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一个人

雷锋同志有个好习惯,做好事不留名。

Zola这次的实地报道实在是做了一件“好”事——之所以加上引号,是因为在头头们眼里恐怕就不能算是好事了。这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有。Zola对支持者们说:

我希望公布你们的姓名和URL,如果你一定要保密,我也表示理解。

我起初是觉得公布这个似乎不合适,但是转念想想还是应该公布的,做这种“好”事应该要留名,就是要告诉那些不认为这是好事的人——我们支持Zola,他不是一个人!

更新的报道:

重庆最牛“维权户”2007年3月29日跟踪报道
几件好玩的事情
关于我的报道风格和动机


于报道方式,我倒觉得没有必要太在意,BLOG本来就不应该一本正经,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不要怕带进自己的想法。如果能够以无偏向的立场作客观的报道当
然更好,但是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在这一点上不必苛求。能够在口径一致的官方媒体之外,为大家提供报道,这就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Zola这个小伙子真是让我很敬佩,因为我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相比维权户事件,我现在更关心的是正在厦门海沧建设的腾龙芳烃PX项目和翔鹭化工PTA项目,但是我却没有能够像他那样跑回厦门去调研这事,甚至没
有在BLOG上提起。最近之所以对时评感到倦怠,很大的原因也就在于此,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拯救危险中的厦门,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悲观感觉。如果将此事鼓噪起
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固然可能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我却会对此感到惭愧——这不正是我前不久刚说过的“盅惑他人去充当Andy”的行为吗?自己都做不了什么,难道还想让别人去冒险吗?

这又让我想到身在重庆的Zola。既然我们支持他去做这种“好”事,不应该连留名的勇气也没有——至少我们已经比他已经安全得太多了。

最后还是要对Zola说:安全第一。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再考虑报道的事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支持Zola的报道

为了深入了解最牛钉子户事件,Zola特地奔赴事件现场。

以下是他发自现场的报道:

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
吴苹的意见被官方媒体歪曲
继续报道重庆“维权户”

我之所以一直很欣赏这个小伙子,就是因为他拥有与众不同的想法和做法,他的出现必然令当下的时评者们相形见绌。

Zola的存在,可以让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总有一朵花是香的,总有一片情是真的,总有一滴血是热的,总有一颗心是金的(沙叶新语)

支持他的行动,并希望他能注意自己的安全,平安完成报道。

时评是什么东西

昨天在GTalk上跟waiting MM聊天,她告诉我一个消息:王三表有一个美若天仙,厨艺超群的老婆。有为证。真是让人受刺激啊。

然后就扯到另几位著名时评blogger:和菜头、连岳、安替……当我对他们表示不以为然时,waiting指出我这是“文人相轻”。偶可不是文人,这个要赶紧撇清,偶就是一文盲,哪里敢充文人。

坦白说我现在觉得对时评已经有点疲劳了,看来看去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东东,无聊得很。算下来也就是王三表的东东值得一看——因为他写的东东还比较有趣。王小波说:对于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存在的理由;对于另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应达到的标准。(《青铜时代·红拂夜奔》)不止是成书的文字,对于所有的文章来说,有趣都是很重要的。

最近到处都在讨论那个号称最牛的钉子户——waiting告诉我说,牛博的首页全是这个话题。

但我不想讨论这个钉子户。在我看来,这件事情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娱乐事件,为媒体及很多的话语权把持者提供谈资,成为他们手里虎虎生风的一根狼牙棒。当然,这事也许会有一个双赢或是三赢的结果,但是胜利者依然会是少数人。

相比之下,我宁愿去回顾那些并不是那么牛的钉子户,比如两年前的1月9日凌晨发生的麦其里惨案中的这对老夫妻。

可是这些事情都不有趣,至少我无法把这事谈论到有趣的程度。

无趣的时评,不如不评。

手机铃声还是不要太酷的好

(2007-03-24)

昨天参加某公司办的一个研讨会。

台上一个顾问正在大谈他们的安全解决方案时,场下的几十号人也在安静地倾听着。忽然会场上响起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怡红院的姑娘们……

然后就看到一个胖胖的男人很不好意思地立即按掉他的手机,并向大家致歉。

我想起以前在某一次别的公司的技术研讨会上,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的手机铃声是:

更多选择,更多欢笑,就在麦当劳……

这铃声引起了全场的哄笑。

一个Google广告引发的争议

我曾经“炒作”过ZOLA,说他是一个牛人。后来他说要搞一个“道德制高点”的东东,我也是强烈支持的。这回的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是猛小蛇的Google Adsense帐号被关了,然后紧接着和菜头的Google Adsense也被关了,Zola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出,他们是咎由自取

这下和菜头不乐意了,他发了一篇《据说是点不爆的GOOGLE广告条》,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贴出来的正是Zola的Google Adsense。


技术上说,我是不太相信ZOLA对Google Adsense判断点击欺诈的理解。因为只要登录Google
Adsense管理时重新拨号一下,就可以获得新的地址,并且可以通过交换点击等方式实现点击欺诈。Google不可能只根据点击是否来自登录管理的IP
来判断,那样的话欺诈也太容易了。所以Google必然会用更为严格的判断标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只有这样才是对投放广告的客户负责,毕竟现在这一块
是Google的主要利润来源。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Zola指出的这一点对绝大部分Google
Adsense发布者来说都是难以撇清的,像Zola这样诚实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所以和菜头不敢像对方舟子或是老罗那样理直气壮,只能这样转弯抹角地回击
Zola。我因此可以肯定,和菜头是点过自己的Google Adsense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点过自己的Google
Adsense——刚试用时觉得好玩点过,后来偶尔有看到感兴趣的网站也会点过去看看。我在Google
Adsense帐上的钱有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比ZOLA的70美元要少。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查询总额,只会查询明细,所以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不过我
收到过GOOGLE的帐号确认信,所以应该是超过50美元了。相对于我发布这近两年来,这几十美元的进帐中我自己的点击在其中所占的比例大概也不会小到可
以忽略的程度。

