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勇敢的心

昨天睡得不好,做了好几个梦,其中一个是这样的:

我睡到凌晨的时候被房间外的声音吵醒,心想是不是遭贼了,起床出了卧室才发现大门敞 开,一帮工人把家里的水表箱拆了换上了新的后扬长而去。我大吃一惊,自来水公司没有通知过啊,而且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到门口一看,门锁已经被破坏。我愤怒 地冲出去,看到他们正在一家家地拆门换箱。我质问其中一个工人: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谁允许你们这样干的。你们这是擅闯民宅,我要报警。”

那个看上去十分粗犷的工人大笑说:

“你去报警好了,这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任务。”

“那你们也不能这样,提前通知一声我们会给你们开门的啊。”

“那多麻烦,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样才有效率。”

旁边的邻居们有几个探了探头就又缩回屋里去了。工人们忙完这层楼下楼去继续弄下一层楼的邻居了。我回屋去打110,果然打不通。要是手里有啥大杀器的话,一定会端出去扫射一番。

醒 来后,我靠床思考了一下。他们其实也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只不过洗脑教育的产物,他们不知道今天他们执行上级的命令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明天别人也可能执行 上级命令去侵犯他们的权益。也许现在他们还得意洋洋地认为自己为领导干好活,回头领导就能罩着他们。是的,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领导当然不介意罩着他们。 因为领导需要有一帮为他服务的手下,没有手下的领导只是光杆司令而已。但是一旦有了利益冲突,领导自然要权衡一下,必要的时候难免会放弃一些牺牲品的。

然而这也没什么,中国P民早就习惯了。P民们的权益神马不过都是上面恩赐的(话说这个“赐”字总会让我想到《悟空传》),要是有一天上面要收回这些权益,对P民来说那也是没人办法的事情。

于是我想到《勇敢的心》的故事:一个叫华莱士的农民,因为老婆被杀而起义,结果把领导们搞得很头疼,虽然他最后还是被砍了头,但是如革命前辈所说:杀了XXX,还有后来人。(关于电影的史实问题这里就不提了)

前 一阵我的朋友郭大虾被“请“走了,多日没有音信,大家都很担心。其实说是朋友,我是很惭愧的,因为除了04年刚认识时见过他一面,05年在网志年会上聊了 两天,之后就甚少来往,只是在网上有些相互关注。知道他这些年来为了正义的理想做过不少的努力,相比之下我等沉迷俗事只会废话的人不能不汗顔的。

对 于他的被“请”,我是觉得很意外,因为就我所知,他虽然常不太河蟹,但始终是一个温和的反对者,并不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尤其是这一次,据说用的理由是他 参与(甚至组织)了某花革命活动,这真是让人觉得荒唐,因为他对此次事件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有人称,领导们就是要这样“请”一些大家都认为不可能被 “请”的人,来间接压缩言论空间。

这也许是真的吧。

我不敢对领导的想法妄加揣测,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用意:究竟是对温和的力量也心怀恐惧?还是想洋洋得意地表现一下自己的无所不能?

如 果是前者,那么他们这么做无异于是告诉人民,他们已经不行了。如果是后者,那么他们可能错得厉害。温和的反对者至少还是理性的,是可以讨论的,而那些在他 们看来顺服的P民——一如那位农妇山泉有点田的农民华莱士——却总有一天会因为权益被侵犯到底线而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暴发。

好吧,兲朝不是英国,P民的忍受没有底线,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谁知道呢。

2011-03-13

幸好大虾在被“请”去一个月后总算是平安归来,感谢国家。

据大虾说相关人员还是很守法的,他对此表示欣慰。我相信我的朋友不是被迫发表这样的言论,只是在想,他们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收殓自己的行为呢?或者他们也知道恐惧了,试图走一条平衡木,只是我不知道这条平衡木有多长,什么时候会走到头……

(本文虽然早在大虾刚被请去时就开始写了,但是现在才算写完,汗)

2011-04-29

[一周八卦]2011-04-24

  • 一碗猪肝醡

    猛禽 收录于 20110422 | Tags:青小土

    幸运的是我们拥有网络,普通人一样可以留下自己的印记。凭借着这些碎片,亡 者就不再是户口簿上冷冰冰的“消户”印章,而是可以被还原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服务器没有关闭,电子信息就忠实地守护着主人的所有欲求和梦想,守护着他 们的名字,他们作为人类的一生。

