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展望

往年的新年展望少有实现的。

但是这一次我还是希望能多实现一些。

中华局域网建成在即,对于新的一年,我只希望这个进程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另外就是希望我能尽快把那个DMB的设想实现,或者有人能够有其它类似的实现——即使是在中华局域网里,我们也要为自己争取最大的自由!

就是这样。

年终总结

又到了例行年终总结的日子。即将告别00年代,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草泥马是唯一的吉祥物。

一月:新年第一件事就是《Prediction》,结果是虽不中,亦不远;继去年的话题关注了一下《阴间经济学》;因为一年前的姜岩事件引发的王菲案谈了一下《隐私悖论》;另有不河蟹文《枪杆子里出民主?》;技术上也是继续去年的SD2C话题《SD2C之三种Python的Web框架》。

二月:谈《有性无性》的科学问题;扯了一把《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谈了一点《关于偏见的一点偏见》;骂了一下万恶的户口制度《又见耍猴》;技术方面是掺和争论《各司其职——我对《VCL已死,RAD已死》的理解》。

三月:关注了一下《一个伐木工作者的意外死亡》;问了一句《互联网改变了什么》;掺和三表的《谁比谁SB》吵架;因为歧视的问题与人吵了一架《赤裸裸的歧视》《HR要鉴定的是RPWT》;又掺和了《一帮跑偏的人》吵架;技术上扯了一下SaaS《担心的不止是崩溃》。

四月:评论了WSJ的《向左偏,向右偏》问题;讨论了《中文的简体与繁体》;研究了《镜子里的影像为什么是左右颠倒》;谈了谈物理上的《最终人择原理》;搞了一点小技术《用RTTI处理程序配置信息》。

五月:在经济方面《看空房市》;谈了一下杭州的《时速70公里》事件;对川震一周年的《形式主义的纪念》;就网瘾的问题写了篇评论《大一点的戒网院》;因为南航大事件与人争论《南京!南京!》《都是学生》《何以不智》;谈了下《不同的成长》;又是与人相争,关于《Hook与AOP》的问题。

六月:在这个敏感的月份,谈了《利益共同体的自我保护》;主动被维护,《又见ChinaLAN》;KUSO一篇《拷尔机:羊驼》;去泰国自助游了十天,回来谈了《走近伪科学:尸首之谜》;谈了《逼成反动派》的话题;杯具啊,《从再见Borland说起》。

七月:就慈溪事件谈了一下《绿坝之逆袭?》;就新疆事件谈了点看法《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谈了一下自我过滤问题《你有防火墙,我有小黑屋》;饭否被关,谈了《造谣与P谣》的问题;从严晓玲案谈了一下《潜规则是中国的基本法》;借日蚀说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论证了一下在中国《只有宗教才有可能获胜》;搞了点小技术《试了一把PCRE》,顺大便谈了个找骂的话题《从Google做OS说起——扯一点关于微软的淡》。

八月:为郭宝锋等人《寄点明信片》;因为黑监狱强奸案评论了一篇《滔滔民意》;从liliya视频谈了一下《互联网的道德重建》;从《文化冲突无处不在》的角度上分析了一下饭否与推特的异同;谈了一下杭州保时捷案的《十米生死线》问题;因为部分鲁迅文章被从教科书中拿下之事,说了一下《不吃药?》的问题;《逼成反动派(二)》;因为研究scrapy的关系,搞一点关于xpath的东东《xpath在HTML解析中的应用(更新加强版)》。

九月:yahoo meme诞生,谈了几个问题《“meme”就应该叫做“咪咪”》《从咪咪看言论审查》;没完没了地《逼成反动派(三)》《逼成反动派(四)》;继续谈了《多读书,少上网(三)》的问题;就网瘾的问题与人争论《谈谈网瘾》《再谈网瘾》;谈了一下我对《关于废除死刑》的看法;参加了《第三届CSDN英雄会上海站》。

