525的MINI机做家用服务器,用的系统是《基于GPT和ZFS的FreeBSD安装》。

六月:本月大事是饭婚礼,然后去度蜜月,所以什么也没写,只是公告了一下抛弃性浪,国内镜像搬去网易。技术上发了一篇早已写好的旧文《Authentication和Authrization(上)》。

七月:《从飞机上的免费报纸说起》谈了一下佩妈与老罗的吵架。看了那本号称很NB的电影作了篇影评《最终源代码世界》。很久没写的真像射谈了一下《李昌奎案》。技术上补充了一下旧文《Authentication和Authrization(下)》。

八月:为723动车作《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因为火炬与和菜头关于饭否的讨论,扯了一下《作为SNS的微博》。再次因为讨论扶老太的问题,谈了谈《许云鹤与殷红彬》。技术方面评论了一下Google收购Moto案《哈,露股沟》。

九月:把年初想写的一篇终于给写完了《进化论、自由主义和永恒之道》。每年都要谈一下914事件,顺便谈谈911十周年及中国911三周年,关键在于《尊严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对于中国的所谓低稿费问题发表评论《搞费神马的不过是浮云》。技术上写了个《从BLOG到电子书——把wordpress备份的WXR转为epub》的程序。

十月:兴高采烈地见到了难得回国的南桥,组织了一次《南桥粉丝会之没有灯泡》。点评了一下小悦悦事件中的十八位路人,其实我们大都是那《十八分之一》。看电视联想到《华西村之谜》的问题。因旅游景点争端问题谈了一下《公地杯具》。技术上谈了一下《OAuth2.0实践之foursquare客户端登录》。

十一月:关于电纸书的问题,作《欢迎自杀》驳李笑来。从希腊的债务危机全面地谈了一下我个人对金融衍生品的看法《华尔街都是骗子(上)》《华尔街都是骗子(中)》《华尔街都是骗子(下)》,这个系列大概算是我今年的年度强文了,话说已经有好几年空缺了这个位子。真像射谈了一下《关于垄断的新闻》。1115大火《周年祭》。纪念饭否回归一周年《因为你是饭否》。技术上进京参加了MDCC,记录两篇《MDCC印象之一:移动时代来临》和《MDCC印象之二:芒果的味道》。

十二月:因为火炬罢推事件,作《以沉默对抗沉默?》反对之。真像射两篇《公务员的公平》《沪语报站》。技术上参加了PyCon 2011 China,记录一篇《PyCon 2011 China记》。

本来年末还有两场大戏:密码的CSDN人人天涯大泄露、韩少的革命民主自由三连发。本来照我的习惯是肯定要掺和的,但是考虑到年终总结都已经做好了,就不添乱了——因为这两个话题一旦开扯,十有八九是要扯到明年的,真有必要的话,明年再扯吧。

2011又是这样忙碌地过去了,即将迎来传说中末日的2012,你买好船票了吗?小心中国造的大船也是会“轻度”追尾的……

仍然可以肯定的是……今年我的BLOG写得更加少了,所以依然是全部收录。

[一周八卦]2011-12-25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6期]

[一周八卦]2011-12-1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5期]

[真像射]沪语报站

上海985路公交试点沪语报站,引发一场上海人(狭义)与硬盘(上海外地人)的观点冲突。

多大的事啊,我还以为抢鸡蛋呢。

作 为所谓的“上外海地人”,我其实非常赞同公交进行沪语报站。因为我觉得这有助于我们作为外来人员学习上海话,方便与上海人沟通,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不太会普 通话的老头老太。台北的捷运还有四种语言报站(国语、台语、客家话、英语),上海用三种语言报站完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如此敏感, 非要拿这点小事来大作文章,又不是要取消普通报站。

再说普通话又如何。作为南方人,其实我并不是太喜欢主要由华北方言和满语构成的普通话, 它离所谓的“汉语”其实很远——连入声都没有能算汉语么?在全中国推行普通话本身就是一种排外,完全没有考虑全体南方人的权益,甚至可以说是损害汉民族利 益的事情,更不用说其它少数民族了。

常识普及:古汉语的四声是平、上、去、入,普通话的四声是把平声拆成了阴平、阳平再上声和去声,没有入声。

不过觉得奇怪的是,沪语报站这种事居然到现在才做,难道这不是早几十年前就应该做的事了嘛——好吧,上面早就有规定:推广普通话!

