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帝汶的局势说起

这几天东帝汶相当的不安宁。前几天黑山进行全民公决宣布独立,标志着南斯拉夫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已经彻底成为历史了。不过这事没有悬念,因为早在三年前,前南联盟已经通过了《塞黑宪章》,宣布更名为塞黑,并且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加盟共和国可以在三年后自行公投决定是否独立。早报网这篇《塞黑为何让欧盟“干涉内政”?》拿这件事情来作文章,要影射什么事情是很明显的。可惜这位作者显然对时事关注得还不够,居然拿东帝汶来说事,没想到东帝汶已经出事了。据维基百科资料,帝汶岛是自16-17世纪沦为葡萄牙和荷兰的殖民地以 后,于1859年两国达成协议而被瓜分为东帝汶和西帝汶两部分。被荷兰占领的西帝汶被并入荷属东印度(即今印尼),而东帝汶一直是葡萄牙的殖民地(二战期 间曾被日本占领)。1949年荷兰放弃对印尼的殖民统治,而东帝汶是到1975年才通过斗争摆脱葡萄牙的殖民统治而独立。不久之后的1976年,在苏哈托 独裁领导下的印尼入侵东帝汶。直到1999年,东帝汶在联合国的帮助下进行全民公决,2002年正式独立。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又不妙了。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一句话:小国永远都是大国利益博弈的牺牲品。说到影射,《人民日报》也是一个好榜样。这篇《美国:严密监控互联网》的用意无非就是想证明监控互联网是一种普遍的做法,给自己找点理由罢了。可遗憾的是,这种说法反而是自打嘴巴。且 不说中国的司法体系和法制环境与美国根本没有可比性,法律在民众一方时与它在政府一方时的力量具有根本的不对称性。最关键的是中国的情况更多的是发生在法 律之外,实际上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头头们的态度。再加上从上到下,每一层都会有人借执法之名挟带私货,导致最终的结果完全都不是那么回事了。前几天,闾丘露薇连续两天发在新浪BLOG上的文章都被莫名其妙地删除了(现已经恢复)。到她在凤凰网的BLOG上看了一下,这两篇也没有说到什么敏感内容。只能说是某些人的神经实在是太过敏了。正如这篇《自我恐吓导致的自我阉割 》所说的那样。

各打八十大板(V2.0)

孟岩问:《到底该怪谁?》Tinyfool说:当然是学校了,用上大学的学费买书,然后好好看的话,一定是一个很牛的人了。学校固然有责任,而且很大,但学生自己难道没有责任吗?现在过于方便的网络环境对学生来说并非全是好处。虽然先进的技术可以迅速地来到学生面前,但是整个环境的浮躁氛围也跟着到来了,结果学生们忙着追逐各种时髦技术,把基础都荒废了。我不能想象一个连HASH表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的学生,就算会N种语言N种数据库又能干一些什么事呢?=====2.0的分割线(以上5-26,以下今天)======今天令狐也看了孟岩这篇,我们在MSN上讨论了一下。以下内容中,我的话有少量修改——但不影响原意。

令 狐虫:不过说实话,现在大部分大学刚刚毕业的人反而是可能不懂这些的。我刚毕业的时候可能也不一定答得出。现在大学的教育是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比如数据结构,只告诉你每种数据结构的特点和常用算法,却不告诉你这类数据结构的典型应用。这样学出来,除非死记硬背,否则真是很 难通过这类面试。

猛禽:但至少不应该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吧,毕竟这些都是必修的基础知识。

令 狐虫:那倒是。不过我还是觉得学校的教育方式是导致这种情况的主要因素。其实现在的大学生不是学不进去。那些之前从来没上过网,没玩过游戏的人学起上网学 起游戏不是很快么?主要是学校的教育没有给他们一种学习的兴趣和学习的态度。如果说初高中还是为了应付高考,不得已而为之,大学的教育还是这样,就有点说 不过去了。

猛禽:我觉得学习的兴趣和态度更多的还是自身的因素,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有些学生在学校能够真的学到东西。毕竟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也必须有足够的自主性,不能什么都依靠外力。

