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1-11-27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2期]

[一周八卦]2011-11-20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1期]

周年祭

胶州路那地方我以前路过过几次,失火后的这一年来,我都没有去过。

在所有上海人乃至中国人心里,那里已经是一座焦黑的纪念碑,留下的只是三样供品:

鱼、素鸡、七喜

特地关注了一下今天的地方新闻,居然对此事只字未提。

只因为鱼、素鸡还在,尚未七喜…

[真像射]关于垄断的新闻

CCAV报道说上面在查电信联通的垄断问题。

然后就有传闻说这事是广电在背后捅刀子——一方面是为了介入互联网运营业务,抢占三网合一的主导权;另一方面也是对电信联通通过IPTV占领传统广电业务不满。

先 说后一点。作为电信IPTV和广电数字电视的双重用户,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广电的数字电视就是个渣!!!你丫不想着把自己东西搞好,活该市场被人抢占。 要知道你丫手里比别人还有垄断节目资源的优势,却还干不过别人,这能怪谁。要说垄断,谁也不能比你丫广电垄断得厉害啊。

至于前一点,我的评论是,如果这事让广电搞成了,中国的互联网就完了。

广电对内容审查的特殊P好大家都懂的,如果广电最终搞掉现在的其它运营商,垄断所谓三网合一的全业务……

到那个时候,你们就会怀念现在这个有GFW的时代!

因为那时我们的网络将与朝鲜接轨……

[一周八卦]2011-11-13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00期]

华尔街都是骗子(下)

续中篇

金融的作用

当然,我不是要否认金融业的作用。社会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就是资本、技术、劳动力,而金融业作为最主要的资本提供方,可以说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是最大的(详见《谈公平》一文的数学证明)。

正是因为有信贷融资,社会经济才能超越金本位时代取得高速度的发展。而杠杆的出现则在很多时候稳定了经济波动——比如期货中的套期保值。

最简单直观的一个例子就是:如果没有房贷,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买不了房子,包括优质房主。更不用说大量工商企业时刻不能离开信贷资金而运营。

但是金融业的正面作用,不能掩盖金融从业者的邪恶。

某些金融从业者的罪恶

这 种罪恶在于:资本的收益应该(至少是大部分)属于资本所有者的(如果他们需要承担大部分甚至全部风险的话)——也就是中篇里说过的,机构投资者背后的那些 广大的普通投资者。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以投行为代表的金融从业者(即资本操作者)分走了很大一部分资本收益,但却把几乎全部的风险留给了资本所有者。而达 到这一目的的手段就是所谓的

——金融创新!

或者说是资本运作的技术。这种技术可不是前面所说的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生产型技术,而完全是一种忽悠技术,这种技术的唯一功能就是让资本所有者相信,这些风险是他们应该承担的。

单 就次贷危机来说,头号坏人就是投行,它们制造了CDO这个忽悠品。其次是信用评级机构,是最大的帮凶。至于卖出CDS的保险公司已经承担了它们冒险的后 果。而几年过去,最可耻的还是信用评级机构,当年没有给CDO正确评级,引发了金融危机,现在又随意调低几个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引爆了这次的欧债危机。

或 者有人会为信用评级机构开脱,正是因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所以这次才及时调低各国的主权信用评级。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吧,反正我是觉得信用评级机构是靠不住 的——因为它们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请它们评级的那些人——比如投行请它们评级CDO,当然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是义务的。

不过里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在经济领域里,国家和其它私营经济体实际上是处于同一个级别的。当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大部分经济相关领域的教科书里提到这二者都是这么处理的。

金融极权主义

之所以要提到在经济领域里,大规模的经济实体与国家政府具有相当的地位,就是因为接下来要谈到的这个话题。

传统的自由主义思想认为:国家政府因为拥有过大的权力,需要加以约束和限制,否则将成为少数人奴役大多数人的工具。

这当然不错。但什么是权力呢?我比较赞同钟道新在小说《单身贵族》里给出的一个简单的定义:

权力即影响力。某人(或机构)对你有影响力,那么他们对你来说就是有权力的人(或机构)。

一个拥有军队等暴力机关的国家政府,当然对人民有巨大的影响力——那就是造成伤害的可能性——所以必须加以约束。那么一个经济规模达到国家级别的企业是不是有与国家相当的权力呢?

