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跑偏的人

(09-03-28)

网上的笔仗是打不完的。

关于偏见还是歧视的问题我要打住了,现在是看别人打架的时候。

和菜头因为对林少华不敬及用了使作为编剧的她感到不爽的比喻,招来babynana的抗议《和菜头的真面目:知名博客还是独裁教主?》。很不幸,我只能说她活该,因为她还没有悟。


个BLOG影响力再大,也仍然还是一个个人化的发言场所,有人可以接受任何评论,有人不能接受这是很普遍的事情。所以我一般对别人有不同意见都不太长篇大
论地在别人的地方与之争论,而是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写一点,然后TrackBack过去。你既然愿意送上去被人裁,那不是活该的事情吗?或者如和胖所说,简
直就是SM。

其实媒体也一样,中国的情况就不说了,就算是在自由媒体社会,不同的媒体也会有不同的倾向,一个某种倾向的媒体记者要发表倾向性明显的文章,不在自己的媒体发表,偏要发到对方媒体上,被对方媒体编辑枪毙后再来说对方独裁如何如何。这种事情不是显而易见的SB么。

具体到这次的事情上,不过是和胖表达了对林少华的不满,就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挺接受林少华的风格,但别人不喜欢那是别人的事情,我觉得那是别人的自由。babynana偏要站出来JJYY那不就是找抽嘛。


于和胖说他不在意翻译是谁我也不觉得是对翻译工作的不尊重,可能是babynana觉得编剧被忽略让她不爽了。其实我通常也对译者没有特别的注意——如果
特别注意了,那一般是因为翻译得太差,让人有搬字典看原文的冲动。除此之外能记住的译者要么是名人要么是熟人。至于编剧,说真的,还真不如译者。我唯一一
次注意过影视作品的编剧是《大话西游》在技安,倒是戏剧的编剧认得多——比如莎翁、汤显祖、黄纪苏。

我觉得babynana还是好好干她的编剧工作,她要能通过自己的工作把影响力做到比和胖还大,也就没这许多怨念了,何必非要跑偏。

当然和胖也是吃饱了没事干,还在评论里跟她来回扯那么多,跟这种几罗圈话说个没完人的来回扯,只会让自己抓狂。就像当年我曾经跟那些反重力爱好者及传说中的老方扯过的。

顺大便再扯一个,德国之声发了一篇《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我觉得相当扯淡。


们的理由还是那一套:元清两朝不算中国。元就不说了,因为现在有个蒙古国存在,暂且就认为蒙古国的独立符合国际法,元时代算是中国被蒙古吞并。但是清朝不
算中国难道他们还能找出一个满州国来么?当年那帮西方国家跟清朝签那么多协议不都是基于承认清政府是当时唯一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嘛。清朝不过是中国历史上
的一个少数民族政权时代罢了。

[一周八卦]2009-03-29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7 | Tags:贺卫方

真是中国没头脑,上面的人还活在清朝么,这年头还玩发配边疆这种事情。贺教授就算到了新疆那也是贺教授,只要有网络,在哪里不是一样的。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6 | Tags:血酬定律,吴思

基本上可以看作一个简化版的《血酬定律》。推荐看吴思的《隐蔽的秩序》一书(包含《潜规则》和《血酬定律》)。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5 | Tags:GFW,邮箱,QQ,youtube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youtube已经被挡在墙外。刚才在twitter上有人说"youtube"这个词被加入了那部厚厚的字典,还有人说腾讯率先做了好榜样在QQ邮箱低俗了这个词。

实践果然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5 | Tags:政治正确,言论自由,种族歧视

在一个政治从来不正确的地方,我们争取一点儿言论上的自由,在一个假装言论挺自由的网络世界,我要说,去你妈的政治正确。

关于那个人类进化漫画涉嫌种族歧视的争论,这篇我最赞同。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5 | Tags:小说

木木还是比较适合写这种小说性质的东西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5 | Tags:土地,房地产,70年

在1949年之前,有人讽刺说,什么中华民国,还是改成中华官国,更名副其实。我们现在,忽然之间,似乎这样的感觉又回来了。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4 | Tags:经济学,经济危机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90321 | Tags:农民工

