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0-11-2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3期]

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

昨天就听说要开饭了,有小道消息称是晚上9点。结果忙完已经9点多了,跟刚从外面回来的京院士说了这事,我们都不太相信。

上线刷推,已经有人说开饭了,但是我们都没刷出来。后来有人说可以用手机版,我们才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饭娘。再后来网页版也刷出来了。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饭娘都要被刷爆了。

感谢我主飞天拉面大神~~~RAmen~~~

2009年7月7日,饭娘毫无预兆地倒下了,连一句遗言都没有。多年以后的互联网史将这一事件称为“七七事变”。虽然她还没来得及留下一句:I’ll be back,但是我们都期待并相信她还会回来的。

2010年11月,首页上出现了头像墙,并且饭娘归来的预告消息满天飞——其实类似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出现过多次,但这一次看来是真的,因为很具体。

2010年11月25日,美国佬可耻的感恩节——当年印第安人救人了他们,他们却恩将仇报,事后还将获救的功劳归于上帝,搞了这么个只有北美人过的节日,真是太可耻了。

没想到这一次的感恩节还真TMD要感谢面神、感谢郭嘉。饭否首页改成了“等你开饭”。有人就此事问王兴,何时开饭?王兴说:不差这几个小时。

真是个让人鸡冻的消息。

一年四个月零18天……饭娘消失了506天——包括昨天白天和09年7月7日的晚上各半天。

饭娘,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回来就好,其它都不重要。

本来昨天就要写这一篇的,结果刷饭刷得太HIGH,结果就没写了。

在饭否离去的这段时间里,互联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饭否的归来,同样在并将继续改变着这互联网。

性 浪伪勃是醋海翻腾,费尽尽力搞来一堆的名人,好不容易拉来那么些人气,结果还不如一个被关了一年多的网站重开。嘀咕网易则是心怀怨念,时至今日才发现昔日 繁华只是一场梦,终归逃不脱为人替身的悲哀。疼迅微波则是直接爆发,把钱总发的回归饭否通告消息给删除了。大概只有搜狐微波之类可以蛋腚滴表示影响不大, 情绪稳定了,因为貌似没多少饭友去那里。

对于那些因为饭否重开而酸不拉叽说风凉话的人,我本来是不想理睬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饭否。如王兴所说:饭否不是微博,饭否就是饭否。

关于饭否的不同之处,我去年写过一篇《文化冲突无处不在》,从文化角度上说了一些。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而已。

然而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IT业精英只会肤浅地把饭否看作一个和网易微波或搜狐微波类似的twitter山寨品来评头论足。在饭友们看来,这种行为无比SB。

昨天有人说:

饭 否的服务器快爆了,不过我怀疑那只是昙花一现。毕竟时隔一年,物是人非,早已有太多备胎取代了饭否当初不可或缺的位置。许多人今夜去那里,不过是凭吊一番 曾经被定格的记忆,很快终将回到自己现在的圈子。饭否的回来多少有些不合适宜,它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绝唱,现在却为自己写了一个平庸的结局。

不过他想错了,其它的微波对于饭友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饭否回来的这一天,有一个渠道能告诉自己的好友:我们可以回家了。它们永远也取代不了饭否,否则嘀咕也不需要一度封杀饭否这个关键词,疼迅也不需要删除钱总的消息了。

至于某些只敢在树洞里说这话的:

对饭否仅有的一点好感被这群脑 残的饭否流民给破坏了,一群感情如精虫泛滥的死文青

林大师回复得好:

你妈逼 还用树洞发 有本事站出来啊

这种缩头乌龟真是纯SB。饭否不需要你的SB好感,你TMD才文青,你们全家都文青。

当然,动摇的人不是没有,比如庄雅婷:

这感觉好比。。终于改嫁了。。然后以为被撕票的前夫又被放回来了。。

这种感觉正说明了她并不适合饭否,她呆在VIP云集的性浪才更合适,那里才是她这种名人应该去的地方。跟你的老公走吧,前夫被放回来也不需要你同情的,你就当前夫已经被撕票好了,这对大家都好。

BLOG图党李小乖说出了饭否和性浪的重要区别在于:

同样是人潮汹涌,新浪跟饭否的感觉却大不相同.新浪上的人都在拚命的往前挤,惟恐晚了拿不到船票.而饭否则貌似都在说:往里面挤一挤吧,外面很冷呀...