显然不一定。对于大多数实体经济的企业来说,它做得再大,对人民的影响也是有限的——除非是垄断型企业,比如那些以中国打头的公司。而且实体经济的企业家是值得被尊敬的,因为他们是真正在创造着社会财富的人,比如Jobs。一些金融机构也是,比如传统的银行和保险等。

但某些金融机构是个例外,它们能够在合法的情况下掠夺人民的财富——如前面所说的次贷危机的情况。它们甚至能够影响到国家政府——比如为了拯救次贷危机,美国推出了量化宽松政策,中国搞出了四万亿。这时,它的影响力已经通过几个方面影响到了所有普通的人民:

一方面是普通人民作为机构投资者背后的最终资本拥有者,损失了他们的投资。另一方面是他们交纳的税款本来可以用来改善自己的福利却最终被用来拯救那些投机失败的金融机构。最后,由于境发货币救市导致的通货膨胀最后也还是由这些人来承担。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出,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其实已经具备了相当大的权力——至少是在经济方面。在当今这个时代,世界已经不太可能爆发大规模战争,武力权力虽然还很重要,但更多的只是作为威慑存在,但经济权力的作用却在不断扩大。

所以人个觉得,大型金融机构的这种经济权力正在形成一种极权,同样必须加以约束。

怎么办

那么如何对他们进行约束呢?这也不是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在基础金融产品中,杠杆用得最多的就是期货,而期货业这么多年来,早就形成了一整套相对完善的保护机制,其中比较主要的几条就是:

保证金制度、强制平仓制度、每日无负债制度。

这几条的作用就是让风险的影响范围只存在于杠杆的使用者,而不会扩散到拆借资金的提供方去——或者即使扩散也相当有限。

我觉得这是使用杠杆的基本前提,毕竟借钱给你们做杠杆的人之所以只收那么点利息,就是因为不想承担过大的风险,否则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去玩。而你们玩杠杆的既然要高收益,那么就请自己承担相应的高风险。

至于具体的实施方式,可以考虑成立独立的第三方监督评估机构对各种金融创新的动作加以监控,随时防止它们引入的风险扩大化,及时强制止损。在这里就说个大方向,具体的细节设计超出我的能力。

政治正确吗?——代总结

也许有人会指出我这个对部分金融业加以限制的做法有违自由资本主义的精神,存在一定的政治不正确。

但我认为这是一种误读。

首 先,违背自由资本主义精神的恰恰是这些大搞所谓金融创新的金融投机分子,他们通过对简单金融产品的复杂再包装,把风险直接或间接地转嫁给普通投资者,同时 能过这些专业的复杂性来建立不对等的优势,最终获得超额利益。这对于真正为经济作出贡献的实体经济企业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其次,他们的忽悠甚至连他们自己都相信风险并不会发生,所以他们之间并不会发生真正有效的竞争(互相拆台)去减少同业竞争者的收益,同时也因为这种盲目自信推动着他们的贪婪走出了风险控制的范围之外。

最后,由于专业的复杂性太强,舆论的监督作用也失效了,媒体人搞不懂这些复杂的金融产品,监督也就无从谈起。

于是,他们拥有了几乎不受制约的权力;于是,他们干了超出他们承担能力以外的事情;于是,危机发生。

或者你要说,他们已经倒闭,也算是为此付出了代价。

但是错了,他们所付出的代价远远小于他们已经获得的收益,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而这二者之间的差额,就是所谓的政府救市所需要的成本。

那么,为什么这些贪婪的金融资本家所造成的损失要用纳税人的钱或者靠通货膨胀来补?为什么普通投资者就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损失,而不是“有限”的损失?

