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

这一年来,如同把自己和一堆石头一起装在一个大桶里,然后从山顶滚下去。现在是到了山脚下的时候了。

一月:新的一年从感慨《70年代》开始,果然不是一个好兆头。然后就是《很黄很暴力》、姜岩的《不值》和大雪灾。严肃地讨论了《摄影师与CC》及《什么才是法的精神》。唯一值得庆祝的是《2008 BT群年会》的胜利召开。技术上《跨平台中文文件名乱码的解决》。

二月:本月果然发生了很黄很暴力的艳照门。我不得不批评她们《很傻很天真》终归是要付出《愚蠢的代价》的,并因此与狐狸发兄讨论了一番,为此我还回顾了下《从上大门到冠希门》。其实我还是很同情她们的,特别是重听柏芝的那首歌——《一个人背两人的债》。同时与照片有关的事件就是《从周老虎到刘羚羊》。另外科普了一下《杀人的电梯》和《暴沸的原因》。还批了《两个活宝》谈了《很黑很暴利》的问题。

三月:再次发生了不河蟹的事情,谈了一下《倾向性的问题》并《答阮一峰》,其实这是个《不好讨论的问题》。还是科普好,科学的问题总是《越辩越明》,即使是《草地上五次》这种事情也可以从科学角度来看。技术上研究了一下《分布式版本控制(一)》,只可惜没去成CSDN英雄会,还把票给《绿毛乌龟》浪费了。

四月:很河蟹地讨论了一下《生命是用来浪费的》及后记。然而上个月的事情还在热议中,引发了《比臭》的事情和《抵制蠢货》的问题,顺便作了《关于红心之争的心理分析》,主要还是因为《无法置身事外》。此外记录了一下《330晚餐会纪要》,谈了一下《多读书,少上网》和《小马过河》的问题。扯了一些《饥荒的原因》《哪来这许多民族主义》。还用《丑陋的中国人》纪念柏杨的过世。

五月:回了趟厦门,结果从厦门返回那天……地震了。这个月的话题不可避免地几乎都与此有关《火炬与地震》……《尊重生命》《对媒体的意见》《形式与实质》,还因此《鉴定红基会》,并对逮捕某视频女事件表示《我反对》。地震之前还就《繁星与鲁冰花》谈了一下教育问题,评论了一下重返故国的《闹剧结束了》,想到了《两个不河蟹的想法》及《中国不是伊拉克》并谈了一下《民族主义的基础》。对尼泊尔政局的变化《现在祝贺会不会太早》。此外还去看了话剧《05.23 下河迷仓·提丝贝的罗曼斯》并转述《美女遭遇极品男》之事。

六月:不可避免地还是地震的话题。先是《简单说两句》《再简单说两句》,之后就引出了莎大妈和范跑跑相关的讨论《为什么不放过范跑跑》《值得》《有点杞人忧天》《回复“搞笑”兄的留言》。除此之外的杂谈就不多,只有《关于说服》并《再谈多读书,少上网》。另外谈了一下比较技术性的《Nikon、Borland与Palm》及很技术性的《单元测试的规划》。

七月:本月的关键词是俯卧撑。在这样的《河蟹的黑社会》里,《今天你俯卧撑了吗》? 另一个事件就是《杨佳及其它》,当时我真没有想到此案的后续会远远超过俯卧撑。其它的杂谈就是《论贝氏书友会的倒掉》和《关于“谬误”的往事》。个人的本月主要活动就是去台湾考察了一周,回来写了《台风·转弯》系列《两大灾害》《第二类签证》《族群矛盾》。

八月:本月的关键词自然是奥运,不过我谈的不多,值得一提也就是《鸡皮疙瘩》了。重点仍然是放在《台风·转弯》系列《两岸沟通》《关于签证的补充》《独统问题》《钱啊钱》《台北捷运》《注意素质》《绿岛和兰屿》《法律与素质》《中华传统》。此外还看了三表的《你丫真狠》上海首映《三表,丫真狠》。因为豆瓣的一个活动被取消,很不爽地评了一下《民主菜刀》。某天上班还遭遇《一条大河波浪宽》。

九月:本月的关键词无疑是毒奶粉。可怜《中国孩子不如狗》啊,神七也不过是冲冲喜,于是我也只好《扯一点淡》。谈谈《如此科学》吧,科学证明《母乳喂养好》,所以对三鹿之类的奶粉还是敬而远之为好。就可口可乐并购汇源之事谈了一下《汇源与中国式资本主义》的问题。本月一大喜事则是《迎爱碧——南桥粉丝团再聚会》。《台风·转弯》系列加了一篇《夜市文化》。技术方面主要是参加了《第二届CSDN英雄会上海站》,体会是《放宽技术的视界》。

