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争取权益扯起

重庆维权户的事件明白地告诉我们这一点。当然这要做起来,在中国还是不太容易的。

狐狸发在《自说自话的小圈子》中评论说:


觉得其实很多时候问题处在用户本身,对商家"纵容"(也可能是无可奈何,但是至少现在连挣扎都很少了)的态度导致了目前的局面,商家没有监督者,民众自身
又不去争取机会(意识上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只要能享受免费服务差点也可以接受,很多枪手也以这个观点做文章,而且真的要争取机会好像又没有什么方便的途
径)那么在这个环境中,最适应的产物自然就是那些忽视民众的提议的(因为压力最小).
另一个问题就是缺乏有利而有力的竞争环境,现在网站大多是垄断机构控制的,小网站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blog的出现更是加速了这个过程,所以有力的竞争
者很少,而大网站之间的竞争往往又是恶性的,恶性竞争往往会出现畸形结果,比如这个恶意软件我觉得就是恶意竞争的恶果,而商家竟然要大力扶持,恶意软件的
收益是很可观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正常经营的收入很难提起商家的兴趣,就说明了我们的市场的恶劣程度(算是我管中窥豹吧),
同理的垃圾短信,垃圾邮件的盛行也在反映当前的现状.

南桥在《此时无声待何时?》也谈到华人在面对种族歧视问题时不正确的忍让态度。

我以为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就是这样,强权主导一切,民众只有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来一次大爆发,缺乏一种长治久安的机制来在平时保护民众的平等权益。所以代代传承的观念就是一个字:忍。

所以我有时不得认为,普通法系的案例法方式还是有其优越性的。一种不被大众认可的做法,一旦有一次被法院判为违法,以后所有这样的做法都是违法。


如流氓软件这样的东东,只要有一个用户起诉并胜诉,之后所有的用户都可以以同样的理由起诉流氓软件制造者,而且对于后来的案子来说,法院也不必再重走第一
例那样的复杂法律程序,直接按例判处即可。对于用户来说可以少很多诉讼成本,而对于流氓软件制造者来说,也可以达到最大的处罚力度。在这样环境下,谁敢以
身试法?

但是现在中国这种大陆法系的法典法方式,每一个用户即使以同一理由起诉,都需要重走一次全部的法律程序,直到这种做法被写入法典判
为违法——不知道还要过几百年,中国的法典才能详细到这种程度。个人认为,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因为如果法律细到那种程度,哪里还有给头头们提供
灵活性的空间呢?

在中国的环境下,几千年来都是如此,国家公器永远是以各种各样的名义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所以中国人都习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忍”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这样的传统即使到了外国也很难改变,因为中国文化的凝聚力太强了。

所以,虽然我们改革开放了,但是思想上还远未开放。

========放假的分割线============

本文纯属想到什么写什么,来不及细细考虑。

先放假再说,节后继续。

各位劳动节快乐!!!

[上周八卦]2007-04-29

2007-4-28

2007-4-27

2007-4-24

2007-4-23

  • 执着的人哪去了 #

    在好几份有关幸福的社会调查中,“自我实现”这一项都高过事业、爱情与家庭,成为现代中国人幸福感的最重要来源。然而有趣的是,一旦附加条件提出反对意见,实不实现自我立刻成了等而次之的事。
  • Once upon a time in Beijing: 软件的使用习惯微软说了算,互联网的使用习惯新浪说了算 #

    喜欢也罢讨厌也罢,作为中国互联网媒体的老大,新浪已经给这一亿多网民刻上了深深的烙印。即便新浪自己,如果想改变一下布局和风格,肯定也得三思而后行。大家做网站,尤其是内容型网站,还是应该在新浪划下的圈圈里做文章比较靠谱些。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自说自话的小圈子

孟岩对王开源事件的新评论中提到:

IT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自说自话的小圈子

我赞同这个观点。

不止是开源这件事,还有比如流氓软件,还有浏览器对标准的兼容性……这些都不应该只是IT圈里的事情。

比如流氓软件刚出现时,IT圈里的人都意识到了。但直到它成了一大祸害以后,民众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时那些流氓软件厂商早已经赚足了。

因为用户根本不知道浏览器兼容性有什么问题,只知道用非IE内核浏览器访问一些网站不行,就会拒绝使用这些软件。但是国外网站却几乎没有看到这种浏览器不兼容的情况。所以关注这类问题的基本上只有IT圈里的人。

但是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结果呢?

