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毛乌龟

(3-29)

周六(3月29日)CSDN开大会,我手里有一张价值200元的门票。因为这回没人管路费,我就不去了,送给一个在北京的朋友。

提前九天(3月20日)我就从邮局寄了挂号信过去,并为此支付了5.40元人民币。但是九天过去了,仍然没有到。

一封挂号信居然走了九天还没有到,这是什么速度?在这个从上海到北京搭飞机来回用不了一天的时代,这就是乌龟的速度。

开会前一天,朋友说还没收到时,我还特地上网搜了一下,想看看能不能查到邮件的当前状态,结果令人失望的是:挂号信查询只能凭单子到邮局去查,没有提供网上查询或电话查询的服务。

然而EMS是有这样的服务,所有的民营快递公司也有这样的服务。但是挂号信没有。

好吧,我承认,TR批评得对,我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居然会去相信中国邮政这只绿毛乌龟。

当然,我也不会为了205.4而去跟中国邮政打官司,但至少我可以在这里郑重地告诉大家我获得的经验:

只要可能,即使多花一倍的钱去找民营快递,也无论如何不要选择中国邮政的挂号服务,反正他们也不会因此饿死。因为:

古人云: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一周八卦]2008-03-30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7 | Tags:媒体,西藏

批判性地阅读媒体, 或称媒体素养, 也是现代社会公民的一个基本能力. 大陆没有媒体, 于是大陆同胞暂时来说也就没有这样的能力.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6 | Tags:华南虎,湖南,陕西

“湖南虎”就像是一面镜子,它把“陕西虎”照得无地自容。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5 | Tags:西藏,奥运

很不河蟹啊,推荐看河蟹版:http://club.pchome.net/topic_2_3_285355.html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4 | Tags:政治,核心价值

核心价值,可以因阶级、因族群、因利益之所导、因意识形态之所在而有所分歧,但是,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未来,却是最大的公约数,它绝对超越政治,无关立场。

孩子就是未来,而未来才是政治的核心价值。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4 | Tags:左右

网上的左右两派,在我看来大部分都是废物,原因就在于此。因人成事,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口水滔天,不过是维护各自的迷梦而已。

我也这么认为,相当一部分左右两派人物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3 | Tags:金融

但有一件事现在已经很明确:正如战争太重要了,不能由将军决定一样,银行业也是太重要了,不能由银行家决定,这与一个人的喜爱无关。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2 | Tags:西藏,媒体

为什么一定要“站队”呢?我觉得,这两种情况的任何一种,都够格“傻气腾腾”。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2 | Tags:西藏,左派

实在是太左了,汗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2 | Tags:西藏,媒体

周老虎刘羚羊们都来学习一下人家的技术含量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7期]

不好讨论的问题

股市暴跌,发点不河蟹的东西——其实还是蛮河蟹的。

但是还要是穿墙才能看:《不好讨论的问题

[============广告=============]

诚招软件开发人员一名,有一定的Windows服务器和MS SQLServer维护经验,学习能力强,有意向SAP方向发展。工作压力不大,待遇从优。有意者请给我发Email——LOOK页面旁边的公告。

草地上五次

(3-25)

[警告:本文纯属科学主义研究,慎入]

柏邦妮的一篇《我的婚礼》引来不少附和之声。

然而我每次看到这种貌似很有情调的YY,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则著名的笑话:

一农民嫖妓,妓说:“草地一次十块钱,椅子一次二十块,床上一次五十块。农民抛出五十元,妓笑道:先生好有情调哟!农民说:”情调个P,五十块,草地上五次。

话糙理不糙。一如赵老师一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地说道:

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一对狒狒正在亲热。就在这时,一只雄性狒狒突然闯入,向那只正在亲热的雄狒狒发起挑战。一场混战过后,雌狒狒跟那只后来者跑了……

这就是亿万年来在地球上反复上演无数遍的故事,我完全不认为把这样的故事搬到婚礼上有什么情调可言,还不如草地上五次。

归根到底这不过是女人们装(一个相反的d)的YY,男人要相信这种YY,那就成了傻(一个相反的d)了。

再说就算女人真跟着后来者跑了也不会有好结果的。为什么女人要嫁给婚礼上那个男人,而不是后来的闯入者。最显然的原因就是与那个后来者之间存在着某些不可解决的障碍,而这些障碍并不会因为一次貌似浪漫的行动就解决了。所以短暂的感动过去以后,女人还是要回到婚礼上的。

难道不是吗?

答阮一峰

(3-24)

阮一峰在《暴力的根源》一文中提了两个问题:

暴徒固然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但是这些人为什么选择暴力作为表达意见的手段,这个问题却是不能被忽略的。我们不能不深思,暴力的根源到底在哪里,他们为什么恨我们?

我和你都是汉人,生活在一个汉族人口占90%的国家里,我们都生活得很好。现在假设情况出现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臧人占90%的国家里,臧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且还在不断扩张中,我们会怎样?

刚好我上周也花了不少时间在这两个问题上,就随便说说吧。


一个问题在于,双方在同一个问题上的理解都有根本性的偏差,我称之为没有可供相互参考的共同平台。所以这个暴力根源在他们的理解中,我们的理解中,国际社
会第三方的理解中,都是不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谈论这个问题缺乏一个可能的基础。更具有可比性的是自由民主的人们是如何反思911的根源?又是如何
做的?