其实饭友对饭否的态度与果粉对水果的态度差不多,外来的指责不说是不了解,至少也是了解得不够。只不过区别在于水果之于果粉是源于它优秀的用户体验,而饭否则是不可替代的情感。用户体验对于没用过的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而情感对于没有融入的人就更加无法理解了。

这就是当年Fenng在饭否碰壁的原因,因为他就是这种不了解而批评的人。不说北风为人如何如何,但至少他还是比很多推友更懂饭否的。

话说我还没说到推特,而要说到推特,还是先来说一下民主人士最爱的言论自由。

不可否认,再次归来的饭否很可能不再有当年的自由环境,而且这种审查更多的是一种自发行为,比如今天很多人都在反对推友来饭否做敏感词测试。我估计王兴甚至不需要在审查这块做太多的投入就能让饭否保持“干净”。

我能想到民主人士会如何批评:你们怂了,恐惧了,被按了,不敢反抗了,屈服了,自我审查了,自我阉割了,被奴役了……

还能有点新词么?你们除了会煽动别人去当炮灰以外,还会点什么?

这种批评跟当年那些在豆瓣吵着要言论自由的SB小P孩没区别。豆瓣就是个成人交友社区,去你妈的政治吧。再说那些SB也不是真的要言论自由,因为他们也没有自己的思想,除了会转一些别人的唾余之外,只会把一个个的好网站搞死掉。

粉丝们请去性浪,非主流请去QQ,政治家请去推特。

其 实推特也不是个自由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政治正确和……另一个性浪,一个由另外一批名人和粉丝组成的性浪。唯一少的只是官方审查而已。说推特自由的人可以 看看饱醉豚,除了像他有这么强大神经的人以外,没有多少人能扛得住源源不断的人身攻击而坚持发表自己的独立的观点——虽然未必都对,至少有很多我是不赞同 的。

看到有推友不理解,为什么有了推特还要去饭否受审查,甚至有人会因为自己是在知道饭否之前就知道推特而萌生优越感——这需要多么飚汗的 自恋才能达到这种程度,或者郭小四教主的传人可以吧。我们回到饭否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它是不可替代的,即使是推特也不能。当然推特也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我虽 然已经回到饭否,但也不会离开推特。

话说我也是先注册了推特再去的饭否,那时推特还没有被墙呢——推特被墙和饭否被关是同一天的事情。但最后我还是成发饭娘的人,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就是喜欢这样一个没有没有名人,没有意见领袖,甚至没有能够提供稳定的访问的饭否呢?

也许就如章魚.丸子所说:

在饭否上我喜欢你关注你不是因为你是名人,而是你说的话都说进了我的心里。

电子书流通模式

著名的人民艺术家刘老师今天宣布《长期收购各类文字作品》,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电子书流通模式:P2P——即作者与读者个人对个人的流通模式。

如刘老师所言,这个方式有两个优点:第一是保证作者能够直接收到读者支付的费用,能够完全体现作者的劳动价值;第二是保证了没有多余的第三方审查。

因此这一想法立即在推上得到广泛响应:

饱醉豚当即将自己的一篇《醉酒的穆斯林》以每千字10元的价格售予刘老师和火炬。
费老提议搞一个类似ISBN编号的东西来给这种电子出版物编号,以方便检索。
王佩认为此法值得推广。
……

但是刘老师自己指出此法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对读者的信用要求很高,否则只要有一个读者把文章放到公共领域,作者基本上就没法再卖了。

