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恭喜费老&小麦

恭喜费老&小麦大婚。

祝费老和小麦白头到老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我和京京客窜了一把工作人员甲乙,很囧。

小辛可耻滴没有捡到皮夹子。RP不行啊。

不过那天最轰的还是那位紫色上衣的同学。嘿嘿。

========BTW的分割线====

顺大便提个事。周六在婚礼那天有朋友说起一周8挂总是会碰到几个已删帖的情况,出于及时性考虑,大家可以直接订阅8周刊采编系统的RSS:

http://feeds.feedburner.com/fav8log

[一周八卦]2009-08-30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8 | Tags:社保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4 | Tags:美国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3 | Tags:汉语,语言

因为语言不是单向度的符号,说到底它是思想的前夜。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3 | Tags:励志

保持「優秀」的習慣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3 | Tags:艾未未

与 以往背负沉重枷锁的悲情英雄不同,今天的维权者姿态更阳光、气质更年轻、表达更新鲜、心态更平和,这种弱势而非弱者、深情而非悲情的精神气质,让“维权” 的样子不再是低姿态的争取,而是平等的诉求,甚至成为更日常的公共生活的一部分。尽管,严酷的代价从未减少,可是,在这样自信而具有平常心的精神强者面 前,他们的对手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显得懦弱,而且狼狈不堪。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2 | Tags:教育,贫困

他笑着说。“那个小个,”他比划着高度,“自始至终没有反抗。”

……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2 | Tags:CCAV,媒体,裤衩,库哈斯

嘿嘿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90期]

逼成反动派(二)

很少这样很二滴来写一篇(二)。(一)见《逼成反动派》。

对 于verybs的被封,我已经习以为常,也已经不想谈他们封了什么网站。就在几个月前,我还只是偶尔需要开个TOR看看墙外。而现在,我只要上网就必须开 着TOR,而FoxyProxy里的tor patterns列表也已经是非常之长。那有什么办法呢?不如此跟断网也没什么分别。

不是我要不河蟹,实在是作为一名技术人员,中文资料实在是太不够用了,而搜索英文资料只能用Google,搜出来的结果却往往要撞墙——大多数都撞得莫名其妙。

也许这也就是为什么技术人员通常都容易成为反动派的原因——都是被逼的。

当年之所以知道GFW这种东西,正是因为常用的google被封了。顺大便也就知道了被封的原因,当然是很不河蟹的——于是开始了不河蟹的启蒙。

之后SF被封——要知道这对于搞软件开发的人来说,这简直会把人逼疯。于是又知道被封的原因,结果还是不河蟹的——于是学会了用某门穿墙。

再之后有FreeBSD的被封,这事实在太囧了。知道了原因是所谓的国产某操作系统。于是知道了GFW还可以被这样使用——假河蟹之名干腐败龌龊之事。

……

于是在不断地被逼中,就变得越来越不河蟹了。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我们这些技术人员这样被逼得不河蟹起来。

比如这几个月来有相当多饭友被逼学会穿墙。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告诉周围的朋友墙外的新闻……

这样很好。

看着他们一锹锹地为自己挖掘葬身之地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希望之所在。

BTW:算是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就是——许志勇和庄璐已经被取保候审,暂时获得自由。期待谭作人、游精佑、范燕琼、杨茂东……等人也能尽快回家吃饭。

[一周八卦]2009-08-23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1 | Tags:国庆

明明很希望能够上电视,这是他对这次游行的最大期待。但在8月15日大合练这一天,明明站在长长的机场跑道上,看着前后黑压压的人群。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即使上了电视,也不过是人山人海中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而已。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1 | Tags:央企

垄断啊垄断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0 | Tags:恶搞

网易原帖貌似已经被删除。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0 | Tags:公盟,许志永

自古英雄出少年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0 | Tags:地震,捐款,政府,NGO

腐败啊腐败

猛禽 收录于 20090820 | Tags:鲁迅

说得好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9 | Tags:学术,腐败

重点关注评论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8 | Tags: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7 | Tags:河蟹,台湾

河蟹无敌,居然统一台湾。看来整个大中国区都已经沦陷于河蟹之爪了。囧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7 | Tags:CCAV

装逼装成真逼了。天朝最强,CCAV最强。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6 | Tags:网瘾

当 时林奕华曾经在他的剧场作品里安排一个角色讽刺这些人,他说:“某人宣称要在网上认识全世界,可他却从不出门走进这个世界”。这话说得真好,起码我曾奉为 铭言,提醒自己可别变为这种脱离世界的傻蛋。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发现互联网原来不是认识世界的工具;它就是世界。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89期]

不吃药?

