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07-09-30

2007-9-28

2007-9-27

2007-9-24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关于阴谋论的阴谋

(07-09-18)

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是我最近在看的书——不过还没看完,但也剩不多了。

在整个看书的过程中,我不断地把自己的一些读书感想发到饭否上。其中最主要的部分是拿此书与《伟大的博弈》相比较。

总的来说《货币战争》要比《伟大的博弈》差上好几条马路那么远。戈登作为职业经济史作家,无论是学术功力还是文字水平都比宋鸿兵要高出一大截。虽然从学术的角度上说,两本书都不严谨,只能算是通俗读物。但《伟大的博弈》中的故事讲得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很有可读性。而相比之下《货币战争》就差多了,不论是章节的组织,还是情节的连贯性,都比较差,而且文字表达也一般般。

但即便如此,《货币战争》还是值得一看的。

《伟大的博弈》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金融资本家唱的一曲赞歌,歌颂这些人在300年的金融大战中总结出了一整套支持现代金融业运转的完善规则,为当今的经济高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是《货币战争》因为它提出一个与《伟大的博弈》完全相反的阴谋论观点——历史上的金融危机及战争等种种事件其实都是在金融资本家的策划之下进行的。

两本书对照着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可以看到不同的人是如何对同样的事情进行完全相反的解读。

我说过这两本书都不严谨,但是相比之下《货币战争》的问题更多。从豆瓣上Lior Chen – Jew揭露出《货币战争》一书是译自一部业余纪录片《The Money Master》来看,《货币战争》的学术水准之差也就可以理解了。书中对于很多的事件介绍都是在一些事实的基础上加上一点人物传奇内容,然后直接跳到所谓的结论,非常的不靠谱。

比如书中对金本位大唱赞歌,当时看到就让我觉得作者的金融学术水平有问题。以我有限的经济金融常识都知道,金本位货币的确是比信用货币要安全,但是它限制了经济的发展速度不能超过黄金的开采速度。所以在现代经济社会中,只有通过信货扩张才能满足经济高速发展的需要,只是会随之带来通货膨胀这一新的问题。刚才在豆瓣上也看到有人提出类似的怀疑(有好几个,就不一一链接了),看来这个破绽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也就难怪这本书在这个时间在中国出版,这件事情本身就充满了一某种阴谋论的味道(见豆瓣评论)。所以我不禁要问,这是不是一个关于阴谋论的阴谋?

当然,也不能说这本书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即使现在Rothchild家族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但至少他们的确曾经风光过。比如现在最具贵族气息的Lafite葡萄酒就还是掌握在Rothchild家族手里的,可见他们家族的贵族程度。

对我来说,这本书最大的意义还是在于它提供了一个看问题的全新角度。这给了我两个月前的想法更多的启发。

即使世界金融不是掌握在个别金融资本家族手中,但显然也是垄断在一个由少数金融巨头组成的联盟手中。这只要简单地调查一下那些发生过金融危机的国家中,有多少核心资产是为这些国际金融巨头所控制就知道了。十年前的事情并不算很久远,应该是可以查到的吧。

除此之外,我还稍微研究了一下其中关于战争的一说法。我相信战争机器背后的驱动力与金融巨头脱不开关系。

(略去部分不河蟹内容,请穿墙访问完整版

其实所谓的纸币,实际上就是一种以政府信用为抵押的债券。

关于租房还是购房的纠错

(07-09-18)

某人算了一笔帐认为:《在上海租房绝对比买房合算》,思路大致上不错,不过有一个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他的计算基础是:假设房价十年不变。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另外在计算上也有一些问题,我不妨重算一下,就当是复习财务管理学的课程好了。

购房方案

贷款7成期限20年计算,房总价为:1,215,000,商业货款利率(按原文所说的8月22日的旧利率为7.56%计算)打85折为:6.426%。

原文的计算方法是这样的——首付为:1,215,000*0.3=364,500,月还款额为:PMT(6.426%/12,20*12,-1215000*0.7)=6304.1。

租房方案

也按原文的条件:房租每月4000,租十年后购房。

他的计算方法我不再转贴,原因见后文。这里主要指出他的一个计算错误:本金的十年本利和计算公式不对,另外利息也不对。正确的5年期定期利率是
5.49%,现行利息税为5%,故净利率为5.2155%。正确的十年本利和公式应该是这样:364,500*(1+5.2155%*5)^2=
579,392.29。

再顺便补充完整一下还款与租金的差额2304.1收益:

因为没有一个月的定期存款类型,用活期存款利率又太低了,所以我这里以三个月定期存款的利率(也是8月22日的)2.61%来计算(貌似高了一些,但考虑到实际可以采用的如货币基金或零存整取等方案都可以有更高的收益,所以这也就不算高了)。

按年金终值算法:FV(2.61%/12,10*12,-2304.1)=315,539.63

十年后的现金总额为:579,392.29+315,539.63=894931.92

此时购房需要贷款:1,215,000-894,931.92=320,068.08

贷款十年月还款:PMT(6.426%/12,20*12,-1215000*0.7)=3622.27

两个方案的比较

原作者的比较方法从财务角度上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在两个方案中计算的总值就不对,对资金的时间价值没有考虑完全,简单累加结果没有可比性。

