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地杯具(修订版)

因为前几天在微博上暴红的游客在凤凰被人用枪指头事件,腾讯做了这期《今日话题:游客在湘西被枪指头的背后》,说得很好,不过我要说的是:

这根本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07年我就在《三亚版罗生门》里指出这种旅游景点的怪现状是一种普遍现象,而根源在于利益分配,也提出了解决方案。当然,我也知道这种损害当权者利益的事情他们是肯定不会主动去干的。

所以09年又有了《刁民是怎样练成的》。

现在又过了两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已经可以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仍然不会改变,而两年后还会有类似的戏码再次上演。

直到这个社会彻底崩溃…

费点口舌介绍一下07年我所简单提及的方案吧。

这种情况基本上可以算是经济学上G.Hardin所提出的《公地悲剧》:

一 个天然的旅游景区的可获得利益大体上就是一个Hardin所谓的牧场,每个当地村民或相关利益团体都有权从中分一杯羹,而问题在于,每个利益获得者在获得 利益的同时,对景区本身及景区形象造成的损害是由所有利益获得者分担的。结果必然导致每个利益获得者都竭泽而渔,出现类似这样的情况就难以避免了。

而避免杯具的解决方案也早已有之,那就是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R.Coase所提出的《科斯定理》(从维基这个介绍上看不出与公地杯具的关系,只是因为这个条目的质量太差,但是由于版权问题,我也不能把教科书上的内容搬上去,囧)。

科斯认为,对于公地来说,根本的解决方案是将公地变成私地——所谓的产权明晰化。而变成私地的过程如何保障所有利益方的利益呢?那就要通过交易去博弈。

假 设一个景区的利益方就两个:团休A和团体B。无论谁拿下经营权,都必须按一定比例给另一方分红。那么假设A拿下经营,他们愿意给B若干比例的收益,如果B 觉得低要求增加,那么A可以视情况决定,如果A觉得高了,可以选择交换地位:即B去经营,然后按这个比例与A分成收益。

在这里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维基里这个条目说到的交易成本:这个成本必须尽量低,最好是0,这样才能确保效率的最大化。

所以,总结下来科斯定理的核心就是:无论谁最终取得经营权,只要交易成本为0,对于整个群体的总收益都是最大的。而且同时因为公地化为私地,产权所有者就有义务维护私地的权益,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然 而在中国的景区,现在问题是:景区的经营实际上是控制在某些利益团体手里,所获得的收益并不与当地居民这些其它利益相关者分成,而本来应该从中协调处理这 些权益问题的政府又无所作为——当然,根本原因是政府官员实际上是利益团体的一员。这就是所谓的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而民众如果想要维权,成本又太高,以 致于科斯定理完全没法发挥作用。

所以说这个问题并不是无解,只是政府不去解而已。

推而广之,中国这个大公地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名义上一切都是国家所有,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在一小撮自称代表“国家”的人手里。这是作为中国人民的最大杯具。

[一周八卦]2011-10-30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98期]

华西村之谜

很早就听说过华西村,据说是中国最牛的村子。领导吴仁宝很牛,靠搞乡镇企业发家,把一个小村子搞成全国最富有的村子。

后来慢慢就觉得有点奇怪——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能够这样持续发达呢?要知道乡镇企业的热潮已经退去十几二十年了。

再后来看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其中批露了华西村的一些内情:比如继任的村领导是吴仁宝的儿子,村民的股份其实是集体所有,个人并没有处置权——或者简单地说,在村内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社会,全村经济由吴氏家庭经营,村民的生活资源由组织上统一分配,共同创造财富。

但是我仍然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

上 周的《1/7》报道了华西村的30亿元高楼——一座328米的五星级酒店——建成开业。话说我实在不明白在这个苏小村建这样的酒店要如何盈利。虽然节目 里有稍微提到说村子里在搞旅游业,去那里参观一下一个人要500块钱的门票,出得起500块门票的人住五星级酒店似乎也不奇怪。但是要赚回这30亿估计还 是很困难。

后来看到网易这篇《华西村“样板村”的繁荣假面》总算大致明白了吴氏家族的生财之道——无非是吃政策饭而已。电视节目里一个细节也很说明问题:

在高楼酒店的开业庆典上,吴仁宝介绍这个楼为什么要造328米,就是因为北京最高的楼就是328米,他这是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开业第一天,全体村民被请去吃了一顿五星级的早餐,大家都很开心。一位大妈在家里接受采访时还笑开了花,无比自豪地介绍起他们家分得的大别墅,以及他们家也是酒店的股东之一什么的。然后我又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每户村民“自愿”向酒店建设投资了一千万元。

结合前面说过的,村民虽然名义上很有钱,但实际上财富的控制权归“集体”所有,离开村子的人都必须净身出村。那么实际上村民即使不愿出这一千万,这钱他们也见不到,所以自然都“被自愿”了。

其实我在想,这个村子里未必没有比吴氏家族更有能力的人,只是他们囿于这个小村子,无法走出去。一千万在手,足以游遍全世界的高级酒店,又何须为区区一顿早餐而欢欣鼓舞。

其实你懂的,华西村就是中国式共产主义的缩影,整个中国,无非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华西村。

十八分之一

今天的《七分之一》果然讲了小悦悦。顺便说一句,其实我很不喜欢媒体给她用这个名字,因为这跟去年十一期间那位名人同音…

节目结束前,主持人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自己当时路过会怎么做?