正如令狐所说:

其实普通公众只是使用者,他们有什么要求了?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我看到的东西是正常的。如果IT界的人遵循XHTML规范,让Firefox下的显示效果正常,公众什么都不会说。
倒是我们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国内的公司胆敢置客户需求于不顾,明知道有人投诉说Firefox下网站显示不正常而明确的置之不理。还有流氓软件的事也是类似的,就是一个公司,居然可以完全不顾自己的用户的感受,仅仅服务于自己的广告客户。

我想这里的关键问题在于利益驱动的同时,缺乏相应的强制约束。这些事情一再地表明:中国现在的情况是道德已经崩溃,法治还未施行。

世界是平的

Solidot消息称《中国将推出在线婚姻信息数据库》。

令狐评论说:这不是逼着人家未婚同居么……

我的观点是:这个系统全国联网还不够,要全球联网,不然可能导致洋二奶数量增加。(我的同事对此观点也有贡献)

因为~~World is flat~~

BTW:愿意去做二奶的人大概是不会在意人家是否已婚的吧。

再BTW:建议先从官员开始试点。

再再BTW:奥运火炬接力居然还经过我们那乡下地方,不容易啊。

还是没啥好说的

国内事故接二连三,可惜赵铁锤不是真的铁锤,不能把某些家伙一锤敲死,就像小马哥手里的铁锤。所以这样的新闻仍然每天都在发生。

国外事故却像一道光,照出了大国崛起的帝国主义嘴脸,莫非这是大国崛起的必由之路?也许吧。其实早在达尔富尔事件时期,我就已经有所耳闻。因为当时这个可是“正义的使者”们用来论证伊战的有力武器。

其实说来说去不过一个“利”字,比较谁更“正义”是一件无比纱布的事情。至于是否存在绝对的正义,这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达到的。就像几个月前我们对所谓“真相”的讨论。

这几天很忙。自己身边的事情无论如何要比远在天边的事情要更重要,所以扯淡只能是一种休闲活动。

至于吵架,那实在太无聊,所以我把那个吵架帖的回复功能关掉了,方同学如果要继续,请自己开一个BLOG,然后把链接留下。我的地盘我做主。

但愿不是杞人忧天

虽然股市在加息传闻、中信IPO、连续上涨过久等多种因素作用下,昨天出现大跳水。但是今天果然不出我所料地出现报复性反弹。看来五一前涨回到3600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意一下我们的周围,实体经济的状况并不像股指那样火爆,那么是什么在推动股指的大幅上涨呢?当然是因为钱太多。再刨根问底一下:那这么多钱是哪里来的?通
过贸易顺差流入的热钱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财富效应吸引来的居民储蓄。那它们是为什么而来?资本都是逐利的,当然是为了利润而来。那这个利润又是什么?
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无疑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特别是对热钱来说。

这种情况不能不能让人想到二十年前的日本。也是为了挽救美元贬值导致泡沫破灭,经济衰退了十几年,而美国就靠着这次吸足了日本的血以后重现风光。

十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同样始于汇率。获利的依然是美国。

这一次是不是轮到中国?与股市连续大涨相对应的,正是人民币汇率连续24次创出新高。

附专业人士的分析《中国的“美元”命运

=========070425补充的分割线=========

在连续两个交易日大涨,顺利突破3700之后,再次出现顶部信号。

不过这两天相关的风险警示也越来越多,比如今天这个左小蕾的警告

最近我住的小区里又开始有一些装修了,大概是有人卖房入市了吧。假设一套房子50万,按二手房可以得到30%的贷款比例,那就意味着可能为股市贡献了近35万的流动性。

大家都在赌博,博那最后一个傻瓜的出现。

这狗日的车展啊

人巨多。

进场秩序一片混乱,几乎引发骚乱,如果当时有人跌倒的话,估计就出人命了。进了场以后更惨,每辆好车旁边的人围的都是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拍不到完整的车,拿长焦拍车模就更惨了,无数的无敌挡镜男。

入场口的情况:

场内的情况:


《入场须知》的说法:

7. 专业日(4月22日-23日)不对儿童开放。公众日(4月24日-28日)携带儿童参观的观众应在展馆内的所有时间对其儿童予以充分的注意和照顾,并对该儿童的行为负责。儿童一律凭票进场,婴儿谢绝参观。

我昨天在场内不但有看到N多儿童,甚至还看到有人推着婴儿车——里面的婴儿貌似睡得还挺甜。

起先还以为票会难买,早早就预定了,结果在地铁站里就看到有一个摊子在卖票。看来只要有钱赚,主办方才不会控制什么人流。不过他们对假票倒是查得很严,进场时我们前面的一个就被查出是假票。

PCHOME上有人戏称:“
(中国要是真)有这么多专业人士,早就该是汽车工业强国了”。正解!

另,场内贼多,偶的镜头差点被偷了。最后以牺牲一片Nikon L1Bc天光镜的代价保住了镜头,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上海车展都办到第12届了,还这个鬼样。强烈B4主办方!