当然在这个例子中,结论并不会差很多。

因为两个方案的支出是一样的(在同样的时间点支出同样多的钱,开始拿出364500,之后每月拿出6304.1,共支出20年),但是购房方案在20年后全部的支出等于一套房子,而租房的方案会有盈余。

因为在第十年购房后,二者之前的支出是完全一样的(租房其间盈余的钱及其收益已经全部投入首付中了),但是这之后,租房的方案每个月会有盈余:6304.1-3622.27=2681.83

把这些钱折算到第十年购房之时,这笔差额相当于年金现值:PV(2.61%/12,10*12,-2681.83)=282,980.21

也就是说,那个房子如果十年升值不超过这个价钱,租房方案会更好,但是如果涨幅超过,则是购房方案更好。

这个判断指标可以更具体地计算为:

sqrt(282980.21/1215000+1, 10)-1=2.116%

也就是说,只要房价年平均涨幅超过2.116%,租房方案的那点收益就全赔进去了。要买房还是要租房,就看你觉得这十年房价的涨幅会有多大了。

BarCamp记录之四:Zola的个人新闻台

Zola的个人新闻台这档讨论是一定要参加的。

在presentation阶段,ZOLA主要是介绍了他最近一段时间来参与过的事件,演示了相关的图片和视频等。

之后的Q&A就好玩了。

一位同学指出ZOLA自我标榜为“新闻台”是不合适的,因为他的报道全都是单方面的,只有被拆迁户的一面之词,没有听到政府或开发商方面的声音,也没有对当地房价等背景信息的客观调查,明显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色彩,有违新闻报道的客观原则。

不可否认这位同学的意见是很有道理的,于是有一些同学提议ZOLA改一个名称。

但是ZOLA不这么干,他说他就是要叫新闻台,目的就是要反“新闻”,如果大家有意见,可以回去在BLOG上骂他。他后来甚至号召大家都去骂他的新闻台,反宣传也是一种宣传手段嘛。^O^

当然也有人对他这么做的后果表示担心。这一点ZOLA看来也是有考虑的,所以他只报道外的拆迁事件,并且始终注意不去得罪具体的个人。这的确比较重要。同时这也决定了他的报道不可能是客观全面的,否则不涉及利益相关人员是不可能的。

最后听的presentation是RecityGeni这两个网站的介绍。感觉想法不错,但都不是我感兴趣的方面。

晚上在酒吧还是吃土豆(土豆真是太有才了)——菜单是英文的,我就觉得那个叫French fries的东东很面熟,上来才想起来是薯条。8过那个酒吧里的那个RumCoke里的Coke加得有点多。

在酒吧其间还听了“好看簿”的想法——刚好我在Barcamp之前不久听说过这个网站,并且还向令狐推荐过。不过我跟那位创始人没有怎么聊,详请还是请令狐来谈吧,他们聊了很多。

(barcamp系列记录完)

BarCamp记录之三:摄影与LOMO

吃完了土豆的土豆午饭——就是这个:

在土豆吃的土豆

(如显示“该照片被限制使用”请点击链接过去刷新即可,以后不再使用巴巴变了)

下午参加了一个关于“关系”的讨论,不过跑题了就不说了。

之后是关于摄影和LOMO的Presentation。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叫KK的老外所说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摄影的常识,比如光圈、快门速度、景深、焦距……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下面开小会。

当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学英语了,难得能有这么一场听得比较懂的——两位翻译MM碰到专业术语基本上就没辙了,哈哈,这种时候反而是偶们几个听得比较明白。比如说起负片、反转片、反转负冲什么的。

比较有印象的内容还是有一点,比如他谈到了曝光的问题——虽然举的是最简单的逆光的情况,但还是提醒了我,的确应该多用曝光锁定功能。后来与大师同行时,大师也提到这一点——没有测光表的情况下,通过选择测光点以后用曝光锁定功能来控制曝光。

还有一些收获就是那个KK演示了一下Adobe Lightroom的使用,这个软件在无忌上相当受推崇,但我没有试过。看上去功能很强大,不过估计也是重量级的软件,暂时还是不考虑了。

LOMO的部分是由wealink的小没来说的。核心内容就是LOMO的十大原则之第十大原则。嘿嘿,我的mju-II现在很多时候就是当LOMO机用。

我注册Wealink有一段时间了,但很少在那里混,不过小没的大名还是知道的,这次见到真人纯属意料之外。

这次来参加Barcamp的SNS还有Linkist的人,不过Linkist我去得更少,那个……

这边一结束,我们就赶紧去ZOLA那边,占了个靠前的好位置,哈哈。

[一周八卦]2007-09-23

2007-9-21

  • “无车日”“作秀日”还是“无耻日”? – 自由 高尚 幸福 健康 – 来自天边 – 和讯博客 #

    不幸的是,我们被他言中了。当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价值目标,个人失去了人生目标;当发展就是硬道理成为有钱就是硬道理的时候,这种自私的追求物质主
    义的可怕人格,真是中国人巨大的灾难。因为他们比皇权时期的官僚更自私,而且还理直气壮、振振有辞。3000亿公务车背后的腐败,腐败背后几亿人的贫困。
    把“无车日”称为“作秀日”,实在是十分温和的批评而不是抨击。

