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0-02-28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6期]

春晚及其它

(2月16日旧文)

我还真没想到看个春晚都能有这么多事。

去年在饭否上,一帮饭否一边看一边骂,感觉很爽。大阅兵的时候没有饭否了,在性浪上与罐里猿拼删帖也算是乐呵了一把。其间和菜头一如既往痛骂我们这种行为。

这 有什么呢?他这种痛骂实质上与我们也没有不同,因为同样凸显了他对这两件事情的关注。既然绕不过,边看边骂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除非你能真正做到当它不存 在──但是可能吗?无数号称十余年不看的春晚的人,最后还是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地看了。那特意摆出特立独行的姿态又是何必呢?结果还不是一样。

我只是意外饱醉豚居然在春晚的问题上与和菜头的观点惊人的一致,以致于我几乎以为饱醉豚就是和菜头的马甲。相比于他对法轮功的宽容态度,实在是判若两人。

与春晚类似的问题还有中医。有人问笑来老师“為什么有些人會固執地相信一些東西而拒絕討論呢?比如中醫”。笑来老师的回答是“很多人害怕变化,希望一了百了”。这个回答倒很适合笑来的老师身份。

中医无疑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一部分,并且在现代科学面前,很可能是最薄弱最易被攻破的一部分。而所谓的中国文化传统自然就是绵延数千年的专制制度的诞生发展的基础。只要逐步攻破这个传统,中国自然将走到现代文明的终点──美国式的自由民主。

但我不认为这事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就能够做到──即使如连岳所说的等爸爸们死掉的时候也做不到。

这里的问题在于几个方面:

一 方面是这些乐观人们也许轻视的历史的力量,或者说对于历史缺乏敬畏之心。历史的车轮向前滚动的时候具有巨大的惯性,以人力是不可能让它立即停下掉转方向, 人力所能做的只是顺其自然,并在关键的地方少许的调整一点点方向。过于激进的做法通常有两种可能性:自己被历史的车轮所辗过,和/或历史向相反方向反弹。

另 一方面是他们的过于自以为是。科学民主是好东西,但不能认为自己知道这个就高人一等,占据了道德甚至智商的高点。比如笑来老师,是不是不接受你们的观点就 叫做拒绝讨论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持这样的观点恰恰说明了这种人的脑子具有极权意识──“我”和“你们”是不一样的,“我”是对的,“你们”是错的,“你 们”得听“我”的。事实上当年的共党在这一点上做到得更多──他们不但自己这么认为,甚至已经做到了让相当部分人民承认了这一点,这是他们得以上位的重要 原因之一。BTW:说到共党的上位,总有些人认为共党纯属狗屎运,碰到了日本鬼子给帮了忙。这当然是原因之一,但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甚至我都不认为这是 主要原因之一。这里暂不展开说。

至于那种认为拿文化什么说事就是回避问题拒绝改变的说法,我也是一向不同意的。文化也不是不可以改变的,能 换血成美国当然最彻底。如果是一个人口不多的小民族,这个问题不大,爸爸们死光了也就几十年的事情。只是民主自由也不是非要抛弃自己的民族文化,而且对于 中国和中华民族来说,换血成美国这个基本不现实,再说不拿文化开刀,同样可以改变。比如台湾和日本——我一直认为这两个案例比美国更值得我们研究学习。

我 多次说过,我是C.Alexander的信徒,我相信永恒之道的存在。正如Alex大师所认为的那样,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只能是由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自发 地建设起来,而不是由规划部门设计出来的。一个适合的政治制度也只能由使用这种政治制度的全体人民自发形成。而要使这种顺其自然的事情能够发生发展,我们 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促进和保护这种自发的行为。而这其中的核心就是言论自由──这包括的不仅是看春晚、骂春晚的自由,甚至也包括赞春晚的自由── 只要不是违心的。

今天我在推特上说了一句:对于现在这个旧中国的覆灭之期不远的猜测,我表示乐观;但是对于未来的新中国的建成,我仍然持谨慎(悲观)态度。

当然,以上纯属个人看法,您尽可以持不同观点──只要是独立思考的结果都是可以讨论的。不过必须要补充的是:讨论的结果不一定是必须要达成一致,讨论的目的只是让对方了解自己的观点,但对方有不接受而持保留意见的自由。

