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计划

结了婚的人就再搞什么展望了,改成计划吧。

首先是关于婚礼的计划,这会是上半年主要的工作,除了现场节目安排以外,就是准备一个网上互动的平台。

然后就是蜜月行的安排。

其它的工作就是把那个给8周刊的网摘程序弄好。

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再写一个四方的客户端,使用新版的API,要赶在老版API作废之前完成。

其它就是围绕饭否开发更多好玩的小东西。

年终总结

又到了例行年终总结的日子。在这10年代的开局之年里,最大的喜事是饭否的回归。

一月:新年先发旧文,谈了一下所谓的《》,其实不过是卸磨杀驴;发了两篇关于twitter的评论《》及《》;在贵州张磊案发后写了《》,现在看来,这事的确是向我预计的悲观方向发展;看完了“网瘾战争”后写了一篇影评《 》;在非技术BLOG发了一篇《 》;在技术BLOG上发了一篇《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

二月:三表被按后谈了一下《》;扯了一把《》;作了一篇《》算是看完《大江大海1949》之后的书评;感慨了一下《》;长篇大论了一番《》;技术方面是掺和了吵架,谈了一下0bug老师是如何《从技术问题变成RPWT》的,真是太欢乐了。

三月:春运归来《》;研究了一下产妇《》的都市传说问题;因为谷歌退出大陆风波作KUSO文《》及非KUSO文《》,并开始强势插入性浪,但可耻滴多次被删文,全年累计已达14篇;新开一个评论新闻的分类:真像射,首篇谈论《关于物价的新闻》;重点转载了《赵连海:我坚信我无罪!》;技术方面就是去调戏了一下果粉,作《iPhone和Android的开放问题》。

四月:开始忙了,写得比较少。先来一篇真像射《关于房价的新闻》;用《小空,你好!》纪念苍井空之夜;虽然郎咸平RP不怎么样,扯的淡也经常错误百出,但是我非常反感某些人说他不行,又拿不出什么道道来,就像说宋鸿兵的理由貌似也就只有一个阴谋论,所以掺和了一把《再翻一面》;技术方面是继续调戏肖老师《不信的是鬼》。

五月:在经济方面扯了一下《衍生品交易的是非》;就信任问题谈了一下《MB的基础》;技术上研究了一下《Twisted开发Web应用笔记》。

六月:本月大事是公告结婚。因为三网合一问题谈了一下《光腚大神》;另外就是一篇极不河蟹的旧文《中国向何处去》;技术上则是为了被墙的四方找了一个临时解决方案《智障手机访问四方的一种解决方案》。

七月:去吴哥玩了一圈,只作了一篇谈《文化的改造》;技术上《掺和Milo老师的程序语言性能比试》。

八月:还是忙,只有真像射一篇短文《手鸡实名制》;技术上是一个掺和比试中产生的副产品《简单的Delphi对象管理器》。

九月:因为王烁要做马云专题而引发了《一个欢乐的下午》;因为江晓原声称支持网络实名制,我决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他自己的理论去证明他的自相矛盾;因为在推上与人争论堕胎与残疾的因果问题而作《统计与因果》;每年重提《914事件八周年》;转眼来上海十年了;因为巴比来华搞慈善之事忽然想到一个恶搞的段子《午餐的秘密》;技术上写了一篇《带OAuth的twip安装手记》,结果刚发出来twip就升级了,此文用处不大。

十月:国庆大喜,老刘喜获诺贝尔和平奖,当然要《获奖庆祝》;然后可耻滴去了《百万SB汇》;技术上谈了一下《从漫画看源码管理方式》。

十一月:很多事情我都是一开始不想掺和的,结果还是掺和了,比如QQ与360之争后有了《3Q8挂》,1115大火之后有了《恶政猛于火》,流产的2010中文网志年会后有了《2010,被按年会》;评论人民艺术家刘淼老师创造的一种新的《电子书流通模式》;本月甚至本年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以致于技术文章本月空缺。