为什么中国政府对这个群体这么担心呢?一个明显的原因是,这个群体规模庞大且很容易受到伤害。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68期]

HR要鉴定的是RPWT

两年前和菜头与老罗两个胖子吵架的时候,我就指出过

当然从技术上说,这次的争论老罗是吃亏的,因为他的长处是oral,面对面地PK未必没有胜算,但是打笔仗,他绝不是和菜头的对手。

但是当时我没有说原因,前两天和菜头在《比特海日志36月6日,总会显现》里自我回顾了一下,其实给出了答案——和菜头是在论坛里跟人打笔仗打过来的,战斗经验丰富。就像老罗是在讲台口沫横飞地打下的名声一样。各有所长。

检讨一下我从十一年前刚上网就开始混论坛——至今还混——笔仗打得虽然不多,看也看得多了,所以偶尔动起来手来,似乎有点下手略重。难道是最近戾气太盛?

盛就盛吧,继续昨天的《赤裸裸的歧视》。

昨天掺和了BT群对南桥和小丁的两篇《偏见》的讨论。汪汪和南桥都认为小丁是个好人,我们不应该人身攻击。事实上除了小辛有点情绪激动以外,我们基本也都是就事论事——我们都认为小丁在这个事情上做得不妥,并没有认为她不是好人,好人也有做错事说错话的时候。

至于说真话……呵呵。真话不是真理,就算是真理,别人也有批评的自由。公开说出自己的偏见或歧视也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摆出那么多例子来试图证明自己的偏见其实是偏得有理,那就对不起了,有没有理辩一下才知道。

小丁在回复中指 出我是做技术的,但我想这不影响我对HR方面的工作作出自己的评论。毕竟我原来还是学工业电气化的,干的是电工,现在不是照样做软件方面的技术工作嘛。何 况HR方面我虽然谈不上是有多资深,但还不至于一无所知地乱说。十年前我做的第一个比较大的软件项目就是公司的人事管理系统,跟公司人事部门的几个同事一 起混了一年多。后来也混过不少公司,招聘面试别人的事情也干过不少。前两年补读书时也在学校里学过人力资源方面的课程。我想这些经验多少还是有一点参考价 值的吧。

回到我在标题上要说的。

我仍然认为,HR在招聘的时候并不能对应聘人员的专业能力有足够客观的了解,所以HR在筛选的时候重点应该是在RP的方面。

如 果是招聘小组大多数人都认为“可用可不用”——特别是业务能力评价认为没有什么特长的情况,不用当然是对的。但是如果只是HR部门认为可用可不用即不用显 然不妥。至于“宁肯错误地拒之门外,也不要招进来浪费时间(金钱)”当然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在无法评定把对方招进来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情况下。

那么难道应该按照这个逻辑只招聘HR看着顺眼的人?显然除了HR部门招聘以外,其它情况都是否定的。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个人是不是有RPWT,这需要HR尽可能客观地去评判,而不是判断不出就找个理由将人拒之门外。

离婚并不能证明这个人就一定有RPWT,而是有RPWT的人可能导致离婚。如果HR能够了解到这个人是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原因或RPWT导致了离婚,那么这种淘汰就是有理有据的。但反过来以离婚为由显然就是错误的。

总之,HR的任务是要鉴定应聘人员是否有RPWT,当然不排除有些很难鉴定的情况,但是如果总是鉴定不出来,说明HR能力不足。而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保险起见,简单化地用离异或地域等理由来说明别人的RP,显然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毕竟淘汰别人是很容易的事情,也很安全,不会对公司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但显然对公司也没有什么贡献。把工作做得更透一点,为公司找到有价值的人才,这才HR部门对公司的贡献所在。

赤裸裸的歧视

前几天一个貌似美国人的因为一幅漫画跟和菜头王三表PK了一番政治正确的问题,他认为中国人对非洲人有种族歧视。然后被臭骂了一通。真TMD活该。

其实就如苗炜所说:去你妈的政治正确

其实中国对于非洲人民是很宽容的,据未经证实的某八卦媒体报道,有近20万黑人生活在广州。事实证明,中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更加严重。比如南桥在《偏见》引用的小丁同学的文章(原文就不引了)。