这个的确才是重点,性浪微博那些批判18名路人的道德人士或者也可以扪心自问一下。

推友Raul说的好:

道 德只适合自律,不能要求别人。监护人失职,司机违法,孩子被碾,路人路过,被骂最多的居然是路人!中国人出了事不是先谈责任或究责,而是谈道德或颂德。 凡有事出现,需要道德的时候,那些道德家都不在现场,而是冷漠路人一个一个的出现。等事情结束了,冷漠路人一个都不见,道德家却跟雨后春笋似的。

他还引用了胡适说的: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都开始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 却大谈道德,人人都争当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都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这预见果然被验证了,当下的中国便是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卡扎菲一死,他就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而某会说要搞文化,于是舔屁沟的金鸡百花奖就落到莫名其妙的主旋律片头上。

而胡适所说的规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法律。作为基础的法律得不到保障,谈道德就只是一件互相攻击工具和自我开脱的工具。不要谈什么道德底线,社会的底线就是法律,而它在当下的中国是失效的。

新浪的何兵说:

一个多月前,接收央视采访。问:南京彭宇案法律上复杂吗?答:法科大二学生的常识。问:你对此案有何评论?答:这是一座里程碑,埋葬正义的里程碑,简称“墓碑性判决”。昨天,央视记者再问:小悦悦案有何评价?答:墓碑在闪闪发光!

这 就是问题所在。一个法律失效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崩坏社会。而且对中国来说,这种崩坏并不是现在才让你们猛然发现,说得好像你们都是生活在道德高标天堂里的天 使,只是一个小悦悦让你们忽然看到人间的溃烂似的。两千年的中国专制社会就没有过不崩坏的时候,现在只是更加崩坏而已——特别是经历过文革以后。而这种崩 坏普遍程度在这一事件里体现得非常明显:18比1……

关于道德和法律的问题,我已经说过很多年,已经厌倦了,你们爱占据道德至高点,你们占去好了,我们只想要道德的最低点:法律。

我甚至不指望这种《鼓励见义勇为者的法律》,但至少法律要保障施救者有不被讹诈的安全。

节 目里对于当时的情况作了调查,我相信那18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由——也许是真的没看到,或是没看清(因为虽然视频看上去很亮,但当时是傍晚,加上是暴雨天 气,光线其实很暗),即使是看到并且看清是个人的情况下,也可能因为怕惹事而没有靠近去看,所以没有发现可能是认识的人(认识的人总不至于还会被讹吧)。 而最终走上前去救人的陈贤妹大妈也许只是因为淳朴,不知道还有南京徐老太这种人。

回到开始那个问题,就我个人来说,回答是:

我也会像那18名路人一样绕开。虽然会因此感到非常羞愧,但是在当下的中国,这样的事情无论遇到多少次,我都会绕开。除非是我认识的人。

当然我也真心相信还是会有陈贤妹大妈这样的好人,不过我想给你们这些好人一个忠告:尽可能离开中国吧,越远越好——如果你觉得不能离开中文环境,那么至少要去现在这个政府治下的范围以外,比如香港台湾。

最后我想提一下的是,中国最有道德的人之一是一个被囚禁在某《》的盲人,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小悦悦必然要死了。

[一周八卦]2011-10-23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97期]

南桥粉丝会之没有灯泡

关于读书之后还要见作者这种事,钱钟书先生有个著名的比喻:‘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

这话也成了顾晓清老师2666私聊会上的开场白。虽然钱老说的没错,但是作为读者总是还会想见见母鸡的——即使南桥不是韩少那种年轻帅哥,那也是中年帅叔,曾经的年轻帅哥,要不怎么娶到腐败分子这样的美女夫人。私聊会上的一众女读者就是明证。

但我觉得,我们这帮南桥粉丝与别的读者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看的不是母鸡,而是友帮黑猪帝国的元首、著名的洗碗大师、腐败分子人夫、第一爸爸、多次以灯泡为替身出现的南桥。

关于这一切,都源于六七年前始于mblogger的缘份,相关八卦人士可参考以下历史记录加以回顾:

最早的一次的聚会还是因为四年半前腐败分子和第一姐姐的《最佳约期》(另有图见《01.30 见腐败分子和费思》),那时的南桥粉丝团规模还不大,也还没有灯泡。

第二次的南桥粉丝团聚会是几个月后《欢迎小超》的时候。话说当年帮主和小超的JQ还在萌牙状态,灯泡的典故也出自这次聚会。

之后的BT聚会还有《迎爱碧——南桥粉丝团再聚会》。规模明显壮大得多了。可惜那年南桥本来说要回国代替灯泡出席的,结果因为日程挺紧的,结果就只见了常庆一个,没能组团围观。

当然,常庆的私会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这次他不能来参加了,因为他在德国进修中。哈哈哈。不过这次辛主席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走不开,也没能出席是比较遗憾,怎么说南桥也是他的mentor嘛。

起初收到消息说是要把聚会安排在9月的,结果9月都过去了,帮主那边还是没动静,以为这次又要被紧得取消了。还好过完长假终于还是被我们从南桥紧凑的schedule里挤出一点时间来聚了。这回终于能用本人代替了灯泡出现在合影中。

关于这次聚会,帮主《见南桥》和MK《南桥印象》《南桥《知识不是力量》首发会》都说得很细了,我本来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帮主建议我还是八卦一下为好,于是就8了这么一篇。

刚 认识南桥那会,只知道他是一位勤奋的Blogger,那时在整个mblogger,他写的文章不但数量最多,字数也最多,大家都很佩服他的文学功力。后来 才知道他还是一位翻译家,比如黑猪帝国就源于他译的那本《老谋深算》。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南桥最NB的还是RP超级强大。当年他译《河湾》,结果作者奈保 尔获诺奖,后来他译《品特传》,品特又得诺奖。想预定诺奖的作家们,请速度联系南桥,BTW:中国作家就算了——主要是因为南桥说了,翻译还是要以母语为 目标语言为好。

虽然南桥的译著很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不过他这么能写,一直都却没有自己的著作,我们这些读者还是觉得很遗憾的。还好现在他终于满足了读者们的期望,出版了两本自己的书:前不久出的《呀,美利坚》和这次出版的《知识不是力量》。

聚会签名的时候,帮主拿出的是限量版的《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我带的是《老谋深算》和《河湾》两本,不过还是麦克最强,一下甩出四本!顺大便要BS一下令狐,居然忘记带上他那本《布鲁克林有棵树》。收藏了好多年的书,终于拿到译者签名了,不容易啊。

在此还要特别感谢一下南桥送了我和令狐一人一本签名本的《呀,美利坚》。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领会元首的重要理论精神的。握拳。

京院士本来还建议我带本别人的书去给南桥签名的,比如方舟子、方兴东、方志远……什么的,这种事只有TBBT里的Sheldon才会去干,我才不干。不过上次没能拿到腐败分子和第一姐姐的签名真是非常遗憾啊,希望下次南桥回国能带上他们——当然还有总统F4。

本来还有个段子,京院士建议我在聚会上说的,结果我给忘记了——其实也是因为扭捏。讲段子这种事还是辛主席比较拿手,还能边讲边挥舞毛巾。再说我也不是小超,虽然不讲段子,但会去各种合体……哦,不对,是各种合影。我还是在这里说这个段子吧:

其实南桥在上海还是很有名的,每天从早到晚都有一帮人在莘庄地铁南广场那高喊:

奉贤……南桥……海湾……上师大……

[一周八卦]2011-10-16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96期]

[一周八卦]2011-10-09

  • 教主乔布斯本纪_和菜头@比特海_米博

    2011-10-07 : 乔布斯

    菜头叔好文采

  • 发现青蒿素中医没帮忙

    2011-10-07 : 青蒿素, 中医

    在寻找青蒿素的过程中,与其说中医参与了,不如说中医实际上只是一个研究对象而已。

  • 歪理为什么不觉得“歪”_徐贲_新浪博客

    2011-10-06 : 歪理, 宣传

    明目张胆的歪理固然叫人气愤,悄悄得逞的歪理更值得我们警惕,因为后一种歪理不仅是别人的,也是我们自己的。

  • 中美日印四国少年午餐对比 愤青勿扰 正视差距。

    2011-10-01 : 儿童, 教育, 免费午餐

    都说不要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已经输了。日本追赶美国的前提,是让每一位日本的青少年吃好没一顿饭,印度阿三国力不济,虽然孩子们吃不上大鱼大肉,但是可以免费取得温饱,而我们呢??????

  • 互联网上那些是你的-网络文摘

    2011-10-01 : 网站, 版权, 用户协议, 法律

    有一件事情通常是这样的:如果你曾在网站上发表过文章、图片、视频等,假如这些内容没有法律方面的问题,那么这些内容便 要么不是你的,要么不全是你 的(你若想处置,须得到站方的授权,哪怕是你写了10年的旷世巨著);而如果这些内容引起了法律方面的纠纷,那么所有的责任都是你自己的,站方不承担任何 的责任。

    兲朝V5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95期]

[一周八卦]2011-10-02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9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