十年前只知道某功不吃药,现在居然某裆也不吃药了。看来病得不轻,可以开始混吃等死了。

事情源于人教把语文教科书里的鲁迅文章减少了。这事本也很正常,像连岳等人还对此表示非常赞同,当然也有人批评说是因为语文老师水平不行,教不好鲁迅。鲁迅本来就很复杂,喜欢的人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人非常讨厌。

我关注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是《药》和《为了忘却的记念》被拿掉?

没看或没看懂这两篇的现在回头去看看吧……

《南腔北调集·为了忘却的记念》

……
这 一夜,我烧掉了朋友们的旧信札,就和女人抱着孩子走在一个客栈里。不几天,即听得外面纷纷传我被捕,或是被杀了,柔石的消息却很少。有的说,他曾经被巡捕 带到明日书店里,问是否是编辑;有的说,他曾经被巡捕带往北新书局去,问是否是柔石,手上上了铐,可见案情是重的。但怎样的案情,却谁也不明白。
……
…… 但他信里有些话是错误的,政治犯而上镣,并非从他们开始,但他向来看得官场还太高,以为文明至今,到他们才开始了严酷。其实是不然的。果然,第二封信就很 不同,措词非常惨苦,且说冯女士的面目都浮肿了,可惜我没有抄下这封信。其时传说也更加纷繁,说他可以赎出的也有,说他已经解往南京的也有,毫无确信;而 用函电来探问我的消息的也多起来,连母亲在北京也急得生病了,我只得一一发信去更正,这样的大约有二十天。
天气愈冷了,我不知道柔石在那里有被褥不?我们是有的。洋铁碗可曾收到了没有?……但忽然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说柔石和其他二十三人,已于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在龙华警备司令部被枪毙了,他的身上中了十弹。
原来如此!……
……

原来如此!

今天还被关在牢里的柔石们还有很多,我们要寄的明信片还有很多,怎能不删除这样的文章呢?何况有消息说,明信片似乎也不能寄了。而PRC境内的互联网竟搜不到关于许志勇的只言片语——只因能搜到的都被删掉了。甚至连digitalboy兄的网店被查封估计也与此有关。

至于《呐喊·药》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显然人民还需要继续吃人血馒头或是脑残片,这样才能乖乖地被他们用无形的手向上提着,像许多鸭……

也许我们就可以明白,何以伟大的首都北京最出名的一道菜便是烤鸭——因为这正是头头们的最爱。

十米生死线

(08-08)

杭州保时捷案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虽然在案发后一个小时,我就已经从网上得到不少相关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想要说点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呢?70码事件已经那样了,而且才过去多久啊。

但是今天看到有人评论马芳芳没过斑马线的问题。据说有监控录像可以证明,虽然这里面仍然充满了疑点()。

就算是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她当时的确是从离斑马线10米左右的地方穿越马路,但这就是她该死的理由吗?

是的,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她的确应该负次要责任——与魏志刚的酒驾+超速相比,偏离斑马线10米的违章的确也是违章了。但马芳芳已经用生命作为代价来承担这一责任了,难道还不够?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马芳芳没有违章,难道她就能逃过一死?

我之所以对此感到愤怒是因为在无忌等论坛上看到有人在谈及这一事件时,不少私家车主表现出对魏志刚的同情,以及对行人及非机动车主违章的怨念。我的一个有车多年的朋友甚至认为“如果没有酒驾和超速,她死了活该”。

我当时就震惊了。

不 可否认,行人与非机动车的违章对于司机来说的确是很烦的事情,这类怨言在无忌上经常可以看到——在那里混得好的基本上都是上流阶级(当然,我是其中混得不 好的),开车的很多。但是从后果上来看,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的结果可能是赔上自己的性命,而机动车违章则往往赔上的是别人的生命。 就算是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对于机动车来说,大多数情况下只是麻烦而已,但机动车违章又何止是麻烦,还怨什么念。

在我看来,在人的生命这个问题上,是必须加以平等的对待: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样的,不论贫穷还是富裕、学者或是文盲、老人还是孩子……还有病 人和残疾人。