南桥的观点我没什么意见,两个重点我都支持:应聘者需要接受并应对招聘方可能存在的歧视,离异与否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RP。

主要是看南桥一文下面的回复。基本上我是支持小辛和令狐的观点,当然小辛激动了一点。至于小丁那边的回复,不看也罢:

小丁是丁
    2009-03-26 12:06
我的地盘
禁止发表对我造成伤害的言论
上条留言删了

当然,这个话题不可避免滴在BT群引起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结果是出现几种解读。

TR
从个案(按南桥的说法“她们淘汰了一位离异的应聘者”,当然小丁的原文不是这样的)的角度谈了一下:首先,是否有别的原因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原因占到她们
公司用人标准系统评价的比重多少也不知道;其次,HR首先是公司的雇员,在这个前提下,避免一些额外的性格因素、RP因素的干扰是没有错的;第三,这种
decision本身是很难做的,她的出发点不同,做出不同的决定也很正常;第四,我们并不知道最终她公司录取了谁,甚至在她做出这个决定时,是否已经有
了另外一个各方面素质都 确实
更高的员工(无论是否离异),如果是酱紫,那么她的做法,从结果论的角度来看,是对的;第五,离异不离异是很personal。

就个案来说,我支持这种看法,但鉴于小丁的原文并不止于此,所以大家都有不同意见。总体上大家都认为小丁的原文不止是偏见的问题,而是赤裸裸的歧视——主要是对离异人士的歧视。

女王指出:离异的原因有很多,未必是此人的原因,也可能是配偶的原因。另外,这句“四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她出生成长的地方以盛产泼夫刁民著称。”已经是赤裸裸的地域歧视,没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在我看来,小丁这是以个人好恶来对待工作。至于那个“一个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了的人,能“管”好客户吗?”实在是太可笑了,现实中更多的情况恰恰是男人把客户管得太好了,顾不上让老婆才会后院起火的。

令狐指出:离异是一个过去的事实,而人是会变的,以偏执的角度看待他人体现了HR自身的性格缺陷。

而MK则指出:小丁此文最大的意义在于告诫应聘者,不该说的别乱说,总有些HR是那啥。

TR认为:员工可以不declare,设置decalre对自己有利的status,而且公司日后不得因此说该员工说了虚假信息。推而广之,所有这些personal的信息,除非员工自愿透露,将不能作为信息真实性的组成部分。这个才是我想要看到的。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人不是一个合格的HR,不适合担当HR主管或相当的职位。

首先,她的个人好恶在招聘中起到了不应有的影响(虽然TR认为我们并不了解这种影响有多大,但就通常意义上说,面试者的意见对被面试者都是会有很大影响的),而不能对人力资源加以客观的评估,显然说明其对工作的不胜任。


次,虽然在那个内刊编辑的职位问题上,她说了第一个理由就是有更好的人选,但是后三个理由都是相当严重的歧视,如果当时应聘的几个人能力相当,而其他人因
为后三个理由被淘汰,显然是对应聘者的不公平。更严重的问题是,如果被淘汰的人能力更高呢?更何况实际工作能力的评估未必是HR所能做到的——549曾经在CSDN发帖问过软件公司HR筛选失误的问题,我当时就回答他:HR面试需要鉴定的唯一项目就是RP!!!除此之外,都不应该由HR来下结论。(当然,现在要补充一下:是相对客观的RP评估,而不是主观的RP评价)

第三,“可用可不用的人一定不要用”“宁肯错误地拒之门外,也不要招进来浪费时间(金钱)”这样的言论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的心态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样尸位素餐的人对于公司来说无异于废人一个。

第四,作为HR并且也知道“晕轮效应”、“首因效应”之类的理论,但却不能学以致用,改进自己的工作,克服自己的主观性,同样说明这个HR是不合格的。虽然我不是HR,还好还是学过《人力资源管理》这门课的,对这些理论多少还有点印象。

第五,对于她删除并关闭回复这件事情,同样说明了她不是合格的HR。HR的工作就是要能够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这点容忍力都没有,注定不可能干好。