十月:复习了《建筑的永恒之道》后感觉《meme是一种文化模式语言》;看完了《奇迹的黄昏》谈了点《黄昏将至》的感想;就上海睡衣之争扯了一下《礼仪之邦》的问题;评论了一下《钓鱼案就那么回事》;研究了《用unittest测试web2py应用中的非页面部分》。

十一月:8周刊发表百期,作文以记之《写在8挂百期之际》;借相声说点别的《那一夜我们听相声》;借H1N1说点《信科学治感冒》的事;就毕胜客沙拉事件谈点我的看法《的确挺妖怪》;又是一年网志年会,感慨了一下《网志年会这五年》;升级ubuntu 910失败,增加一点经验值《usb-creator错误”无法识别分区号”的解决》。

十二月:评论了一下侵权法草案,其实我们《无权可侵》;论证了一下《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就BT等网站被封问题谈了《后侵略时代》;参加了barcampsh活动,在活动中提了一个《基于信任关系的分布式Microblog》的设想;在杨佳案一周年后深入研究了一下群体博弈问题《不平静的长眠者》《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二》;谈了一下《玄妙的设计模式》。

动荡的09年以刘晓波案的宣判划上了一个句号。同时,我们可以乐观地期待,这也代表了一个新的开始,走向审判日的进程已经启动……

超越恐惧

古人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我在《最坏的可能性》所说的情况正在逐渐变成现实。

就在圣诞节时,和菜头的几个BLOG中,国内的被封(国内这个后来又解了),国外的被墙。

很多读者都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他最近根本没有说过什么不河蟹的东西。

但是我知道——只是因为他们无法容忍一个有上万读者的媒体在他们的控制之外。

然而和菜头很平静,他说

如今全然解脱了,你知道被彻底封杀的最大好处是什么吗?只要你被封杀了,就绝对不会被封杀第二次。从此,封杀这件事彻底与我无关,我可以专心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可喜的是,这种体验我曾经有过数次:

07年厦门PX事件,我在国内空间的BLOG被干掉……
08年在校内因为转发了unreal小朋友关于校内用户协议的分析文章被封杀用户……
09年七五事件之后hexieblog.com/8周刊/verybs.com相继被封杀……

当 verybs被封之后,有人劝我换个域名和IP,但是我的感觉如和菜头所说的那样,解脱了。我偏不换域名或IP,我可以不必再担心文章中存在的敏感词可能 导致的撞墙,不需要再用8X8之类的词来代替敏感词,不需要再自我审查,我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都已经封杀了。我可以尽情地谈六四、刘晓波、谭作 人、达赖喇嘛、伊朗民主运动……你看到了吗?再也不会有GFW的G点反应了,你可以尽情地戳,使劲地戳!

封杀有什么了不起,白名单有什么可怕,中华局域网又如何。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周八卦]2009-12-27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5 | Tags:互联网,海盗电台

有些时候,我必须承认,自己会对所处的这个社会感到失望,但因为身边总有不放弃希望的朋友,总能看到排除万难的创新者出现,所以我们也不会因为失望而选择绝望。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4 | Tags:气候,中国

中国弱化气候公约以便“保证其不会再最近几年之内承担被要求减缓发展速度的风险”。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食品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拆迁,潘蓉,闵行

协议签订后两个月,闵行区成立“虹桥交通项目闵行区指挥部”,区长陈靖担任总指挥,指挥部成员囊括了闵行区主要政府部门的正职——甚至包括最强势的公安部门,有法律界人士将闵行区政府称为“最强的拆迁公司”。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文化传统,专制主义

中國的文化傳統可以一言以蔽之曰“專制主義”。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蜗居

他(贪官)给你的那点方便,本来就属于你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冯正虎,利益

但事實就是在「權利」和「利益」的天平上他們選擇了「利益」。

利益正是最关键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2009

好文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哥本哈根,气候

194个国家、120位国家元首、2万5千参会代表、数十万、乃至上百万走上哥本哈根和全球街头的志愿者,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认真奋斗过。我们有了几乎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条件,最终却仍被分歧隔绝在世界的彼端。一定有什么深层次的思考和决定尚未发生。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冯正虎

