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周刊重点转载]赵连海:我坚信我无罪!

(作于3月30日。同样已经安全插入性浪

编者按:

今天,是赵连海上法庭的日子。

关于赵连海这个人我原来并不熟,只是听闻他可怜的儿子因为三聚氰胺奶粉得了肾结石。后来他为了要一个说法,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参见《一个结石宝宝的父亲——赵连海这一年》)。从阜阳的大头宝宝家长到512地震学生家长,多少人在镇府弹压之下寂静无声之后,赵连海仍然在坚持。这种执着非常令人敬佩,他让我们看到了,在河蟹横行的神州大地上,还有这样正直和有良知的中国人存在。

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影帝说有3000万受害者。赵连海被抓前,艾未未问他,在结石大于4mm的30万受害婴儿中,历经政府的打压,还有多少家属在抗争?赵苦笑说不过十人。几天后赵被抓了。现在,这些家长已经“被”一个都没有了。

这就是兲朝!这就是河蟹!

今天,检方以“寻衅滋事”为由起诉赵连海,案子在北京大兴法院审理。检方起诉他“寻衅滋事”的所谓“犯罪事实”有两个:一是带领结石宝宝家长维权;二是安徽访民李蕊蕊在聚源宾馆黑监狱中被强奸,赵协助访民们帮她报案。

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反倒变成了寻衅滋事。兲朝的逻辑真神奇。

“大 兴”在上海话里是假冒伪劣的意思,大兴法院在这点上倒是名副其实——他们居然用对待严重刑事犯罪嫌疑人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寻衅滋事”嫌疑人,给他戴上脚镣 来展示所谓国家强力机关的权力。而就是这么一起小小的“寻衅滋事”案他们却也不敢公开审判。强力机关外强中干到这种地步还真是够“大兴”的。

下面是转载的赵连海在法庭上所作的无罪自辩词片段。如推友所言,这段话在历史上的地位将会是中国版的《I have a dream…》。

==================正义的分割线====================

赵连海:我坚信我无罪!

前略……(全文在此

我 身为一名结石宝宝的父亲及社会的一员,我坚信我自三聚氰胺事件以来所做的事情没有犯罪,我反而要自豪骄傲于我所做的所有努力,我在尽力尽职我应肩负的责 任,我也期望自己曾经的所有努力与付出能对我们社会的进步有所推动,并且我坚信我所做的一切无愧于我自己的良心、无愧于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我认为我所做 的都是正确的,反而我倒认为如果我不去做这些事情,我将认为是一个罪人有愧于自己的良知与灵魂,也有愧有罪于我身处的时代及我们的后代,我们努力让我们的 思想与行为更加高尚,坚定我们正确的做人信念,并期待能对社会进步有积极有益的作用。我们身处这个时代,有责任坚持正确的事情并让人为的错误尽量减少。我 们作为社会的一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使命为我们的后代努力营造一个更有道德、更公正、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环境。我因为维权及协助别人报案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而失去自由,在此我期忘这样的伤害与委屈尽快结束,并期望是非被颠倒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在此,我要说:如果维权有罪,那势必会助长利欲熏心的奸商继续丧尽天良、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残害他人的基础上,我们本已日渐沦丧的社会将会变成何等扭曲的样子。

在此,我更要说:如果报案及揭示犯罪有罪,将会就此扼杀正直的行为,将会纵容更多的罪犯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如果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将处于危险的社会之中,正义与勇敢将逐渐不复存在,想必这是每个具有良知善德的人都不想看到的。

今天的我,由于错误的指控被强行关押失去了自由,我所能期待的也只有祈盼法律应有的公平公正来为我主持正义还我于清白。在此也真诚期望我们的政府相关部门能正视已犯下的错误,不要一错再错。

我坚信,正义与真理的光芒必将照耀我们这个国度的每个角落,而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倔强的坚持,不为别的,仅仅为了我自己良心与灵魂的安稳,以及为了我们的后代们能生活在一个具有优良品质的社会里,更为了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度能以健康的体魄继续存在于世界。

我坚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犯罪,也期望拥有权力的人能拥有高尚的人格与美德,想想所有被三聚氰胺毒奶残害的孩子们,秉持惩恶扬善的准则,做出无愧于这个国度、无愧于良知与灵魂及无愧于子孙后代的决定。这样,我们才无愧于我们做为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国度的意义。

最后,我要再重申,我没有进行起诉书内指控的犯罪行为,我坚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身为一名公民应担当的一份责任,我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文明且没有错误的,我也祈盼自己的努力能让社会有所进步。

为了将正直、良知的品德保留在我们的生命及灵魂中,我们只能坚定正确的信念和准则,否则将动摇我们正直的心灵并错误的影响我们的后代,那样,我们才将是罪人。

综上所述及事实,我坚信我无罪!