当然,如果一刀切地禁止所有这类活动那就真的违反自由主义精神了,不创新我们又如何能知道未来的还能有什么更多的可能性呢。

只是必须对风险的范围加以控制。

所以我强烈认为应该对这些金融创新加以类似期货的控制,这样他们仍然可以玩各种花样,但是必须以他们自己的钱作为担保,而且在风险发生的初期,在损失超出他们承受范围的时候,就赔得倾家荡产,而不会对普通投资者造成什么伤害。

外一篇:中国的情况

作为一个以官僚资本主义为主导的国家,当然与前面所说的以自由资本主义为主导的国家不同。

在 这里,即使实体经济也不全是好东西,比如有中字头垄断国企这样的怪兽。这里的银行是政府的提款机。这里的金融创新不过是官员们洗黑钱的工具。这里并不需要 自己的投行……当然,外来的投行可以很轻松地赚这些官僚的钱,因为他们足够傻,而他们抢钱的方式还停留在用军队的时代……你们甚至可以认为这样做是真的没 有风险的,甚至可以不需要CDS和信用评级机构,因为给你们做担保的是坦克。

鉴于此,以上的讨论完全不适合中国。特此说明。

华尔街都是骗子(中)

续上篇

金融衍生品和杠杆

债券差不多已经算是最简单的金融产品之一了,都能搞出这样的妖蛾子来,那么那些更为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你又能了解多少呢?

如前面的视频所说,金融家们除了会包装这些金融产品以外,还善于使用杠杆,可以把一桩good deal变成一桩great deal。然而在这种收益放大的过程中,风险又被放大了多少,你大概就更加不知道了。

或者这些你都知道,只是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大多数人不知道——特别是那些去银行去买各种组合理财产品的人。

表面上看,借钱给投行做great deal的债主都是诸如商业银行、共同基金、保险公司等机构,但实际最后的资本所有者还是广大普通人,并非全都是财大气粗的富豪——商业银行背后是那些买了他们组合理财产品的客户,共同基金背后是广大的基民,保险公司背后则是等着养老的投保人……

次贷危机的问题就在于,当金融家们把房贷包装成CDO的时候,房价下跌的风险被有意无意地低估了,而次级房贷的过量加入导致了这种风险的增加,再被杠杆一放大,于是风险变成了危机。

危机之前

危 机前房主从房贷机构(中介或银行)取得贷款,付出利息。房贷机构从利息中抽了一部分作为了自己的收益,然后把这部分贷款变成抵押债券发行给投行。到这个阶 段还是处于简单金融品的状态各种情况还是能搞明白的——就是房贷机构向房主放贷让他们买房,然后向投行发行债券借钱。两边的利差就是房贷机构的收益。

但到了投行这边就开始复杂了。它们的胃口根本不会满足于这点利息,在它们看来,这只能算是good deal,甚至可能连good deal都不算。它们需要杠杆来放大收益,把这个搞成一个great deal。于是有了CDO。

杠杆的基本原理就是自己出一部分钱,再借一大部分钱,然后合起来去做一桩good deal,最后还掉借的那部分钱加上一小部分利息。剩下的大部分就是自己的收益了。

现在投行面对的情况是:这桩抵押贷款债券的收益不算高,要想杠杆的话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设法提高这个债券的收益,二是借到利息更低的钱。

它 们想到的办法就是CDO:把一些不太安全,但收益更高的资产(比如次贷)与一些安全的抵押贷款债券打包在一起。但这样一来风险就大了,这样的产品就很难卖 出去——也就是说:借不到钱。但投行有办法,它们找个保险公司买一份保险(这就是CDS,用于保障如果债券发行方发生信用违约,保险公司提供赔付),再然 后找个信用评级机构给CDO评个高信用级别。于是这些CDO就摇身一变成了优质投资品,各种投资者纷至沓来。

投行在其中收获了更高的收益——包括次贷在内的各种抵押债券,借到了大量低息的钱——卖出“安全”的CDO(低风险当然低收益),而投行自己的成本只是花钱买下CDO中最烂的部分——只是全部中的很小一部分——加上买CDS的保险费。一个完美的杠杆就实现了。

保险公司或其它CDS的卖方只要CDO不发生大规模违约,它们卖CDS也可以大赚特赚。

最后就是信用评级机构,有保险公司在担保,它们才不怕给CDO以AAA评级。

危机发生

然而上面的美好只发生在没有发生大规模信用违约的情况下。

但是如果真的不想发生大规模信用违约,根本就不应该在CDO里注入那么多的次贷,但是如前面所说,投行为了利益,一定会往CDO里注入越来越多的次贷。那么大规模违约就变得不可避免。

