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忙]转贴令狐评桑三门

今天继续忙。

昨天看到桑林志与三联的一个转载争论,和菜头有评论,其中有一些对于CC的误解,令狐作文一篇以说明:

关于版权的一点思考

推荐阅读。

===友情警告的分割线===

顺便友情警告,962211是一个网络电话的主叫号码,如果接到来自此号码的陌生电话,自称与银行有关的业务请忽略,都是诈骗。

===下垂的分割线===

关于下垂的未尽事宜,改天有空再作讨论,偶先忙去。

今日忙

一早来就发现疑似病毒的东东,不时出现cmd.exe运行出错,经查发现services.exe在不定期调用cmd.exe,而且services.exe进程的路径是一串乱码。

外事不决问老狗,可惜老狗也未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忙了一上午,最后不得不求助于360safe,虽然它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不过用它把所有补丁打上,现在貌似好了。

这样看来,大概不是病毒吧。

主要是因为昨天发现冲印店的电脑给我的U盘里种了一砣病毒——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虽然我一向谨慎,但是今天出了问题还是害我折腾了足足半天。

公司的事情又暴多。

想拿APE刻一张CD,结果居然忘记几个月前是怎么做的了,改天有空再研究吧。

[一周八卦]2007-10-28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这两天忙着做一堆的文档,没空八卦。不过今天碰到一件事情,就随便说几句。

一个朋友开了个小公司,用DELPHI写了些软件卖,结果今天收到BORLAND的律师信。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买一套正版软件呗。

这种事情N年前就开始了,只不过以前只找大公司,现在连小公司也不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查到个人头上。还好我现在都只用免费的TurboExplorer,虽然砍掉很多功能,但基本功能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据我所知,这个行动源于微软挑头的一个叫做BSA(商业软件联盟)的组织,运作方式好像是统一搜集盗版信息,然后报各成员公司去给盗版用户发律师函,然后用户就乖乖去买正版——当然,不买也行,打官司就是了,不过这种用户终归还是少。

我记得Borland就是BSA的成员公司之一。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小工具]生辰八字计算程序

前几天突然想到要写一个生辰八字的计算程序,当然这个目的是纯属娱乐的。

生辰八字在算命学上称为四柱:年柱,月柱,日柱和时柱。每柱由一对干支组成,共八字,故名生辰八字。本质上就是以干支历法记录的一个人的出生时辰。(以下略去对以这种算命方法是伪科学的科学论证文字1587字)

在说干支历之前要特别提醒大家的一点是:中国的所谓农历并不是阴历,而是一种阴阳历。当我们说农历正月初一时,用的是阴历,以月亮的运行规律制定。当我们说到属相、干支、节气时,用的是阳历,以太阳的运行规律制定。所以说中国的农历本质上是一种相当复杂的历法。

幸好计算四柱只需要用到阳历部分,所以实现起来相对简单一些。

BTW:目前网上常见的一些万年历程序中,干支历的部分大多是错误的。

关于四柱的正确计算方法见《生辰八字计算》一文,本程序就是参考该文写成。

使用注意事项:

1、输入的日期至少要精确到小时,才能得到完整的四柱;

2、如果日期刚好是12节气(24节气中扣除12中气),则最好精确到分钟,否则可能得到错误的月柱。如果刚好碰到立春,则更要精确到分钟,否则不但月柱可能错,连年柱也可能错。

python源程序,基于GPL V2发布(下载:2kBytes,Revision:071018)。

编程时尚

一个朋友在写程序时,碰到一些选择方面的问题,不知道要用哪个方法来解决问题会比较好。我跟他说不要想那么多,随便选一个可行的方法做下去就是了,在实践之前分析几种解决方法的优劣很可能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实际的情况往往是你想到的问题没有发生,没想到的问题却发生了。

他说:总觉得如果不事先想透的话。写的代码感觉改来改去的怪怪的

我跟他说:

所以说需要Agile,需要TDD,而且那也不叫改来改去,那个叫做Refracting。

貌似偶现在程序写得少,谈起编程来却很“时尚”嘛。

令狐对此有一段评论:

那天在写Barcamp总结的时候,我就说过,为什么老外说的话别人就很容易理解,而我们就喜欢动不动就冒出专业的术语呢?
其实仔细想想,跟一个对专业一点都不了解的人说术语,会给他带来多少帮助?答案是一点都没有。因为你用他不懂的话向他解释他不懂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弄懂?
对话的目的是为了交流而不是炫耀,如果使用术语达不到交流的目的,那还不如不用。为什么现在有人说不用模式,不用框架,不用这个不用那个,因为在他们的团队里,大多数人不懂这些,跟他们说这些没用,那还不如不要用。