2007-9-20

2007-9-19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生存与秩序

木木说

在我看来,整治“群租”的性质和出发点,应该是和整治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环境污染”一样。我们不能因为贫穷,为了谋生和发展,而不顾一切,最后连生存的环境都不在乎了,乃至把秩序也给忘记了。

这个先不谈,先大致说一下彭案。

彭案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官的一纸判决实在荒谬。单就这一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这样的判决书让人如何信任法庭的公正性。

至于证据的问题,木木认为那份“笔录”就是证据,并且得到了法庭的采信就够了。那我就无语了,所谓笔录不过是对当事双方的陈述所作的记录,这样的“证据”跟没有证据双方直接在法庭上陈述有什么不同呢?难道在交警那边陈述就比在法庭上陈述更有法律效力?那还要法庭干什么?

对于中国现在这种基本不受监管的司法制度来说,有限的舆论监督已经很难得了。

再来说群租。

木木问的那几个问题与“何不食肉糜”无异,不值一提。如果一定要提的话,我也只能再说一遍——中国在宣传方面歌功颂德的事情做得太多,以致于让木木有此类疑问。

就拿木木所说的“(政府)在几年前就已经解决了
来说,我多年前来上海的时候,靠近市中心的古城公园对面就是一个本地住房困难户集中的地块,直到上周我再次去那附近时才看到那里刚刚拆成一片瓦砾,谈何
“几年前就已经解决”?稍远离市中心的类似地方,未解决的还有很多。这还只是在全国经济最发达上海,木木把这种情况推广到更加贫困的外地显然一种自以为
是。

木木在我的《就群租问题与木木商榷》中就我所引用的连岳的话回复说:

这句话,貌似逻辑,实则不逻辑。
1.租赁的房屋和普通居民住宅性质不一样,前者是带有经营性质的一个场所。上海整治群租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租房成为变相的旅馆。
2.
说这句话的人,连岳,对吧?他的评论是在一个错误的判断和对具体情况不了解的情况下作出的,而且,概念混乱,什么叫“如果我买了一套小房子,住一家十来口
人”。什么叫“住”?上海市政府很多年前就开始解决住房特困户了,如果一个人家人均居住面积少于政府的规定,就可以向政府申请。
3.拿现在与过去相比,本身也不科学。

虽然连岳拿自住与租住相比,使这个例子有一点瑕疵,但基本逻辑是没有大问题的。不论是自住还是租住,现在整治的理由不就是因为秩序吗?如果自住也有秩序问题呢?还能这样整治吗?

其中第2,3点我上面已经说过了,第1点就是我在前文中所要说的——会出现这种经营性质的东西,说明市场有这种需要,取缔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政府应该承担起应尽的监管责任,把这种经营行为合法化。

中国的问题的确很复杂,但显然不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的可以解决的,“需要借助更多的智慧和力量”(IBM广告语)才行。

我还是那个观点,有问题的确需要整治,但是现在这种整治方法我非常反对。秩序固然需要,但没有理由高于他人的生存。

饭碗之争

这两天南桥就疯狂英语的问题批评了李阳的教育方法存在的问题。(详见黑三角

结果一帮跟李阳教主混的人们就一路追杀过来了。我原先是提议南桥还是歇歇,因为双方背后的推动力是不同的——南桥是出于正义感,觉得有责任揭批这种相当骗钱的行为,但那些人的动力则是维护自己的饭碗。

类似的事情前两年在软件业也曾经发生过。

知名的软件工程顾问张恂
曾经与熊节(gigix)有过一次性质类似的争论。当时的争论焦点在于,张恂是传统重方法软件工程的捍卫者,而gigix则是极力鼓吹轻量级的敏捷方法
——所以他自己现在也就跑到ThoughtWorks去了。在这次争论中,张恂就是饭碗保卫者的一方,因为他就是靠提供软件工程咨询谋生的,当然不能容忍
别的方法来挑战他所赖以谋生的重方法论。

当然后来gigix意识到这一点,也就不再与他争论下去了,毕竟砸人家的饭碗有失厚道。所以我之前想提议南桥也厚道一下的。

但后来一想,两种情况是不一样的。

张恂推销的重方法论固然有缺陷,但在某些情况下,还是有用的,并不能算到骗钱的行列中。而疯狂英语的问题就是误人子弟了,不可不争。所以现在我要支持南桥继续争下去——只要他有空闲并且愿意争的话。这可是造福人民的大好事啊。

其实只要稍微有一点自己的头脑就应该能看出来。如果争论双方中有一方与所争论的问题有着利益上的关联,那么这方的观点肯定要偏离正解得多一些,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也。

如果李阳的学生们看不出这一点,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总有那么一些人是so gull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