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网瘾

在前文中,风敲竹同学对周先生的观点表示支持。这可以理解,我也当过学生,也曾经沉迷于游戏机,也看过比我沉迷得更厉害的同学,他们中的大部分结果也真的就可以说是废掉了。而像“征途”、“劲舞”之类的网游也的确比我们当年玩的游戏强大得多,废掉的人也多得多。

然而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

观点之一是:网游只是问题的原因之一,其它的问题——特别是教育问题——更关键的是家庭教育问题。否则就算是没有网游也会有别的东西可沉迷,有别的瘾可以犯。

观点之二是:网瘾不是一种精神病,顶多只能算是精神亚健康,而用电击这种手段去对付那些孩子显然也是不人道的。家长们花几千块钱把孩子送去戒网院是一种典型的逃避责任,指望用一点钱去解决他们之前没有足够尽责所造成的问题。

当然,我没做过父母,这样说或许流于空谈,所以你们也尽可以认为我是因为自认为也做不到比这些父母更好而至今没有结婚。那么请无视本文。

作为一位小学生的父亲,TR在《Falling Down》里谈了一下中年男人的生活危机问题,映照出我实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然而如巴士阿叔所说:

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生活在这年头的社会上,特别是生活在贵国,谁的压力又比谁小?难道孩子们的压力又小得到哪里去。没有游戏的排遣,他们未必不会成为真正的精神病。

我只想问一下:

即便我们都支持所谓的网瘾的确是一种精神病,把所谓的网瘾患者全送进电疗室,然后迎接他们目光呆滞地出来成为“正常人”,然后这个社会就正常了?河蟹了?

当然,这样土共就开心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力量最强大!

关于废除死刑

这里看到一位mojie兄发了一段长篇评论来说明他支持废除死刑:

[匿名] mojie [202.181.113.*] @ 2009-9-22 15:41:19
在你的新浪博客里,发了两段评论,一段是关于法律与道德的,没被删,一段是关于死刑的,被删了,转发到这里,供你参考。
谈一点对于死刑的看法。我因为持坚决反对死刑的观点,这些年也陆续看过一点关于这方面的研究,简单介绍几句,我的介绍仅凭记忆,不保证准确无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资料。
1, 关于死刑问题的研究这些年来已经越来越深入了,这些研究涉及到死刑问题的方方面面,非常细致,包括神学的,社会学的,科学的。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些研究已 经可以充分证明,支持死刑的所有理由都是不成立的。可惜的是,这些研究在国内被介绍的不多,而国内一些从事这些方面研究的学者的观点也鲜为人知,不被重 视。也是,在一个连滥杀无辜都合理的国家,会有多少人愿意听听废除死刑的理由呢?
2,先介绍一个争议很大的观点,就是,国家有权力杀人吗?我们通 常讲,国家的权利来自于人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其实人类社会最初是没有国家的,但是人们后来为了保障个人的利益和安全,愿意让渡一部分个人权利,将之授 予一个社会组织,于是有了国家,有了政府。但是,人们不可能把自己本来没有的权利授予国家,国家也不可能拥有不被授予的权力。那么问题就归结到,杀人是个 人的天赋权利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个人把自己的这种杀人的权利让渡给国家了。但如果杀人不是天赋权利,个人根本不曾拥有过, 那么,国家自然也就没有了杀人的权力,因为不被授予。
3,如果说上面的观点有争议的话,那么另外一些研究,则是实实在在的。比如死刑可以震慑犯罪 说,研究表明死刑不会比无期徒刑和长期徒刑更具有震慑力。前面有的朋友说过,杀了几千年的人,也没见犯罪减少,呵呵,确实如此。根据对一些废除死刑的国家 和地区的跟踪调查显示,没有一个地方在废除死刑后,犯罪率,尤其是恶性犯罪率上升的,相反很多地方有所下降,废除死刑的时间越长,犯罪率下降的越明显。
4, 还有研究表明,死刑,尤其是死刑的执行场面,对暴力犯罪有示范和催化作用。很多人看过美国电影《勇敢的心》,会记得最后华莱士被处死的场面,有人注意过下 面围观的人吗?那个时代,英国等很多国家都采取公开处死罪犯的做法,理由就是可以震慑犯罪,我们以前也有所谓公审公判,理由一样。按理说,这些亲眼看过死 刑的人,参加过公审公判的人,一定会最受震慑吧。事实恰恰相反,英国的一项研究表明,正是住在刑场附近的,经常观看死刑的人群中,恶性犯罪率最高。我觉 得,这起码可以说明,死刑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有震慑力。
5,一些具体的罪名,取消死刑后,会导致恶性杀人犯罪率降低。比如强奸罪,抢劫罪。司法实践表明,当一般的强奸罪和抢劫罪不再被判处死刑后,抢劫和强奸的犯罪率并没有上升,但是先奸后杀和抢劫杀人的犯罪率却降低了。
6, 还有一种观点是认为应该仅对故意杀人罪判死刑,理由是报复是正当的,所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不杀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生命?”对此我不想多说了, 只是认为这种“以剥夺一条生命的做法来表示对另一条被剥夺了的生命的尊重”,逻辑十分的诡异,我理解不了,也不能赞同。