令 狐虫: 这个东东是这样的,比如我们这种人,甚至你说像猎手、老鼠这些人为什么在现在这种氛围里可以学进东西,我觉得是因为我们经常讨论的是一些有趣而不乏味的话 题。在大学里,说实话很多人刚开始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这时优秀的引导工作很重要。如果适当的引导,很容易就能使学生产生兴趣,从而让他们走上比较良性的道 路。当然引导只是第一步,如果学生自己不努力,一样学不好,但是优秀的引导工作至少能做好这第一步工作。现在是这第一步工作很多学校没做好,使得不少本来 可以走上良性道路的学生走歪了。你说的那些人,我认为应该是受到了学校之外的因素的良性引导(例如一些优秀的网站、讨论组之类)。

猛禽:那你认为学校应该如何引导呢?为什么一部分先走上良性道路的学生不能起到引导的作用呢?

令 狐虫:第一个问题本来应该是教育专家的事情,不过我这里有个基本的思想就是要让学生觉得他们所学的东西并不是无用的。比如像北大以前有个天网FTP搜索项 目,我觉得就不错,这种项目难度不是太大,但是真作出来十分有用,而且很有成就感。或者比如结合目前流行的游戏,讲解网络传输原理、计算机系统结构(以便 于写出ROBOT、游戏修改工具)等等,都是可以尝试的方法。第二个问题还是跟学校的制度相关。原因在于,在目前的制度之下,走向良性道路的 学生并不比没有走向良性道路的学生占有更多的优势。比如有些学生已经掌握了各种高级算法或者对计算机系统有相当深刻的理解,但是考试的时候仍然只考一些简 单的数据结构并且以此作为衡量学生成绩的唯一标准,这时,那个专家级的学生看起来并不会比很多普通学生好太多。那么,自然也没有人有兴趣去效仿他了。

猛禽:第一点有道理,但第二点我不同意。我觉得在学校里要成为被效仿者,成绩不是问题。基本上应该是除了在基础教育阶段时期,成绩在学生中才有影响力, 到了大学这样的环境里,应该是那些泡妞泡得好或游戏玩得好的人,才是有影响力的人。

令 狐虫:不是成绩的问题,而是一个专家级学生在学校里(通常情况下)都没有令人羡慕的表现机会。例如你说的泡妞、游戏排名,都是可以拿出手炫耀的谈资。为什 么以前很多人动不动就希望学习怎么入侵别人的电脑?因为那也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谈资。而一个正派的专家级学生通常没有这样的机会。做一个基本的设想,假如某 学生因为自己的专业技能得以创业并赚到了钱(就像两位google创始人那样),别人还会不已技术为然吗?当然仅仅鼓励创业会让学生走向另一条不良道路, 这种东西真正操作起来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我只是说必须让这些真正专家级的学生有他们表现的机会。而不仅仅是成绩好这么简单。

猛禽:这倒也是,我们那个时代没有网络,会编程的人在学校里就够牛的了。现在不行,现在诱惑太多。

上周八卦(2006-05-28)