十月:关于毒奶粉的讨论还在继续,新的话题又出来了,那就是经济危机。这都是《盲目乐观的后果》,并不是《钱都到哪里去了》的问题,只能《马后炮谈谁之过》。很装一个相反的d地看了《10.15 下河迷仓·当我们死者醒来》,然后很囧地《杭州囧行》了,再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此外谈了一下《小三为什么常胜》,平遥大奖给了一套晒被子的照片,《如果这就是艺术》,我无话可说。另外揭露了《如何在淘宝诈骗》。《台风·转弯》系列谈了一下台湾的《民主生活》。技术上则是在玩Ubuntu时遭遇了《升级惊魂》。

十一月:美国新总统出炉,可惜我没啥兴趣,《美国总统关我鸟事》。我更关注《中国经济》并顺大便就CC协议问题《扯一下煎蛋》。另外一件就是《网志年会之后》扯出的《杨佳 as a weapon》并《与火炬讨论杨佳问题》。技术上总结了一下《Genshi笔记(续)》。其间回厦门一周。

十二月:这是技术的一月,自掏腰包去北京参加了SD2C大会,记了个《SD2C大会流水帐》,并谈了一下《SD2C之网格与云计算》。既然去了北京,就要谈一下《新北京,新印象》,并因此引发关于《人类系统都是不稳定的》讨论。经济危机仍然是不可回避的问题,谈了一下《危机与节俭》。另外就是继续就杨佳问题谈了一下《理性很重要》。当然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把《台风·转弯》系列作一个收尾《杂七杂八》《鬼新娘》。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由于周末的休息调到元旦,于是可以说:Yeah, Weekend!

台风·转弯——鬼新娘 – 台湾游归来的8挂

这是郭导游给我们讲的关于台湾的一种传统风俗,就是在《中华传统》里提到过的。这种风俗实在是在8挂了,所以专门为此写一篇记录一下,作为这个系列的结束。

这个风俗是这样的(以下基本上都是复述郭导游的说法,未作任何个人创作):

在台湾,如果谁家里有未成年的女孩死去以后,等到她阴寿成年还是要把她给嫁掉的,否则据传说是会对娘家不利。而且这个风俗的BT之处在于,还必须嫁给一个活着的未婚成年男人。可是有哪个精神正常的男人会去娶一个死人呢?

所以,娘家人需要把女孩生前最喜欢的一件小东西用红包袋装了丢在外面,等一个男人来捡。一般在事前女孩会托梦给家人指示要丢在什么地方。神奇之处在于总是会被人捡到,而且总是被未婚的适龄男人捡到。这个事情告诉我们,没事不要在外面乱捡红包。

这个男人捡到红包以后,娘家人就会从旁边冲出来,说明情况。当然男人想不娶可能也可以,不过后果嘛……而且据说娶了也是有好处的,据说鬼新娘很旺夫。郭导说他的一个发小就曾经娶过鬼新娘,据说后来他的事业就发达了。

娶鬼新娘这事的其它过程跟娶一个活人没什么区别,该要的仪式一样也不能少。关键在于娶完以后的生活——

吃饭的时候必须给鬼老婆准备一副碗筷,要召唤她吃饭;睡觉的时候要准备两个枕头,也要召唤她睡觉。诸如此类。

当然,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跟鬼生活一辈子,娶了鬼老婆的人也还可以娶个活人来过正常的生活,但是也不能说娶就娶。首先是要请示鬼老婆,她会托梦给你,起先当然是不会同意的,反复几次她也没办法了,毕竟人家还要人道嘛。有了批准以后才可以进行接下来的工作。

娶的过程也仍然是完整的仪式,只不过这个活人老婆必须是做小的,鬼老婆才是大老婆。所以娶进门以后这个活人老婆要管鬼老婆叫“姐姐”。然后吃饭的时候要说:“姐姐,吃饭啦。”,诸如此类。

接下来自然是成人话题(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

嘿咻的问题当然是不可避免,但鬼老婆肯定是不爽的,于是他们通常就会在嘿咻的时候觉得有人在看着他们,有时男淫的背上还会出指甲的抓痕,据说就是鬼老婆抓的——哼,谁叫你在小老婆身上那么卖力。

