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08-11-30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9 | Tags:西藏,政治

评论很有意思。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7 | Tags:经济,政策,危机,民生

中国的经济刺激政策中包含了这些方面的内容,比如涨工资、4万亿元中有民生措施等等。但是力度还不够,还需要更加“民生”。与其建更多不那么必需的大项目,还不如学美国和日本,通过退税和现金补贴给老百姓发“红包”。

这种想法仅供YY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6 | Tags:华裔,种族

我就知道这个评论会很有意思。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6 | Tags:安全

接到同学转来,看着真害怕,赶紧转来,给大家一个提醒!

友情提醒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6 | Tags:燃油税,费改税,中产阶级

为什么ZF老是拿中产阶级开刀?
  回答:因为ZF不能拿穷人开刀,穷人一穷二白,穷凶极恶,没有油水而且危险,ZF也不能拿有钱有势的开刀,因为他们一想,咦,这不就是我们自己麽,所以只剩下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了,他们钱不多,但基数大,而且有拥有一定的物质,害怕失去,所以操作起来很安全。

嘿嘿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4 | Tags:华硕,黄静

真相,又见真相。

猛禽 收录于 20081124 | Tags:就业,政策

有关决策部门应当认识到,未来IT对于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性,比高速公路铁路毫不逊色,而且会越来越重要。

虽然类似的行业有很多,但我也要投IT业一票。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51期]

与火炬讨论杨佳问题

杨佳已经被执行,人死为大,本不该再谈这事,但是想想案中的受害者,还是觉得要说一说。当然,如果有人相信这样的阴谋论,那就无视本文好了。

(11-23)

令狐在《Are you crazy?》中对火炬在《这个演讲让我后悔没有去广州》谈到对杨佳事件看法表示反对。基本上我比较赞同令狐观点。

我无法接受火炬这个观点:

对他最不喜欢的地方是他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就这么交换了几条贱命。这些为体庸庸碌碌到死的家伙的命哪比的上凡事要一个说法的杨佳生命宝贵?老有人在这件事上说,难道被他杀的那些人生命就不宝贵嘛?要我说,当然不宝贵,一群行尸走肉,怎么比的上一个说真话的小伙子?

什么叫贱命?什么叫为体制庸碌到死的家伙?什么叫行尸走肉?什么又叫真话?

说实话,对于火炬会有这样的观点我感到震惊。虽然年轻人有一些激进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但是作为多年的朋友,他会有这样的观点还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

单就警察这个群体来说,我所得到的绝大部分坏印象都是来自于传闻,而就我个人的切身体会来说,总体上还是不错的。比如天气MM还有我的一个同学。至少从他们那里我是的确可以认为他们是在“为人民服务”,根本无法让我联想到像回复里那个dowei所说的“残害”之类。

但是让我对杨佳事件确定自己现在的立场的根本原因是——就在杨佳事件发生后没几天,在一次聊天中有朋友说起她有一个朋友当时就在那幢里工作,幸好并不在那几个遇害人之中……

这实在让我无法对杨佳产生什么同情心。更何况如我在《杨佳 as a weapon》中所说,他的行为在法律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完全够得上动用刑法了。

虽然我没有那些大牛人那样的话语权,没有那么多的粉丝来支持我的观点,但是作为朋友,我仍然想要在这里和火炬就这个问题作一番探讨。

我曾经说过要《多读书,少上网》《再谈多读书,少上网》,网上的话语权再强势,也不能取代书的作用。

这一次我要说的书是大师哈耶克的名著《通往奴役之路》。


师在谈到这条通往奴役之路时,指出了导致极权主义的几个重要因素中,集体主义无疑是其中的重点之一——为了统治的需要,而无视个体的存在,简单粗暴地把人
按所谓的国家、民族、阶级、单位划分成所谓的集体,通过暴力和精神控制迫使个人服从所谓的集体意志,而组成这些集体的每一个个人却在这子虚乌有的集体意志
中丧失了自己的自由意志,沦为被奴役者。(大意)

与此相反,自由主义的精华就在于对个体意志的尊重,没有每一个个体的人的自由,就不存在所谓的自由。民主也是同样,没有每一位选民的投票,就没有奥巴马的当选。

所以在我看来,火炬的根本错误就在于用一个所谓的“体制成员”这样一个“集体”来把受害者包括进去,然后无视受害者个体的痛苦(dowei的观点也是一样)地赞颂杨佳的暴行。这种做法在本质上恰恰是走在那条通往奴役的道路上。

不过我在那个“6+1”案件也犯了这样的错误,自己也需要反省一下。

再来看另一本书,反极权主义的经典之作——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在这里,极权统治的基础就是恐惧,让被统治者时时感到恐惧,极权就可以持续地统治下去。


持这种杨佳式的恐怖去对抗体制的恐怖,又是一种本质上没有区别的做法。如果杨佳式的做法最终取得胜利,那么在我看来不过是又一次的农民起义取得成功,极权
主义换了一个朝代,一个新的毛泽东诞生,除此之外未见有什么别的意义。这样的革命对于中国的民主,没有任何的进步意义。

最后来说真话的问题。

火炬在回复里说:我不了解死者多少,但是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一个人敢说实话,所以他们死的也不冤

那么你又了解杨佳多少?杨佳说了什么真话就可以杀人?死者又说了什么假话就该死了呢?