冯正虎案不大,但它也许会作为一个时代的印记而进入历史,在中国社会走向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道路上,在公民争取出版自由的进程中留下一个纪录。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吴英,金融,腐败

面对进化的贪腐,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办法其实很简单,我们必须推进制度的进化,推进中国法治环境的进化,推进中国社会制度变革的进化。不过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那些简单的事情往往是最难办成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3 | Tags:中国

此外,国际局势的变化,也帮助掩饰了中国的停滞。既然民主试验屡遭失败,自由市场陷入金融危机,那么中国或许的确找到了它的独特模式。但倘若你认识了这种模式的代价有多么高昂,它的独特性就实在不值得赞赏。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自由,美国,色情

“我们住在自由的国家。但自由是有代价的,我们必须容忍不同的声音。若因为可憎而限制其自由,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自由面临各种莫名的限制,什么都不能看,什么也不能做。”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谣言

其实,比谣言更加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专家,劲舞团

砖家果然是吃屎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毛泽东,拆迁

若是,再遇强拆,人人——手执毛选当空舞,不怕城管来抓捕,不扔石头不自焚,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钦此。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地震,预报,汶川

古人将震卦写成上中各两小横,最下一长横,(相同的两个符号叠加)意为阴气太重,阳气压在下面不得抒发,小人得重位,君子被挤下台。古人认为地震是与政治有关的。这一震卦作为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的标识。起码在中国地震界,这一震卦名符其实。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治安,警察

嘿嘿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2 | Tags:刘晓波

此 外,使用“颠覆”或危害国家安全罪来指控活动人士的危险信号增加了。这些案件是过去的“反革命”罪的替代品。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1 | Tags:中组部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91220 | Tags:李毅中

庸人治国之典型。煤矿至今仍死人,而且越死越多,还都是国有大矿。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9 | Tags:游精佑,严晓玲,范燕琼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9 | Tags:中国,08县长

政府对待异见人士如此缺乏宽容,对中国的长期稳定来说不是好兆头。在中国共产党懂得如何对待不同观点之前,它领导的将是一个脆弱的、而非强大的国家。

想到谢淑丽的书《脆弱的强权》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9 | Tags:08县长,民意

但从天安门广场上的人群看,这份宣言的号召力可谓根基疏浅。民族自豪感与繁荣的经济融合在一起,构成了强大的民意基础。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07期]

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二

这一次的研究增加了一个策略,叫做“一报还六报”——即一旦被对方背叛一次则要报复六次。

但是如果这个策略的对手只有“一报还一报” 和“总是背叛”的话,结果只能是这个策略与“一报还一报”是一样的——它与“一报还一报”保持合作,与“总是背叛”只合作一次,以后总是背叛。所以还要加 上“分类报复”——对所有的人进行分类,对于来自某个人的背叛报复到所有同类人中去。

按随机两分类试验的结果不出所料:

“一报还一报”的得分与原来相当或略低(因为被随机归入坏人类而被“一报还六报”所背叛),“总是背叛”得分比原来略高(源于“一报还六报”首次合作的贡献),而“一报还六报”的得分比“一报还一报”略低10%左右。

看上去也不坏嘛。

但是相比之下,如果把新增的“一报还六报”换成标准“一报还一报”策略的话,它们的得分可以提高约50%,而坏人的得分却基本没有变化!

再把前面的测试中“一报还一报”换成“总是合作“的老好人。结果是坏人和”一报还六报“的得分都大幅提高,但是老好人却被它们联合吃死光了——得分为负数!

同样的情况下老好人、坏人和“一报还一报”的结果虽然是坏人能有略高一些的得分,“一报还一报”的得分比“一报还六报”略低,但是老好人却在“一报还一报”的帮助下得到相当于“一报还一报”60%的得分成绩。

虽然这个测试算是比较粗糙的——因为没有考虑分类与策略的相关性,虽然不能说同类人就一定是用同一策略,但是毕竟有很大的相关性,随机分类的方式会有一定的结果偏差。

不过结论仍然是明显的:

分类加倍报复对于坏人来说基本没有明显的损失,但是对于其它普通人来说,却带来了三分之一的损失,对于与自己采用同样策略的人则会带来超过三分之一的损失——即使加上相关性分类,也只是使得这种有所减少,但结论还是一样:不能明显增加对坏人的伤害,却对自己人误伤过多。

如果加上老好人的话就更不妙了,它们将面对坏人和分类报复的双重打击。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杨佳式反抗,而支持邓玉娇式反抗的科学依据。

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

因为上文的关系,决定重读《合作的进化》研究一下“一报还一报”策略在不同的环境下如何表现。

书中开始的做法是让各种策略两两结对相互PK,最后统计平均分。我设计了一个程序做法略有不同,我用了三个策略,每个策略创建若干实例,然后随机配对PK,最后统计它们的平均分,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我用的三个策略分别是:“一报还一报”(普通人),“总是背叛”(坏人),“总是合作”(老好人)。

在 三种策略数量一样的情况下,坏人得分迅速领先,因为它们可以从背叛普通人和老好人上得到特别大的好处。当然,随着PK次数的增加,坏人被普通人识别出来以 后,得分速度开始下降,而普通人由于相互之间的合作而得分上升。不过最后仍然是坏人得分最高。老好人则不出意外地得分垫底。

所以书上后面的章节里也提到了,总是背叛的策略是最为稳定的——即使占不到便宜,它也绝不会吃亏。

为了研究不同数量的影响,我尝试了只用普通人和坏人两种策略,结论与上面基本相同,都是刚开始时坏人领先,但是到后面就很快无法再得到分,而普通人的得分速度是稳定上升。

显然“一报还一报”还是有明显的优势的。

然后我再少量地加入老好人。结果发现,只要有少量的老好人出现,坏人的得分就直线上升——如果普通人和坏人数量相同的,只要老好人的数量达到这个数量的一半,坏人得分就会达到甚至超过普通人。

这说什么?这说明你即使不愿意当一个坏人,也千万不要当一个老好人——那等于是在帮助坏人!

推特上有人说得好:

RT @小党 『通往朝鲜的路,是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刚看到的一句话。

所以,鲁迅在《死》里说道: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正解。

=====

之后的研究计划分两部分:

一是“一报还多报”+“分类报复”策略的研究——这二者合起来就是杨佳策略。而相对的,邓玉娇策略则是标准的“一报还一报”。

二是基于信息传播的博弈。书里提到的所有模型都是基于信息不分享的,我打算加入信息分享机制试试。另外,书里还提到关于偏见的测试结果,我想这个加上信息传播以后结果应该会有不同。

不平静的长眠者

(旧文:11月26日)

杨佳已经被执行一周年了,这几天很多人在谈这事。而让我想到的是Emily Brontë在小说《Wuthering Heights》里的最后一句话:

…how anyone could ever imagine unquiet slumbers for the sleepers in that quiet earth.

其实相比一年前(之一之二之三),我的看法已经有所改变,特别是几个月前在陆家嘴派出所碰的壁,让我可以想象杨佳可能曾经有过的遭遇。

当然,主要的观点还是没有变化。这其中包括:反对将他人分类,并把对其中部分人的报复扩大到整类人;反对将杨佳英雄化,将他的行为正义化;尊重每一个个体的人权。

第一点的反对所谓人以群分,参考长平在今年网志年会上的发言:只要我们心里还在把别人分为东德人、西德人,我们心里的柏林墙就还没有倒掉。

第二点是有科学依据的——其实我还是相信科学的,所以即使不谈什么社会达尔文主义丛林法则之类,我还是愿意群体博弈论的研究结论:一报还一报是维持社会稳定的最佳策略。

基 于这一点,我赞同杨佳的报复。我反对的是他把自己对加害于他的几个警察的怨念加诸全体警察,杀死了对他来说本是无辜的那几个人——也许他们对于别人是有辜 的,但是他们对于杨佳并非加害者,而杨佳也不是正义的化身末日的法官,并无权剥夺他们的生命。即便说闸北区公安局是那个加害杨佳的派出所的上级单位,我也 反对这种报复——正如你被人打伤也不能因此把别人老妈打一顿出气一样。