大体就是这样。可惜大陆没有这样的优良传统啊。哈哈。

[一周八卦]2008-12-28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6 | Tags:历史

没空看二十四史去验证,仅供参考吧。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6 | Tags:中国,经济,贫富分化

说到文中提到的90年代初这个时间点,我就想起一本书《他改变了中国》,此书果然是所言非虚啊。哈哈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5 | Tags:银行

在4
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只有四分之一由政府的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在地方政府因为土地价格下跌而现金吃紧之际(卖地是市政府常用的生财之道),预计刺激计
划中剩下的3万亿元大部分都将由中国的银行业负责。银行没有选择余地。大多数银行都必须遵从政府的指令,因为银行业高级管理层都是由共产党任命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4 | Tags:理想

难得如此同意连岳的意见。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2 | Tags:语录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0 | Tags:恶搞,新闻联播

这让我想到,所谓恶搞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喜欢,是一种抬举,是一种深度的麻痹与中毒。当我们津津有味地模仿那些一本正经的节目,尽管动机是嘲讽和搞笑,而事实上是一种深层的崇拜心理在作祟。我们打内心欣赏这种高高在上的、斩钉截铁的舆论控制权。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0 | Tags:维权

支持火炬

猛禽 收录于 20081220 | Tags:电影,潜规则,竞争


佩斯当时冷笑一声说:“我还不知道这事儿该请问谁去呢!告诉你吧,现在在中国,要想弄电影,根本就不完全是弄电影本身。水深着呢!《托儿》早就改成电影剧
本了,可往上一递,人家就往旁边一撂,一撂就是三年。得了,我也不会为一部电影天天去做电影之外的功夫。算了吧,我不拍了,成嘛?”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55期]

台风·转弯——杂七杂八 – 台湾游归来的8挂

早就说过还有两篇的,结果一拖就快09年了,赶紧把作业完成了再说。

其实当时还有很多内容想要回来说的,现在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把剩下一些零碎的想法收集在这一篇里吧。

在《中华传统》里已经说过台湾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保存比我们好,比如我在那篇文章里漏提的诚信(本来记笔记时有想到个实例的,现在忘记了。囧)——当然你可以举出陈水扁的例子,但这很可能是极少数的特例,而且即便是阿扁这样的,在大陆随便找个官僚也比他过分得多。难道不是吗?

在台湾的酒店里,晚上我常看电视,除了新闻这种最有代表性的节目以外,还关注他们的电视广告。毫无疑问他们的广告内容的水准要比大陆的广告普遍高出一个级别,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在网络上看到很多国外的高质量广告了,相比之下国内的广告简直就是脑残。

广告的水平对比是很容易的事,因为很方便就可以找到很多完全相同的商品(比如国际知名品牌的日用品),但是两岸的广告内容完全不同。这里的区别我想除了广告制作商的创意差别以外,很重要的还在于大陆的广告内容审查实在太过于脑残——正如引进影片被剪后的水准代表了审查部门的脑残水平。

除了广告以外,电视上居然还有两个频道专门播放佛教节目,通常都是一些法师在讲传佛经之类的。这种所谓封建迷信的东西在大陆是不可能出现的。大陆除了D的“宗教”以外,实际上并不允许“异教徒”的存在——释永信是个例外,因为他成功滴把佛教改造成了只是一个幌子——而他的宗教本质已经与D的“宗教”一样了。

说到“封建迷信”,台湾还有专门讲鬼故事的电视节目,这真是太不河蟹了,哈哈。

正好这几天熊猫去台湾,我想起当年还对这事批了一通,现在不得不再次批评一下:团团圆圆这名字实在是太脑残了。不就是想统一嘛,虽然我不愿意台湾独立出去,但也绝不希望他们被统一成我们这样,就算要统一,那也要统一成他们那样。嘿嘿。

顺大便说一句,“熊猫”这名字也是很脑残的,人家明明是熊,这么一叫变成猫了。还是按标准的学术名称改叫“猫熊”吧。

还有一篇完全是八卦,争取在08年内赶完。

沉痛哀悼小爱

在这个圣诞节日里,我们在里沉痛哀悼伟大的AV先驱者、伟大的日本AV女皇、深受广大中国淫民喜爱的AV女优饭岛爱同学,于昨天下午15点30分被日本警方发现已在自己家中逝世。

就在消息发布后的短短数小时里,饭否众话痨们纷纷对此表示哀悼,豆瓣线上活动《沉痛哀悼饭岛爱,缅怀一代女皇》也在一夜之间聚集了一千多淫民,大家一起到此来表达他们的哀思。

