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不是一回事

赵牧在《蒋介石与“钉子户”》中讲了一个故事。但坦白说我觉得这跟现在的动拆迁问题不是一回事。对于蒋皇帝来说,这件事情终归是家里的私事,要不要占人家的地拆人家的房,他个人可以做主。而且整个天下都已经是他蒋家的了,也不差这么点地方。但是对于现在的动拆迁问题就不一样了,这首先是打着“公”事的旗号在做,其次拆与不拆之间纠缠着开发商、地方政府以及其它相关利益部门的利益,不是个别人可以控制的。这种事就不是老胡说不能拆就不拆的——事实上中央经常说类似的问题,但下面的人听过吗?经常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故事被搬出来刺现在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因为没有可比性,并且有误导的嫌疑。

365key算是废掉了

(060627)事实证明,斗牛士(donews)被猫(mop)斗败的结果不是什么好事。我早有心理准备,《理想与现实的博弈》结果无非是《走在通往娱乐的大道上》。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比想像的更糟糕。作为donews门下一员的365key,以前虽然说只有登高一个人在维护,但情况一直都还好。还记得去年我在用FireFox访问365key时发现一些BUG,给365key发了邮件以后,很快就收到登高的回复,并且问题也得到解决。然 而上个月,我就发现365key有了新的BUG——一些原来用得好好的功能出现问题,我想他们是不是在改进什么功能,便又给他们发邮件,结果发现那个支持 邮箱已经无效了。无奈之下只好直接联系登高,他告诉我说现在365key已经不归他管了。看来陈一舟收购donews的生意做得很彻底,并没有放过 365key。我只好又联系其它与donews有关的人士,韩老大火炬等人,他们也只能是帮我向donews转达一下。一个月过去了,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还扩大了。直到看到这篇《365key的惊现…..》,我才知道原来365key果然在改功能。不过新的功能不是为了改进用户的服务,而是创收。我不知道这是因为陈一舟或是刘韧本来就计划这么干的,还是后来受到了地铁上的小报的启发。是该想法再找一个网摘工具了。BTW:广告一下,不想被框的筒子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这个技术手段

关于穷人

彩妃在《穷人多生孩子之我见》中对mikeshi的评论颇为不服,但是我觉得还是比较支持mikeshi的观点。当然,他说“貌似人家穷了,连生育的能力都不应该有似的”的确有曲解彩妃意思。我想彩妃原话的意思只是指超生,并没有任何“不应该有生育能力”的意思。

回正题上。

其实彩妃的观点正是代表了现在主流社会的观点:穷人之所以穷,主要原因在于他们自身

这一点,我非常反对。

就不用说那些农村的穷人了,就看看这篇《沉入底层-在上海繁华背后生活的人们》所说的城里的穷人就知道了。不要怀疑文章的真实性,六年前我刚到上海时,就在闸北区的一个角落混迹过半个月,周围人们的生活绝对不是电视报纸那些主流媒体所描绘的上海。

也许是因为现代生活节奏紧张,人们活动的社会范围其实相当狭小,除了周围认识的人以外,大多数的资讯来自主流媒体,信息的爆炸有时反而减小了我们的视野,以致于看不到表面之下的那个真实的世界。

就拿穷人为什么多生孩子来说吧。在中国,农业户口的人是几乎没有任何保障的——除了电视上偶尔报道的几个样板以外。一个农民一旦老到失去劳动能力——农活可都是体力活,他将面临什么?

就在去年,有人在网上发表了他在某农村见过的一位无依无靠的老人的艰难生活,几个月后他再次来到这个村里时才知道,这位老人在不久前去世了——她是饿死的!当城里人拿着养老金,过着悠闲的退休生活时,哪里能够想像得到这样的农民的晚年。

所以,农民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做好打算,而生育是他们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也是祖祖辈辈经实践证明最有效的办法。什么中国的传统,这就是!

