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祝贺会不会太早

我是昨天中午从收音机里知道尼泊尔的政局变化的。

5月28日,尼泊尔制宪会议在加德满都举行第一次会议,宣布尼泊尔为联邦民主共和国,前国王贾南德拉为平民。


最初注意到尼泊尔政局问题应该是01年的尼宫廷血案。之后平静了一段时间后再次看到,已经是06年了,尼国王贾南德拉宣布将还政于民。国内还有某“民主精
英”很兴奋作了一篇文章对此大加赞颂,称——尼国王早年在国外学习多年,受民主神光沐浴,大彻大悟之后,主动放弃延续数百年的王权,这是民主的胜利云云。
对于这种恶心文章我看过也就算了,没有深入去调查研究,甚至没有记住文章标题或其它关键词,现在想搜索也无从下手。

昨天看了新闻忽然想起这篇文章来,莫非还真是一次传说中的“民主的胜利”?

于是大致了解了一下事情的背景。


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民主的胜利”——首先,01年的宫廷血案就有相当部分尼民众认为是贾南德拉在背后指使。其次,就算不说这个,06年贾南德拉宣布要还政
于民的背景也是因为内外交困——国内反政府的尼共(毛派)武装控制了大部分的国土;国外美印向他施加压力——而不得不作出这样的选择。最后,这次的国体变
更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尼共(毛派)的主张。

尼共(毛派)的背景也很有意思,他们与中国(准确的说是过去的中国)有密切的联系,他们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因为他们在尼议会中占大多数,说实话,我有点担心这种民主。

继续看吧。

美女遭遇极品男

几年前,我曾经在别的地方写过一个系列的小文章,专门记录那些认识的MM给我讲的故事,都是些蛮搞笑的故事。不过后来因为很久没有MM给我讲故事,这个系列也就荒废了。

既然已经荒废了就荒废了吧,今天就在这里讲一个昨天刚听来的故事。

美女昨天去跟一个相亲对象看电影——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但是这次才发现原来是遇到了一个传说中的JPN——极品男。

电影前自然是要先吃晚饭,因为要赶时间,于是就近在旁边的KFC解决。大家都知道,市中心的KFC在饭点的时候那叫一个人多,所以二人分工合作——美女去占了个坐,JPN就去买吃的。

话说正在美女等得百无聊赖的时候,JPN总算是排队买到了食物过来。美女清点了一下,计有:

饮料~~两杯
沙拉~~两份
鸡翅~~两对
汉堡~~~~~~~~一只

囧。

美女心想,我倒要看看他买一只汉堡要我怎么吃。

只见JPN坐下来,二话不说,拿起汉堡就啃。美女狂汗,果然够JP,至少也要问一下我吃不吃的吧,哪有这样自己拿起来就吃的。

美女无奈地拿起鸡翅吃起来。刚吃完一只,正准备吃第二只时,JPN已经把汉堡啃完,继续二话不说,伸手拿了只鸡翅继续吃。

这下美女算是全无胃口了,勉强把第二只吃完。JPN也吃完了一只鸡翅,这时总算有一点觉悟了,没再直接拿最后一只鸡翅,终于谦让了两句:

这个鸡翅你吃吧。

美女哪里还吃得下,说道:

我吃饱了。。。

JPN说:

你吃得也太少了。。。

美女当时心里想:

你就买这点你想要我吃多少啊?

真是太JP了。

关于“说不”的往事

(4-22)

说实话,要不是前一阵讨论连岳曾经愤青的事情,我都快忘记我曾经看过《中国可以说不》这本书并且因此成为一个狂热的愤青。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所有人都是从年轻时候走过来的。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本书所剩下的记忆就是其中有一个作者叫古清生。

而我知道古清生却不是因为这本书,而是因为他的一个中篇小说《流浪京都》。我至今还记得他在小说里用到了一个形容词“浑圆温软”和一个量词“只”。

谁还记得《中国可以说不》里说了些什么呢?