但是泯灭人性的中国奴化教育中最缺乏就是这个方面,这样教育出来的人一旦富起来,难免为富不仁;一旦当了官,难免仗势欺人;即便是无钱无权,也难免走上黑道。

是的,这样的人很好“管理”,但是不要忘记了,这样的人被逼上绝路,未必不会干出其它灭绝人性的事情,比如恐怖主义或是革命……

好吧,我危言耸听了。回到交通事故的问题上。

如果说马芳芳违章就该死,那么与她的轻微违章的责任相比,从公平正义的角度上说,魏志刚的违章足以诛九族。同样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如果私家车主都认为违章的行人或非机动车也都该死,那么同样请你们在违章后自觉去死。

无忌上还有人认为这种针对驾驶人员的指责是嫉妒,是仇富。

去你妈的嫉妒,去你妈的仇富。

我赞同杨恒均的这个观点:《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有人说:你们富起来还不是一样。

谢谢抬举,基于中国目前的体制环境,正直诚实的人是不可能富起来的,所以富起来的总是那种样子的比较多,特别是那些暴发户。

不信,看看孙伟铭和胡斌的差距(参见我在《利益共同体的自我保护》对两种罪名的分析),再等着看魏志刚……

[一周八卦]2009-08-16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4 | Tags:803,警察,抓错人

南都很强。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4 | Tags:黑监狱,上访

顶网易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4 | Tags:台风,救灾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3 | Tags:内幕,8×8

人肉马赛克的目的只是为了不给feedsky的吕胖子添麻烦。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2 | Tags:谭作人,法律,证人,警察

中国的司法真是太TMD可笑了。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2 | Tags:捐赠,地震,NGO,政府

核心提示:去年汶川地震之后,各地的抗震救灾捐赠款物达到了767.12亿元。清华大学的一支团队调研后发现,这些捐赠款物极可能80%左右流入了政府的财政专户,变成了“额外税收”,由政府统筹用于灾区。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1 | Tags:谣言,P谣,无法

眼下的现实中的确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是,正是这个“无法”,让网民耿耿于怀。人们对于这个 “无法”的愤怒,远远超过那个数据可能的误传。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1 | Tags:东营,黑社会,P谣

参见另一篇谣言。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1 | Tags:东营,黑社会,谣言

参见另一篇P谣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0 | Tags:许志永,公盟,黑监狱

大家都给许志永寄明信片吧。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0 | Tags:婚姻,离婚

有意思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0 | Tags:郭泉

我就说你们是根本不是公开开庭,你们是秘密开庭,我说我儿子有什么错的?我说现在你们来逮捕我吧!你们才在颠覆国家政权呢,

猛禽 收录于 20090810 | Tags:70码,胡斌,替身

嘿嘿

猛禽 收录于 20090809 | Tags:青岛,治安,如家

太强大了。囧r2

猛禽 收录于 20090809 | Tags:仇富

一 个富人再怎么剥削人,甚至花钱去道德败坏,他损害的只是他的雇员和少数愿意被他玩弄的女人,可当这些无良的富人学会了权钱交易的时候,当他们用那些肮脏的 钱和官员一起同流合污,继续坑害老百姓的时候,他们污染的是整个国家,损害的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普通民众。中国的仇富,也许更多的是出于这些原因 吧?

猛禽 收录于 20090809 | Tags:胡舒立,人物

但 胡舒立已经因洞察言论自由的边界而成名。自从创办《财经》十余年来,她尖锐地挑战了中国媒体梦游般的形象。《华盛顿邮报》的David Ignatius对我说,她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复仇天使”。当其他顽强的中国记者被拘捕或噤声之后很久,胡舒立仍然留在主编的位置上。在中外媒体上,她经 常被描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而她仍在从事自己的事业

猛禽 收录于 20090808 | Tags:贫富,真假

真相越辩越明,仗着有权有势遮遮掩掩就更加说明有问题。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88期]

公告&广告

公告

由于verybs已经于上周被墙。目前feedsky的订阅是通过feedburner代理的。考虑到未来仍然有失效的可能,故建议使用国外订阅网站(如Google Reader, Bloglines, Netvibes…)的读者更换订阅为feedburner的这个:

广告

ArinMM的论文需要作一个问卷调查,欢迎大家友情捧场,答卷者可能得到MM香吻一个作为奖励。

问卷链接戳>>>这里<<<

注:本文纯属广告,能否得到奖品视答卷情况及各人能力,最终解释权归ArinMM所有。

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我感觉只要有人聚焦的地方,就会形成特定的文化现象。国家民族之类的大问题暂且不谈,就是网上社区这样的小环境,同样也会有其独有的文化或亚文化特征。