至于养孩子的问题,在他们看来是很无奈的事情。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但是农民大多没有这样的条件,农民的孩子没有城里孩子那么金贵,养一个城里孩子的钱在农村至少可以养一个排的孩子。更何况农村的孩子从小就要帮家里干活,也是一个劳动力。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多孩子并不多负担。

不可否认,拒绝赡养父母的人总是有的。但对于农民来说,虽然存在子女不肯赡养自己的风险,但总还是有希望的,而如果孩子生得少了,一旦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老了以后的下场很可能就是饿死。

穷人的孩子肯定更容易夭折,因为农村不可能有很好的医疗卫生条件,而城里的穷人同样享受不到——因为现在的医院是“有病没钱莫进来”。

至于生儿子的问题同样很好理解:因为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她只会去赡养她的公公婆婆,而不是自己的父母。这也是中国的传统!

对于中国主流社会,这些穷人其实都是不存在的。城里也就真的以为他们是不存在的。那么他们除了自己想办法帮助自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上大学走出去,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是教育产业化将他们的这最后一条路也堵死了。

他们应该怎么办?

Blog Tags: 穷人

365key算是废掉了

事实证明,斗牛士(donews)被猫(mop)斗败的结果不是什么好事。我早有心理准备,《理想与现实的博弈》结果无非是《走在通往娱乐的大道上》。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比想像的更糟糕。

作为donews门下一员的365key,以前虽然说只有登高一个人在维护,但情况一直都还好。还记得去年我在用FireFox访问365key时发现一些BUG,给365key发了邮件以后,很快就收到登高的回复,并且问题也得到解决。

然而上个月,我就发现365key有了新的BUG——一些原来用得好好的功能出现问题,我想他们是不是在改进什么功能,便又给他们发邮件,结果发现那个支持邮箱已经无效了。无奈之下只好直接联系登高,他告诉我说现在365key已经不归他管了。看来陈一舟收购donews的生意做得很彻底,并没有放过365key。

我只好又联系其它与donews有关的人士,韩老大火炬等人,他们也只能是帮我向donews转达一下。一个月过去了,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还扩大了。

直到看到这篇《365key的惊现…..》,我才知道原来365key果然在改功能。不过新的功能不是为了改进用户的服务,而是创收。我不知道这是因为陈一舟或是刘韧本来就计划这么干的,还是后来受到了地铁上的小报的启发

是该想法再找一个网摘工具了。

BTW:广告一下,不想被框的筒子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这个技术手段

Blog Tags: 365key

鼓浪屿跑到漳州去了

6月23日

自从Google Earth更新了很多城市的高清晰图像以后,我关注了一下,看了几个地方——比如那几个标语

当然仔细看了一下厦门的图——清晰是清晰了,不过云太多。最有意思的还是两个地址标错了:

把厦门标到了鼓浪屿上,而鼓浪屿则被标到了漳州嵩屿去了。

要是那里是鼓浪屿的话,厦大漳州校区的学生会开心S的。
如图:

GE看厦门

上周八卦(2006-06-25)

2006-6-24

2006-6-23

2006-6-22

  • 帝王(领袖)对糟糠妻的情份 #如此说当然不是我主张纳妾合法,纳妾这个人类历史上特殊的婚姻现象显然在今天是陈腐的,不人道的。可是反过来想想,如果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文化、 我们的道德环境并没有到达到真正的民主、自由、平等,那么在光鲜的幌子下,那些口头上被我们抛弃的东西比如纳妾现象一定会以别的方式出现,只是后果更糟, 女性的命运比公开允许纳妾还要惨。
  • PODCAST PODIUM 播客宝典 ?从《歌剧魅影》被删看Web2.0 #现在,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人群,我第一次产生了怀疑:We 2.0,那I 2.0呢?我不希望,I 2.0就这样被We 2.0给吞噬了。
  • 与薛兆丰商榷 #问题是:炒房者并不是最后的购买者。如果税负主要落到炒房者头上,就会改变他的预期收益从而就可打击或抑制这种投机性需求,于是可以降低房价。
  • 高房价的源头正在政府 #政府干预越多的领域,政府调控力度越大的领域,其发展水平都非常低,比如汽车,比如银行,再比如教育、医疗、出版。相反,没什么人管的餐饮业几乎在哪个城市都火得一塌糊涂。
  • 还给孩子们一个童年 #就业局势那么严峻,竞争压力那么大,我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我还他一个童年,我就要欠他一个成年。
  • 中国《反垄断法》的误区 #中国需要一部反垄断法,不是用来对付其竞争力强的私营经济部门,而应该是用来对付政府造成的广泛的限制措施和扭曲现象。
  • 中国要超越摸石头过河 #摈弃渐进主义的理由之一是,国际环境不可能长期保持默许态度:要求中国在汇率和经常账户方面加快改革的压力肯定会增大。同样重要的是改革的政治层面:既得利益的反对,令改革举步维艰。某种“一步到位”的方式可能更有效。
  • 当你发现朋友太爱打手机时,应该狠狠地给他一拳-IT生活-DoNews.COM #一个不知在重要时刻把手机关上的人,是不懂得说「不」的人。这世界喜欢总说「是」的人,却会尊重说「不」的人。