2006-5-27

2006-5-26

  • 中国商品期货玩命“蹦极” #据一位官方人士透露,中国由于缺少国际定价话语权,2005年至少多掏了300亿美元用于进口资源能源类产品。而中航油事件、铁矿石涨价条约、国储铜风波等,都只是进入这场“盛宴”观众席的门票。
  • 薛兆丰:重税岂能压房价 #根本没那回事。古往今来,征税从不压低商品的价格。相反,征税必然引发三个事与愿违的结果:一是挫伤供应商的积极性,使本来就稀缺的商品进一步减 少供应;二是商品供给减少,会使商品进一步提价,增加消费者负担;三是政府平添一个“揩油”的借口,因为不论法律如何规定,税赋实际上都是由买卖双方共同 向政府支付的。
  • “为人民服务”不容易 #春秋航空(Spring Airlines)总部位于上海,在前9个月的营业中,乘客对航班取消、延误和被迫付钱买机上的食物愤怒不已,这种愤怒已成了这家航空公司的“特色”。公司员工经常受到辱骂,有些甚至遭到人身攻击。
  • 塞黑为何让欧盟“干涉内政”?–洋洋大观–http://paowang.com #貌似影射,但是没有可比性,跟前几天那篇人民日报的文章一样的风格。单就我所知道的情况是,在三年前,前南更名为塞黑时,今天的结果已经 “公决”过了,而东帝汶的情况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国际影响,再说东帝汶独立的事情有其历史因素——由于葡荷两国对殖民地的争夺,导致了帝汶岛分裂为东西两部 分,之后虽然东帝汶于75年独立,但76年即被印尼入侵。还是一句话:小国永远都是大国利益博弈的牺牲品。
  • 学弟,你怎么怂了? at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学弟的这种做法,不单是羞辱了我,简直是羞辱了全人类,以事实充分证明只有人类才是地球上唯一最凶残的害虫。
  • Skype的成功之道:一个’旁门左道’的发迹与传奇 #Skype为啥能成功
  • 中国是什么经济 #中国经济,本质上,既不是市场经济,也不是计划经济,而是权力经济。
  • 中国股民重返股市 #然而,一些观察人士对市场根本缺陷是否已真正得到纠正表示怀疑,正是这些缺陷导致股价一度暴跌。亚洲专业经纪商里昂证券(CLSA)结构化产品研究部主管弗雷泽豪伊(Fraser Howie)说:“市场的许多东西还是老样子。”
  • 中国颁布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新规定 #由于担心群体性诉讼破坏社会稳定,削弱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最近出台的一些规定因此要求律师在处理案件时从法律以外的角度着眼。

2006-5-25

2006-5-23

2006-5-22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总会有一些恶意的猜测

(作于昨日)今天看到这么一份统计材料《各大企业网站所用的操作系统与Web服务器》,稍加注意就可以发现,绝大多数网站都是采用Linux或*nix(包括FreeBSD等)+Apache的配置,而其中最醒目的却是银行网站中有好几家是用Windows+IIS。这的确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为什么不用Linux/FreeBSD降低成本?难道为了显示他们有钱?那也应该用UNIX啊。跟令狐聊起这事的时候,我很不厚道地作了一下恶意的猜测:估计是因为买Windows的回扣比较多。要是用Linux或FreeBSD的话,谁来给回扣呢?嘿嘿。

[八卦一下]刚知道这事

和菜头居然是我老乡。……一问之下吓了我一跳,世界上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奇妙、这么巧的事情,赵竟然正是窦唯的新任律师,而且他还是我的龙岩老乡。俺们那乡下居然还出了酱的人才啊。在此之前的名人老乡也有不少,比如方舟子是漳州人、谢颖颖和谢有顺都是长汀人,但是像和菜头这么近的老乡还是头一回。

晚点的火车

(作于昨晚)今天上午匆匆把上海的相关工作处理完毕,下午就要回到乡下去了。因为没有买到那班比较快的去北京的车票,只好买了时间晚一些的另一班开往洛阳的火车,没有想到这就是一次恶梦的开始。上了车就发现情况不妙,车上的人巨多无比,很多人都没有座位——还好我是有的。过了几站以后,车上的人更多了,过道上都挤满了人,车厢连接处是更多无法挤过来的人。八年前的春运时,我曾经在硬座车厢见识过这样的场面,我越发庆幸自己还好有座位。天渐渐黑下来,下一站就是目的地了,到目前为止,前面的各站还都是正点到达,没有晚点的,我想应该可以按时抵达吧。离 到站时间大约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我给同事打了电话,让他们在公司等我,我下了车就直接去公司。然后便提了行李——幸好因为这次下乡的时间不长,我带的东 西不多——向车门走去。正在这时,火车停了下来。显然还未到我的目的地,这里只是一个小站,看来是临时停车了。经过了近十分钟的努力穿过重重的人和行李, 总算挤到了门边。原来挤在这里的人对我的到来十分不悦,我只好告诉他们我是要下车的。然而不幸开始了。这次临时停车居然停了近两个小时!!!其 间有卖各种东西的铁路工作人员往来,在这么挤的车厢里他们还能把售货车推来推去,真服了他们,但是问他们临时停车的情况却是一问三不知。后来好不容易找到 车厢的列车员,才知道是为了让别的车先过,几乎每天都是如此。我晕,让车能让两小时,铁路的调度都TMD是白痴啊,还有这样的调度方法。在那难熬的两小时里,我把铁道部上至部长下至那次车和那个站上的所有工作人员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几十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如果我知道要等这么久,我宁可在那个小站下车——如果有开车门的话——然后打车去,因为距离目的地最多不过20公里。下火车时已经将近十点,晚点超过2小时,同事们早就下班了,我只好直接打车回了宿舍。总算是到了。