所以,这是一报还一报原则的第一条:报复必须是针对之前加害者,而不是他人。

在这一点上,邓玉娇的做法是符合这一原则的——被杀的邓贵大显然是加害人之一。

其次,无论之前杨佳受过那个派出所多么非人的待遇,也不至于需要用六条人命来回报。倒是那个JessicaMM的遭遇(她妈妈之死与拆迁争议可能有关)需要有关方面还她们家一条人命。还有潘蓉一家虽然不需要人命来还,但钱是少不了……

这是一报还一报原则的第二条:仅限一报,即报复程度不超过加害程度。

这一点邓玉娇同样做得对——按照刑法第20条,反抗强奸致嫌疑人死亡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

从这两点来看,杨佳的行为都不能算是一次合格的一报还一报行为,即便是为自己讨说法,这也是超出必要程度的,更不用谈刑法了。这里没有正义——反抗非正义的并不一定就是正义,更不用说英雄了。

之所以强调这两点,因为如果不如此,反而放纵甚至强调报复的转移化和扩大化,那么结果只会造成社会底层受害的人们互相伤害,而真正的加害者高高在上,安然无恙。

至于个体的人权问题。今天的推土有人发了一推:小区里抓到一个偷车贼,众人高喊打死他,此人喊“尊重人权”,被众人哄笑……

对于这个案子,我特别支持的就是对此案审判过程的质疑——虽然最终的结果应该是一样的,但是过程的非正义并不能给受害者带来正义,更不能给杨佳一个公道。此外,他们还欠杨佳的母亲王静梅一个说法。这样的审判只是让某些也需要被审判的人得以逃脱。

一年过去了,在平静和谐的表面之下,六名被害的死者、一名被执行的杨佳、还有那个可能已经被体制所淘汰的伤者,却依然不得安宁。

之所以会这样,只因为现在这个社会的环境比一年前更加坏了。

在四川无数的家长那里,某些人欠着他们数千条人命。在全国无数的结石宝宝家长那里,某些人欠着他们数以万计的孩子的生命和健康。除了一报还一报,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够补偿他们。

如 果真的有传说中的新中国,我希望首先成立的就是宪法人权法庭,那些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家伙必须付出代价。即使他们逃到地球的任何角落,都要把他们追捕回来 接受人民的审判,让他们享受以色列人民对待纳粹的待遇。那些太子们即使没有直接伤害过人民,也需要追回那些被侵占的人民财富。至于助纣为虐的GFW制造者 们,恭喜你们,监狱里也给你们预留了位子——虽然你们还不够资格坐头等舱。

虽然精英们提出过可行的和平政改路线,其中包括新老划段,放弃对 历史罪行的追究来换取他们的让步。但是,我想精英们似乎是有点naive了,在没有看到末日之前,他们不可能放弃既得的利益进行政改的。即使如精英们所以 预计的,强硬的追究可能将他们逼上专制到底的绝路。然而在他们看来,两条路不过是“等死”与“找死”的区别。所以我是不赞同精英们这个天真的想法。更何况 你们也没有权力代表人民做出这样的决定,真有那么一天,这个决定最终还是要按民主法制的方法来处理。

然而我们暂时还看不到传说现身,那么仅有的就只是一报还一报了。

某些暂时活着的家伙既然不能让长眠者得到安宁,那么唯有让他们活着也不得安宁。

=====

另,最近在根据《合作的进化》一书中关于群体博弈的理论验证一些想法,以研究在更复杂环境中一报还一报的策略的结果。

[一周八卦]2009-12-20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8 | Tags:赖昌星

对于经商传统深厚的闽南人而言,获取财富可能是一种骨子里的本能。

这句话让我想到《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8 | Tags:民工,冻死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7 | Tags:房地产

供参考,存疑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6 | Tags:气候,科学

此外,本人对极端环保主义者一直报怀疑态度。环保和气候变化,是个科学的工程,一切都应该回到科学的理性范畴来分析和研究,不是靠变态的抗议和破坏举动就能有所改善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5 | Tags:冯正虎