第二个问题在于,中国并不是只有汉藏两个民族,但暴力问题目前来说只存在于有政教合一体制传统的民族(我不说大家也知道,这里说的不止Z族)中,这难道不是更值得考虑的一个问题吗?

预祝CSDN第二届大会成功

今年没上黑名单,只上了灰名单,所以没有包路费,不去了。

BTW:门票已经送人。

再BTW:广告一下——诚招软件开发人员一名,有一定的Windows服务器和MS SQLServer维护经验,学习能力强,有意向SAP方向发展。工作压力不大,待遇面议。有意者请给我发Email——LOOK页面旁边的公告。

软柿子

(3-17)

今年的315晚会我没有看,早上看了《第一时间》才知道曝光了分众无线的垃圾短信业务

KESO说《分众的能量》还不够大,没能像史玉柱那样把“次次体位”搞定。我倒觉得江南春已经很流氓了,虽然还略逊老史一畴,那也只是年纪上欠缺,毕竟老史耍流氓的时候,江南春还不知道在哪里。

当然最流氓的还是“次次体位”,因为丫们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江南春是从哪里搞到的个人资料,但是丫就是不去查,因为那些地方是——银行,保险,工商行政管理……哪个丫都惹不起。

相比之下,江南春还是个软柿子。

[一周八卦]2008-03-23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1 | Tags:西藏

支持南桥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1 | Tags:西藏

顶和菜头的帮倒忙论。国内外的ZBF们自以为NB地嚷嚷着,不知道个个脸上写着SB。

猛禽 收录于 20080320 | Tags:奥运,西藏

采编内容代表了本周刊的倾向性。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8 | Tags:穷人,孩子

希望在哪里?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8 | Tags:西藏

持续更新中……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8 | Tags:留学生,案件

出国在外了解和运用当地法律是很重要的常识……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8 | Tags:西藏,评论

只是很少去想,其实,从来就没有安稳的日子。

安稳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几千年的梦想,谁能给个安稳,谁就是皇帝……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7 | Tags:职业规划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7 | Tags:教育

题目就是:狭隘的教育。那篇博客会让很多人看得不舒服,我虽然不介意让一些人不舒服,但是还没想要让大多数人都不舒服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7 | Tags:搞笑

太弓虽了,ZBF必读,看看你的ZB达到什么程度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6 | Tags:英语,搞笑

本教程首先对于niubility,zhuangbility,shability这几个词的正确拼写作出以下修改建议:

强人啊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6 | Tags:西藏

change什么change,给个宾语先!

……

猛禽 收录于 20080315 | Tags:奥运

“在这个国家,没什么是不可思议的。”他补充说大约6300名居民搬迁,为奥运场馆让路。鲁佛罗表示,“这里做事情的能力真的令人瞠目结舌。在洛杉矶,建任何建筑都会引起无休止的讨论。在这里,他们决定要做,然后‘卡砰’一声,就做好了。”

顶“卡砰”一声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16期]

所谓学生

(3-17)

上周的事情貌似扯上了学生——这真是一大法宝。

然而在很多时候我却总会觉得学生这事往往都是相当扯淡的。

比如犯贱报报道《【天天贱】员工不满伙食打砸公司食堂记》说:

如果这些员工吃过大学食堂,
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这种说法我见得多了,为了证实事实的真相,去年我抓住机会到某所普通大学的学生食堂里去体验了一把。

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

如果那些大学生吃过我们这开发区的公司员工食堂,就会觉得在学校食堂吃饭简直就像是在吃大餐。

倾向性的问题

(3-19)

稀嗯嗯在选择法新社提供的照片时,显然是作了倾向性的选择,这一点本无可争议。不过这里有一篇《CNN 到底是如何裁剪图片的》为稀嗯嗯们作了辩护。

起初的确有人疑心是裁剪的,但后来法新社的全套图片出现以后,已经可以证实并未裁剪,而是视角不同的两张照片。不过想想也知道,以稀嗯嗯们的经验来说,应该也是不至于敢在这个问题上做假的。

如这位作者所说:

从这个角度说, 很多就此对 CNN 有看法的同学, 你们自己就是很有偏向的.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从来也没说过我们没有偏向。但是稀嗯嗯之流就不同了,丫们不是一向自我标榜为客观公正的吗?那么现在只要证明他们所谓的“客观公正”也是有倾向性的,这就够了。

王佩又拿出一个新的说法《“刊登一切适宜的图片”》。我很赞同王佩的这个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TBT事件后,官方的宣传手段非常生硬落后,陈旧老套,乏善可陈,明明占理的事,不但说不明白,而且把自己弄得被动不堪,真是匪夷所思。

正是如此。


方在最近二十年来,已经习惯了将封锁消息作为应对宣传战的唯一手段,现在他们看到后果了吧。真正有效的宣传战应该是主动性的、战斗性的、貌似公正性的,在
这一点上,国内的官僚宣传机构还要多向国处同行学习学习。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丫们,他们在长期的封锁保护下,已经被豢养成了一群猪,对他们来说这样(有战
斗力)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希望头头们能从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训,放弃愚蠢的封锁手段,放开宣传业的竞争,对丫们进行野化训练,别只会整一些周老虎刘羚羊之类技术含量偏低的事情。这样才有希望在未来更多的国际化的宣传战中取得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