十二月:继续评论《为什么是饭否》;又见真像射《菜价不是问题》;因为复旦18名学生的黄山事件谈了一下《摇尾狗》;因为盛大诉外挂代练一案谈了一下《法律之恶》;计划的技术文还是没写完,只能先发一篇凑数的《给web.py加点仿TG的功能》。

忙碌的2010年就这样过去了,十年前乃至五年前,我也绝对不能想像今天的中国会是这样一个中国。所以我也不敢设想十年乃至二十年之后的中国会是怎样。

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今年我的BLOG写得明显少了。因为往年做年终总结时,一大烦恼就在于,我不能把所有文章都收录——那样就太多了,必须有所取舍。今年就没有这个烦恼了,全部收录也就这么些而已……

[一周八卦]2010-12-26

  • 重庆:洗浴中心包围千年古寺-王克勤-搜狐博客

    猛禽 收录于 20101223 | Tags:温泉寺,房地产,政府

    记者获悉,张贵元目前受雇于柏联集团。

    注意:旧闻

  • “被地震”的钱钢 – FT中文网

    猛禽 收录于 20101222 | Tags:唐山大地震,人物

    “汶川地震的头一周,政府在国际上是开放,政策上是开明,对媒体是宽容,一切都井然有序。中国人一旦你让他们自己行使权力, 就会井喷一样非常积极。但是之后出现了校舍和预报的问题,态度就变了。所以你看玉树地震,民众情绪就有所不同,显得勉强,而汶川则是自发、不顾一切——伤 亡规模的差别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多元声音受到打压也使人们忌惮,不敢再多嘴。”

  • 纪念一位消失的淘宝店主_网易科技

    猛禽 收录于 20101222 | Tags:经济,淘宝

    但也正因为网店越做越大,已经有了效益,开始遭到行政部门的关注。任何一个行业在很小没有油水的时候,总是会被监管机构忽略,但一旦它有了效益,监管机构立即就会来争抢,到了这个时候,这个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也就过去了。

    卖假货有罪,但不卖假货怎么养你们这帮假货政府的猪头呢。兲朝之内没有新杯具。

  • 一道不规范的语言规范令_王佩的博客_博识界_博客_财新网

    猛禽 收录于 20101222 | Tags:版署,语言规范

    这样一份含混不清的通知,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下发到各出版单位,急急如律令,字字皆悲催,名为维护汉语的规范与纯洁,实际上将打击和禁锢鲜活的民间语言、网络语言、全球化条件下生生不息的当代汉语,其作用必将适得其反,沦为历史的笑柄。

  • 韩寒:我一直很收敛 – FT中文网

    猛禽 收录于 20101221 | Tags:韩寒

    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一直是国际上最容易被评点的两个政府,美国政府有60亿人可以随意评点,中国政府其次,有47亿人可以随意评点。

  • 谁动了Mr.A的税单?–南都周刊

    猛禽 收录于 20101219 | Tags:税收

    A先生突然感到有些肉痛,他看着街道上的市政工程、环卫工人……第一次真实地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原来所有这一切,我都已经埋单。

  • 菲律宾是个多烂的国家?_赵丽华_新浪博客

    猛禽 收录于 20101218 | Tags:菲律宾

    貌似菲律宾是美国那样的民主体制,实际是家族+黑社会+帮派+世袭的政治格局。

    虽然只在马尼拉待过一天,但是感觉非常不好

  • 转:我们永远怀念您—–永不落的红月亮慈禧太后 – 政治 考研论坛

    猛禽 收录于 20101218 | Tags:讽刺

    搜了一下GOOGLE,第一页的结果不是被墙就是被删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7期]

[一周八卦]2010-12-19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6期]