因此刘老师建议有兴趣的人在自己的BLOG之类的地方发类似的购买声明,每个人以自己的信用为自己的购买行为背书,将这种P2P流通模式扩大化。

但是我觉得这样还是有问题,问题仍然出在读者的信用上——因为一件作品卖得多了,一旦有人外传作品,是很难找到是哪个读者外传的。一百个守信的人挡不住一个不守信的人,而且在责任不能追究的情况下,也无法对不守信者造成处罚。

如果作者只能把作品卖给有限的少量有信用的人,那么收益还是太过于有限。像老饱这样的价格对于作者来说算是很低的稿费了——相对于传统出版物的稿费标准而言,而对于读者来说却又太高了一点——特别是对于长篇作品来说。

当 然,一个可选的方案是作者在发布作品的时候以不可修改的非文本方式——比如图片——发布,并在其中嵌入水印来标识每一位读者,那么当公共领域出现此作品 时,作者可以通过水印确定外传者。但是这样虽然保护了作者的权益,却使读者失去阅读的方便性,同时对于作者来说也增加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由此可见,信用对于交易来说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交易成本,而兲朝的法律问题就在于没能对信用加在有效保护——因为兲朝政府是最不讲信用的,所以它们不肯作茧自缚。

我能想到的另一个方案是杂志化发行。

作者将作品卖给发行方,由发行方去处理防外传措施,而读者也直接从发行方定阅作品,由发行方的品味为杂志背书。对于时效性较强的作品,甚至都可以不需要防外传措施。

或者还有更好的方案?

附,令狐提出可以仿照软件的两种发行方案:传统渠道通过DRM之类的手段来保护作者权益,开放渠道通过捐赠来支持作者。

我认为这些方案在兲朝还是有不可克服的困难,那就是对于不能通过官方审查的作品来说,行不通。

比如令狐说

在开放渠道中,文章仍然可以私下用P2P的模式进行,然后在书的开头注上:“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去xx淘宝店买两瓶啤酒赞助我一下,这篇文章的SHA-1码是:xxxxxx,请注意核对”。那个SHA-1是为了防止内容被篡改。

但是因为支付方式的同步公开而很容易导致支付方式被封杀,甚至因此为作者带来额外的风险。

令狐提出:可能需要考虑一种P2P的支付方式。

这个我目前想不出。因为出于支付安全性的考虑,分布式的实现貌似没有方案。

2010,被按年会

自从参加过第一届网志年会以后,接下来的四届我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参加——要么是档期冲突,要么是离得太远。到了今年的第六届,早就听说要回到魔都来开,心想这回总算是可以参加了——只要档期不冲突。

按以往的传统,年会都是在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召开的,今年却直到过完11月上旬才看到日程发布,而地点更是只提前了几天公告。种种迹象都暗示着这届年会将非同寻常。当然也的确与以往不同,连名字都改了,不再叫“中文网志年会”,而改叫“网络创新年会”。

无论如何,这会的初衷都是一个技术性、非政治、并带有商业性的一个民间活动。然而到去年连州会议的时候,这个会已经越来越政治化了,但如我去年在《网志年会这五年》所说,这都是被逼的。不知道今年改名是不是就是为了淡化政治色彩。

在会议日程上,明天下午有一场伍晧大人的讲座,然而昨天有消息说伍大人有事要下乡,没空参会了。推有上人对此评论说他是风信子,我当时只当是玩笑。不幸的却是今天得到消息说这会真开不成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看来风信子还真是棵消息树。

但是很多外地的参会者已经定好交通住宿,再改已经开不及了。之后ZOLA作了努力,另外租了一个场地准备救场,但遗憾的是周五下午还是被取消了。

其实可以猜到这样的结果。虽然年会的本意只是BLOGGERS的交流会,但是对于官方来说,所有有独立思想的BLOGGER都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加之其中的确也有不少人是在官方维稳的黑名单中,对于这些人的啸聚活动,官方不可不防。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1115的大火。这个时候对于魔都来说真是个敏感的时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为了啸聚而来魔都的人们无处可去,便于周日啸聚到火灾现场去非法献花了。