辩护陈述人:赵连海

2010年3月

[真像射]关于物价的新闻

已插入性浪,居然没有被敏感)

写在[真像射]前面的话

今天在推上

RT @tinyfool: 信海光:1949年解放军打过长江,有史界同仁钱基成劝钱穆留下来。钱穆问,君治古文辞,看军队渡江的那篇布告,有无大度包容之气象?…这篇布告钱穆先生 从中读出了世路英雄不能涵容万有之气,颇疑作为史学家的自己不能见容,所以转赴香港……http://sinaurl.cn/hT2Lz

后,tinyfool有教与我曰:

……风起于青萍之末,能查之,方可称之为观察入微

因此打算搞个分类来观察官方新闻背后可能存在的真相。

===========真像分割线==============其实真是分割线=============

最 近的国内新闻报得最多的除了已经延续数月才被报道的西南大旱以外,关于物价的消息也很有一些,比如粮食、食用油、盐和成品油什么的,甚至还有说到辣椒。当 然,除了成品油以外,其它的都说没有涨。实际情况如何去菜场超市逛逛就知道,不当家不是柴米贵啊。所以我前几天在菜场发推说,最近多种蔬菜价格相比去年同 期涨了一倍有余,除了今年春季的反常气候原因外,通货膨胀的传闻也未必是空穴来风——或遵古意曰:通货膨胀的传闻正是空穴来风。

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基于著名的中国谣言第一定律:在中国,谣言有80%可能是真的,如果官方出来辟谣,那就100%是真的。

那 么成品油呢?难道它真的没有涨价或不会涨价?这个……请注意媒体并没有对成品油涨价进辟谣,而是证实了涨价传闻。所以定律仍然有效——官方没有辟谣,成品 油应该是有80%的可能是真的涨了,并且很可能继续涨。至于这个为什么不辟谣,大概是因为控制成品油价格的垄断国企根本不在乎这种谣言。

还有一样被提到的商品是盐。

据说广西玉林发生盐要涨价的传闻,后被辟谣了,说是少数经销商哄抬物价之举。虽然盐也是掌握在政府手里,甚至比成品油的控制程度还要高,而且从历史上来看,盐都是政府的重要经济命脉之一(当然现在盐的地位已经低多了,如今是房子当红),为什么这个又要辟谣呢?

我觉得盐与成品油还是不同的。油价涨了只会影响到开车的人,虽然现在有车族很多,但仍然是相对有钱的一部分人。涨得太高了大不了车不开了。而盐是人们生活的必须品,再涨也是要吃的。

记得1988年物价闯关的时候,引发抢购潮的似乎就是糖之类的厨房调料……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当然,严格说来还是有些不同:

一则现在的糖并不是盐那样的垄断品。二则当年的上涨速度太快引发恐慌——都是弗里德曼那个该死的老鼠尾巴比喻。现在头头们学精了,改温水煮青蛙(据科学研究此说法不实,不过这里仅作比喻)。

不过丫们也没有办法,现在外面吵着人RMB升值,里面又是通胀压力。现在要是真让RMB升值了,热钱出去了,通胀就压不住了。到时候银行一挤兑,大家把储蓄拿去屯商品或黄金,中国经济泡沫就崩溃了。而如今的中国可没有日本当年那样的稳定政治环境,那么后果将会是很严重的。

[一周八卦]2010-03-2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20期]

别了,谷歌雷登

继续插性浪,不过可耻滴被腌得下面木有了)

首先说明一下,虽然上一篇是KUSO老毛的旧文,而且这一篇的题目也是老毛以前用过的,但这次不KUSO了。

老毛的《别了,司徒雷登》也算是名篇了,大家就算没看过也听说过。当我一早看到谷歌离去的消息时,就想到了当年那个被老毛塑造成美帝形象代言人并扎小人插竹签的司徒雷登同学。