法律之恶

南京外挂代练事件一审出来了,结果真是令人发指:夫妇俩人共被判9年缓4年外加300万罚金。

不是说他们没有罪,而是罪不至此,盛大下手太狠了。大概当年腾讯诉陈寿福也无法与此相比。

首 先我不认为代练是一种犯罪行为,玩家花钱向盛大买了帐号,就有权请别人帮打,除非盛大在用户协议中明确禁止。其次,使用外挂也谈不上犯罪,不过盛大的用户 协议里应该有禁止条款,这也只能算是违反协议,只是民事法律纠纷,构不成犯罪,而且这种民事纠纷也是盛大与玩家之间的。

董杰陈珠夫妇错在把这事做成了生意,并且做大了,所以成了靶子。沾到了《刑法》的边,他们就注定要杯具。

其 实少量的外挂,大量的代练,对盛大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这些人也一样要花钱买点卡,该赚的钱一分也少不了它。只是外挂多了,别的玩家会不爽,会流失,这 才会影响到它的生意。这次对这对小夫妇下狠手无非是给别的玩家一个姿态,表明它有在打击外挂什么的。真要说那对小夫妇能对盛大的生意有什么大影响,最多不 过是大象被蚊子咬了一口罢了,只是这回蚊子看来是要被拍死了。

然而盛大有钱有势,拍死个蚊子只是小事,我们P民也拿它没办法。只是南京法院再次相当令人失望,因为这个一审判决过重的量刑让人看到兲朝的法律原来只是有钱有势者的工具。当然,在傍大款这个问题上,它跟深圳南山法院还是有差距的,那个就是腾讯的私家法庭。

不过南京法院有过一项成绩目前还是全国第一,那就是彭宇案。在那个案子里,它甚至可以无视“无罪推定”这个基本原则。于是有了前几天的杯具:

12 月15日13点,78岁的肖雨生死了,死于一次跌跤。他滑趴在地,额头磕破,流着血,他无力站起,无法呼救。人们匆匆走过,无人敢扶,没人打120、 110,只一个保安跑去派出所。20分钟后,肖雨生被活活憋死。肖雨生,死于深圳市福田区益田村,死于一场冬雨,死于变冷的人心。(据南方都市报)

徐老太及其家人的双手沾满了肖老先生及无数跟他一样遭遇的人的血。这里也有南京法院的一份功劳。

对法律的信任是社会信任底线,当权力和资本继续无止境地消费这种信任,它总有被花完的一天。

摇尾狗

Why the dog wags its tail?
Because the dog is smarter than its tail.

If the tail is smarter than the dog,
The tail will wag the dog.

这话来自于一本电影《Wag the dog》,想到这个只是因为前两天发生的复旦黄山事件。

前天看那新闻报道真是跌宕起伏啊。先是报道说有18位学生受困山中——担心,然后是上海黄山两地三百警力进山搜救——紧张,凌晨时分终于找到——松一口气,有一名当地警员牺牲——悲剧。

不 过当时看电视就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既然是没开放的地区,为什么他们要跑去,而且为什么要找这种冬季下雨天去,那不是找死嘛。还害死了个无辜警员,人家也 是个年轻人,乡下人的命就没有他们大学生值钱了么。看他们在山上向死者鞠躬时相当缺乏诚意——因为镜头晃过时貌似有一个指挥的人走过,感觉他们似乎有点不 甚情愿的样子。看到当地那个派出所长哭的那么伤心——“要怎么向他家人交待啊”——那些学生的态度越发显得没有什么悔意。

但是看在都是些小屁孩,也不好说他们什么,无非是看完电视报道骂他们几句而已。

今天有报道复旦学生悼念遇难警员张宁海的活动,不过提到18名当事人没有参加,从善意的角度上说,可能是校方为了学生心理健康考虑。但是看到这些小道消息你会怎么想?