──好吧,我承认上面的这段话跟这个blog没有什么关系。

下面说点正题的。

但凡选择,肯定是有目的的。比如说为了效率,为了一些处理一些特殊情况,为了节省空间,为了让代码清晰可理解,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如果完全没有目的,那么当然,很显然不需要考虑,闭上眼睛随便抓一个拿来用即可。如果是有目的的,那么很简单,我们功利一点,做一个简单的运筹考虑:选这个方法,实现复杂,但是很通用,效率很高;选那个则简单明了,但效率低而且不够通用──那么,请思考一下,你的项目里,对“通用”有多少需求?对“效率”有多少需求?如果用一个适合于百万级数据处理的算法,解决一个在99%情况下都不会超过1000个数据的应用,显然是太浪费了。──永远选择你目前可以接受的最简单的方法,是不会错的。将来怎么办?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考虑啦。但是,如果将来发生了情况B,你可不能只考虑解决情况B,而是要将目前的情况A和情况B进行综合考虑,寻找一个适合于他们的“通用”解法,用这个解法,可以解决类似的情况C、情况D……,这样你才不会变得太被动(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情况A的时候,你面对的只有情况A,而发生情况B的时候,事情已经变化了,它既然会变化到B,为什么不会变化到CDEFG,所以就必须为可能发生的变化做准备了)。这个其实就是传说中的敏捷开发方法。

──相信我,上面这段话的术语已经够少了。

资产不变的幻觉

gigix在《虚拟货币经济体的技术问题和非技术问题》指出我在《虚拟货币经济体》中说到“用户购买Q币后,用户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隐含着一个前提:

那就是用户能够把Q币——不论直接还是间接地——兑换成人民币。

的确是这样。


以我说Q币的本质是一种借贷。这个差别就如同:花50块做了一个马杀鸡,这时钱和服务作了一个交换,是一次不可逆的服务消费活动;而50块买一张马杀鸡的
消费券,则只是一次资产结构的调整,50块现金变成了同样价值50块的服务债券,卖家欠你一次价值50块的按摩服务,即使你不能把这个消费券退给卖家,也
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无损失地把这个债权转给别的消费者。这就是我所说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

但是gigix因此认定我的这个“贷款论”:

实际上暗含着一个非常英明的措施:保证Q币一定能以某种官方的或者民间的汇率兑换成人民币,而这就意味着虚拟货币与真实货币锚定。而且即便如此,从腾讯的角度来说,资金的增量同时也就意味着应付账款的增量,整个经济体中的“钱”还是不会因为这一兑换而增加。

这一点我不同意。


不认为这笔资金增量应该算作应付账款。据我所知,腾迅并没有义务不设限地原价回收Q币,它发行Q币只是相当于一种预售行为,本质上这是一种相当于债券的债
务凭证,偿债物为等价值的未来的虚拟物品或相关增值服务。所以这笔资金的增量应该算在预收帐款的会计科目上。但不管是应付还是预收,本质上都是属于短期负
债,也就是说发生了借贷的行为。虽然借贷不会导致货币量的实际增加,但从这个时间点上来看,整个经济体的流动性增加了(未来的钱被调了一部分到现在)。

另外事实上,如果不存在自由交易的Q币一级市场的话,那么Q币与人民币的汇率将由二级市场决定,并且不设限地浮动,这种关系我不认为可以看作是锚定。


且我也不认为腾迅一定就因为发行Q币而成为一个金融机构——毕竟公司发行债券也是允许的。所以也不存在保证金率的问题。但gigix所说的非技术层面问题
依然存在:如果Q币是一种债务凭证的话,而且这种凭证是以电子形式记录在腾迅那里,谁来监管腾迅保护用户的这部分资产安全?

但是在前面马杀
鸡的例子中,我强调了一个“理论上”,因为在实际中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如果同样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与在一级市场上一样的话,为什么不直接从一级
市场中购入呢?这样至少可以避免碰到假货的风险。所以这种风险将在二级市场上以价格体现出来:当你要把一张马杀鸡消费券转让给别的消费者时,必然要损失一
部分价值,这是对购买者承担风险的补偿。比如50块钱的券就只能卖45块甚至40块。

除了风险损失以外,还有一种损失就是机会成本。比如这笔钱原来可以存在银行里吃利息的,买券以后这个利息收入就没有了,因为消费券虽然是债券,但都是无息的。


此说来,我之前所说的“资产不变”其实是一种幻觉——虽然它没有完全消费掉,但确实是有损失的。而Q币的潜在损失就更多了,比如腾迅可以通过对虚拟物品和
服务进行涨价或变相涨价来使Q币发生隐性贬值——虽然Q币对人民币的汇率不变,但是虚拟市场的物价上涨了。这一点也是我不同意Q币是与人民币锚定的理由之
一。因为Q币不能进入人民币消费市场,所以虚拟市场的通胀并不会传到人民币市场中。另外虚拟市场是控制在腾迅手里的,如果说Q币是与人民币锚定的话,岂不
是说腾迅可以间接控制人民币的购买力,它还没这么强吧。