明天再度下乡

我是上周末回上海的。在乡下盘踞了半个月后,大家都快要崩溃了。周三周四领导也下乡来视察我们的工作的进度,结果那是相当的满意。于是我们趁热打铁,周五给领导汇报工作后顺便要求周末回上海休息两天,领导二话没说就准了。周五中午吃过饭,我就进城去买火车票。乡下打车都打不到,只好搭公车去,还好公车倒是准时十分钟一班。在火车站售票处打出的信息却是,除了当天下午两点多的一次车以外,都无座了,而我到车站时已经一点多了,就算是马上通知他们赶过来也很难赶上。只好找了一班最快的车——即便如此,两百公里也要跑近三个小时——买了七八张无座票回乡下去。他们一听说是无座票,个个哀声叹气,有人甚至打算带个小马扎上火车。幸好上了车才发现车上空座还是很多的,直到昆山站时才坐满人。忙碌地过了个周末——比如周六抽空去了南站外拍,再过一个月正式启用就没得拍了。周一上班又是忙,BLOG都没有什么时间写。在淘宝上拍了个手动近摄圈,结果慢了一步,卖家说最后一个刚被人买走,要等周末才有货。运气真差啊。为了磁盘阵列和磁带机的事情,跟某公司扯了很长时间,总算大体定了下来。要不是别的品牌太贵,我早就换了。可惜这是一个寡头垄断市场,选择太少。因为好不容易才跟BA顾问联系安排好时间,说他周六过来处理BA方面的事务,结果乡下那边的顾问跳起来,说他已经在周六安排了工作,有冲突。在电话里跟他吵了一番,总算让他把计划调出一天来给我们处理BA事务。项目管理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了,明天下乡,那边还有一堆的事情。

上周八卦(2006-05-21)

2006-5-19

  • [转]失落在数字时代的纸牍书信-嘟嘟老窝 #一方面,作为技术爱好者而言,我感觉到了通讯领域的巨大进步。另一方面,作为不合格的历史学家,我担心我们并未真正意识到数字化、互联网和电脑的兴起究竟给人类的交流和值得记忆的历史给带来了何种程度的破坏。
  • 买过5套房的28岁的女同事 #我只知道铁的事实是:越不买房越买不起,早买就早赚钱,政府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胆小的听到雷声没买房的全吃了亏,于是老百姓明白了,指望政府将房价调好,王小二过年——没指望,打雷就像屁——响过便没了。

2006-5-18

2006-5-17

2006-5-16

2006-5-15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墨非定理

英文原版是这么说的:

Murphy’s Law: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中文版: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就一定会出错。

今天碰上了一桩。因为在这里有一些钥匙:除了宿舍门的,还的抽屉的,办公室门的等。我就把它们都串起来用,某天出门时不知怎么就想到:万一哪天把钥匙忘记在屋里就麻烦了。于是养成习惯,每天出门前就拍一下口袋,确定带了钥匙以后才锁门。今天早上出门时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先锁门再拍口袋,结果……发现果然忘记把钥匙带上了。-_-|||还好听说门房那边有一把备用的,结果跑下楼一看,没人在,又急着要上班,还好东西都带上了,只好先去上班。中午吃饭时下起雨来,据说是因为“珍珠”登陆的缘故——这离得也太远了一点吧。还好我出门时带了伞了,吃完饭赶紧拐回宿舍找门房,总算是找到备用钥匙,不然我就要去找把梯子把阳台了。-_-|||BTW:老板们终于回上海了,不过事情还多,希望周末能溜回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