这……还真是贵公司的不幸啊。


然,这种事情在中国不可避免,正如TR前面所说的:有更好的选择。中国人太多,要找个条件更好的太容易了,就算再怎么歧视也不愁招不到人。所以小辛说中国
对这种公司太宽容,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如女王所说,她们单位一直处于歧视状态的招人:简历拿来 成绩及格
毕业没问题。党员优先。这个是她们GCD单位的要求。这个就与小丁的情况不同的,因为这个是单位方面的歧视,HR只是执行单位的规定,并不是她的个人好
恶。

小辛的愤怒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主要是对这种代表主流家庭观点的主流意识形态的不满,而不是针对小丁个人。我也非常反感类似的所谓主流意识形态观念,但是我又不可能被非主流所接受,所以是可耻的夹缝流——或者低俗点叫:小缝流。囧

总之,TR的总结是关键:

你们难道不知道,有些人错了之后,不是承认错误,而是会举用一堆例子——而不幸的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来证明自己其实还是有多正确吗?

最后,别动不动说人有性格缺陷,会让人以为你有人格缺陷的。

不是复活,不是儒家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版发了一篇《中国共产党为何要复活儒家思想》,我倒觉得头头们根本不需要复活,那种思想几千年来一直阴魂不散,而且这种思想也不是儒家思想,而是统治阶级从以儒家为主的各种思想中搜集总结出来的一套有利于极权统治的思想,不妨称之为奴家思想——用这样的思想改造人民,让人民在统治者面前自觉自愿地充当奴家的角色。

这就是我在《别自作多情了》里所提到的对中国极权主义起决定性作用的“某种中国传统文化”。昨天朝鲜日报援引某国外网站评出的《世界十大独裁者》,在原出处可以看到老胡排在第六,理由是他对媒体的管制。这只能说明洋人对中国的不理解,只要做个简单的假设:换个不顺从利益集团的人去坐老胡的位子,结果会如何?显然那家伙就S定了——二十年前的赵某人就是前车之鉴。

回到奴家思想的话题上。

这个奴家思想的内容有很多,并且貌似都源于儒家之类的正统思想,但实际却未必见得。比如最核心的“忠”“孝”两项。

忠是什么?就是要效忠党国嘛。但是自由主义号召大家忠于自己,这就难怪让头头们不爽了。

孝呢?这个似乎是好的,但实际也不是这么回事。看看变态的《二十四孝》就知道了。表面上看是孝敬老人,但是如果下一辈为了老人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来,那别的事情就更不用说了,老人说什么晚辈就必须得是什么。核心就是:服从,就是逆来顺受。这样的顺民是多么容易被统治啊。

其实就这方面的话题,我早几年前就想写点长文谈一下的,但是总觉得考虑得不够,无从下手,加上也没那么多时间,而且也不应该浪费别人太多的时间来看——我就不太喜欢在网上看太长篇的文字。还是这样零敲碎打地想到一点就写一点比较好。

谁比谁SB

前几天Solidot上有一篇《我们需要翻过无形的墙吗?》讨论墙的问题,不少人对三表大加攻击。说实话,我倒觉得三表的《何必要红杏出墙?》一文不说有什么特别的深意,至少算是一种独立思想,如果有人硬要把这种言论也看作“舔屁沟”,那这种人也未必太过于脑残及受迫害妄想症。

其实下面的sunge的评论很有意思:

请对号入座: 1. 理解力低,不翻墙 => 对自身,国家和世界没有正确认识的愤青; 2. 理解力高,不翻墙 => 容易背叛的知识分子; 3. 偶尔翻墙 => 得过且过的僵尸 ; 4. 习惯性翻墙 => 被吓傻了的虚无主义者。

可见三表的定位应该算是2——果然很2。嘿嘿。

当然更2的应该是魔鬼教官黄章晋。其实对于国内的一帮知名自由主义者,我一向对黄章晋的观点很反感,与他类似的还有莫之许。在我看来,他们是在用极权主义的方式宣扬他们的自由主义。