所以说,时间面前没有永恒(by 老郑)。

当下的情绪激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自嘲的原料了。

正如十九年前的事情在新一代的心目中,或者已经不复存在,或者成为他们幻想的一种寄托。

至于四十二年前开始的事情,在有些人的心目,甚至已经开始美好起来。

还是前核心说得对: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一周八卦]2008-05-25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3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记者

我必须在职业道德和人道主义中作出一个选择,或者,找到一个平衡点。这真的很难。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地震,志愿者

在这里,我要感谢多数真心为帮助灾区作出了不懈努力的那些真正的志愿者们,但是也要对这小部分人表示出最大程度的厌恶!灾区不是让你们去猎奇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地震,人祸

人群中一位男子大声问道,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在场家长齐声回答:“人祸!”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哀悼,团结

所有人都这样做了;没有人监督,也不需要监督。这条谷歌搜索流量的曲线说明了一切。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2 | Tags:公益,企业

这是对企业公益资金的掠夺式开采,春暖得利最大的是CCTV这家媒体机构。企业在重大时刻必须捐助,因为这时是救“急”;但企业同样必须明了自己的公益目标,以有序的行动实现目标,这是“重”。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1 | Tags:地震

……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1 | Tags:人性,新闻,摄影

照片让人不安是因为你拍下照片的地点与事件让人不安,作为一个新闻摄影师,你没有权利决定哪些场景人们应该看到,哪些场景人们不该看到——人性的尺度,应该由人们自己去决定。

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你无法决定看到照片的人——他们也许是一些没有决定能力的人,比如儿童。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代表

好一个“我只代表我自己”!当一个人清醒地认识到,我只代表我自己的时候,他所作出的一切才是可信的,可靠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地震,媒体

中国的媒体还有很多要学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经济,金融


国人的现金流入远远小于流出的1000美金,但由于美国人什么都没有制造,因此其流入的知识产权收入产生了非常惊人的利润率。由于美国公司的这种高盈利能
力,导致类似东芝这样的公司,又把赚到的1000美金通过投资美国债券和股票市场的方式流回了了美国,造就了美国人进一步的研发投入和创新。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慈善

请大家拔掉心中的那根标杆吧!只有这样,我们才会从感叹某个人、某个群体的善举,过渡到感激每一个有善举的人,才会从关注数量、大小的数字中,过渡到关注精神层面的本质意义,由此,我们的心胸会更广阔、更坦然。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教育,人性

灾区在搬开孩子们身上的看得见瓦砾,我们应该也要搬开一些看不见的瓦砾,自己身上的 ,孩子身上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地震,红十字会

有质疑才会有进步

猛禽 收录于 20080520 | Tags:寓言

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地震

一五一十上的原文已经被删除了,现在的链接是牛博上的。豆瓣等地方转帖的也都被删除了。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地震,江油

来自■■■■的报道。(安全起见,打点马赛克)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2008,灾难

未能查证是否真的是台湾网友所作。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救灾

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救灾

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9 | Tags:大国,灾难

我们必须履行一个大国在国际社会应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人家才会把你看成一个大国;而只有那些能够在灾难到来时仍然可以对生活其中的小民不离不弃,让小民在倒塌的家园和受伤的亲人身边依然能够感受到国家的温暖,那才配称为一个大国!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5期]

Let’s zhuangbility

难得在周六8挂一次。

本来打算发一篇关于媒体人与新闻自由的POST,但是现在我不想继续了。

与那些极端主义的好苗子(如我在《繁星与鲁冰花》最后一段里所说的那些人)有什么好争论的呢?还是继续做我的古典犬儒主义者这个很没有前途的职业吧。

在《迦陵频伽》中,琪琪说:

你应该知道,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最让人难过的一点就在于,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有办法阻止它们的消亡,但实际上谁也无能为力。