司徒雷登是个生于中国杭州的美国人,是燕京大学的首任校长,二战时被日军所俘,战后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对于中国的教育事业和中美关系作出过重要的贡献。闻一多在《最后的讲演》中对他的评价是(这段在该文被收入课本时删除):

现 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生长在中国,受的美国教育。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就如一个中国的留 学生一样,从前在北平时,也常见面。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这不是说司徒雷登有三头六臂,能替中国人民解决一切,而是说美 国人民的舆论抬头,美国才有这转变。

而Google同样也对于中国人民的教育事业贡献巨大——它让我们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当然,同时也帮助了很多同学老师完成了他们的论文。此外,对于增进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也同样贡献巨大。

但 是现在,它与前辈司徒雷登一样都被迫离开了中国(大陆地区)。更为相似的是,在Google离开后的日子里,所谓的媒体们一定会有连番的抹黑行动。一如那 篇《别了,司徒雷登》中所用的手法。当猴蛇们在高唱亚克西的时候,你会发现2010年的中国与1949年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经过五十年的跨越式增长,结果却发现最好的结果也只能算是回到原点而已。

连岳说:

抹黑对谷歌没有影响,人家都走了。主要目的是安抚民众:你们的政府不是传言中的傻逼啊,不是啊,千万别信啊。这跟醉汉爱说我没醉一样。

然而我担心的是,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的话,难说这种抹黑不是为未来完全封锁google作舆论准备。

这也没什么可怕,历史会证明一切。

2008年,司徒雷登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杭州。或许我们可以乐观地估计,谷歌也许将在不久之后以不审查的方式重新回来——个人估计这个时间大概不会晚于2018年。不要问我是怎么算的,纯属瞎猜。

纪念Google.cn

(当谷歌离开时,我决定强力插入性浪:猛禽的腌河蟹BLOG镜像本文

Google是美国的搜索网站,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网民,受资本家和信息自由主义的驱动,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八年前被封掉过,后来河蟹地改 名叫谷歌,昨天不幸在中国大陆以身殉职。一个外国网站,毫无河蟹的动机,把中国网民的解放事业当做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网络国际主义的精神, 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网站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网站要拥护防火墙内网民的解放斗争,墙内网民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网 站的自由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Google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网站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网站联合起 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网站联合起来,才能打倒极权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 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五毛主义和绿坝主义的国际主义。

Google不但利己还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 极端的负责任,对技术对网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网站都要学习他。不少的网站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敏感词推给人家,自己挑河蟹的。一事当前,先替自 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删了一点帖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技术对网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网站 其实不是网站,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网站。从墙外回来的人说到Google,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被迫在墙内的网民,凡亲身受过 Google的服务和亲眼看过Google的搜索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网站,一定要学习Google的这种真正网络自由主义者的精神。

Google是个搜索网站,他以搜索为职业,对技术精益求精;在整个互联网搜索领域中,他的技术是很高明的。这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网站,对于一班鄙薄技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网站,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 和Google见过很多面。后来用过他的很多服务。可是因为忙,两个月前没有去献花,还不知他收到多少花。对于他在中国大陆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 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再接受审查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网民的人。一个网站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 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网站,一个纯粹的网站,一个有道德的网站,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网站,一个有益于网民的网站。

[一周八卦]2010-03-2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9期]

挺不紧的?

话说当年赵老湿一句:挺紧的……多少白云大妈当时就湿了。

昨天在推上流传着一则耸人听闻的八卦《所有医院都正在残害产妇!你和你的家人被侧切了》,很多人当时就震惊了。

还 好我前几年就听说过有这么回事,印象中好像是一篇医学院学生的八卦。说是她实习时碰到某医生的老婆生产,该医生亲自主刀,结果孩子出不来,医生大刀一挥就 侧切了,瞬间就血口喷人了。该实习生看到医生对自己老婆毫不犹豫下刀的样子,憧憬已久的嫁个医生老公的梦想立即就粉粉碎了……

当年我看到这篇时是挺震惊的,没想到居然还要切一刀才能生下来。不过后来一想切完肯定还是要缝回去的,不然岂不是失血过多。跟剖腹相比,这一刀至少要小很多。至于松紧的问题,估计缝回去以后也不会差太多吧。

所以我转推时附上的意见是对此帖中的夸张说法存疑。

果然很快就有专业人士回推称:

RT @BreeStealth 我是从医学院毕业的人。产妇侧切并非所谓的增加费用,如果不侧切那么有一定几率造成会阴撕裂和盆底肌肉损伤。侧切很容易修补和愈合的,没有某些人想象恐 怖。不过是否侧切需要判断婴儿体积是否会造成撕裂等情况。现在的确有些医院不论青红皂白都侧切。不过总体来说,侧切是有必要的。

可见原帖的确是有点危言耸听了。

再回头谈松紧的问题。

这个问题记得以前曾经在饭否上听某妈说过,相对剖腹产来说,顺产的确有可能会影响松紧——现在看来,如果发生不紧的情况,估计就是与“会阴撕裂和盆底肌肉损伤”有关。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有些切还是很有必要的。

令狐对此提出一个学术问题:为什么人类的阴道必须动刀才能生下小孩呢?

我想这是人类在进化上发生的诸多问题之一。

类 似的问题如智齿:人类早期是草食性的,颌骨较长(看看原始人的头骨复原模型就知道了),所以有32颗牙齿。但是随着人类变成杂食性,颌骨也慢慢进化得越来 越短,已经放不下32颗牙了。但是32颗牙的基因却还没有完全进化(或退化)去适应现在的短颌骨,所以就有了智齿的烦恼。

盲肠也是如此,据说它的功能也是为了消化草类食物,但现在已经没啥用了,却也还没有完全退化掉。

能不能顺产的原因也是类似的。人类的进化导致了婴儿的个头越来越大,但是产道的进化显然还没有适应这种变化。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进化问题,从科学角度上说,部分原因在于医学技术的进步——它使一部分原本应该在进化过程中被淘汰的人活了下来,使得这些原本会被淘汰的基因也延续了下来。

事实上胎儿对于孕妇的损害远不止这一刀,在整个怀孕过程中,由于胎儿过于巨大,孕妇相比其它的怀孕哺乳动物都要付出大得多的健康代价。也许总有一天,人类怀孕后期的胎儿都要被装在玻璃设备里养育……囧

[一周八卦]2010-03-14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8期]

谈谈廉价航空

(3-6)

最近连续乘了几回春秋航空的航班,全部延误。短则一个半小时,长则两个多小时。最惨的是4日的9c8807/8808航班,延误了差不多五个小时,还好我不是那班。

作为国内第一家廉价航空公司,春秋的头儿王正华在媒体面前一向是NB烘烘的。当然,他出有NB的本钱,因为春秋是赚钱的。在这点上至少比那几家国有航空公司要强得多了。

在机场安检处……

安检员(以下简称安):看下你登鸡排。
我递上。
安:延误了啊。
我:是啊。
安:那你们还买。
我:便宜啊。
安:春秋都快倒闭了。
我立囧……

当 然,我不认为安检员所说的是实情,以我这几次看到春秋的上座率,它要是倒闭,那国东南三大国有航空公司都不知道倒闭过几回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有纳 税人的钱去支持,东航的确应该是倒闭过几回了,现在居然还收购了上航,真是没天理啊——以我的经验来看,上航的服务可比东航强多了,据说曾经经营得也比东 航好。

然而春秋也实在不是什么好鸟。延误就不说了,国内航班很少不延误的,要不也不会有所谓CAAC(China Airline Always Cancel)的说法——但像春秋这种班班延误的倒也不多。

我那天坐的是当天最后一个航班,如果延误时间过长的话,必然会拖到第二天,而春秋肯定会算帐的——按规定,延误到次日,航空公司是要赔偿住宿的,以春秋的上座率算,那个开支比起调用一架飞机来说可能更高。所以最后我“只”延误了一个半小时,赶在午夜前起飞了。

和菜头毕竟是在航空公司干过十多年,他曾经说:每天最早一个航班和最后一个航班延误的可能性和程度都相对要小得多。当时他说了一堆的理由,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而春秋的服务更是不用提,在飞机上推销商品,吵死人了。座位间距也特别小。在其中一次航程中,坐我旁边的一个台湾人在等候起飞时在电话里跟人报怨,显然他还没有适应这种大陆特色。

坐过国泰、长荣的航班以后,就觉得国内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差得太远,简直是烂透了。就算是菲航也比国内的航空公司好太多。

而就廉价航空来说,亚航的服务比国内所有航空公司都好,而价格比国内所有航空公司都低(包括号称廉价的春秋)。

王正华也就只能在国内说说大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