我 不相信投行不知道这种风险存在,但是它们有意让投资者看不到这种风险的存在。在这一过程中,卖CDS的保险公司和信用评级机构根本就是帮凶——当然它们也 获益不菲。虽然保险公司可以说自己是被忽悠的——投行说这些CDO是包装的房贷,有房子做抵押,而且房价在上涨,很安全。信用评级机构也可以说自己是相信 了保险公司的保障。但这都不能让它们脱离关系,没有它们,这些CDO根本卖不动。

于是结果就是投资者以低收益借出去的钱,结果变成了高风险。

而风险的种子是投行种下的,正是因为它们为了高收益而把次贷卷进来,才把风险也一起卷进来的。风险的最终发生也是源于此——这个系统的小规模违约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有CDS的保险在,但是大规模的违约将超出保险的承受范围,最终引发连锁反应。

而 大规模的违约又是发生于优质的房贷客户开始违约,而他们违约的原因在于房价下跌,继续追踪下去,房价下跌的原因又在于次贷违约的人太多,而次贷违约太多的 根本原因在于——原本就不应该有这么多次贷——甚至根本就不应该有次贷。而弄出这么多次贷的始作俑者还是投行——是它们需要次贷的高收益。

所以归根到底投行的金融家们其实都是骗子。

(待续)

华尔街都是骗子(上)

最近占领华尔街的活动搞得很热闹。左派说这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右派说这是破坏自由市场的暴行。

我对无产流氓没兴趣,但对华尔街流氓也无好感。可以毫不客气地说,金融业——特别是主营金融衍生品的投行业——根本就是个诈骗行业。

旧文《衍生品交易的是非》和《金融创新的目的》及更早一些文章里我都谈过类似的观点,只是还没有这么直白罢了。最近因为看欧债危机和占领华尔街活动,觉得有些想法不吐不快,结果不小心搞成长篇大论了……

先看一段视频

学习一下08年的金融危机是怎么回事

>>>看不到的戳<<<

一种超低风险超高收益的投资品

要说这个事,先举一个例子:

假设有一个银行(或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向你推销这样一种金融产品:

首先,它是一种债券——意味着风险比股票要小

其次,它的发行方是一个国家的政府——意味着风险就更低了

第三,这个国家是欧盟国家——发达国家啊,简直比存款还安全

第四,它的一年期收益率高达117%……

这话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想都不想就准备掏出所有积蓄能买多少买多少了?这种低风险高收益的美事简直就跟天上掉钞票差不多嘛。

好吧,你大概猜出来了,上面说的是——希腊国债。

如果你还没有明白这种诈骗是如何进行的,那么就先来学习一下债券的收益率是怎么回事。

债券的收益率

简单地看,假设有一种一年期债券,到期收益率为5%,那就是说你现在花100块钱向债券发行方买这个债券,到期可以以105块的价格卖回给发行方。

但 实际的操作不是这样的,因为这样发行方回购时会比较麻烦,需要计算利息金额。所以为了省事,实际上发行债券都是以贴现率的方式发行:即以95.24元的价 格把这种债券卖给你,到期后你凭这个债券换回100块钱。这样收益率还是5%——(100-95.24)/95.24=5%。

这里95.24元就是债券的当前价格,而100元则是债券的票面价格,也就是到期时的最终价格。总之,在到期前,债券的价格总是低于票面价格的,其差额就是它的利息。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在债券还没有到期的时候,你需要用钱怎么办?没到期的时候发行方是不回购的。

这 时你可以在二级市场(相对的,发行方是一级市场)上把这债券卖给别人。但是卖多少钱合适呢?假设你已经持有这个债券半年了,如果以原价95.24元卖出的 话,你等于白持有半年没有收益,肯定不划算。但是因为还没到期,也不可能以100元的票面价格卖出,因为没人会这么傻以这个价格来买。

如果这个债券是绝对稳定的,那么基本上你可以以买入价加上半年的利息价格再卖出去,即:95.24X(1+2.47%)=97.60元。

注意:半年利率为什么是2.47%而不是2.5%?这里就有一个复利的问题,因为——(1+2.47%)^2=105%

当然,你懂的,二手货总是要比实际价格低一点才好卖,所以你还是要卖得比这个价格更低一些才会有人愿意买,于是就相当于把你的收益让出一部分给接手的人,对应的就是买入的人得到的债券收益率实际上是上升了。