其实周日也有推友邀请我去献花的,不过我没有去。没必要为自己找理由,只是不想去,一如当年去谷歌非法献花的活动我也没去一样。

对于所有去献花的人们,我都要致以敬意,包括装模作样的鱼素鸡等人。只要我们相信有所谓的在天之灵,这些对于逝者终归也算是一点微薄的安慰。

然而,仅此而已。

只要我们还生活在魔都,乃至兲朝任何一个城市,只要这政权还在统治,我们大概就无法摆脱这种阴影——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风险与受灾的他们是一样的。

不同的只是他们已经发生,我们正在发生……

[一周八卦]2010-11-2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2期]

恶政猛于火

恶政猛于火

昨天的大火很早就在推上看到了,当时真没想到会这么大。应该说我还是很相信上海的消防能力的,觉得最多烧掉一两户人家就能扑灭的吧。然而直到下班得到的消息还只是火势得到控制,并未扑灭。到晚上看新闻画面才知道这次的大火结棍了。

各种意见很多:比如灭火工作不给力,外墙装修不必要,所用材料不防火,施工管理不到位……

对于这些评论我没有什么意见。如此大火必有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

所 谓消防,应该是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消,一部分是防。消的部分没什么好说的,也许有一些不够给力,但至少是看上去尽力了。中国的消防问题一向是在防的 部分。就一般理解来说,这个部分的工作应该是防患于未然,比如对新建建筑的消防设计审核,对各种可能有火灾隐患的建筑的消防设施检查等,当然也应该包括对 于这种在施工中的建筑的消防检查。但是他们多半是没有做的。

众所周知,在中国,所谓的消防检查不过是吃拿卡要的一种手段罢了。具体细节大家都懂的。现在事情发生了,他们有什么责任呢?无非是所谓的进一步加强“检查”,多为自己赚点年终奖金罢了。

据最新的消息称肇事的是几个临时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兲朝的临时工一向V5,他们能烧掉央视新大楼,烧这么个十几年的旧楼还不是小菜一碟。只是人民都知道他们不过是背黑锅的替罪羊。

还有消息称上面已经下令这事要低调处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说到这我又要回顾往事了——2003年11月3日,湖南衡阳发生大火,20名消防官兵殉职。之后呢?开过一个表彰会,然后就低调处理了,没有原因追查,没有问责,没人下台。

于是我们知道这种事情还会不断上演,一如那些不断上演的矿难。

几十位遇难者,几十位伤者,500户无家可归的市民,在官僚们眼里算不得什么,反正黑锅已经准备好了。我无法想像那些一辈子的积蓄瞬间化为乌有的人们今后的生活要如何继续,要是因此伤残了就更加悲惨,相比之下倒是死者一了百了。

当一种恶政发展到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看得比人命还重要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恶政已经无可救药了,在这样的恶政面前,冲天的大火也只能表示情绪稳定。

至于说这种:

只让人看到人性之恶。而这恶正是由恶政的教化所浇灌出来的,反过来这种恶又成为了这恶政生长的土壤。

由此生生不息……

[一周八卦]2010-11-14

  • demo@virushuo: 流氓的背后是什么?