本来要说这个话题的起因是大约一个月前北风与Fenng在饭否的一次争吵。不过后来因为饭否被关掉了,这个话题也就搁下了。转眼饭友们“被绝食”已经一个多月,前一阵令狐跟我谈起饭否的话题,于是我们就围绕这个发挥了一下。

令狐疑问在于:

今 天在豆瓣的饭否官方小组转了一圈,然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饭否?为什么只有饭否获得了这么大的影响力,而嘀咕叽歪之类的没有这个待遇?甚至我 觉得在中文圈子里,连twitter都没有饭否的影响力来得大。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自己是饭否的重度使用者这么简单吗?

我认为这里的原因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这个跟王兴无为而治的风格有关,嘀咕叽歪一开始就管得太紧。当然王兴可能并不是有意不治,因为他做完饭否后,主要精力转向了海内。

另外如令狐所说:

这应该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应该跟用户也有关系。我觉得twitter最有名的是愤青,而饭否最有名的是话痨团。

这 的确与用户群也有关系。与国内其它的微博相比。饭否早年的完全无为而治形成了一个特定的用户群,这些人对于嘀咕叽歪之类的约束虽然不是不能忍受,但显然是 不太满意的。而相对于更加无为而治的twitter,饭否的进入门槛更低——一方面是英文网站对于国内大部分网民来说总是显得比较高端,加上 twitter被封之后,能访问到的用户就更加是被选择过的——善于穿墙的IT技术人员和持不同政见者。

基本上我认为饭否更多的是被当作一 种松散的“群”在使用。但是饭否又与传统的“群”概念不同,传统的群是封闭的,而饭否是开放的,虽然有所谓的话痨圈存在,但圈子的界限并不明显。而话痨圈 对于饭否来说还是一种有形的存在,而决定饭否之所以是饭否的根本原因在于:它形成一种独有的文化氛围。

就像我后来跟京京谈到为什么饭否不可 替代的话题时作了一个假设:就算是搞一个山寨饭否,实现饭否所有的功能和界面,并且把所有的话痨们都加进去,它也还是不能取代饭否——因为至少它不叫饭 否。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饭否两次被维护期间有大量的话痨涌入嘀咕,却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替代品而已,饭否一恢复就全回来了。以至于嘀咕把“饭否”列入了 敏感词清单。

令狐对此的评论是:

你看看现在的中文twitter,都变成什么了。我收到的消息,几乎没有一条不是RT的,基本上就像一个机器人在采集消息一样。而在饭否,是真真切切的有社区的感觉的,就是你是可以感觉到每个人的存在的。
我觉得话痨文化的特点就是亲民,虽然在那个环境当中是受不了,但是回过头来想,他们贡献了很多精妙的句子,精辟的观点。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平民,非常同龄人的姿态展现出来。而不像在twitter上,很多观点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态推送出来的

但是看豆瓣就知道,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不了话痨而离开饭否。这正说明了一种文化现象:对内有凝聚力,对外有排斥性。任何一个新进入这个文化圈的人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并融入这种文化,要么离开。

对比饭否与中文推圈,二者的根本差异就在于文化上。正如滔滔与绝大部分其它微博都不太一样,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是基于QQ文化的,所有排斥QQ文化或被QQ文化所排斥的人都不会喜欢滔滔。

而北风与Fenng的那一次争吵正是饭否与中文推圈两种文化的一次激烈碰撞。

按 照令狐的定义,北风也可以算是twitter上“高人一等”的那类意见领袖之一了——当然,twitter上藏龙卧虎,高人一等的人多了去了,谁也未必就 服谁,但北风至少也是位列其中之一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而Fenng在twitter中的技术意见领袖中那更加是高人N等了。

照说他们两个 不应该会有什么冲突的,但问题就在于Fenng那天没事也跑到饭否来了。来了就来了嘛,但他显然不能融入饭否文化。他的批评先是源于技术层面,以 twitter作为先入为主的标杆,对饭否进行技术上的评论,之后引申到更多的方面,总之就是说饭否没有twitter好。这话北风就不爱听了,于是跟他 吵了起来。

结果很有趣:饭友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北风,而推友们则几乎一边倒地支持Fenng。