什么是真话?你相信的就是真话。所谓的“真”,通常都只是一个主观的、相对的概念。

如果说火炬的观点代表了话语权者们想要达到的目标,那么我无话可说。中国的所谓民主自由者们原来走的是49年之前的《新华日报》的道路。

我悟了。

杨佳 as a weapon

(11-20)

软件业里有一个说法叫做: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拿来借用一下。

用阴谋论的观点来说就是:如果杨佳是激进的,那么这个“后杨佳事件”(在杨佳事件之后某些的掌握话语权者的所作所为)的背后推手也同样是激进的——如果不是更加激进的话。他们一定是有阴谋的。

不过阴谋论虽然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但显然是精英们所不屑的。

回到我对“后杨佳事件”的看法上。

连岳说:程序正义应该像阳光,照义人,也照不义之人。法律若不公正审判暴徒,也不会公正审判圣徒。(原文《与暴徒无关》已经被删除)

说得很好,也没有错。但是我认为这话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在阳光连义人也照不到的时候,你们却在讨论应该让阳光去照不义之人,难道不是一种大跃进式的想法么?在那些没有被阳光所照到的义人看来,岂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么?那么遭到冷遇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后面的一句的逻辑就更奇怪了,因为反过来也是对的:法律都不能公正审判圣徒,就更不要指望它会公正审判暴徒。

客观地说,从法律角度上讲,杨佳不论受到什么样的不公正待遇,他也没有权利伤害他人的生命,这一行为无论如何辩解都是一件违反法律的事情。至于杨佳母亲被“逼成精神病”,从法律上说则是另外一起案件——杨佳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审判他不需要通过监护人吧?

火炬反对那些和某人王某人的无聊粉丝,反对得有理。不过我认为粉丝都是无聊的,即使是连岳的安替的莫之许的杨恒均的——看看连岳BLOG的回复就知道了,也就是王三表那边大猩猩们的水准。


佳事件从法律上来说没有大太的问题,就杨佳事件来说,杨佳曾经在警察那里遭受不公正的待遇,这里的问题有两方面:警察违法或是警察在正常执法。对于前者来
说,在法律有效的国家是可以通过法律解决,并且这是作为个人的警察与杨佳之间的个人问题。对于后者来说,杨佳就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除非这种执法来源于
有中国特色的高于法律的体制意志,但这在已经公布的杨佳案情中显然并非如此。那么杨佳事件更大可能只是他个人的一种报复行为,所谓的反抗体制的说法只不过
是在别人的需要下给他戴上的一顶高帽。

当然有关当局做了一些蠢事——头头们智商低那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后杨佳事件”仍然
让我很不舒服,这显然是要把别人都当成智商低来看——或者是他们看到智商低的粉丝回复看得太多了。怀着点恶意来猜测这些精英们的话,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件
为他们的话语权撑腰的武器——杨佳来得正是时候。

相比杨佳,我更关注的是四川的灾民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当然还有那些肾结石的孩子。

南京印象

据说《无情最是推土机》将把南京三所大学都推掉一部分。

应该说这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情——就我上个月南京一日游所得到的表面感受来说,南京市政府是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

作为中国历史上资格最老的首都之一,我觉得南京更能代表今天的中国——我是说当下实际的中国的心态——一种自大与自卑的矛盾结合体。

当然北京也非常能够代表当下的中国,但那只是一个在外人眼中的暴发户形象。

虽然我只在南京流窜了短短的一个白天,但是南京给我的印象却是一个很有历史感的城市,只是作为地方代表的当地政府却更多地是把这种历史当成是发展的包袱——而这正是当今中国的一个缩影。

我不好评说这种发展优先的思路是不是对,我只是觉得抛弃历史的发展一件比较遗憾的事情。

网志年会之后

火炬说《这个演讲让我后悔没有去广州》,但是我却庆幸没有去参加这届网志年会——当然与杨恒均的演讲无关,他讲得很不错。只是我觉得这些年来,网志年会已经越来越变味了。其理由于火炬差不多:


实潜台词是,不管是博客还是网志,如果又变的被和XX,王XX什么的变成了主流,那和CCAV,人民X报还有个什么鸟区别。如果去中心化去出来了新的中
心,而且这个中心如果成天就写点能逗人乐乐的尖酸文章,没点实际作用,如果大部分人们都放弃思考的权利,变成某些无聊人的粉丝,那么就让网志也和CCAV
一起见鬼去好了。

但我不认为和某人或王某人会是什么中心,逗乐的尖酸文章也没有什么不好,王小波说过,这个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有趣,然而这很难。至于说把和某人王某人换成莫之许连岳等牛博诸牛人(包括安替之类非牛博之牛人,以及北风、ZOLA等亚牛人),我以为没有什么不同。


就是我为什么对此届年会不感冒的主要原因:

牛人满天飞,到处都是商业计划,就连门户网站们也没有放过这届年会。

如果说和菜头、连岳、安替等人就是网志圈子
的三个代表,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圈子与我无关。因为这样的网志与方兴东的博客有什么不同?与新浪的博客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换了一批主角。

谁还记得2006年底《时代周刊》的那个年度人物——“YOU”呢?

