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次体位PK苏州政府

(07-08-30)

去年苏州政府的美工把葵实野里的玉照挂在街头,让苏州政府出了一次糗。前不久他们再次犯错,把罂粟给挂了出来

结果今天看到著名的“次次体位”(CCTV)不甘示弱,让著名的145“死”了一回

从次数上看,苏州政府2:1胜次次体位。

但是从技术上说,苏州政府两次都是无码上阵,被人认出还是比较正常的,技术含量不高;而次次体位这次是有码出击,还是被人认出,那技术含量还真是高。次次体位在技术上胜出。

TR对本文也有贡献——贡献了“次次体位”这个RP名称。

======和谐通知的分割线=======

上头的龟腚全文(需要穿墙,穿墙术请私下交流)。

另附图:

故通知一下:

本站的Feedburner代烧目前已经在中国大陆不可用,请改用Feedsky的代烧或使用国外的在线RSS阅读工具(GReader或Bloglines)。

也捅马蜂窝

(07-08-27,貌似他们已经吵完,我就来马后炮一把)

平客前几天在BLOG上谈了同性恋的话题结果捅了马蜂窝于是索性继续捅

这种话题貌似蛮和谐的,偶也来捅捅。

其实平客在第一篇文章里就有N多错误和漏洞,只不过因为被同性恋这个热门话题的光芒给掩盖了。

比如说孙海英的“同性恋是犯罪”的言论只是一种观点的观点本身就是不对的,是不是犯罪有相关的法律条文说明,至少据我所知,目前中国还没有将同性恋定为犯罪的法律,所以孙海英这话就是不对的,这与言论自由无关。

再比如说乱伦是不是犯罪同样也不是由道德和科学来判定,而同样是由法律来判定。

但是这个马蜂窝却是应该捅的。


于人参公鸡之类的低级争论我是不感兴趣的,关键在于——给予同性恋者平等的对待是应该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变成了一种带有强迫性质的舆论氛围(平客所说
的“高调”)——如果你不支持同性恋结婚,那你就是有问题的,需要被攻击的。或者说得轻点就是:支持同性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要是敢有不同意见,那你就是
落伍的火星人,就OUT了。

平客怎么就不能不支持同性恋了?

不论支持同性恋有多么正确,别人也仍然有不支持的权力
——就算是现在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不信科学信神明的人同样大有人在。正如李银河对非主流性行为的推荐标准是“双方自愿、不伤及他人”,对于他人的不同观
点,同样可以套用这个标准——平客发表他的看法,读者去看他的文字,本身是一个双方自愿的行为,你有你的观点,他有他的观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强迫别人必须
赞同自己的观点。如平客在文中所说的“同性恋极端主义者”——我相信这种人是大量存在的,中国人一向爱走极端。一如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极端民主主义者、
极端自由主义者、极端共产主义者、极端人道主义者……(以上纯属有意含沙射影,欢迎自觉对号入座)

当然,一但陷入争论就容易逻辑混乱。比如中医之争,还有摄影论坛上多年来经久不衰的CN大战(别家也有,但终归人气差些)——说到这,前几天我还差点在无忌上陷了一把,还好我很快就发现问题,赶紧退出。就像王老板平时文章逻辑很清楚的,一着急就成这样了《憋不住说几句》,还好很快就调整过来了,看不出来他居然还是专业人士

不过如前面所说,平客从一开始就有点混乱,而后来两篇的混乱就更多了。

比如平客说:“它(同性恋)有悖人类的本性”。但是根据罗宾·贝克在《精子战争》中的研究,人类中存在一定比例的天生同性恋——也就是说,同性恋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当然是极小部分,并且同性恋在传宗接代的事情上同样具有一定的科学作用。

好吧,那还要不要谈一下乱伦呢?

其实这跟同性恋、换妻、SM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如果你真有这种爱好——并且是发自内心的那种,不是因为这些东东很所谓的IN而去追求——那也并无不可,只要“双方自愿、不伤及他人”即可。

但是拜托你们搞搞清楚,这些都是“小众”的爱好,你们自己低调玩就好了,别整天拿出来在大众面前炫耀。小众毕竟是小众,要允许别人有不接受的权利。

不可否认,平客是越来越干不过王老板了(参见《马蜂窝外致王老板》和《脑残者说》),而王老板的说法显然是更加专业和正确(也许)。但是王老板文中有一句话我不同意:

支持平客反对的自由,但是公开反对就需把理由说清楚,而不能颠三倒四,一会一个理由。

为什么一定要有理由?人家就是反对不行吗?你再专业再正确,也不能不允许别人不同意啊,要知道,这世界上活着的人里,只有金二一个人是永远正确的,全朝鲜人民都是必须同意这一点的。

总之,我不完全同意平客的观点,也不完全同意王老板的观点,当然完全不同意孙海英的观点。

不是他人瓦上霜

(07-08-24)

又看到一篇评论Darfur问题的文章《他人瓦上霜》。

如果这真是“他人”瓦上霜,问题就简单了。

但遗憾的是:世界是平的。

当然,仅仅用“心地善良”来解释这些去扫他人“瓦上霜”的
“非理性”行为是不够的。这种风起云涌的人道主义关怀,很大程度是活跃的公民团体动员能力的表现,而不仅仅是民间自发的热情。就算民间能够自发地迸发高度
热情,这种热情的“可持续发展”,往往要依靠民间团体的机构力量。10万
人为了“远处的痛苦”而聚集到白宫面前,绝不可能是谁一挥胳膊就能实现的,只有公民社会发达的组织资源才能让一盘散沙的社会在必要时迅速“凝结”起来,并
且通过源源不断的“创意”给人们冷却下去的激情加温。当然,发达的公民团体也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是政治自由、政策导向、一定的经济水平、长期的公民意
识教育的结果。

是的,这些“人道主义”运动的背后的确是有强大的推动力,但是被这种推动力所推动的人们其实与国内的反日愤青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夜壶。——虽然这么说很刻薄,但偶觉得这是实话。

至于说:

美国社会始终对其当初的沉默所带来的恶果不能释怀,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这次面对达富尔危机的激烈反应,可以说是美国社会“赎罪”的一种努力。


实在是哭笑不得。类似的事情在非洲每天都在发生,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美国之所以对卢旺达不感兴趣,而对Darfur感兴趣,不过是因为苏丹政府的背后是中
国——中国动了美国在非洲的奶酪。我的理由很简单:印尼排华的人道主义灾难发生在卢旺达之后,美国人民有现在这样的表示吗?他们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赎罪”?怎么到现在突然又“不能释
怀”了?

好吧,我是个不讲“人道主义”的人,但是我想请问一下所有对Darfur表达“人道主义”的中国人,你们将如何向Darfur的受
害者表达你们的“人道主义”?知不知道你们驾驶或乘坐的汽车里烧的汽油有多少来自Darfur?知不知道这些汽油的钱被换成了多少武器运到了
Darfur?知不知道这些武器在Darfur杀了多少人?

所以这根本不是“他人”瓦上霜,对于中国和美国来说,Darfur问题同时是两国的瓦上霜——只因为石油和军火。

对于这些连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关怀的所谓“人道主义者”的虚伪嘴脸,我真是相当的腻烦了。

是不是垄断

(07-08-24)

昨天看《第一财经》的《经济观察》,采访了天盛传媒的宋政。虽然我不看英超,但是我却不能不B4这个天盛,所以在饭否上说了几句。

色色今天看到后,跟我讨论了一下,他作为一名铁杆球迷,看问题的角度自然是与我不同的。

色色认为天盛这不算垄断,只是一种经营模式。

但是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是,中国的用户除了天盛,没有别的选择,也就是说,在中国市场上,天盛没有竞争者,当然算垄断。

色色指出,这种垄断的根本不在于天盛,而是中国的广电体制——本身中国的广电体制是垄断的,我们不能自由接收国外的电视信号。

当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天盛本身也是有广电背景的。

色色说的没错:天盛和ESPN一样是商业公司,只不过运作方式不同罢了。ESPN是通过与地方电视台合作的模式,通过分享广告收入获利。而天盛是直接卖节目,没有广告,而且可以点播,每周十场比赛看哪场由自己决定。

我不否认天盛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但是对于用户来说,需求是不同的。就像钱多的人可以买大奔,钱少的人可以买QQ。但是天盛一搞,就只此一家,钱少的就靠边。

色色认为:但是这个足球比赛本身的商品性质不同,没有高中档之分。若硬要分开的话那只能就是时效性,现在地方台也有一些买了天盛的录播权的。

但我认为区别还是很多的,除了时效性以外,还有画质、解说、广告、增值服务等。

色色还指出天盛现在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地方电视部门不配合,不让他的信号落地。

我想这就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了。

猎手生日快乐

他不是一个人……我们有五个人——当然还是少了,因为猎手是在周五晚上这个人最少的时候宣布提前过生日,并且加上有人提前或临时放鸽子,最后实到五人。

虽然少了TR和女王,但是有MIKE在,BT还是不可避免。

其间BHBT话题无数,暂时只记得:

次BT话题:

猎手问:“女王”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答:女王一到本群,GM就成了姑妈。实在是BH到让人有拜倒她石榴裙下滴冲动,除了“女王”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可称呼滴鸟。

最BT话题:


手提到他的表妹问题。MIKE说起在他读大学的纯真年代,一个同学经常今天说有个表妹要来,明天又有另一个表妹要来,让MIKE奇怪于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表
妹。直到他堕落成为BT的猥琐男以后才终于明白,那些所谓的“表妹”别有含义。然后猎手就说他只有三个表妹,没有很多。MIKE赶紧让他打住,先回答一个
问题——你这些表妹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性的?

本次聚会的最大成果就是——

先天性表妹……orz

附MIKE友情提供蛋糕一枚(图中的爪子亦由MIKE提供)

[一周八卦]2007-08-26

2007-8-25

2007-8-24

2007-8-23

2007-8-22

  • 中国为什么没有美丽孕妇? #

    北大生育健康研究所通过10年的追踪调查显示,电脑的电磁辐射量对人体包括孕妇在内都是安全的,对精子、卵子、受精卵、胚胎、胎儿也是安全的。现实生活中,个别电脑操作人员发生流产或生出畸形胎儿是偶然现象,不能因此给电脑“定罪”。
  • 为了10%的坏员工 #

    再看看许许多多正在为10%的坏员工买单的好员工吧。当每个人都顶着10%的嫌疑被降级对待后,当另外的90%的优良行为得不到相应的回馈后,还会有人努力保持额外的优良品质吗?这好像是件太难的事。
  • 两封信 at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

    嘿嘿,继续关注

2007-8-21

  • 向左走,向右走 #

    当时做完题目时的确想过要评论一下几个题目的,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 剥夺艺术家的生存权 | 奇迹笔记 #

    真的艺术家是不会因为缺少金钱而不去创作,创作对他们来说是非如此不可的负担,是非如此不可的享受,而不是需要计较是否能使自己和家人制富的工具。
  • 云风的 BLOG: 数学是一种思考方式 #

    编程也一样,不断的编写代码本身并不能直接提高编程能力。我们需要的是对问题的洞察力,构建系统的能力,理解机器运行时来龙去脉的能力,等等。而这些能力又是在不断编程实践中顿悟出来的。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TurboGears的Widget

本来说昨天要讨论技术问题,结果光顾着关注NIKON的新机发布,给忘记了。

发个旧技术文章《TurboGears的Widget》。

不过其中的内容可能有一些可以改进的,比如可以通过修改TG的JS库部分解决,不过我懒得那么做——因为要看懂它的代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都是自己用JSON加JS搞定,其实也很方便。

怀疑的原因

(07-08-19)

美国弗工大的枪击案发生后,一位教师的事迹得到了人们的传颂

上周,上海的媒体也报道了一位可敬的教师——上师大贺宝根教授,为了救学生而牺牲。但是东视新闻在报道这则新闻时,主持人还说到:网上有人对贺教授的事迹表示怀疑。

我对贺教授是一位好老师这一事实没有怀疑,但对那些怀疑的声音表示理解。

之所以人们会对这类事迹常常持怀疑态度,完全是托媒体的福——中国的媒体在把坏事说成好事方面,从来都是世界第一。

不信?LOOK>>>

体制怪兽

(2007-08-08)

上周日的《七分之一》报道了一个事件:

某人离职的时候,原公司在其个人档案中留下了一份恶意处分决定,导致其之后的求职总是失败。此
人是在与原公司因其它原因导致的法律纠纷中才知道这个情况。但是之后的事情却难以处理:法院判决原公司应该撤消那份材料,但是档案管理部门却要双方出具另
外的单独协商材料才能撤消,而原公司认为此人看了自己的个人档案违反了国家关于个人档案的管理规定(这个史上最BT的规定之一就是:个人及其关系人不能此
人自己的档案。BT程度如同第二十二条军规)。

所谓的个人档案管理制度已经祸害了中国人至少半个世纪,曾经的出身问题、成份问题等。是所谓的“组织”对“个人”进行迫害的工具。而现在看来,它还将继续祸害下去。

这样的事情常常让我想起卡夫卡的《审判》。

如果说现在与过去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在迫害者的队伍中增加一个“公司”——也就是所谓的资本家。

从某种角度上说,个人档案制度的新状况从一个侧面表现出当今中国的一个现实:

民众渡让给政府的权力正在为资本所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