事实上如令狐所说“实际上北风不能算是一个典型的饭否er,我一直认为只有话痨团才是饭否 style”,但北风接受并适应了饭否的文化,这次的争吵所表现出来的正是他对这种文化的维护。不可否认Fenng对饭否的某些批评是有道理的,如令狐所说:

说实话,我觉得饭否在技术上的确是有缺陷的。但是它的风格和文化已经形成了,技术上的不足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问题的关键,在我看来,某些技术问题根本不是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饭否的特色。

在 这样的情况下,Fenng的批评本来就不受欢迎,而他之所会激怒北风甚至大部分饭友,根本就在于他用的是中文推圈文化的态度,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饭 否作了一种教导者式的发言。也许他以为他说的很对,也能像twitter上那样换来一大堆的RT。但是很遗憾不是这样。

之后我们将讨论延伸到Web1.0时代的互联网。

令狐说:

这个跟猫扑是很像的。我刚开始去猫扑的时候,就觉得那个论坛好混乱好简陋啊。不过猫扑风格和猫扑文化已经让这些变得不重要了。
而且我感觉饭否的风格一开始就比猫扑的要更加靠谱。你看那些被人家传来传去的句子,很多都是确实很有想法的,跟纯粹的BT还是不太一样的。
而且从饭否官方小组看起来,饭否用户的忠诚度还是比较高的。
所以我就在想,饭否又不是唯一一家中文微博供应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也不是最好的。为什么到后来他会变得这么有影响力呢。不过现在看来,无为而治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不管,这个圈子不会散掉,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也是挺奇怪的一个现象了。
像很多论坛,一旦没人打理,很快就荒废了。

我 想这就是文化的作用了。能够接受这种文化的人就留下来,不能接受的就散走了。但是像猫扑呢则是另一种情况,千橡急于扩大,带来了大量的用户,但同时将文化 破坏掉了。CSDN的水源也是这样,早年也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但随着人多起来,文化就散了。或者说这也是论坛的一个特点,有一定的时代性,它的文化是 不稳定的,多变的。而微博则更有凝聚力。

令狐则认为在猫扑的问题上,千橡的扩张作法并不是关键原因,论坛这种形式的先天不足才是主要原因。 因为论坛里所有的话题都是任何人都看到的,当用户数增加后,原有的文化就会被稀释,然后大家都看到了这种稀释,原来的人心就散了,而新来的人也慢慢看不到 这种文化的存在,于是这种文化最后注定是要消失的。

他继续说: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我 补充说道,微博里每个人都是一个圈子,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种弱连接,你可以选择你想关注的人。而论坛则是一种强连接,所有人的发帖回帖都会干扰到你的阅读。 而与饭否相比,别的微博问题在于管得过死,定位过于明确,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企图人为地制造出一种文化来。但结果只能是可耻滴失败了,因为文化不是制造出来 的,而是自发形成并生长起来的。

如令狐所说:

但是能不能形成这种文化圈,就不是微博能决定的了,而饭否恰恰就形成了这种文化圈。

不过我认为除了饭否,中文推圈其实也是有它特有的文化的。虽然令狐说那里都是些只会RT的机器人,但这也是一种文化,只不过不同于饭否的话痨文化。一种由意见领袖和大批RT的跟随者组成的文化。这种文化一样非常的内聚和排他。

事 实上,据我所知,在国内微博几乎全军覆没后,话痨圈的不少人其实已经进驻twitter,但是他们明显变得不话痨了,显然是水土不服。就算是我和令狐这种 已经进驻twitter很长时间的人,在twitter上也不怎么说话——令狐前一阵还RT过几句,现在基本不说话;我现在也是RT为主,说话量只有在饭 否上的几十分之一。

令狐说:

也算是文化的影响吧。在那个氛围里你也说不出在饭否说的那些话。

正解。

其实推而广之,这种文化冲突不止是发生在微博圈,而是普遍存在于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恰恰说明互联网归根到底还是人类现实社会的一部分。在现实社会中常见这类冲突:比如软件业经久不息的开源与商业软件之争,Windows与*nix之争(我上次那篇《从Google做OS说起——扯一点关于微软的淡》纯粹就是为了挑起这个争端,反正CSDN就欢迎这种内容),还有在摄影器材圈里多年不断的CN大战、蔡莱大战、胶数大战等。无非都是文化上的冲突。

所以我要说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而这种小圈子的小文化冲突就已经这样了,你就会知道关于国家民族的大文化冲突其实在本质上是无解的。

好吧,我又悲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