那么就从减少不必要的8挂,转向 zhuangbility 开始吧=》《05.23 下河迷仓·提丝贝的罗曼斯》。

BTW:关于地震的讨论,推荐TR的《总结时间》系列之……

我反对

(5-22)

最近某辽宁女很红。详见YOUTUBE视频

今天就有消息说她被抓起来了。如果这是真的,我感到很遗憾。

因为以我有限的法律常识来看,实在是没有看出她违反了什么法律。一个被J5游戏毒害的小P孩,因为玩不了游戏有一点情绪发泄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她在这样的时候做这种事情,的确非常不合适——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里能是道德上的谴责。

有人说这构成对他人的侮辱,但这样的话就是民事案件,需要由被侮辱人提起诉讼,否则她同样不需要被追究法律责任。那么谁又能够来代表那些被她侮辱的四川人民来起诉她呢?——法律上的“代表”可不是带三个表那么简单。

那么司法部门又能以什么理由抓她呢?难道真如人们所猜测的那样——只是为了保护她不被愤怒的人们撕成碎片?

中国的法治道路依旧漫长而曲折。

BTW:我不同意CB的所谓骗录观点,我倒觉得她那两句话可能是因为不熟悉视频录制的技术,在第一次录制失败后说的。

补充:令狐留言称——

那可不一定,从法理而言,刑法里有一条非常接近她的情况的“侮辱罪”。http://www.xsbhgd.com/wrz.html
当然如果真上法庭的话,对于这个罪名的认定还有很多可商榷之处,但不可否认这个罪名是有可能被套用的。

为此我研究了一下那个链接以及《刑法》(侮辱罪)和《民法通则》(民事侮辱)的相关条款,仍然未发现足以对这个小P孩问罪的法律条文。《刑法》中唯一接近的是:

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

这就是说,只有情节严重并且需要告诉才处理——除非能认定这个小P孩的言论达到“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的程度。而民事侮辱如前面所说,需要当事人的起诉。令狐提供的链接文章里也说到了关于侮辱罪的几个要件:必须是自然人并且必须是具体的一人或数人(所以显然不能以全体四川人民的名义起诉她),而且小P孩的言论也显然达不到文中所说的“情节严重”的程度。

所以我仍然认为,抓这个小P孩没有足够的法律依据。

鉴定红基会

(5-20,三天的哀悼日已经过去,生活还要继续……)

令狐在群里发了两个链接:《丑事重提:5906万救灾款是怎样变成50万的!》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审计报告》。

我们几个简单鉴定了一下其中几份审计报告,感觉有很多疑问。

首先,这些报告都是只有总数,没有明细——这样的报告让人觉得黑洞还是黑洞。

其次,TR指出,小天使基金的报告中,05-06年度的业务活动费用是07年度的100倍,感觉很不正常。

还有令狐指出的,玉米爱心基金中,07年度的宣传筹资费用比资助出去的金额还要多,这还没有计入12万的项目管理费用。而06年的宣传费用为0也很奇怪。另外,05年的审计报告图片很小,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内容。

我在红基会的《基金会管理条例》中看到这么一条:

第二十九条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非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基金余额的8%。
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


说05年的审计结果是符合这个“不超过10%”的规定。但是这个“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的条款就有很大的
漏洞——什么叫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显然他们是把宣传推广费用也列入“用于公益事业的支出”,这里面活动的空间就很大了。于是就有了宣传费用
比资助金额还大的事情。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外行人的理解,希望能看到专业人士提出可以被接受的说法。

BTW:据在灾区现场的韩寒说——现在需要大量的志愿者了,各地的各行各业的有一技之长的人,可以联系你们当地的民政部门。谢谢

再BTW:关于救灾物资的使用,这里是一个人肉追查记录——时代不同了,千万双眼睛在盯着你们。

之前还有小道消息称,有人在买手表时要求商店开发票用当地红十字会的抬头,内容为方便面。还有小道消息称,有人采购一万元救灾药品时,要求开具五万元的发票。虽然目前还不能证实这些消息的真实性,但至少给我们指出了一些可能的挪用救灾资金的手法,因此还需要更加加强监督——不是说帐目审计平衡了或是不扣10%管理费就行了。