这里的逻辑问题是:推广普通话并不意味着要消灭方言。但中国官方的SB逻辑就是这样的——非此即彼。

然后就是,中国式的教育也是这样教人的,再然后就是,我们大家的思路也常常是这样的。

于是有了这次的事件。

然而在性浪上很多上海人的回应也是这种思路,类似如《上海的包容与不包容_鸿鹄_新浪博客》这篇。对于这,我的理解只能是:

你永远无法战胜一个纯SB。因为它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它一个水平,然后再用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你们都上了那个挑起事端的SB的当了。

其 实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万恶的户口制度——任何对人与人加以区隔的方式都是一种引发人与人之间的争端的因素。种族、国籍……乃至性取向。而人为的户口制度无 疑是其中最恶的一种。所以这事首先是政府制造了制度性的歧视,加上少数SB挑事,少数弱智媒体推动,于是变成现在这种结果。

不信自己想一想,回到49年以前,来上海滩混的人都是说什么话的。

[真像射]公务员的公平

昨天《1/7》报道了前一阵很轰的贵州公务员体检门:有十几个考公务的人,成绩很好,但体检不合格被淘汰,但他们找了别的同级别医院检查相关指标都是正常的,于是怀疑有黑幕,要求争取公务员考试的公平。

这事真是太可笑了。

虽然我很同情这些人,但他们不是很傻很天真,就是sometimes naive吧。

中国公务员考试目前的这种怪现状,不正体现了所谓的中国特色嘛。

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考公务员?正是因为在中国,公务员相对于其它人来说,具有更大的不公平优势,而你们这些去考公务员的,不正是冲着这种优势去的嘛。如果公务员只是一个正常的职业,哪会有这么多人抢破头去考,更不太可能有人冒险去搞黑幕了。

纳税人交钱养活你们这帮猪头公务员,却让自己处于不公平的地位,这才是中国公务员制度的最大不公平。

当然,在你们还没有取得公务员资格之前,你们也是纳税人。似乎我们应该为你们争取应有的公平。那么当你们成为官僚的时候是否会考虑一下我们要的公平呢?如果你们跟我们一样公平的话,你们还想去当公务员吗?

最简单地做个逻辑实验:

如果你们“公平”地当上了公务员,未来某年,你的上司让你在公务员考试里帮人舞弊,你是否会去做?做,则你与现在这些把你搞掉的官员有什么不同,一样是在制造不公平。不做,则你一样要失去公务员资格,既然结果一样你们现在还争取什么?

不要说这种假设不会出现,如果不会出现,那就不是当今的兲朝了。

[一周八卦]2011-12-1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4期]

以沉默对抗沉默?

上周末参加了PyCon 2011 China,了解到的新东西太多,这两天在忙着消化,也没怎么关注推上的事情。只知道火炬貌似又跟人吵架了,这事反正经常发生,也就没有去深入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今天看到他说要罢推:

为什么我不会再更新twitter了

不就是跟花落去吵了一架嘛,他又不是头一回在推上跟人吵架了,再说这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嘛,他们不是说已经绝交了嘛,怎么还没完。后来找到Zuola的收集整理:

霍炬为什么说要和花落去绝交

原来是这样。

我很同意Zuola的评论。就这个事情来说,花落去是很不对,不过火炬的争论方式也有不妥。至于罢推神马的,我要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

先 说花落去的做法。总结起来就是以自己的错误理解作为对方的观点加以批判在先(后来的道歉可以证明),在争论中扣上各种帽子(比如“技术公知”什么的,话说 现在“公知”貌似已经沦为骂人的话了嘛)再狂踩一通在后。这种做法由来已久,从早年的中文论坛到后来的BLOG、社区,只要有争论,就到处都可以见到,相 当下三滥。当然,坦白说早年我也用过,不过现在早已以此为耻。

火炬则显然被花落去这种手法所激怒,难免也多少有些人身攻击的言论,按Zuola的说法就是也加了“搭头”。

其实吵架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吵架,有些吵架还可以让围观群众长点见识,还是有些积极意义的。但是因为吵架而罢推实在是让人觉得…怎么说呢…卖萌?