比如你以97块的价格卖出这个还剩半年的债券,那么你的收益率就是1.85%,比按票面利率算出的半年利率2.47%要低。而以97块买入你债券的人到期可以拿到100块,则相当于收益率约为3.09%,比2.47%要高一些。

现在你知道债券的收益率是怎么回事了吧——所谓收益率高的意思就是: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下跌了。比如上例中从实际价值的97.6块跌到97块。

债券的风险

那么买到低价(即高收益率)的债券是不是就一定赚了呢?答案是不一定。

因为说赚到是基于到期可以得到全额兑现的假设。如果不能兑现或者不能全额兑现,他的风险就出现了。当发行方存在信用违约风险的可能性的时候,债券的持有者会出于对本金安全的考虑,急于把债券抛出,而为了尽快抛出,自然就只能尽量减少损失的情况下,以尽量低的价格。

比 如继续上面那个例子:假设发行方有可能发生信用违约风险,那么这时你在二级市场上就算以原价95.24也卖不出去,因为别人也怕买进来砸手里。这时怎么 办?为了减少风险损失——万一到期真的兑现不了你这95.24就全损失了——所以你只能以亏本价抛售,比如46.08元。这就相当于收益率高 达:117%!这么高的收益率难免就会有人愿意赌一把了,可能就可以成交。如果未来这个风险果然没有发生,买入的人就赚了,卖出的人则在交易时就已经损失 了。当然,未来如果这个风险真的发生,那么买入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

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低风险高收益的东西。

以前面所说的希腊国债来说,据彭博社报道,希腊政府在未来五年里债务违约的概率高达98%!

附:补充说明

最 新的消息是:欧洲各国达成一致,要求私人部门减计希腊国债50%!也就是说,那些投资者们手里一半的希腊国债变成废纸。如此说来,就算那时以46.08元 买入的人,现在算下来也只等于买到一半而已,到期只能拿到50块,也就是说风险发生时,实际收益率不过:8.5%——而他们买入时可是按117%的收益率 买入的。不过话说回来,没亏本已经算他们运气好了。

顺便再多说点:

希腊人民简直就是流氓。欧洲各国出钱救助希腊政府,只是要求他们管好自己的财务,希腊人民还上街游行七嫌八嫌的。

其 实希腊现在的情况是如何造成的呢?无非是政府为了讨好人民,少收税,高福利——钱从哪里来?发行国债借呗。也就是说,希腊人民实际上白花了这么多年的钱都 是持有希腊国债的人借给他们花的。现在他们还不上了——其实只是政府还不上,人民其实不差钱(这就是民主国家对人民来说的好处)——债主已经同意免了他们 一半的债,他们还有脸闹事。当然这种行为也可以理解,毕竟能赖掉一半总想闹闹看是不是可以全赖掉,只是这事做得也太流氓了点。

再说欧洲各国 开出的条件无非是要求希腊政府理好财,开源节流,加税,减少福利。这是很合理的要求,挣多少钱花多少钱才是正道,靠举债过好日子是不可能长期进行的,债主 也不是傻瓜。当然人民白花钱的舒服好日子过惯了,现在要他们理性消费,自然会觉得不爽,于是上街发泄,只是苦了街头的店老板们。所以他们还是一帮子流氓。

(待续)

欢迎自杀

自从Kindle出来,关于纸质书是否需要消亡的争论就没有停过。

我觉得这跟胶片数码的问题一样。

总有些人认为新东西出来,老的就应该被消灭。

这个观点很奇怪,有人指出这非此即彼的二元观正是所谓狼奶教育的产物(不过当时是用手机看到一眼,没及时收藏后来找不到了,所以无法提供原话及出处),不无道理。

李笑来说《嚷嚷“还是喜欢纸质书”的都是蠢蛋》。

我的回应就一句:认为新东西出来老东西都该死的人请在生完孩子后就自杀吧

新东西之所以会在老东西之后出来,当然有它的优势,吹再多不过是废话。

老东西终归是要死的,就像人总是要死的一样。但之所以还没死,当然也有它暂时不可取代的方面,至于什么时候死,有它的自然规律,该死的时候自然会死,说再多也还是废话。

我想,我们应该有同时拥有两种甚至更多选择的自由。

总之,脑子里挂着二元论锈锁的人还是不要奢谈什么民主自由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