黄章晋的BLOG副标题是: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其精英落后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据老方考证说此话出自马克斯·韦伯,不过我读书没他多,没找到。我不知道黄教官把这句话晾出来是出于什么目的:给别人看的或者是用于自勉。我倒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他自己就是那种指责人民落后的人。

不妨看一下他的这篇大作《当弱智王小峰开始装逼》。

首 先他就没搞清楚王三表是什么人。三表不过是研究流行音乐的,纯粹是娱乐圈里的人,把三表当作跟他黄教官一样的政治知识分子本身就是黄教官自己的错误。既然 三表是娱乐圈的人,娱乐大众就是他的本职工作。不管他的《一个人的战争》写得多煽情,那也不是一篇学术文章,无伤大雅。要是能把他的《流行音乐指南》一类 的书大批一通,倒是的确可以让三表灰头土脸。正如我的本业是程序员,批评我文字写得不怎么样,对我来说没啥大不了的,程序写得不差就行了。

再来看当年的所谓“博客门”(我称之为“乳猪门”,因为主演这次事件的是三表的按摩乳和奶猪)。三表和奶猪都是娱乐界人士,三八节搞点娱乐事件本来无可厚非,虽然上当的感觉的确有点不爽,那也只能怪自己活该,所以事后我写了《我为什么幸灾乐祸》。 但是就有些人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果然是容易受到伤害的。外媒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就将此事以先验的理解大加报道,活该在事后 遭到批评,因为这本来就违背了他们自己一向的行为准则。然而黄教官显然也是“感情受伤”者之一,当然要借着对《一个人的战争》的批判来纾解心中的怨念。

前一阵王三表的BLOG真的被河蟹了(据说理由只是因为提到了头头的名讳),于是当年“感情受伤”的很多人都跳出来幸灾乐祸——看吧,让你乱叫“狼来了”。我很同情他们,一次内伤憋了三年,没憋坏吧?

顺大便说一句,记得当年参加“乳猪门”活动的还有钱烈宪,不过“受伤”群众似乎不记得了。

其实人民群众就是很落后很低俗的,娱乐至死才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

总之我认为,王三表不过是个娱乐界人物,如果你不能用娱乐的心态去看待他,那受到伤害只能是因为你自己SB。至于那些把黄教官的话奉为圭臬的人,我只觉得他们可悲,把自己的脑子交给别人自由驰骋,还以为自己悟了。在我看来,他们还不如王三表那边的黑猩猩。

结论如题。

反垄断不过是个借口

商务部否决了可口可乐并购汇源的事情,这是比较令人遗憾的。在《汇源与中国式资本主义》中,我曾经对此表示支持的。但是FT一下发了三篇文章()来批判这项否决令,我觉得有点过。

其实这项否决令与什么经济利益、什么垄断关系不是很大,我倒觉得更像是一种贸易报复手段,可能的原因之一就是对于前两年国内企业对外并购屡屡碰壁的一种以牙还牙的反应。最近的一起应该就是中铝并购力拓受阻。

基本上我还是认为 Business is business,这种事情应该由商业企业自行处理,商务部这种做法相当扯淡。只可惜国外政府也一样插手中国对外的跨国并购,我也就只能表示遗憾了。

另外,我觉得所谓的《反垄断法》并不是《防垄断法》,仅仅因为可能存在垄断就阻止并购是说不太过去的,倒是中字头们已经实际垄断却没有去反它一反。

顺大便骂一下中国电信。去年去包年的宽带,1M一年是1800多,营业厅的销售人员推荐了一个IPTV的套餐,1600多2M一年,可以免费使用两
年的IPTV。结果今年到期后打10000号续这个套餐,结果丫跟我说这种套餐活动没有了——KAO,中国电信居然下面没有了!!!下周找个时间跑一趟电
信营业厅把IPTV退了,不然下个月开始要收40块一个月的月租费——我记得去年那个销售跟我说的是以后收费的话是22块一个月的。最后不得不加了300
多块换了另一种2M的宽带套餐。