于是想起前一阵阮一峰全文转载朱学恒的《受害者的人权在哪?》及他的评论。

我对mojie兄的观点基本不赞同。

第一点没什么好说的,研究得多不能成为废除的理由,或者认为废除死刑就代表了文明程度更高?即使如此,我也认为制度需要与社会环境相适应,否则就如同孔子与盗跖谈仁义道德。

第二点是说国家没有权力杀人。这个是当然的,但是死刑并不表示国家有权力杀人,国家机器在死刑上只是执行者。至于谁是权力者,后面再谈。

第三点个人持怀疑态度,统计上的陷阱是很多的,以前也曾经讨论过。就这个例子来说,通常废除死刑的地方本身法律环境都更好一些,同样可能导致犯罪率的变化。

第四点第五点提到的问题与常庆在《从杀鸡骇猴到撑骨裙原理》里说到的事情类似。令狐对此的评论是:

我 是觉得虽然杀人不是故意,但是喝酒是主观故意的。可以认为是故意杀人。情节达到死刑标准当然应该杀。撑骨裙原理应该只是说要量刑适量,而不是说任何情况都 不该死刑。如果把这个话题放大,这个青年不是掀了裙子,而是强奸了对方,难道判他死刑也会让人觉得这姑娘长得够漂亮而效仿他去强奸不成。我是觉得死刑要谨 慎,毕竟判别的错了还有改的机会,杀错了就再也改不会来。但是达到标准的话该杀还是应该杀。
至于那个撞死一个也是撞撞死两个也是撞,就涉及到量刑标准的问题,这里才是真正应该使用撑骨裙原理的地方。如果撞死一个不是死刑,撞死两个是死刑,谁还愿意多撞一个?

这点我很赞同。关键是量刑的适当,量刑过重的确存在反效果可能性。

关键是第六点,这里有两个方面可以讨论:

一 个方面是:以牙还牙是不是合理。从情感上说的确没什么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是就群体博弈论的研究结果来说,一报还一报才是对社会群体最有利的策略—— 这里也是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有仇必报,二是仅限一报(即不超过被加害的损失程度)。就我个人来说,我支持这个理论。

另一方面是:谁能决定是否剥夺杀人者的生命?他们固然没有权力决定杀死杀人者,但同样没有权力原谅杀人者——按朱学恒的话说就是:受害者的人权在哪里?

显然只有死者有权决定杀人者的生死——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前面说国家机器只是执行者,因为死者才是权力者。

那 么如何让一个死者来做这样的决定呢?我想一个可操作的方案就是立法作一个默认选项——比如默认为原谅,如果有人被故意杀死,而经司法裁定杀人者应判死刑, 但由于默认为原谅,杀人者即可免于一死。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签署一份文件修改自己的默认选项为不原谅,这样的话如果有签署过文件的人被杀,而杀人者被判死 刑就可以被执行。

当然,法律也可以定义成默认为不原谅,那么愿意放杀人者一条生路的人也可以去签署一份原谅文件。效果是一样的。

有一个特殊情况是:被害人为未成年人等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被害人的监护人有权决定杀人者的生死——当然也要是在前述的司法判死的前提下。

