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去文明的外衣——《性,文明与荒谬》读后

我是在看《精子战争》后不久,接着便开始看台湾学者王溢嘉的这本《性,文明与荒谬》,十几万字的小书很快就看完了,内容也比较轻松,没有太多的理论。

在《论爱情的自然本质》文后的评论中,很多人对我在文中采取一种置身事外的冷酷自然科学研究角度来解剖爱情相当的不满。我预料到了,因为这对于“文明”的人类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观点。但是王溢嘉这本书却指出了在人类貌似文明的性行为中存在着种种荒谬的情况。事实上,只要我们不怀偏见地审视整个的人类文明,荒谬无处不在。

“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Civilization and ItsDisontents)里指出,文明是人类基于现实的需要,将分离的个人联合在一个集体中的过程,个体的发展是“利已的”,而文明的发展则是“利他的”,在这种冲突中,个人的幸福被推到一个较次要的地位上,文明“发明”了各种道德、法律,以压抑依“快乐原则”而行事的性本能,并将此一受阻的性本能转移目标,为下一阶段文明的建造带来为巨大的能源。”

对于弗洛伊德所说的“个体是利已的”这一点,《自私的基因》已经从生物学的角度加以证明。而所谓“文明是利他的”中的“他”也并不仅指“他人”,应该是包括自身在内的一个或大或小的群体。抛开《自私的基因》中谈到的一些动物的利他行为仍然是基于自私的理由以外,人类中的利他更为普遍和人性化,这也正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内容。

正是有了人类文明的存在,才使得人类社会有别于一般的动物群体,因为人类可以通过文明的精神力量去影响和改造人类个体的自然行为。但正如书中所指出的:

“(性的快感来自大脑,)但是要想从“脑”的构造来搜寻“性”这种美好的人生体验,就好像要从“钢琴”来理解贝多芬的“音乐”何以好么感人般,可能有层次上的错误。”

不过我们也并不能因此就认为人类社会的文明一定就比自然的野蛮来得“高级”,这只是人类这种事物的既对立又统一的两个方面罢了。因为没有哪个人可以完全抛弃自己身上“自然野蛮”的方面,因为这样就要死掉了。

不论是从时间还是从空间的角度上来看,人类所谓的文明都是相对的。只从性文明方面来说,王溢嘉在书中列举了如古埃及的乱伦,以及现代某些“野蛮”地区对通奸和婚前性行为等的态度,差异很大,并且很多在我们所谓的文明社会中不能容忍的行为,在这些人类社会中却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文明的一部分。可见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文明的涵义也是有很大的区别。

而且很多所谓的文明也是在反复变化或是与“野蛮”相似的。比如在西方传统宗教中,性只是作为生命延续的功能而存在的,所以有只允许用被称为“传教士体位”的姿势性交等诸多限制,然而据研究表明,大多数动物都是只用一种体位交配的,那么这种限制是文明吗?罗马帝国灭亡后,西方的有识之士列出了导致它衰亡的100个原因,其中之一是因为“罗马男人喜欢女上位”。这又难道可以算是文明的解释吗?在经历了长期的性压抑的“文明”之后,现代社会又产生了“性革命”,这又是不是一种“不文明”?在经历一场“性革命”之后,进入的可能是一个充满早泄与阳痿的性功能失常社会。而按照女性主义医师雪儿菲(M.J.Sherfey)在《女性性学的一个理论》一文中的观点,现代文明是男人“强行压制”女性“无法无天”的性需求而产生的。这种男性强加于女性的约束又谈何文明?