    猛禽 收录于 20101113 | Tags:360,QQ,中国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所谓的流氓背后是什么,导致流氓的原因是什么,中国的问题都很相似,这些问题甚至都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可惜这句话里面全是敏感词。 流氓的背后,是敏感词。

  • 铂程斋–一个女白领的通胀成本

    猛禽 收录于 20101113 | Tags:通胀,经济

    于是,曾经还可“隔岸观火”的你或许已经发现,CPI的上涨让一向对价格不够敏感的你开始觉得如此直接而沉重。

  • “麦难民”–“蚁族”预科?_薛涌_新浪博客

    猛禽 收录于 20101113 | Tags:麦当劳,学生,大学
  • 情书 » 底线时分

    猛禽 收录于 20101113 | Tags:底线,为人

    当 然,我们知道,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遭遇这个时刻,他们在作恶的道路上一往无前春风得意马蹄疾。有位小说写手曾悲悯地写道,这个世界上并无一人值得鄙夷。不 那么悲悯的我却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些人令人鄙夷。对这些人,这些穷尽其灵魂也听不到“咯噔”一声的人,我又好奇又鄙夷。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1期]

[一周八卦]2010-11-07

  • 黎明:活跃的民营经济歼灭“粪青军团”_共识网—在大变革时代寻找共识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4 | Tags:经济,自由

    作为时政论坛的资深版主,对网上“脑残”之地域分布早有研究。大体说来,中国北方“脑残”之数量远多于南方。越往北,怀念“五人帮”极左年代或激烈排外、随时叫嚣“必有一战”的网友就越多

    嘿嘿

  • 央行超发43万亿人民币引发通胀 推农产品上涨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3 | Tags:通货膨胀,货币政策

    “最糟糕的组合呢?就是既听任货币被动超发,又在市场化改革方面畏首畏尾、裹足不前。”周其仁写到。

  • Dreamer’s Blog » 技术文化和惨淡命运 —— 怀念中国雅虎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3 | Tags:YAHOO,技术,商业,管理,中国

    那些商人们从来不相信“一个优秀的程序员抵得上一百个平庸的程序员”,却虚伪地把“我不懂技术但是尊重技术”挂在嘴边;他们 整日想的不是创造价值,而是如何赚更多钱;他们更相信“廉价劳动力”所带来的成本优势,也总能把“技术密集型”的公司做成“劳动密集型”,以至于国内的互 联网公司不是山寨就是血汗工厂,雇佣着大批大批会写代码的高级民工。这样的环境和氛围,暂且不说 Google 和 Apple 这样伟大的公司,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产生像 37Signals 和 The Omni Group 那样的小公司的土壤呢?

  • 三代人都是失败者——悼梁从诫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3 | Tags:历史,人物

    “你下次出国,这个世界,能出‘事’的只剩下中国了。”

  • 如何消灭农二代 – 南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2 | Tags:农村,城市

    南桥说得好,哈哈

  • 政府丑闻: 不谈政治,纯法律评论:也谈美国法典中的“煽动颠覆罪”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2 | Tags:煽动颠覆罪,法律

    高教授引用的所谓美国”煽动颠覆罪”法律条文的应用已经被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先例严格限制,对这条法律 的限制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高教授引用Schenck v. United States一案更是犯了英美法研究中的最低级错误:先例判决有的已经不再有效,高教授引用的这个案子提出的审查标准已经被更新的、更严格的标准取代。在 现行标准下,美国的”煽动颠覆罪”法律基本上是一纸空文。

  • 人口普查非落户 越南新娘生子登记不漏入户难_新闻中心_金羊网

    猛禽 收录于 20101101 | Tags:人口普查,户口

    万恶的户口制度啊。不过话说越南姑娘真是不错啊。哈哈

  • 民主是凡人而非圣人的角逐 – 南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猛禽 收录于 20101030 | Tags:民主,竞选

    世上有的人害怕选举,不管有多么堂皇的借口,本质上不外乎对自己的能力无信心,对自己的品德也没有信心。可能生活过于藏污纳垢,不敢亮出来。如果是一个常人,一个生活中光明胜过黑暗的人,是不会害怕这种公开较量的。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50期]

3Q8挂

本来不想谈这事。不过看了火炬这篇《继续回 @guodaxia 的问题,说参战双方的流氓方式问题》,还是想评论一下。只是一不小心废话有点多,就干脆8一篇吧,反正最近也8得少。