对于我这样的网站来说,Google
Adsense的收入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已经有半年没有登录管理了。指望这个收入,我还不如指望股市上涨,又快又实际。不过我还不想撤掉我的
Google Adsense,我倒想看看Google哪天来关我的帐号——到那个时候,说明我也成了名人了。^O^

当然,我也相信像和菜头猛小蛇他们的网站流量那么大,他们自己即使有点击,比例也是很小的,不至于因此被Google关帐号——程序应该还是发觉不了的。但是我想我不应该同情他们,他们既然如此在乎这一笔收入,就应该遵守规则。

至于和菜头陷害ZOLA的事,个人认为是比较不厚道的。不过既然ZOLA也不太在意这笔收入,看看这次实验的结果能不能证明ZOLA对Google Adsense判断规则的猜测也不错。

[上周八卦]2007-03-25

2007-3-22

  • 曾经有一份权利摆在我的面前…… #

    “曾经有一份权利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现在我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说,我有权……”
  • 沙叶新:在香港学习温家宝总理的讲话 #

    即便我受骗一千次、一万次,我也坚信:总有一朵花是香的,总有一片情是真的,总有一滴血是热的,总有一颗心是金的
  • 谷歌是条寄生虫? #

    很多时候,知识产权大棒甚至比民族主义大棒还要好使。

    鲁宾将谷歌形容为一种商业寄生虫,自身不创造内容,只是利用他人的劳动赚钱。他对美国出版商协会首席执行官帕特?施洛德(Pat
    Schroeder)最近的一段讲话深表赞同:施洛德最近表示,谷歌有“一种不得了的商业模式——他们将免费拿走你创造的所有东西,然后以此卖广告”。鲁
    宾表示,这种做法“系统性地侵犯了版权,断绝了作者和出版商将其作品‘货币化’的一条重要途经,并继而破坏了人们的创作动机”。
  • 去菲律宾旅游安全吗? #

    人总会有个根深蒂固的幻觉,就是自己居住和生活的城市和街道是最安全的。
  • 谁在给中国经济下“蒙汗药”? #

    尤其是这些产业引发了中国经济“偏热”,而其他的产业却要跟着“吃药”,这显然不公平。
  • 停止自我原谅 #

    一个社会的美好与否并非是它的整体规模有多么庞大,而是生活在其中的人是否拥有独立的头脑、丰富的内心和具有自我控制的能力……在这种意义上,中国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已经过分巨大。

2007-3-21

2007-3-20

2007-3-19

2007-3-18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三亚版罗生门

《罗生门》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但是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来则大相径庭。

这次的三亚事件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关于事件的详情,出自这个流传很广的帖子:《如此令人恶心的三亚——今年春节我们在三亚的惊魂遭遇》,我最初是在无忌上看到的转贴,后来在PCHOME等很多论坛上都有看到。

今天,有新闻报道这事了:《海南三亚商贩围攻游客 市委书记打的暗访挨宰》,并且据说有关人员也已经被处理了。

但是无忌上有人转载了一则据说是“事情的真相(见回帖中的461帖)”的说明。对比回帖中442-452帖那位秋风黄叶的报道,展示了事情的另外一面。

正如曾经与TR老大等人讨论过的“什么才是真相”?


旅游这种情况来说,景区旅游收益中的大部分通常只会落到少数人手里,大部分的当地人只能自己想办法(曾经看到过如张家界等其它景区的类似报道)。游客比当
地人具有某种程度上的经济优势;而当地人则占有了地利的优势。当二者接触时就难免产生一种张力作用在二者身上,一旦有什么事情触发,就可能导致二者矛盾的
爆发。

其实我不完全相信那个老驴的说法,也不完全相信所谓的“真相”。因为只要有出门旅游经验的人都知道,老驴所说的如强卖宰客的现象的确是普遍存在的,但未必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另一方面,游客们的一些行为也的确是有问题的,比如无忌上这个帖所说的《在西藏发生的摄影暴力》。

不论是当地人还是游客,都还是那句话:

“素质,注意你的素质!”

BTW:其实这种问题在全国所有的景区都存在,我能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科斯定理——明确界定产权。景区旅游资源的产权归谁所有?盈利如何分配?少数人占山为王那与土匪何异?

一切CCTV都是纸老虎

想当年,CCTV呼风唤雨逮谁灭谁,现在却连一个小小的郭德纲都摆不平。

和菜头《央视也太小瞧郭德纲了
和菜头《嘻嘻踢崴的新闻
赵牧《郭德纲一个人就可以成为对手
魏城《戏评郭德纲“代言门”事件


白说,偶已经好多年没有看315晚会了,今年难得看一下,果然就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明星代言的假冒伪劣产品还少吗?CCTV上放过的虚假广告还少吗?
CCTV这次拿藏秘排油说事很明显可以看出是在指桑骂槐,冲着郭德纲去的。最恶心的是CCTV居然还没完没了,这几天的《第一时间》每天都有提到,真是影
响偶的早餐食欲啊。

还是三表说得实在,法律都不顶球了,315晚会能顶个球,无非是满足一下大家的“包青天情结”罢了。

做人不能太CCTV鸟。

参考文献:

CCTV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