  • 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历史 – 萝卜网 – 人人都是艺术家

    猛禽 收录于 20110422 | Tags:历史,蒙古,中国

    中国人把蒙古史说成中国史,把成吉思汗列为中国的民族英雄,现在已经闹成了国际史学界的笑柄。英国《泰晤士报》以及各大著名历史学术网站发布文章 《Outrage as China lays claim to Genghis Khan》,以批驳中国史学界的恶搞。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1538174/Outrage-as-China-lays-claim-to-Genghis-Khan.html

  • 北川地震遗址是这样保护的-赵牧博客-搜狐空间

    猛禽 收录于 20110419 | Tags:北川,地震

    看图不说话

  • [谈情解爱]我想知道,现在的剩女问题是不是非常严重??_情感天地_天涯社区

    猛禽 收录于 20110415 | Tags:教育,婚恋,剩女

    中国教育体系的失败,必然是让全国人民为中国教育官员的弱智买单。中国的教育体系,不仅让国家失去真正的竞争力,还让社会充满各种因为教育失败而带来的问题,正在让全国的民众失去家庭的幸福和快乐。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73期]

请问您长叶绿素了吗?

据说前两天weibo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堆wei友在路上拦了一辆经过北京开往东北的车,救下了一车的差点被做成狗肉煲的狗。真是太感人,应该上 感动中国节目,堪与去年的拍照打拐行动相P美。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应该拉着狗狗们的手——哦,是前爪——说:我们来晚了!!!然后在那货车的车门上用 粉笔写上四个大字:多难兴窝!!!这样就圆满了。

就不说性浪那啥的了,大家懂的,说了得罪人——当然不是得罪性浪的人,它们是人么?

其 实我最喜欢的宠物是鱼。鱼多好啊:它不叫,不会打扰到邻居;不咬人,很安全;不到处乱跑,不怕丢掉;不随地大小便;不用给它洗澡;有自动水处理和投食设 备,养起来省事……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不能经常抱着它…(另,BTSB补充说:完美宠物啊,就是不能带出门搭讪)

或者我应该号召一帮爱鱼人士去菜场掀鱼摊?这可是正义的事业,你敢不去?你就是人渣败类没有人性!什么?你还吃鱼?吃鱼的人都该死!这是侵犯卖鱼人的财产?某老师说了:SM面前财产算个P。

昨晚还在推上跟 @Arctix404 对扯了下宠物问题。

Arctix404:养鱼虽然省事,可是养不通人性的动物少了很多乐趣啊。
我:通人性神马的不过是训练加人类自己的YY罢了。含羞草还通人性呢。哈哈
Arctix404:可能换种说法好点——养鱼少了很多养较高智商宠物的乐趣。
我:那为什么不去养猴子,那个智商更高。再说也有智商更高的鱼,比如海豚。智商高有智商高的麻烦。小孩子们养更低智商的蚕,一样很有乐趣。

好吧,我的确是在抬杠了。其实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

为了你的身心健康,养一个宠物吧;为了宠物的身心健康,还是不要养了吧。

我支持爱狗人士表达主张,但从公平公正角度来说,我同样支持所有爱吃狗肉(及所有肉类)的人们自由表达主张。

王佩认为:

民间救狗行动的正面意义在于,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形成一个民间自治层,不借助国家之力,毋须法律背书,而表达主张,采取行动,这是市民社会的雏形,在铁板一块的当下更加弥足珍贵。公知们以吃狗乃个人自由为据,而反对并讥讽,实际上站在了市民社会的反面。

佩 妈这也太上纲上线了吧。首先,反对的人中并非只有所谓的“公知”(比如我),“公知”也并非全都反对(比如王佩、全勇先等);其次,救狗固然是市民社会的 表现,但争取吃狗肉的权利同样也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事情在于:爱狗人士有他们的自由,但是群发消息骚扰他人,对于不响应者加以谴责无异于是对他人的一 种道德暴力。这恐怕才是召致反对的主要原因。

就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是非常讨厌狗,比如像 @旺小德 这样的狗还是很可爱的(当然我也经常威胁要把它做成狗肉煲,哈哈)。但是具体到某一只的话,还是有特别讨厌的,比如我们家楼上邻居,经常带出去溜的时候都 不看好,它会沿着一路下来在楼梯旁的每户人家门口拉泡尿,有户邻居已经忍无可忍在门口贴了警告字条。至于狗肉,在我看来和别的肉类也没有本质区别,可以一 吃,但也不是特别好这一口。

但是……除非有法律规定,否则他人无权剥夺我吃狗肉的权利,更无权以此对我进行道德审判!