王开源是一面镜子

对于前几天盖茨在北大遭遇王开源抗议的事件这两天吵得厉害。

基本上我的看法与蝈蝈差不多,不过是一次炒作罢了。基本上我并不是很认可这种对待开源的态度。

而这件事情除了炒作之外最大的意义,不过是把那些对开源有严重误解的小P孩的嘴脸照了一个清清楚楚。所以时慧会碰到这样的评论者

行了行了,你已经被洗脑了,自己还不知道。
开源在国内推不开,说明它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人精明着呢,不像口袋里闲钱多的老美。

内软件开发者你大多不认识,不要一上来就认为他们水平不行,这是诛心言论,你要真把自己当人,就不要这么干。你认为他们想参与商业开发就必须借助开源,这
个观点至少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你年纪小,没经历过国产软件的黄金时期,那个时候可是一点开源软件都没有;第二,你也太看得起开源了,神话某物就是奴化
自己的开始,记住。
当然,ctrl c + ctrl v那段是挺搞笑的。看到一位这样的人物你就得出“阿猫阿狗”的结论,其实你更搞笑

我不得不说,这年头自以为是的小P孩的确是太多了,时慧下的这个“阿猫阿狗”的定义也算是恰如其分。也许也正是国内“标准答案”式教育的可悲结果吧。实在是有必要给这些小P孩补补课:《我对开源的理解》。

首先来说洗脑的问题——软件业最洗脑的故事无非是:盖茨靠做软件成为世界首富。而免费的自由/开源软件把这条路给堵了,断了后来者的财路。

大错特错!


茨式的神话根本没有可重复性。这不过是美国梦的软件业版本罢了。第一、开源软件不是新生事务,它的历史甚至比商业软件还要久,可以说,软件从诞生伊始就是
开源的,只是那时没有商业软件,所以也没有特别地加以区分。第二、盖茨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天才程序员,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商业天才,是他在三十多年前敏
锐地发现商业软件的价值,以那封著名的公开信开创了商业软件世界,并且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不断把握机会,才造就了今天的微软。第三、和所有神话故事一样,盖
茨的成功故事中有不少被人有意无意略去的部分——比如他的出身背景之类。

当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这条路本来就是不通的),那么讲这个神话故事的人当然需要有一个替罪羊——这个时候恰恰是商业软件发展陷于停滞,开源软件异军突起之时,那么拿开源软件来做挡箭牌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开源软件在中国推不开并不是事实,只是小P孩们的看法——因为他们在微软神话中沉迷得太久,以致没有看到世界的变化。当然,在小P孩中推不开的确是事实,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对开源软件的正确认识。

国内的软件开发者我的确大多数不认识,但至少可以就我认识的那一部分开发者来谈这个问题。这一部分开发者就算不是国内最顶尖的,也至少算是次顶尖的。而这一部分人或多或少地都是开源软件的参与者、用户、至少是对开源无误解的。

至于还没搞清楚时慧的年龄就说他年纪小,恰恰表现出这位评论者的小P孩心态。再说所谓的“国产软件的黄金时期”本身也是一个神话,我们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那不过是因为国外巨头受限于语言障碍,给国内软件公司留下的一个暂时的空白市场。完全谈不上有什么技术含量。

开源不是神,参与开源的人们也从来没有神话它,只是有些人在不断地妖魔化它。

最后我还要补充一点:我认为王开源式的做法并不是一种能够被开源社区普遍认可的做法。

[上周八卦]2007-04-22

2007-4-21

2007-4-20

  • 中国足球心死 #

    哀莫大于心死。“心死”是中国足球的物质存在和精神存在的状态。曾有多少热血人士为中国足球奋笔疾书、振臂高呼,然而他们的满腔热情却都统统消失
    在一道臭气熏天的下水沟内,甚至没有回音。于是他们的愤世疾俗的才智大多沦变成玩世不恭的调侃。面对这道臭哄哄、脏兮兮的下水沟,他们心死了。
  • 我留给亚洲的八个预言 #

    真正的创新,往往来自偶然的发现,而且强烈地挑战现有秩序。但是,即便在那些强权政体不惩罚此种行为的国家,恪守等级的态度和归顺服从的传统,往往培育出知识上的因循守旧。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并非高额科研预算就能完成的。

2007-4-19

  • 打破灾难的循环 #

    更为重要的是,怎样打破灾难-震惊-无奈这不断重复的无效循环呢?

2007-4-18

2007-4-17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没啥好说的

最近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S人。

我从小在钢铁厂长大,当我看过电影《挖洞人》以后,就想到比挖洞更好的办法应该是进高炉。可是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应该进高炉的人没有进去,而那些无辜的人却已经死在1500多度的钢水里。附一组VT案的报道照片,对比国内媒体对辽钢事件的报道,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在国内的媒体眼里,这种事不过是几个数字而已。

那两个抢银行的被抓到了,很难想像这么两个做事一点都不专业的贼人能抢到这么多钱,还居然会拿去买彩票——中大奖也没有抢到的钱多嘛。难怪有人怀疑银行借这个机会把坏帐推给这两个笨贼——另一种可能也许他们就是银行花钱买来顶缸的。

BTW:以上纯属恶意猜测,完全没有根据,请勿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