在推荐线上活动的推荐词里,我说道:

她代表了AV产业的整整一个时代,她的过世标志着那个时代开始落下帷幕~~

但我同时还是要补充一句:

新的时代已经开始,让我们一起走进后饭岛爱的AV新时代吧。囧

[一周八卦]2008-12-21

猛禽 收录于 20081219 | Tags:公权,法治

“被失踪”的做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公权力在历史上的恶行。它不仅让民众对公权力失去信任,而且因受到威胁而产生反感

猛禽 收录于 20081217 | Tags:河蟹

原来年初岳西县委、县政府安排了五万元的资金,将那些没有实际上访问题却经常上访的疑似精神病患者都送到精神病医院接受检查和规范治疗了,这是个有利于患者本人、患者家庭,也有利于社会稳定的举措,真可谓一举三得。

太河蟹了

猛禽 收录于 20081216 | Tags:恶搞

嘿嘿

猛禽 收录于 20081216 | Tags:城市,言论

城市下一代的生活方式,与他们的城市出身有关,更与他们所处的新时代有关。趋势总是这样,上一代的教条尽管情真意切,仍难免成为下一代立志超越的旧堡垒。

猛禽 收录于 20081215 | Tags:语录

一个字:靐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54期]

危机与节俭

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新闻在讨论所谓的“百元周”——即网上有人尝试用一百块钱过一周的节俭生活。电视台方面似乎对此表示支持。我就囧到了。

在当下这种《危机比想象得还要严重》的情况下还在鼓励节俭实在不是一般的错误啊。因为按照基本的经济学观点,越是危机的情况下,越是需要鼓励消费才对,这样才能让资金流动起来,更快地走出危机。

Joel这个外行人曾经撰文讨论经济学与程序开发的关系,并在文中把宏观经济学批得一无是处。事实上我是不同意他的这个观点的。

人类搞出来的科学有很多,但是像经济学这样完全建立在一套假设基础上的科学似乎只此一家。即使是Joel非常赞赏的微观经济学同样是建立在一堆的假设基础上,我不认为这会比宏观经济学靠谱多少。

据某知名经济学家说:学习经济学不能保证你不失业,但是可以让你知道你为什么失业。

我觉得这话还是比较接近经济学的实质——经济学无法对非常具体的短期的经济现象作出预测或解释,但是可以对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作出一个大致的判断,或是对过去的发展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然,经济学的流派很多,各自建立在不同的假设基础之上,随着人类社会的变迁,当某种理论刚好与当时一段时期里的实际经济状况吻合时,这种理论的发明者就成了经济学大师。但遗憾的是至今没有哪个理论敢说自己是万能的,永远有效的。

虽然从宏观上说,节约是不对的,因为这将延长危机持续的时间。但是从个人角度出发,却必须要节俭度日。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危机会持续多久,现在不节俭度日,只怕到时钱已经花完了,危机还没有过去。所以节俭成了对个人而言相对更为正确的选择。

很多人都说过,危机也是机会。这没有错。

上一次网络危机的2001年,腾讯曾作价100万美元要卖,结果没卖出去,现在丫的市值已经达到100亿。

基本上从大方向上看,危机期间的确是抄底的好时候。特别是实体经济,按现在超低利率的情况看,危机之后必然会有一轮的通货膨胀,掌握了实体经济到那时应该会有不错的收益。

但这只是一个大方向,现在抄底的话,一方面是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地下室甚至地狱等在后面,另一方面是谁也不知道危机会有多漫长,能不能扛到走出危机也是个问题。


全方法也有一些,比如很多经济学家推荐的持有现金或国债,还有郎咸平推荐的同时持有黄金和美元(理由是黄金和美元的涨跌是相对的,这样做虽然不能赚钱,至
少能保证不亏钱)。应该说两种方法都不错。危机期间通货都是紧缩的,拿着现金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之一,不过要记得在通胀到来之前转移掉。而郎咸平的方法就是
操作麻烦一些,但是可以不怕通胀的突然到来。

唉,今年的毕业生真惨,1000多块薪资的工作也要用抢的~~

导致中国消费不振的原因除了王佩文中所说的贫富差距问题,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很多人都说过,我也说过多次,就是中国目前的环境根本不能让人放心消费。消费品的质量没有保障只是一个很小的方面,重点在于中国人的高储蓄是为了抵御三座大山(住房、教育、医疗)的,政府不把这三座大山的问题解决掉,“促消费”就只能当符咒念一念罢了。

中国还是别指望用消费来救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