强烈要求用反垄断法去制裁中国电信。

商务部都是一帮跑偏的人啊。

[一周八卦]2009-03-22

猛禽 收录于 20090319 | Tags:地震,腐败

继续无语

猛禽 收录于 20090319 | Tags:地震,腐败

无语

猛禽 收录于 20090317 | Tags:公务员

儿子毕业后,被分配到该县良口乡寨塘村当村长助理。有了收入后,儿子很快给父母盖了新房子

注意G点

猛禽 收录于 20090316 | Tags:香奈尔,北外,教育部

领导脾气都是很暴躁滴~~囧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67期]

互联网改变了什么

昨天晚上重庆出事了。八点发生的事情,我是十点多得到消息的。

互联网的存在改变了很多东西。

前一阵赖胖子上网写BLOG了,他对牛根生的批判让人看了很爽。按中国的法律,赖胖子的确是重罪,但是对于人民来,他却未必是坏人。走私不过是坑了
国家,然而这个国家是某些人的国家,并不是人民的国家,人民只知道赖胖子未出走前的时候,并没有对人民干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至少他没有在家乡建设危
险的化工企业。

十年前,我刚到厦门不久,420专案组就进驻厦门,远华案发。当年我绝对想不到现在可以直接看到原汁原味的赖胖子的文字。

前几天,52开(拓)希(望)入驻twitter,之后又加盟饭否。在此之前,对于他们这批人在国内仅存的资料都是对他们的批判,但现在,我们可以直面他们的想法。

二十年前,他们闯荡江湖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现在,我可以通过twitter/饭否及他的BLOG去进行直观的了解。这也是当年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透过互联网,我们有机会知道,三十年前的中越战争是怎么回事,四十年前文革又与我们之前了解的有什么不同,五十年达赖出走是因为什么,六十年前的贵党为什么能战胜,七十年前的日本鬼子又干了些什么灭绝人性之事,与八十年前的知识分子相比今天的中国没有知识分子,但现在的年轻人与九十年前的年轻人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一百年前满清王朝还没有灭亡,但也时日无多。一切都在改变,谁也不好说未来会怎么样。互联网所带来的改变只是一种征兆而已。

(最近忙,加上Bloglines被墙后其它的阅读器都用不顺手,BLOG也看得少了,没什么可说的。加上弄片子什么的花了很多时间。唉)

BTW:鲁迅在《呐喊·药》里所说:“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就是这个样子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这两天,北外的香奈儿很火爆,因为她的一篇《妈妈:我被北外强制退学了》结果网上一窝蜂地狂骂北外和教育部。

然后就看到天涯有人跟帖说:

作者:路边的猴子不要踩 回复日期:2009-03-16 17:22:47  
    
  原以为天涯的筒子们不会被这种低劣的出名手段而蛊惑的,看来我“低估”了~~~
  事实不是只听一面之辞的,下面我提供另一面之辞(来自一学姐的日志的一部分,是其真实所见,擅自转载,望学姐谅解)
  ————————————————————
  2009年3月11日:上午,某生开学两周还未报到注册,其上学期申请休学时间已满,通知该学生来系里注册;下午,该生到系里,提出退学,理由是,已经签约经纪公司。
  
  2009年3月12日,13日:腾讯博客出现抨击外语教育的文章。
  
  2009年3月13日:下午,让该生到系里办理退学,系里提出,发表言论可以,请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该生称,没想到发的日志那么火,如果现在退学,万一媒体追问,怕对学校影响不好。写退学申请。
  
  2009年3月13日:深夜,发表新日志,称“众所周知的原因,博客暂停更新”
  
  2009年3月16日:凌晨,发表新日志,标题为“妈妈:我被北外强制退学了。”,轩然大波!
  ————————————————————
  更多真相,请大家移步北外自探究竟,而非某一博客的煽情文章~~~
  
  北外欢迎你,欢迎真相,欢迎不被外表和修辞迷惑的人们

坦白说,我对双方的说法都有存疑。但至少北外和教育部在我看来并非无辜。即便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炒作,那么为什么这个事件能够得到网络民众的热烈响应,并且在第一时间信以为真?

显然如本文题目所说,中国教育的问题由来已久,以致于大多数人都会先验地把怀疑投向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

毕竟类似的事件并非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