复旦方面对此事的处理重点放在这些方面:

事件中学生们关注的则是这些:

好吧,复旦不愧是中国新闻工作者的摇篮,居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控制媒体进行公关。所以大家对于中国的新闻自由神马的也就只能当浮云来看了。

然而网络的存在对于复旦来说是个杯具,更加八挂的小道消息仍然是来自网上:

RT @wubuntust: 复旦登山协会,又名快速登对协会。进去的男的女的,出去一次就配成一对一对的了。举个例子,他们经常玩一个游戏,猜数字。猜到的一男一女要被关进一个帐篷,两人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不能超过3件。

原来又是一帮“混帐”的所谓登山爱好者,大概是去打野炮的吧。难怪当时电视报道时是这么说的:……凌晨2点多搜救队终于在山崖下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抱成一团的18个人……呸呸呸,口味太重了。这帮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嗯,我太不厚道了,并且跑题了。回主题。

其实我想说的还是复旦控制媒体的事情。本来我是没想谈这事,但是既然谈到了控制媒体的事情,那就有点废话可说了。

从 上面的截图来看,上海的文汇报和解放日报是被复旦所控制的——党指挥猴蛇嘛,复旦就是党的教育机构,为党教育接班人——专制的教育是专制得以持续的基础, 关于这点有空另外说。为什么其它8挂媒体没有控制住呢?这大概要拜市场化的功劳,那些八卦媒体的衣食父母是读者和广告商,虽然上头还是在管着他们,但总还 是需要自己觅食的。跟那些用党粮豢养的猪猡还是不同的。说到这里,我想起前一阵那位著名的全家都是高也的性发射妓者顔秉光。

现在的问题是:上面会不会以此为契机整顿新闻业界,甚至网络界呢?大概是有可能的。

其实我还有个问题:既然复旦如此善于控制媒体,为什么还会在网站泄漏这种消息,难道他们OUT到至今不知道网络才是媒体的未来么?又或者是敌对势力搞出来败坏复旦声誉的?

我相信他们不致于愚蠢至此,那么这背后有什么阴谋呢?那我就不知道了,太过于阴谋论似乎也不好。

但总之有人是狗,有人是那狗尾巴,谁摇谁就看谁更聪明了,最重要的是保持谨慎,不要自作聪明就好。

[一周八卦]2010-12-12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5期]

[真像射]菜价不是问题

前一阵新闻报道说头头们爱民如子,关心大家的菜篮子问题,要求全市各大菜场与郊区种菜合作社联合,搞蔬菜直供以降低菜价。

当时就觉得这明显是领导们坐在豪华办公楼里拍脑袋想出来的点子。结果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几天新闻就报道说这种蔬菜直供受冷遇——当然这是台面上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被不合作了。

原 因也很简单,合作社和菜场都觉得不赚钱,而直供的菜价也降不下来。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合作社因为这个直供而被迫进行他们并不熟悉的运输仓储和销售活动,由 此导致相关成本不必要的提高——以前这些都是中间几道菜贩子做的,他们熟悉这一行,并且有规模优势,所以成本较低。而菜场一方面只能收很少的摊位费,一方 面自己也不能亏本,所以实际上只能给直供方提供位置比较差的摊位,由此导致直供的生意并不好,加上价格不能高的话,搞不好就是要亏本的。

其 实大家都知道菜价上涨的背后是通胀,而通胀的原因就不可说了。但是用这种行政直接干预市场的手段是肯定行不通的。按原教旨自由市场经济主义的观点来说就 是:市场永远是对的。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狗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自由经济、资本主义。看不见的手能够解决一切市场问题——前提是政 府不要干预。

当然太过原教旨主义是不好,但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即使退而求其次,市场需要政府,那也是需要政府用法律对市场加以规范,最多使用少量的宏观调控措施(这部分有争议),无论如何不应该政府直接插手市场。

基本上结论就是:市场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并且可能带来新的问题,但是政府破坏市场的话,结果只会更坏。

这 个菜事就是如此。亚当.斯密早就指出,社会化分工能充分发挥出社会生产的效率,这些头头们反而指望退回不分工的时代能降低菜价,你们不如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种菜吃。或者有一个更好的办法:给每个城里人都分一亩耕地吧,那样家家户户就都能吃上免费的菜了。没地?把你们丫的别墅拆了不就有了嘛。NND

或 者我应该重提那个悲伤的往事——当初很多人强烈质疑胶州路失火大楼项目的层层转包问题,其实这根本不关分包商的事情,问题在于市场的不自由。如果项目公开 按价格招标,那么根本不会有转包,而是最后施工的公司接到这个项目,政府可以少花钱——当然,也只能得到相应价格的质量水平。如果这个承包商质量不行,它 也不应该得到转包,政府的监管在哪里?