火炬文中提到QQ的第一点流氓——抄袭——是拜国内法律不能保护创新所赐。第二点流氓则更是兲朝特色——基本上我认为第二点流氓不单纯是QQ对用户耍流氓,更多的是兲朝政府对屁民耍流氓。

同样,360的第一点流氓那是历史性问题,这同样是拜国内法律不能保护创新所赐,CNNIC仗势欺人,逼着3721耍流氓。不过这算是周某人的个人污点,不能全算在360帐上。第二点流氓就是现在的事情了。

首先就双方有相似之处的第一点流氓来作比较。QQ就是耍流氓成功的CNNIC,可谓无耻。而3721虽然是被CNNIC所逼,但是它通过对用户耍流氓的做法也完全谈不上无辜,其无耻程度与QQ和CNNIC不相上下。

昨天《第一财经》的《首席评论》节目请到了360的副总刘峻,他在节目最后说:疼迅如何如何不该剥夺用户安装或卸载其它软件的自由(大意)。我当时就笑翻了,话说剥夺用户卸载软件自由的妓术手段还是你们周总发明的呢。

回头来说关于这次的事件。

首先我就不同意火炬称这次事件算是一次“竞争”。淫淫网出的那个叫“以和为贵”的补丁一语道破——这事就是一次黑社会的火拼:

360先以隐私问题为武器敲打QQ——虽然它明知这个所谓的隐私问题有相当部分是上面需要,但是上面和QQ都不会承认这点,所以QQ只能吃这个哑巴亏。ProcessMonitor可以证明QQ不是被冤枉的,所以QQ也谈不上无辜,只能说是活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一次QQ算是忍了,黑社会以和为贵嘛。

但是360得寸进尺,又搞出个扣扣保镖,目标直指QQ的钱袋。这才是最终引爆这次事件高潮的导火索。

话说这种黑吃黑的行为实在是太可耻了,就算是在黑社会,这也是有违道义的行为,将被同行所不齿。

当然,与所有的黑社会火拼一样,最后还是会有黑社会的资深大佬出来调解的。这个大家都懂的。

结果自然是用实力说话,虽然大佬过去对QQ的鞍前马后多有享受,多半也对其多有提携。不过现在从大佬略偏向360的态度来看,显然大佬觉得360这个后起之秀更有前途,QQ危险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这哪里有什么竞争?至少没有半点正当竞争的影子,没听说黑吃黑也算是竞争。

最 失败的还是QQ的公关,我还真没有看过这么失败的公关手段,马话疼难道还以为自己是李刚了?上电视哭哭能管用?也不看看李刚的亲戚是谁。至于在装了360 的机器上禁用QQ则更是昏上加昏。一则坐实了自己的隐私问题,二则无异于妄图以自残退敌——这让我想到《唐伯虎点秋香》里比惨的那一段,结果如何呢?你最 惨,把自己打死了,但人家又不收死人。

很多人在看了QQ“艰难的决定”之后也作出了艰难的决定:放弃QQ,选择360——而且大部分是女 人。据说原因是女人换什么聊天工具都会有人去找她们聊的,男人则不能失去自己的联系人。但杯具的是:如果QQ上没有女人,男人还留着QQ干什么。马主席跟 周某人相比,真是太缺乏深谋远虑了。

至于说360与国内其它软件商,特别是杀毒软件商之前的所谓竞争,大概也都是差不多的抢钱行为。当然,别的软件公司也不是没耍过流氓,但这不能成为为360开脱的理由——对流氓耍流氓的未必都是警察,也可以是大流氓。

就 算不谈国内的杀毒软件厂商,360的劣迹还有包括但不限于:360排挤诺顿事件,卡巴斯基的公开信事件等。此外还有通过安全卫士的评分机制诱使用户安装 360浏览器和360杀毒等。至于传说中360收钱后才将其它软件标记为安全的事情不能确定,但是至少它把我用的Postgresql当成不安全软件干掉 的做法是我不能接受的。

最后,我只能说,人终归都是有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