距离第一届网志年会已经过去四年了,我很怀念它。

百度的性欲

这两天百度的竞价排名被骂了。真是活该啊。发一篇旧文。

(11-06)

CB上有人发了一篇疑似枪文《百度“卧底”暗查淘宝 称卖家信用欺诈超50%》,我觉得后面这句评论说出了真理:

想委婉的说淘宝的信用比较假?你百度公司都没信用

这个正解。卖家的信用暂且不说,百度自己的信用都没有,还搞什么C2C。

加之前一阵百度出过不少针对淘宝的FUD言论,实在是让人对百度只有最坏恶意的猜测。

虽然说C2C市场让淘宝一家独大是不好,有点竞争是好事,但是至少应该像拍拍那样光明正大地竞争,像百度这么下作真是令人齿冷。

GM:下作的手段会对整体环境有打击性,导致整个市场下降的吧。
令狐虫:是啊。现在中国流氓软件横行就是这种手段的后果。

由360引发的联想

360安全卫士提示说因为微软的黑屏政策,导致了很多人关闭自动更新,然后10月底有一个重要的补丁很多人都没有打,结果11月初都遭遇了传说中的扫荡波病毒。

这种说法实在是太引人YY了,我不禁猜想MS其实早就知道有这么个严重漏洞,但是却先发布黑屏政策,并且公开说明关闭自动更新可以规避黑屏。等这个消息放出之后再发布这个重要补丁,同时在技术圈内散布这个漏洞的详情(因为我不关注MS的技术,所以这一点纯属猜测,召唤研究MS技术的TX爆爆料)为病毒的编写提供弹药——当然最恶意的猜测是这个病毒是MS自己写的。

现在,你们知道正版有多么重要了吧。哈哈哈。

当然,也可以说这是360有意制造这种对MS不利的猜测,然后宣布用360打补丁可以同时规避黑屏并保证必要的安全补丁及时修正。

总之是有YM啊有YM~~

[一周八卦]2008-11-16

猛禽 收录于 20081114 | Tags:经济,中国

要取得好的疗效,用药不仅要猛,更要准。扩大内需的关键是增加国内消费。而消费需要以一定收入作为保证。保经济增长,扩大公共支出是治标,提高城乡居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增强其消费能力是治本。

猛禽 收录于 20081109 | Tags:中国,社会

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中,你说这个社会不是互相伤害,这是什么呢?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弄得所有人都恐惧的地步,都没有安全感,这个国家的政府还不思改革,难道他们爱上了害怕人民时的那种恐惧吗?难道得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的不仅是我们普通人,而且还有那些达官贵人吗?是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1109 | Tags:恶搞

嘿嘿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49期]

中国经济

(11-06)

本文纯属扯淡。

最近发现要了解中国经济走向,还是应该看CCAV。比前几个月电视新闻还在天天说“保增长控通胀”,自从雷曼兄弟那倒霉孩子完蛋之后就改了——“控通胀”不见了,只有“促增长”。显然那个时候中国经济就已经出现增长问题了。

然后前两天看新闻在大量报道铁路方面的建设计划,我就知道这回政府又要采用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老办法来解决增长问题——个人认为这种靠增加赤字的办法之于百姓民生的意义实在是不太大。昨天的第一财经报道说瑞信对明年及之后的中国发展方向作出预测,主要内容也是说中国政府会把建设重点放在铁路上——看来专家也不过如此。

网上很多人对于政府救楼市而不救股市的批评已经很多。政府的说法是:救楼市是为了人民利益着想。MD,我倒想知道是哪些个“人民”的利益与楼市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只要作个简单的民调就可以知道,人民肯定更支持救股市而不是救楼市——当然,我是觉得都不要救,中国的市场就跟中国足球一样,需要的是一次死亡而不是苟延残喘。

前两天吴敬琏公开对媒体说政府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放松银根——我支持这个观点,对于重伤的人来说,打一针肾上腺素与手术抢救两者之间,显然前者的意义不大而且有害。

其实当政者很清楚,能够拯救这个危机的,唯有中国的内需市场,但是对于几乎毫无保障的中国人民来说,废话说再多,他们也不敢放心消费——能拿出钱来救楼市,不如拿钱把医疗、上学、住房三座大山给搬走。

三个代表中有一条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所以,从逻辑上说——要么是某些人没有学好三个代表,要么是三个代表纯属扯淡。人人心中应该自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