2006-6-20

  • 升达暴动新情况-图 – V-Link’blog #
  • 人类正接近答案:我们从何而来? #霍金香港演讲中文版
  • 不许联想 ?Blog Archive ?她比烟花更易灭 #如果说王菲是颗元宵馅,那么李宇春就是一包方便面,一砣素食产品而已。今天你“秀”出自己,明天就可能“锈”出自己,这不是我的诅咒,而是冷酷的商业规则。
  • 政府的超女秀(by 黄一琨) – 思维的乐趣BLOG #我们至今仍不清楚为何在这场由一家媒体主办的评比活动中,各地政府的热情如此高涨,政府是否介入到了商业利益的旋涡之中,其中的利益链条仍需要时间来揭开。但是必须指出,由于政府的全情投入,这场评选的性质与超女这样的商业传媒秀已经大相径庭。
  • Inside Google和Inside Vista – Blog on 27th Floor #从Bill到Vista的程序员有11层,开会时经常坐满了VP和总经理。现在Vista可能有5000万行代码,比XP的4000万行多,这 1000万行是5年来2000名程序员的成果,平均每年每人贡献1000行(当然可能有人不光干这个)。Windows的代码已经太复杂了,包括它的元件 和其间的依赖关系,在双处理器的开发机器上编译也要24小时,它的进程就像是热核反应,每个进程都放出自己的中子,最后到了一种可自我维持的破坏性的状 态。

2006-6-19

2006-6-18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看超女的不民主

(6月22日)去年超女的时候,很多人拿来和民主说事。说这种海选是一种成功的民主实践。所以那些不男不女的人胜出是民主的胜利。不过刚才我看了另一场民主的选举。上 视新闻综合的《撞击》今天的话题是关于春哥写球评的事,反对方是上大的教授顾骏,支持方是某时尚杂志老板简昉。虽然顾教授作为社会学专家,经常在电视上抛 头露面,但是就辩论这种事情来说,他绝对不是伶牙俐齿的简老板的对手。但在短信平台上的PK结果却是,顾教授以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对优势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以同样民主的方式证明了去年的民主的失败呢?如果以去年那帮人的逻辑来说,肯定是这样的结果了。但事实是,只要简单分析一下就知道了。去年投票的人首先是超女的观众,其次还要愿意出这笔短信钱去投票,最后是必须支持其中的一位。所以更为广大的一批非超女观众、不愿出钱的观众、没有中意任何一位候选人的观众都未加入投票的行列,把范围放得更大一些,那些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的人就更不在其中了。而这次《撞击》的PK则完全不同。首先观众群就与超女很不同,其次虽然玉米人数貌似很多,但跟球迷比起来还差得远,所以这次顾教授能够得到更多的人气。其实超女的伪民主还表现在其它方面,比如从经济层面就很明显:《分享真实的李宇春代言可口后,我卖可口的销售数据》。其实这是很明白的事,买可乐这种体力活一般是男人去做,没有什么正常的男人会喜欢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的,这种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怪只能怪可口可乐的市场部门有人脑子不太好使。

鼓浪屿跑到漳州去了

自从Google Earth更新了很多城市的高清晰图像以后,我关注了一下,看了几个地方——比如那几个标语。当然仔细看了一下厦门的图——清晰是清晰了,不过云太多。最有意思的还是两个地址标错了:把厦门标到了鼓浪屿上,而鼓浪屿则被标到了漳州嵩屿去了。要是那里是鼓浪屿的话,厦大漳州校区的学生会开心S的。如图:GE看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