我 之所以反对废除死刑,是因为一方面的确存在某些严重罪大恶极之人,他们在监狱外面为害一方,在监狱里面又是牢头狱霸,出来以后继续害人,不死刑不但对不起 那些受害者,更对不起在狱中被害的其他人及他们出来以后被害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对那些受害者的同情——看看三鹿氰胺造成的结石宝宝和川震遇难学生吧。

或者有人认为波尔布特也不该死?即使文明如美国不也一样把萨达姆处死了。

当然死刑一定是要非常非常慎重的,因为人死不能复生。

出本书还真不容易

一位朱同学写了一本叫做《JavaScript征途》的书,然后就被Aimingoo指出了一些问题《从“装B被雷劈”讲起》。本来我最近忙,是没啥空研究这些的,上周某天一早收到Reallike的消息,特地去大致看了一下。虽然我对JS也不敢说有多了解,但至少“基本数据类型按值传送,而复杂数据类型按引用传送”这种话我是肯定不敢说的。

而Reallike则在书里找到了一个笑点《本年度最好笑的排比句》,的确很好笑——这样的笑点也许有点奇怪,但是对于有一定经验的程序员来说,的确可笑。

此书在51js.com上被人抓出来的错误还有很多,欢迎围观

写 书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像这么一本挺厚的书——这点Aimingoo应该深有体会,他写过不少书。我还没写过书,只是参与过一本书编写,写了其 中几个章节。但是坦白说,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虽然当时每天熬到半夜,写了几个月,但是结果却还是非常地烂,事后我曾经总结过原因——最关键的 就是自己学艺不精,对于要写的技术方面应该说大体上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写成书的话,却还需要在此基础上补充很全面的细节,另外还需要用流畅的语言来组 织。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业余写字者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但是即便如此,我想有些底线还是需要坚持的,比如说尽可能不要出现低级的技术性错误。而朱同学这本书的错误未免也太多了一点。

当 然,从我所了解的出书流程上来看,这不能全怪朱同学。因为一本书的出版,主导者并非是作者,而是组稿方,通常是出版社方面的编辑,甚至有出版社将这块业务 外包出去,那种人员的素质真是不敢恭维。像技术书这种光有一个技术NB的作者是不够的,至少还要有几个在同样方面技术NB,甚至更NB的人来审稿把关。否 则,闹出这种笑话还真是不可避免。

对于那些为本书写推荐语的牛人们,不知道看了51js上的那个讨论会怎么想。

本文就不发CSDN了,做人要厚道。再说Aimingoo和Reallike已经说了,也差不多了。

=======补充消息的分割线===========

没想到这事下面还有,Aimingoo又发掘出一些真相。原来这位朱同学是一位组稿党——也就是我上面说的那种接出版社外包业务的:他们跟出版社打通关系,然后找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来七拼八凑一些文章组成一本书(即所谓的组稿),然后跟出版社买个书号就把书给印出来了。

不过现在的业务模式看来比较成熟了,还会伪造名人书评及书托炒作比以前强多了。

我悟了。

[一周八卦]2009-09-27

猛禽 收录于 20090922 | Tags:人物,历史,陈独秀

贾植芳先生也曾四次入狱,分别进过北洋政府、日本人、国民党的牢房,第四次是因胡风案入狱,长达11年。他因此自称“洪宪生人”、“秦坑余民”。问他四个监狱有何不同,贾先生长叹一声:还是无产阶级专政厉害!

无产阶级专政当然最厉害

猛禽 收录于 20090922 | Tags:房地产

假如我是商人,我连吃带喝,也抽烟,也喝酒,也吃饭,也得性病,也养小蜜,只要我有本事贷到款,在房子刚出来的时候,噼里啪啦的付上头款,和同伙一起哄抬,不出两年,几套房子就都到手了。

问题根本不在商人……

猛禽 收录于 20090922 | Tags:传统,礼仪

在 谈及“传统文明”的断裂时,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指向文革。但是在鲁迅笔下,那个远在文革之前的年代里,围观屠杀的人群就有那样的神情,“只见一堆人的后背; 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将近100年过去了,这一堆人还是那一堆人。也许几千年来,从来就只有一堆人。