BTW:混推多了越发觉得政治讨论实在无趣,要不是被逼的,谁爱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最近准备整VPS——这也是被逼的——暂时可能不再讨论这些河蟹不河蟹的话题了。

[一周八卦]2010-02-21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5期]

老街改造亚克西

和菜头在twitter发了一通对老街的感慨,我也去响应了一下。他对这种现象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这种对老街的改造的确是破坏了原有的生态环境,使原有的为老街所凝聚的人们的生活状态被打破,所以老街在改造后就失去了原有的活力。

然而情况不止是老街,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情况也正在这样变迁。

C.Alexander在《建筑的永恒之道》第13章里谈到了类似的情况。大师的理由是:

(模式)语言包容了整个生活;使用者和建造活动之间的联系是直接的;人们和建筑之间的适应是意义深远的……(但是这种曾经充满活力的)模式语言死去了……人们与其最基本的直觉失去了联系……

在 大师看来,所有让人印象深刻充满活力的城镇或乡村,都是由居住在那里的人们所建设起来的,而不是由哪个大人物去规划的。因为只有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才知 道自己所要作出的任何微小的改造要如何去适应周遭的环境,保持整体的和谐——任何微小的不和谐都会导致自己或邻居的不舒服。而正是这样的长期和谐才能最终 形成稳定的城镇或乡村。

但是现代化的改造显然不是这样的。

表面的光鲜和巨额的投资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满足权力者的需要——包括行使权力的满足感和升迁所需要的所谓政绩。

至于生活其间的小民如何,都是无所谓的。

当然也会有人为此叫好。那是宣传和洗脑教育的功劳。党的政策亚克西嘛。

还有一种不能排除的可能性就是:

也许真的有一天,不再是建筑和城市去适应人,而人反而会去适应建筑和城市的。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因为感觉生活更不美好的人都在监狱里呢。

[一周八卦]2010-02-14

猛禽 收录于 20100211 | Tags:2010南周这个做得不错

猛禽 收录于 20100210 | Tags:ispeakchina一个非常好的专题,强烈推荐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9 | Tags:经济学我们得老老实实的承认,这些房东的存在实际上在造福穷人。他们把自己的房屋租出来,增加了整个社会的房屋供给,降低了房租价格,改善了穷人的生活。

支持这个观点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9 | Tags:宝岛一村赖老师说:王伟忠是这样的人,不管他走出了多远,他都始终记得自己从何而来。

可惜没看过。当初应该把费老的票收来的。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9 | Tags:司法,腐败我们无从知道国家工作人员、公检法、国企官员以及军队贪腐的所有数据,实质上也无须知道便足以观察到腐败现象已至临界点了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8 | Tags:历史,犹太人,中国我不得不佩服犹太人工作做得细,早就把所有关于中国犹太人的资料、论文、影像资料、媒体报道,以及各种出版物收集起来,做了一个希伯来语和英语的网页:http://is.gd/7UHnD。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8 | Tags:六四这个看法我觉得大体不错。不过前几天他跟我在twitter上讨论死刑的存废问题时,跟他现在这个看法貌似有点冲突啊。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8 | Tags:版权在中国的创作风气下,没有道德不道德,只有会不会被起诉。

唉,贵国的环境啊……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8 | Tags:俄国,国家主义在现今的资讯时代,博客不只是一种抒发,也是个人身分的一部份。这也是为什么多平台式攻击或网络破坏的行为,不应该以个别的骇客事件来处理;而应视为一种新的犯罪──侵害网络身份的罪。因此,需要有特别的策略和措施才能防护网络身份,并且帮助网络社群回应这类犯罪。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7 | Tags:土豆,youtube,互联网中国几乎注定不可能出现一个真正的Hulu,因为那些声称要做中国的Hulu的,根本没有历史;中国更不可能出现一个YouTube,因为在我们这里打破控制是不被允许的。最终,中国会出现一堆电视剧网站。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7 | Tags:孔子所以说,如果《孔子》实在让宣传部门脸上挂不住,可以组织处级以上干部集体观看,来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提高他们以德治国的水平。至于草根和屁民们,那就免了吧,他们应该多看看《阿凡达》,学点实战技巧,为保卫自已70年还打折的使用权而努力奋斗吧。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7 | Tags:张朝阳问题就出在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品质与优秀来自于全方位的竞争,创新来自于公平的竞争,而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在无时无刻地妨碍竞争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7 | Tags:盛世,书评他并不了解中国数以千计的颓废县城,以及密密麻麻像根瘤一样干瘪萎顿的乡镇村庄,以及生活在那里并不是那么High的人们。浮华的北京上海,不过是中国的样板房,是集中举国的精血营造出来的幻象。危机一旦来临,恐怕这些浮华连灰都不会剩下。