顺便再说支付宝。

支付宝就是个钱庄,而且还是地上的。它与Q币还是有
本质的不同。第一,支付宝中流通的是数字化的实际的货币,即人民币;第二,支付宝不是债务人,因为买家付钱到支付宝后,这笔钱仍然是属于买家的,并不属于
支付宝,支付宝也不需要以自己未来的商品和服务来偿还,买家可以随时提取。在买家确认收货前,在交易中承担债务的是卖家,他负有将商品或服务提供给买家的
义务。支付宝在其中只是起到资金周转的中介作用,并不拥有资金的所有权,它的收益只是在于这个周转过程中发生的资金时间价值。

只要支付宝不拿用户的钱去作一些有风险的投资,比如放贷之类,它就不存在存款保证金的问题——因为全部资金都是保证金。

所以支付宝更容易取得政府的认可,而Q币面临的问题要多得多。

[一周八卦]2007-10-21

2007-10-19

2007-10-16

2007-10-15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金钱游戏

似乎自从《货币战争》出版以来,对它的争议就一直没有停过,最近甚至有升级的趋势。从开始的抄袭说和阴谋论,最近还出现一些言论对此书的支持者进行人身攻击。这就很没有意思了,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论据就人身攻击,那是在十多年前的互联网原始时代就为人们所唾弃的拙劣手法。

其实《货币战争》中的观点并不复杂,可以举一个很简单的模拟案例:

假设有一个完全封闭的经济体,其中有1吨黄金(假设黄金是唯一的等价值实物,具体的扩展后面再说),这个经济体以黄金每克100元的定价发行流通货币1亿元。


这种情况下,我们再作一个假设,把这个经济体中的一个人单独分离出来。假如这个人通过信用贷款取得100万元,这时经济体中就出现了100万元的货币增
量,但这时不会有什么反应,因为大家都知道并不是实际的货币出现增加。然后那个人用这些钱在市场上购入了10公斤的黄金。在这一步操作以后,这个经济体中
就会少掉10公斤的流通黄金,而且贷款的那100万元货币实际地进入经济体流通。当人们不能确定那10公斤黄金是否还会回来时,黄金的价格就不可避免将出
现上涨(因为货币增加黄金减少)。比如说保持1亿零100万元兑全部990公斤黄金,则金价将上升到:102元/克

这时那个人把黄金抛出,将得到:102万元,偿还贷款后还能获利2万元。在这个过程结束后,经济体中的流通货币和黄金储量都恢复原样,但是这个人就凭空赚到了2万元。只要贷款利息支出低于这个交易收益,这个过程就是有利可图的。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上面例子中的黄金换成一切可以想到的一般等价值实物,如白银、其它有色金属、钢铁、石油、煤炭、粮食……它还可以扩展到非实物上,比如说对于货币、债券(特别是国债)、股票……也可以玩这种游戏,这就是所谓的金融衍生品。

而且这种事情也并非完全出自我的想像,而是7X24地发生在世界各地,当然实际的交易过程要复杂得多,需要借助多种金融工具来规避和/或转嫁风险。

比如金融业中的一种叫做“套利”的交易就类似于此,抓住
场中的短暂波动机会,利用大额的资金去快速买进卖出获利。金融上对套利交易是持赞扬态度的,因为它可以“轧平市场的波动”。而要玩这种游戏的前提就是要能
够调动大笔的资金——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超过世界上相当部分小国家GDP的程度——真正是富可敌国。所以能玩这种游戏的人或机构不会很多。另外,能调动
这么资金的人,想要制造出这种微小的波动应该也不会太困难吧。


有风险与收益的问题。也许会有人认为,他们的收益来自于他们所承担的风险。但事实上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正是他们转嫁风险的手段,实际上在承担风险的反而是
在他们那个圈子之外的大众。比如最近的次贷危机就是这样,像索罗斯那种大规模的对冲基金去冲击东南亚小国的经济,其实际风险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小。所谓对冲
表面上是让两种不同的风险相互抵消,但实际上还是转嫁出去了——所有金融教科书都只教育你如何规避风险,却没有告诉你是什么人在最后承担这些被规避掉的风
险。

其实只要想一想就明白——金融交易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他们的收益来自何方?不外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别人的亏损,另一个就是对未来收益的透支。

因此我认为,《货币战争》的关键作用不在于Rothchild家族,也不在于The Money Master,更不在于金本位,而在于其中揭露了金融资本家们玩的这类金钱游戏。在这些游戏中,一小部分人有计划地洗劫了另外一大部分人。

巴尔扎克说:巴黎是个战场。你想要不被人骗,就要骗人,你想要不被人杀,就要杀人

所以,你想不在这样的金融战争中被洗劫,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洗劫者的行列,一起去透支未来。

这才是此书的重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