猛禽 收录于 20090921 | Tags:护照

有意思。注意最后一图的评论

猛禽 收录于 20090921 | Tags:新疆,民族,维族

信息不透明加上新疆地方当局完全丧失了公共信誉,只要够想象力,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仅供参考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94期]

基于进化论的公平正义

罗尔斯提出了两个关于平等的原则(引自《罗尔斯:基于正义原则的平等观》):

第一个原则是,每个人对与所有人所拥有的最广泛平等的基本自由体系相容的类似自由体系都应有一种平等的权利。
第二个原则是,社会的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这样安排,使它们:
①在与正义的储存原则一致的情况下,适合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并且
②依系于在机会公平平等的条件下职务和地位向所有人开放。

第一个原则没什么好说的,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二个原则就比较容易引起争议。

人生而平等,但是后天由于“才能、天赋、社会地位、家庭、环境、运气等偶然因素”可能导致了不平等。在我看来,这其中才能、天赋、运气等因素是天然的,但是社会地位、家庭、环境则是社会性的,的确需要像机会公平等机制加以约束。

但 是按照《自私的基因》所提出的进化论观点,生物个体的最高目标就是让自己的基因尽可多尽可能久地遗传下去,换在人类社会中,也就是某个人如果拥有了一定的 社会地位或家庭条件或生活环境,必然首先考虑将其提供给自己的子女,以优待自己的基因。这就会造成少数人因为出身的关系,先天性地拥有优于他人的优势,出 现先天的不平等。

如果一个社会不是由大多数成员所决定,而是由少数成员组成的小团体所控制(比如贵国的某裆),那么它们就必然利用手里的控制权将社会利益以对自己的基因有利的方式进行分配。

以 经典的进化论观点来说,具有竞争力的基因能够获得更大的遗传优势,有助于种群的进化。而对于贵国这样的社会,进化的只会是那种极权的统治体制——那些享受 着体制利益的太子党更进一步去维护这种体制,所有不能更好维护体制的人将被淘汰,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让贵国长出某裆这样一个恶性肿瘤。

而社会公平体系之所以重要,就因为必在社会中实现真正的优胜劣汰,才有可能有助于社会整体的进化。用自私的基因的话来说就是:我们需要的是追求民族或国家的基因进化目标,而不是某裆或相关利益团体的基因进化目标。

因此,贵国在不能实现罗尔斯所谓的正义公平之前,什么所谓的伟大复兴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肥皂泡而已。

谈谈网瘾

周黎明的《反驳梁文道和菜头关于网瘾的观点》写得很好,很全面,把梁文道与和菜头打得落花流水。

但是很不幸,我就是他文中所提到的那种具有一定“极端达尔文主义倾向”的人。

网瘾就是比在现实中砍人好,而网瘾在几年后自然会消退,至于这几年时间给他们带来的竞争力损失是他们应付的代价。

而 家长的无助和绝望在某种程度上正是他们应得的——家庭教育是不可替代的,虽然现代社会生活压力大,但是对孩子的教育光靠学校和社会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我 们面对的是一个奴化的学校教育环境和一个低俗的社会教育环境,如果家庭教育不能加倍补偿这些的话,一个竞争失败的孩子是必然的产物。

此外,天才的存在是必须被承认的。有些人就是天生具有某种竞争优势——我认识一些朋友就是典型的游戏成瘾,但是这完全不影响他们在工作中仍然可以做出突出的成绩。相比之下,看国内或韩国的狗屎肥皂剧看成废柴的人我也见过很多。从另一方面说,沉迷网游本来就是一种自制力差的表现,而这无疑是一种竞争劣势,这意味着即便他们被电刑治好,也未必就一定能有更好的成绩。

周先生口口声声说别人是精英如何如何,但是他的观点恰恰是一种精英观点——特别是一种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精英观点。这一观点的特点在于:小孩子必须按照某种精英成年人规划的路线成长,否则就是“废掉了”。然而在我看来,这种规划成长的人生不过是那个古老故事:

问放羊娃:放羊干啥?
答:卖了换钱。
问:换钱干啥?
答:换钱娶媳妇。
问:娶媳妇干啥?
答:娶媳妇生娃。
问:生娃干啥?
答:生娃放羊……

我始终认为:孩子们需要过一种与我们不同的人生……

多读书,少上网(三)