火炬罢推的理由是因为对于这次的吵架,大多数围观群众表示了沉默。那么罢推难道不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沉默吗?以沉默来对抗沉默也未免太过于消极了吧。

首先,人民有选择沉默的自由——或者说权力。人民没有在所有事务上表态或站队的义务——特别是在那些对于自身利益没有关系的事情上。他们可以出于兴趣或其它什么原因选择站队,同样也可以选择无视。毕竟虽然人不能脱离政治,但政治也不是生活的全部。

其次,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对某事表达看法与FO的人多少并没有关系,FO并不是一种法律上的代表关系,TA没有义务因为FO数多而增加责任。每个独立平等的人都应该有表达或者表达观点的自由和权力。

最后,人民有娱乐的权力和自由。至于为什么人们愿意去消费花落去的卖萌,那当然是因为人民是低俗的,所以这种低俗的娱乐才更加为人民所喜闻乐见。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人民同样有低俗的权力和自由——只要不违反法律。

总之,即使是有墙的过滤,推特也并不是一个“精英”的社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义务对所有的 话题都发表自己的意见——当然,没有人会对所有话题都不发表意见,那样的人实际上已经处于社区之外。究其本质,与其它网络社区,甚至线下的其它人类社区相 比,推特与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根本特征:那就是,这些都是“人”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其个性,“存异”才是根本,“求同”只是一个努力方向,而不是必然结果, 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同”。如果非要强求所谓的“同”,结果无非是各种专制。

对于火炬罢推的决定,是他的个人意愿,我只能表示尊重,但对于他的这一作法,我还是要表达我个人的反对意见。如上。

顺大便说一句,对于笑来老师所说的“嬴政改变了中国人的基因”,我持反对意见:秦皇短寿,并没能实现这一理想,真正做成这事的是汉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一周八卦]2011-12-04

  • 揭秘:北大女生沈崇遭美军强暴案始末-往事-中国新闻周刊网

    2011-12-02 : 历史, 沈崇

    60多年前的那个平安夜,是当时的北大女生沈崇一生的噩梦,也直接导致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学生游行,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反美浪潮。那么这起强奸案到底是如何发生,结局如何,这背后到底有怎样的博弈?

  • 初创企业:美国硅谷和新兴世界有着天壤之别 | 36氪

    2011-11-28 : 中国, 创业, 环境, 美国

    我相信缺乏发达的生态系统(融资、辅导、风险文化、律师、人力资源)是主因,要想取得成功,新兴国家的创业者所需承受的负担要十倍于美国的初创企业。

    中国的情况比他们更糟,所以中国只有微创新这种山寨货

  • 说事实重要还是说政府坏话重要? | l’Évolution et la Révolution

    2011-11-28 : 立场, 科学

    根据以上分析,我认为果壳网这篇文章没有说瞎话,没有编造数据,没有故意引用部分事实来掩盖整体事实。指责它是五毛文, 是极不负责任的。而且我认为,科学数据不是可以随意打扮的历史小姑娘,不能在它能支持你观点的时候就引用为论据,不能支持你观点的时候就当做五毛的工具; 它们不是为政府涂脂抹粉而存在的,也同样不是为了抹黑政府而存在的。如果我们对科学采取“有利时当证据,不利时骂五毛”的如此实用主义的态度,恐怕永远只 能活在自设的“真相”中。

    哈哈哈,安替这次真是糗啊

  • 谈乔布斯,以及大公司为何死亡 | 36氪

    2011-11-28 : 乔布斯, 企业, 管理

    为什么经理们还要走这条系统性灭亡公司的道路呢?原因之一是赚钱比省钱难。再一个是高管们找到了中饱私囊的办法。

  • 高盛赤裸做空中国的幕后 – BWCHINESE中文网

    2011-11-28 : 中国, 经济, 高盛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高盛是一个令人爱恨交加的美国投行。高盛唱多做空中国的怪异举动背后,热钱快速撤退,警示中国经济未来的不确定性正在加剧。

    嘿嘿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