对于阿鬼所说的:

呵呵,所谓“救狗”根本就是一件不存在的事情。把狗买下来,那狗就变成你的私产,你自然可以养,没有人可以杀它们;但是不买,那狗就是别人的私产,怎么处置你管不着。想要救狗的人,不能靠侵犯他人的财产权来体现自己的善心。

“公知”全勇先斥之为:

你只理解财产,你还不理解生命!

对此我只能说:对这些要把这事上升到所谓SM高度的道德优越人士,我只问一句:请问您长了叶绿素了吗?

[一周八卦]2011-04-17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72期]

[一周八卦]2011-04-10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71期]

药家鑫与死刑

药家鑫专题

最近药家鑫很轰,腾迅弄了个专题《李玫瑾挨骂与孔庆东受捧》。虽然个人对腾迅的很多方面都不喜欢,但是这个《今日话题》还是很不错的。

孔庆东那个猪头就不说了。单就李玫瑾的事情来说,她的言论的确没有什么技术上的问题,但CCAV的采访和剪辑明显是基于一个对药家鑫同情的立场上。所谓的理性观点很喜欢讲要就事论事,要讲法律——问题是姜大妈早就说过:法律不是挡箭牌。

其实问题在于有些人在有意无意的混淆一些东西——当别人说药家鑫必须死的时候,他们说民众非理性不讲法律,但当他们说药家鑫是激情杀人的时候,法律又在哪里?

比如媒体根本就不应该去采访一个技术性的专家,因为需要咨询作案技术问题的人是法官,而不是民众。药家在媒体上博同情的表演已经相当不少了,但是受害人呢?显然在这个事情上以CCAV为代表的媒体是有偏向的。

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争议,民众为什么会有药家鑫必须死的呼声?原因在腾迅这个专题的结论里已经说了:

总之,如果一个社会充满“无正义的伪理性”,那么必然会逼出很多“反理性的伪正义”。

一个“”字用得恰到好处。

用挡箭牌说话

不可否认药家可能是值得同情的,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张妙家更加值得同情。当然我不认为药家鑫必须死,但必须按照法律行事。这些算哪门子法律?

激情杀人算怎么回事?那么马加爵和杨佳也是激情杀人,为什么就双重标准了?司法的公正性在哪里?

悔过书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什么?已经被列为嫌疑人了还能算投案自首?就算自首,那第一次被审讯时为什么不自首?自个首还要分两次还真是扭捏啊。

13份奖状能减罪的话,那么抽中康师傅再来一瓶是不是可以去领500万的奖?

至于请愿书——杨佳能拿出多的多的请愿书。

好吧,我不该拿法律来当挡箭牌。

还有他那位被人肉的同学。虽然我不赞同人肉这种行为,但对她不同情。人肉是非法的,但她的言论是非正义的。

死刑问题及结论

药家鑫死不死还是要看法律这个挡箭牌。但废除死刑的问题,我是一向持保留意见的。至于什么人权之类的,也是些混淆视线的——他们对嫌疑犯讲人权,对受害者不讲人权——或者在他们看来,死人没有人权。

其实归根到底我就是TMD烦那些精英的道德优越感,说到民众如何如何就是非理性、情绪化神马,去你妈的精英意识吧。民众不是傻瓜,轮不到你们来说三道四。不论是药家鑫还是死刑的问题,每个民众都很清楚——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以上的情况中,成为药家鑫或死刑犯的可能性很小,但成为张妙或其它严重刑事案的受害人可能性很大,保卫所有受害人的人权就是保卫我们自己。

再补充几句

民众的愤怒更多的是源于之前的七十码和李刚门等事件,权势与金钱的介入让人难以信任中国法律这个挡箭牌。其实 药家鑫想要不死,根本不用像现在这样弄,当初直接花钱安抚受害人,再通过关系搞定法院判个不死的刑,但又不能太轻引发民众情绪,之后再慢慢减刑。现在的情 况我估计是药家想直接弄个轻判,所以才折腾这么长时间,结果夜长梦多,搞到不死都难了。

[一周八卦]2011-04-03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