我的观点与此作者相似。之前一些评论的确有点过。《盛世》跟《黄祸》相比还是差距明显的。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7 | Tags:64第三张图绝对是亮点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6 | Tags:cnnic,ca,安全

这篇文章来介绍如何在IE、Chrome、Firefox、Opera以及Safari这几个主流浏览器上屏蔽CNNIC的CA证书。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4期]

多读书,少上网(四)

(旧文,作于去年12月28日)

还是关于张戎那本书。每次在网上看到有人把那书当作《葵花宝典》一般郑重其事来推荐,甚至当作严肃的历史著作来迷信,我就觉得可笑。

拜 托搞清楚一点,张戎是作家,不是历史学家,虽然她老公是研究历史的,但研究的是俄国史。所以我在推特上评论此书时认为,这不过是一本情绪化的产物,把它当 作严谨的历史著作的人未免很傻很天真。当然,我同时还补充认为,此书有一定的历史和文学价值,当作休闲读物来看还是不错的。

同样不严谨的历史著作还有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她也是一名作家而不是历史学家,所以这本书同样是一本情绪化的产物。

但是……

这本书是不同的。

关于龙应台的不历史,可以看王佩的书评《《大江大海 1949》读后感之无序发泄版》。但我的观点与庄表伟《也许它不是你希望看到的》相近,这本不是历史书,不应该以历史的标准去要求。除了这种历史角度的批评以外,还有一些批评来自于台湾,认为此书对于国民党过于美化,特别是在这么一本讲述战争中的平民故事的书里加入了关于李登辉、马英九等国民党(或前国民党)领导或其家庭的事迹。

即便如此,这仍然是一本好书!比张戎那本有价值得多。

区别就在于,全书以她的父母在那个年代的经历为线索,串起了在那个时代转换的时期中国人民的生存状态——这样说似乎太过于扯淡,我只好从更扯淡的角度来说一下:

中国的传统历史叙述角度都是从上到下的,以皇帝的家族史为主线,然后围绕展开各位大臣、将军、时代名人等。至于小人物,当然也会提到,但仅限于他们与大人物有交集的时候。

龙应台此书让我们看到,当大人物们运筹帷幄的时候,黎民百姓是如何成为炮灰的——他们并不是所谓正史里那一串串的数字,而都曾经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各自的亲朋好友。即使是战争上幸存下来的人,最终也难免为历史所遗忘。

为大人物而写的文字已经太多,而相比之下,小人物却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不对,这实在是一种专制文化的形态。这不是我们要的。

而大江大海作为一本为小人物立传的书,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已经是很大的成就了。更主要的是,这本书让人认识到,每个独立的人,都是历史进程平等的一部分——承认并重视每个独立个体的价值,我认为是自由主义最为精髓的部分之一。

这是它的价值所在。

相比张戎的书,虽然其中的材料大部分都是史实,但是她的选材有严重的倾向性,个人情绪味道很重。最关键的是,无论如何,仍然是为大人物立传之一种。

不论是把毛塑造成神,或者塑造成魔,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他是超越于普通人之上的超人。在这一点上,对于读者的误导是一样的。

这是它的价值不足所在。

坐看五毛时代的逝去

韩寒的一篇《你是小明吗》被性浪删除了,这是在嫣牛博的镜像。其中说到:

最 重要的是,万一他们在微博阵地中表现突出,上头指示要巩固阵地,必须手机绑定时刻引导舆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灭顶之灾,本来就只有一毛一条了,这下好,发 个短信引导一下正好一毛钱,算上手机充电的电费,里外里还要亏损几厘钱。大家不要嘲笑他们,他们一毛钱就能卖身,一千块就能卖肾了,对于他们,几厘钱也是 钱。他们才是真正的活在最底层,但是和统治阶级有着最高度统一思想的物种。

呵呵,现在的事态正在向如我预期的方向发展(见《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从五毛减到一毛只是个开始——说明了两方面 的问题:一是需要的狗腿更多了,二是能剥削来分的钱更少了。

不过我以为五毛的存在并非如韩寒所说,只是为了一毛钱卖身那么简单。实际上只要稍加分析五毛的组成就知道,他们其实都是体制内的人,属于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分子——至少是已经加入了这个队伍,就算是现在还没有捞到多少实际的利益,他们也仍然坚信只要熬下去,总有出头之日。

在他们前面,有肥得流油的领导作为他们的榜样,这是胡萝卜;在他们的后面,乌央乌央成群的考公务员的新人是他们的压力,这是大棒。

这才是他们卖力表现的最主要动力。

山东某地不是有过一则新闻说当地公务员亲属如果当拆迁钉子户的话,此公务员将被开除么?这就意味着他们被踢出既得利益阶层,他们能不害怕么?

这是好事。

对于所有的强盗团伙来说,导致土崩瓦解的最常见原因无非就是——分赃不均。

明朝时有个机构叫驿栈,基本上就是各地的政府招待所,相当有油水,应该属于事业单位,里面的工作人员差不多也算是准公务员了。崇桢年间,由于政府经济紧张,就大规模裁减了这个机构的人员。其中有一个叫李自成的人也被裁了。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所以我说从五毛到一毛,只是一个开始。

[一周八卦]2010-02-07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5 | Tags:google,谭木匠巴菲特最近说过,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也能获得很大的成功,有时候,道德会帮助你,有时候,道德是中性的,不过,道德绝不是一个拖后腿的东西。至于走歪门邪道,压根就用不着。”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360,瑞星不管什么公司,安全软件有问题就应该修补掉,不是搞一些口水战,而不顾用户的安危,这是很可悲的事!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360360当然不会说你不好,但是它这个“可能”变慢,或者对别人的“可能”不安全,和直接阻止又有什么区别么?以安全为名义,对不懂电脑的普通用户来说,杀伤力是绝对巨大的。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政治改革强大的、享有特权的利益集团和重商的地方政府正在阻止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在全社会范围内平均分配,这将使得共产党的战略──用经济增长换取人民对其绝对权力的同意──成为徒劳。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李庄案其实,让狗熊承认自己是兔子,根本不需要让狗熊鼻青脸肿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美国,科学强大个屁,他们中间连个党支部都没有。    ———顶这句。  ———–我也顶这句!!!!!!!!

评论最强。囧。那个……我也顶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摄影,新闻真实是什么?我已经不相信很多东西,除了我的相机,我的相机不会撒谎。我的使命是记录和呈现。我会把一个死者拍得很美,因为她的死是一生时间最后的定格。我拍摄一个打人的场面,至今依然记得按快门手指的发抖。

慎入,含有血腥暴力等限制级内容。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性教育当张超老师的性教育课程被学生们偷拍下来放到网上好评如潮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这样的课程应该是在孩子们小学的时候甚至再小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的呢。如果他们可以更早更正规科学的获得这些知识,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就不会有如此高的少女怀孕率,如此高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病患呢?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4 | Tags:农村,中国面对家乡的状况,实在是怎一个沉重了得!然而,更沉重的是家乡绝不是中国的特例,它仅仅是中国现实的一个缩影。一个没有自身产业特色的小城,表面看起来似乎还是在发展、繁荣,其实是浮躁、虚幻。那里的百姓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那里的百姓没有发展进步的盼望,一切劳动成果远追赶不上各种教育医疗费用增加的负担;村民有限的资源被官僚蓄意剥夺搜括殆尽,官匪勾结让百姓居无宁日;当局恶意诱导与无能管控导致社会沉陷入醉生梦死、赌毒泛滥的境地。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3 | Tags:夫妻那个照顾植物人的CEO应该先辞职吧,要不首先就不符合素质3和素质5(其余三个素质也悬)

嘿嘿,这个评论一针见血。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3 | Tags:语言,国际上海人在洋泾浜英语上的创造精神虽不足训,但毕竟是活生生的历史产物。中国学人在象牙塔中是造不出自己的学派的。

猛禽 收录于 20100201 | Tags:世博,政府难道上海世博会后,让我们的领导对世界说,我们收获的是建筑?