继《逼成反动派》系列之后,又有不够二,而达到三的程度的。囧

之前的一在这里二在这里

事 情源于前一阵在豆瓣上看到有人推荐张戎的《Mao, The unknown story》,我对此的评论就是:是一本适合用来消遣的小说,无聊时看看不错。因为这书我刚好看过,虽然此书号称经过多年努力,采访过巨多的人,但还是让 人感觉其中的内容不够严谨,而文学性的渲染又过多。当然,这也不能怪作者,张戎本来就只是个小说家而不是历史学家,在政治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明确的立场,所 以在文字上难免充满了情绪化的夸张。

我曾经在BLOG上指出过一些网文不靠谱,有些甚至就是断章取义地从书里摘一些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部分,而这些网文中颇有一些来自于此书。从一本不靠谱的书里摘一些片段来证明一个更加不靠谱的观点,还能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么?当然有,那就是居然还有人信以为真。

比如那个曾经在网上流传的关于毛对尼克松说要送若干中国女人给美国的说法便是出自此书。但是只要看过此书便知道,毛时常有类似的吹牛B说法,放在书里看来并没什么,无非是说明这个人缺乏必要的职业政客修养罢了。但是单独抽出来看就会让人觉得很有冲击力。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反复强调多读书少上网的原因。

那么既然读书也会碰到不靠谱的书,凭什么说读书会比上网好呢?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强调 读书。

虽然相对来说,读书也会碰到不靠谱的,但毕竟比较少,只要多读多想,结果总是会相对更靠谱一点。

=====8挂的分割线======

顺大便谈点老毛的8挂。

关 于老毛的争议一向是很多的,就我个人来说,也算是间接受害者——祖上在家庭成份的问题上受过迫害。但是我很反感目前网络上流行的对他妖魔化的说法,因为这 很容易导致我们得出一个结论——一个魔王毁了中国几十年,所有其他人都是无辜的。这个结论太扯淡了,完全是在逃避责任,几十年、数亿人能被一个人所轻易玩 弄,那么这个人就真的是神了。

以前流行过的一些别的说法暂且不提,就说最近流行的关于毛与贺子珍同居两年后杨开慧才遇害的问题。据说教科书 (或者是别的什么官方的东西)为了规避这个问题,特地窜改为让杨提前两年遇害——这的确非常可耻。不过关于教科书的问题改天再说,而且网上流行的重点也不 在教科书,而在于毛的这两年的问题,所以还是来说毛的8挂。

我觉得拿这两年来做文章增加毛妖魔度完全没有意义。毛的风流和无情本来就很有名,贺子珍的下场也挺惨的,甚至可以说比杨更惨,就算是江青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这种道德问题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比如那个著名的《决定灭了谁》的测试第二题:

问题二:
现在要选举一名领袖,而你这一票很关键,下面是关于这三位候选人的一些事实:
候选人A:跟一些不诚实的政客有往来,而且会咨询占星学家,他有婚外情,是一个老烟枪,每天喝8—10杯的马丁尼
候选人B:他过去有两次被解雇的记录,睡觉睡到中午才起来,大学时吸过鸦片,而且每天傍晚会喝一夸特的威士忌
候选人C:他是一位受勋的战争英雄,素食主义者,不抽烟,只偶尔喝一点啤酒,从没有发生过婚外情
请问你会在这些候选人中选哪一个?

结果也许你们都看过:

A是罗斯福,B是丘吉尔,C是希特勒。

事实上对于这个级别的人物来说,这点道德问题只能算是次要问题,否则克林顿在JQ门后就应该下台了。有空抓着这个两年的问题不放,不如去追究一下教科书里还有多少地方被改了。

再顺大便说一下毛孙的8挂。有传闻说他是老毛的种,也有人说是某J夫的种,但是从他的智商上看来,还真是跟毛岸青太像了,这种怀疑有点多余。

[一周八卦]2009-09-20

猛禽 收录于 20090918 | Tags:血铅,污染,环境

继陕西凤翔、湖南武冈和云南昆明之后,福建龙岩发生了第四起儿童血铅超标事件。

MD

猛禽 收录于 20090917 | Tags:puff,GFW

警告:在未知puff背景情况下,暂时不要用! 自由诚可贵,安全价更高!估计谁也不想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猛禽 收录于 20090917 | Tags:备案,荒谬