归根到底还是中国的市场根本就是个狗屁市场。应该交给市场自由处理的事情,政府抓在手里,因为有钱赚 ——而且是头头们有钱赚。应该政府司法监管的地方,官僚们都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因为不想干活。中国的纳税人交着税养着这帮不干活光会给自己捞钱的所谓公 仆才是中国菜价背后的根本问题。

为什么是饭否

(12-04)

早在饭否归来之前,大家都能够想到:只要它是在兲朝期内归来,那就必然会是一个比以前更敏感的饭否。

事情果然从饭否归来的第一天就被证实,相关的内容我在《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里已经说过。

昨天王兴发了一句:

我要非常清晰的表明立场: "敏感词万岁"这种用户名在饭否不受欢迎。这名字并不说明你更聪明更有立场,只说明你更不成熟或更适合饭否以外的其他网站。

这话在饭否得到了一边倒的支持,而在推特得到了一边倒的反对。

反对的理由饭友们都懂的,支持的理由却是推友们基本都不懂的——如果你想懂,那么参考四万姐的话吧:

当所有的国内网站都不能让你骂共产党是傻逼的时候,饭否也一样没有承担这种责任的义务。一个在体系内的微博网站所能做的是有限的,也是在苦苦维持的。饭否可以容纳敏感词,然后变成另一个twitter。但我们在墙外不缺少一个twitter,在墙内永远缺少一个饭否

饭否已经因为言论自由死过一回了,对于大多数饭友来说,如果一定要在言论自由和饭否之间选择一个失去的话,那么被牺牲的总是言论自由,理由就如四万姐所说。

我 能够理解民主人士为了兲朝P民争取言论自由的努力,但是请放过饭否吧,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性浪伪勃和疼迅QQ,它们的用户比饭否多多了,那才应该是你们大显 身手的好阵地。什么?它们太大户,你们干不过?不能得到最大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搞什么精英民主结果不过是一小撮人的小圈子自娱自乐。那么请在你们自己的 圈子里乐吧,不要到饭否来,以免干扰到话痨圈的自娱自乐。

饭友们比那些评论人士更知道新的饭否失去了什么——有小鸡鸡的死人,终归还是一个死人,没有小鸡鸡的活人,好歹还活着。饭友们更知道的是,是谁让饭否死去500多天。

饭 否作为国内最早的山寨twitter,一直以来都是IT界评论精英评论到微博时必须提到的一个网站。然而饭否与其它山寨twitter又是那么的不同,以 致于大佬们的评论放在饭否上往往不成立——但放到和饭否同一时期的嘀咕叽歪做啥等上面,或是后来的性浪网易疼迅微波等上面,却多少能成立部分甚至全部。

单从技术上说,饭否可以说是最缺乏创新的——当年它最常见的更新就是随着twitter的功能更新而更新,几乎从来不见自己的特色。相比之下嘀咕的创新要多得多(比如饭否重开之后,它们推出了一个新的徽章“神马”,其实就是“羊驼”),更不用说财大气粗的性浪了。

那么饭否与众不同的魅力究竟何在?我原来在《文化冲突无处不在》中认为的是饭否特有的话痨文化,而这种文化源于早期的放任管理。但是别的山寨twitter如嘀咕等早期应该也没有管那么紧,为什么别的山寨twitter没有诞生类似的文化呢?

不过最近我终于有点想明白了——

饭否不是因为有王兴,而是因为有郭万怀。

如果不明白为什么是郭万怀,那么还是请不要评论饭否,因为那注定会是个错误。

[一周八卦]2010-12-05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