有收获建筑算不错了

猛禽 收录于 20100131 | Tags:城管 

城管威武

猛禽 收录于 20100130 | Tags:网瘾战争因为,每一个无权者开始了自由的反讽,都将成为“杨永新”的噩梦。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13期]

逼成反动派(五)之不许联想

不许联想被按了,换了个域名以后,原域名又开了,过了一会两个域名都被按了。

本来我是不想谈这事,何况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回发生了。屈指算来,最早一次是06年的一次恶搞,导致很多人产生不良反应,我“幸灾乐祸”了一番,并解释了《我为什么幸灾乐祸》。 之后一次是512之后有一回三表提到了一下屋恩总乐椅(顺大便插入一段:有一回我在推土上提到这个,有人问我为什么在推上还要规避敏感词?这真是让我无 语,这是规避么?难道非逼我说“亲爱的温总理”这么恶心的话么?),结果被按了一下,被逼临时不许联想了一次。那一次的事情我也顺大便提到过。

这次的各方的反应还是差不多,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三表在临时可以联想的时候说明了一下情况:

事实上,我的博客从独立域名那天起,我就申请了ICP备案,但是由于换过一个服务器,那个备案就作废了。仿佛你在贵国领了一个身份证,你可以居住在北京,但是你定居到天津身份证就失效一样。原来这个备案相当于结婚证。

2008 年,在奥运会前夕,我开始重新申请备案,马日拉老师申请过好几次,他们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又不是上床,整的还挺暧昧。这很贵国特色。然后还有一个 部门,专门封没有备案的网站。然后就出现了“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荒唐逻辑。你想在中国开一个独立域名的网站,一定要备案,你备案的时候他们既不说批,也不 说不批,你没有备案就会封掉。你如果想不被封掉,就要去申请备案,你申请备案他们既不说批准也不说不批准,然后就会封掉你的域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 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从前有座山……”所以在原来的博客上,有这样一句军规一般的话:“如果网站备案已在本公司接入并且通信管理局 审核通过,可以找相关销售人员联系开通!”我倒是想做一个合法公民,但有时候人家不让。

我不知道备个案怎么就那么麻烦,难道独立域名真的就那么可怕吗?你们拥有军队、警察、城管以及核武器,你们连美国都不怕,干嘛怕几个写字的?

这让我想就此事说一下最近关于备案的遭遇。

我代管的一个.cn域名(不是我的)早在很多年前备案规定刚出来的时候,就备过案了。但不是我操作的。最近抓得严,结果通管局说备案信息不合格,要更新。在备案网上查了半天也查不到问题的原因,试过那个查询功能就知道它有多破,总是出错。而且就算知道哪里不合格,但问 题是密码早就丢了,也改不了。当年哪里会想到备案过还会失效。只好按流程把相关材料备齐寄到上海通管局请求取回密码。规定上说是20个工作日完成,结果现 在都快40个工作日了,还是没有答复。打了N多电话去资询,那个公务员也只会说我们在按流程办理,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

每次跟政府机构打交 道,我都会想起卡夫卡的《审判》和《城堡》。当年看的时候觉得莫名其妙的小说,现在想来就是当今中国政府的真实写照——体制怪兽如此庞大,如此强壮,你离 它如此之近,但是你永远搞不清楚它是怎么回事,而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被它吃掉(《审判》),要么一辈子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下(《城堡》)。极权主义的国家骨 子里都是一样的,即使穿上了GDP保8的光鲜外衣。

政府可以随时搞出一个又一个的龟腚要求人民去遵守,但它自己去完全不按这些龟腚去运作。这就是老罗所谓的“法无定法”。于是不能不让人时时心生怨念,有一种要跟它拼命的冲动。

反动派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