无论如何,冯正虎先生的努力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冯正虎先生已经成为争取权利的先锋和旗帜,“冯正虎现象”的兴起及其潜在影响,更将在未来继续发挥更大的作用。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5 | Tags:中国,俄罗斯,民主,经济

2007 年,世界银行发布了二份极具震撼力的报告。第一份关于俄罗斯经济状况的报告指出, 俄罗斯经济增长是符合穷人利益的经济增长。第二份报告涉及中国,中国在2001年至2005年间,中国经济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但13亿人口中最贫穷 的10%的人口实际收入却下降了2.4%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5 | Tags:公务员

应该不是郎咸平说的。不过此文道出了中国目前处于明朝末年的现状。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3 | Tags:汪精卫,人物,历史

我知道中国有那么一些头脑简单的人,他们看到小偷时尚且还绕着路走,在发改委面前只能流下他们屈辱的泪水,遇到吹牛逼不上税的场合时却会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会跟日本人斗智斗勇。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3 | Tags:中国,移民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不敢承诺和相信自己足够坚强,所以对得起良心的做法是早点出去,我不想变成某些人作恶的枪,不想背弃自己的信念屈辱的活在自己的祖国。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3 | Tags:强图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3 | Tags:爱多,中国,创业

“产品非常好、市场非常好、知名度非常高、美誉度非常高,公司团队还在。这样一个品牌为什么会倒掉?”

猛禽 收录于 20091213 | Tags:日本,慈善,捐款,中国,官员

……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06期]

最坏的可能性

继对cn域名下封锁令之后,国外的域名空间也将危险。

另外,https访问google doc早已经不行了,但是http还可以,groups也这样。GFW的意思很明白:

要么让我进行内容审查,要么你就不要用。

接下来google的其它https服务也危险了,比如reader, calendar, wave……以及最重要的gmail。

中华局域网的初级阶段已经浮现。

那么,以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更坏的情况会是如何?

首先,目前的穿墙手段将逐步受到控制:

VPN:国外VPN服务器的IP将可能被一一封 堵。
SSH:长连接大流量的SSH连接可能被不时切断。
TOR:速度将会更加慢。

但实际上有关方面并不是担心来自国外的“不良信息”,更担心的是国内人通过国外的网站进行消息传播,在实际上废掉了国内的内容审查。

这个阶段的最坏结果就是对所有的国外IP设置白名单。

我之所以构想那个DMB,目的就在于为这个阶段准备一手。

但是还可能会有更高级的阶段:

每个人上网都要实名备案……那就真的是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这就是中华局域网的终级阶段。

真到了那一天,我们怎么办?

又见黄金高

昨天amiist(即明信片行动中的郭宝锋)在推土上说:

脑袋里边闪过“黄金高”这个人,查了维基百科,猛然发现多了“2009年7月,黄金高实际上已被秘密处死。其家人也已都因“车祸”而去世。”,让我大吃一惊 http://is.gd/5pUTe

当然,这句未经证实的话显然不符合维基百科的质量要求,很快被改掉了。

04-05年间,我曾经关注过这事《消失的黄金高》《Gold high事件盖棺定论了么?》。然而在他被判无期之后,这事真的就如我所说的——这真的就是“一件事的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财经》对此事的关注,这里(已墙)可能是一些内幕,而《财经》直到今年还有新的报道《南平法院召开黄金高案执行异议听证会》。

不 论黄金高是“反腐斗士”还是“腐败分子”,亦或是所谓的因挑战潜规则而被“自己人”处理,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他的审判与对杨佳的审判一样,让人看清 中国司法系统实为官僚阶层统治工具的本质。作为一名在法律上被定罪为”腐败分子“的罪犯,却在事后被显然是人为的低调处理,几乎是迅速被媒体所遗忘。

这很不正常!

正常情况下,一般这样的腐败分子不都是需要拿出来作反面典型交公务员们学习警示的么?

而这不正常的背后是:

逼使黄金高上书人民网的”猪案“和”地案“再也没有人提起……联想到8.11事发前两年还在任福建省省长的某人,我就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