形式与实质

Twitter上有人问道:

为什么16号的新闻:秘鲁宣布“全国哀悼日”为中国地震遇难者致哀,在各大新闻网站都被删除?缓存还在,难道政府降国旗是被秘鲁人逼出来的了。

这年头,都是被B的啊被B的(参见胡戈的《007大战黑衣人》)——当然,网上的东西总是不容易删除干净的,只要愿意找,还是能找到。

当然,我们要承认,所谓的哀悼日、降半旗、全国默哀等,不过是一个形式。这对于逝者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与此类似的还有之前的MSN红心活动和现在的MSN彩虹活动以及昨天的IM灰头像活动等。

前几天有人在质问那些前一阵挂红心的人:你们为灾区做了什么没有?但我觉得这种质问是没必要的,因为我相信人性中的善,大多数人都应该知道应当怎么做,这与挂不挂红心没有关系。

有人在Twitter上对MSN彩虹活动提出异议——因为我想他只是对Twitter好友说,故隐其名:

如果msn给彩虹付2角钱,那么如果你去掉,我捐3角。

我相信他只是对这种形式主义的活动有所不满而说的牢骚话,否则如果这话真的可以被实质性地执行而270万(至发本文时止)挂彩虹的人都响应的话,他至少需要捐出81万元。何况这些人还不到MSN中国用户的20%——只是红心活动的一半多一点。

即便是默哀的时候,也仍然有很多人不以为然——不要只看CCAV报道。当然,这也没什么可批评的,没有默哀的人未必没有爱心,也许他们只是反对这样的
形式,亦或者是因为这在中国只是第一次,他们还不习惯。关键是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那三分钟并不是做给逝者看的,更多的是为了我们自己这些暂时还活着
的人。

之所说这只是形式,是因为在默哀的三分钟后,大部分人还是很快地恢复到日常的生活状态。我相信,三天的哀悼日之后,会有更多的人恢复往日的生活。这没有错,无论发生什么事,生活依然还是要继续。

李浔阳说:

每个人的悲伤只有他自己心里了解,它不能也不应该被组织。通过发通知强制组织的方式,去展现一个国家国民的团结,去表达一个民族的爱心,是十分荒唐的事。它是对人和人性赤裸裸的无视和侮辱。

我同意这个观点。

但我不认为现在的哀悼活动可以说成是“被组织”的,更不能说成是“强制组织”——因为强制的背后必然伴随着对不服从者的处罚。甚至三分钟的默哀也不
是强制的,对于不默哀者也不存在来自官方的强制力。所以在很多地方也可以看到有人没有默哀的,但我同样看到很多人谈到,当时他们是自己在家里,一听到外面
的笛声,仍然自觉地起立默哀。难道能说这也是被组织的?

而且我相信几乎所有的群众性哀悼活动都是自发的,而不是被组织的。比如19日晚上的人民广场活动,虽然我没有参加,但看到这些现场照片(春卷版蚂蚁版),我相信他们都不可能是被组织的——因为我认识拍照片的人,我也愿意相信他们。

当然,我也相信会有一些人对这种形式主义不满,他们不愿意“被迫”与别人保持一致。但我要说,这种“被迫”并不是来自于他人,而是来自于他们自己的内心……

形式主义固然应该被B4,但是我们也应该深入考虑一下——如果去掉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我们还剩下些什么?——也许只是Nothing。

但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形式。所以从红心活动到彩虹活动,我都是持支持的态度——从Nothing到有形式,至少是一个进步,只要不断地有进步,就能够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有实质性的突破。

至于对此持反对态度的人,当然也不能强求,他们有反对的自由。我只是希望——把形式批判掉的同时,还是需要有一些实质的东西来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