狗日的被按

猛禽 收录于 20090917 | Tags:偷情,经济学

这个搞

猛禽 收录于 20090913 | Tags:历史,抗日战争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93期]

避讳

前几天日本大选后鸠山由纪夫上台,后来一则8挂新闻报道说,日本某地一个也姓鸠山的小人物长得有点像鸠山由纪夫,据说在大选后立即接到很多广告订单,要扮演鸠山由纪夫,并且他的太太即将生产,他说要给孩子取名叫鸠山由纪夫。

这事就是很有意思了,显然类似的事情在国内是不可能发生的。

哪个长得像胡总敢扮演胡总接拍广告?更别说生个儿子取个跟胡总一样的名字,更别说还有大批媒体来报道。

当然,NB的人还是有的,比如那个可以打 钟共钟央 还可以操他妈的男人。

这个厂商就很不河蟹地用了某领导的名讳,一点也不考虑此太子党人未来很有可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避讳这个概念很有中国特色。它源于中国古代的前专制时代,但得到普及并形成强制力则是在秦以来的专制时代,到民国时代虽然号称废除,但实际上还是有一定的残余。

古代的四种避讳中,后二者的避圣贤讳和避长辈讳现在已经没有了,出于尊敬而不直呼其名的礼貌是不算的。而前二者的避皇帝讳和避上级讳虽然明里没有,但暗里却从未消失,只是形式上的不同——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不用说屁民百姓了。有些事情当官的能做,但屁民就是不能议论。

比如我们不过是谈论了一下新疆发生的事实,于是被关的被关,被墙的被墙。

其实中国不过是换了一件社会主义马夹的封建社会——别以为你换了件马夹我们就认不出来了。

最后围观两个强人的名字:开平海关的操锦涛。另外还有这一位:党员缴纳“特殊党费”金额、名单中的干家宝

我承认我笑翻了

虽然这很不厚道,但是看了和菜头那边的一篇《【和菜头信箱】很傻很天真》的前半部分——就是ringo同学来信那部分——实在忍不住笑翻了。

最搞笑的就是最后那一句PS,简直就是春哥的一脚回旋踢却踢到他自己脸上一般的精彩演出。相比之下和菜头的回复反而显得黯淡无光乏善可陈。

别的精彩之处还有很多,总之我看那来信的感觉就像是看一只被关在鸟笼里的傻鸟,见过的世界就是被老头拎出去溜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块地方。听说有别的鸟逃出鸟笼跟狗打架被扯掉一撮鸟毛的事情后,睁大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掉了毛那多难看呀~~

和菜头这个回答说教味太浓,有标准答案的调调:

你觉得我真是在谈黄网?我真对你的力必多水平有兴趣?不,我对受禁制的知识和信息有兴趣,我对人如何获取它们有兴趣,我对一个人如何突破障碍实现自我完善有兴趣。无论是这种禁制来自外部,还是像你一样,来自你的自身。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被笑翻了,以致于文风少了很多轻松调侃的味道。

这就是中国式教育产业的最典型产品啊,所谓的“好”学生大抵如此。居然后面回复里还有很多人在围绕性问题不放。难道和菜头有让她去滥交么?连这么简单的中文都看不懂,这些好学生在语文课上到底学到了什么?大概只是背下了标准答案吧。

中国的教育问题还不只在学校,还有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

这位ringo同学的家庭教育,特别是性教育显然是有问题的,不过这也是中国的普遍现象——那就是把性问题妖魔化。相关的话题我在《绿坝之逆袭?——谈谈慈溪按摩乳事件》也谈过,那的确是很傻很天真啊。

同样擅长使用妖魔化教育法的还有社会教育,现在最被妖魔化的就是所谓的网瘾。前两天一档电视节目报道了一起青少年打群架的案件,据说是源于网络社团的现实组织。去你妈的吧。当年没有网络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年轻的时候,沉迷上街砍人》。什么年代的青少年都一样,只不过每个年代都有替罪羊。

好吧,嘲笑别人是不对的。下面我们还是请温喜庆来为各位塑料大棚里的花朵唱一首歌作为结束吧: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娃哈哈娃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