从文明的角度来看,人类至少可以分成三类:不知文明为何物的“野蛮人”,知道并服从文明的普通人,领导文明的“文明人”。

人类的文明是多样的。当一种文明对另一种文明进行侵略时,总是喜欢标榜自己是真正的“文明”,而被侵略的一方则是“野蛮”的代表。但我们只要深入细节去看,就可以发现上面说的三类人。代表侵略主体的一群人,便是“文明的领导者”,被动跟随的大众是其中的普通人,而被侵略的总是“野蛮人”。

再书中的性文明为例,在谈及兽交的问题时,作者指出:事实上,真正的禽兽是没有或甚少“异类相交”这种事情的,它主要发生在人类的身上,或者存在人类的脑中,是一种十足的“人性的产物”!回顾整个的人类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最野蛮的事情,往往都是所谓的文明人干的。

前面说过,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的人类会拥有不同的文明。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野蛮人”只是不服从某些所谓“文明人”所制定的文明标准的一些人罢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自然属性才是一种超越了人类文化差异的普遍共性。

当文明被剥去华丽外衣,我们看到野蛮才是我们正在失去的最后家园。一如A·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为野蛮人留下的结局。

BTW:本来只是想写一篇书评的,没想到又写多了。-_-|||

tags:

安全不安全

今天又在一个论坛上看到有人转贴一篇旧文《一点安全知识》。其中除了手机电话本的注意事项的确是应该注意的以外,其它的我持怀疑甚至反对的态度。因为在论坛里还有人对其中的电梯问题深信不疑,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讨论一下。

关于电梯的安全问题,推荐这篇中国电梯协会的文章《电梯安全常识知识问答》,另外一位老乡的网友解释也很专业:

第一,电梯并不是用卷扬机那样用一根钢丝绳组成滑轮组进行工作的,它的钢丝绳是跨过卷筒后另一断是重锤,靠卷筒的摩擦力使电梯升降的;
第二,钢丝绳有好多根,只要有一根未断,电梯就不会掉下去,
第三,电梯轿箱是延导跪上下的,在导轨处设置有机械的限速器,也就是说,一旦发生任何意外,如所有的钢丝绳都断了,那机械限速器也会自动夹住轨道,控制电梯的下降或电器原因造成的上升速度过快速度.
第四,电梯井的底部设置有缓冲器,一旦轿箱落到底后,该缓冲器会吸收大部分的冲击力,不会发生硬着地现象的.电梯故障下坠时,腿微曲是对的.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的.

实际上,大多数的电梯上发生的人身事故多是由于电梯未平层,而门开了,这时候如果乘客没有看清楚就走进去,哈哈,祈祷吧

之所以我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我曾经干过一年半的电工,工作项目中包括维护一台客货两用电梯。除非是疏于维护管理,否则正常的电梯不可能出现下坠的情况。

另外,那篇文章还有一个明显的技术性错误:电梯楼层按钮不是机械自锁的,在断电的情况下,楼层按钮按了也没用。但是在一种情况下,按按钮是一种有效的日常安全防范措施,见《几条电梯安全小常识》。

112的问题就不说了,大家自己试试吧。而且从语言上看似乎这一说法源自台湾地区。

至于方便面容器内壁的蜡问题我表示怀疑。如果它这么容易脱落,那么应该也容易从体内排出。另外,大部分一次性纸杯也都是这样处理的,比如KFC的饮料杯。

至于隐形眼镜的问题更是无稽之谈。算起来我在眼镜行业工作已经超过四年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案例。而且从隐形眼镜的原理上看,也不太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因为事实上隐形镜片与眼球之间存在一层泪水,这层泪水与镜片共同构成一只透镜,达到对视力的校正作用。如果如文中所说,隐形镜片熔化,那么至少必须将这层泪水蒸发干。眼睛如此敏感的器官有可能在泪水蒸干后还没有感觉吗?更何况如果真到这种程度,那么如果不戴隐形的话,下一步受伤的将直接就是眼睛,情况未必会更好。

tags:

上周八卦(2006-02-26)

2006-2-25

2006-2-24

  • 让先进娱乐新闻教子育人_特别策划_网易新闻中心 #
    一纸净化荧屏通知,全国各家电视台纷纷开展了自查自纠活动,抵制了节目低俗之风。从此以后,娱乐新闻成为传播思想道德的前沿阵地,明星不再担心自己的生活被曝光,文艺也不再反讽生活。
  • 立此存照:为超级烂片《无极》买单的到底是谁 – 赵牧博客 | 搜狐博客 #
    当我们大家以为是某些愚蠢的投资商拍了这部莫名其妙的电影的时候,其实买单的正是你我  就象工程拆了盖,盖了拆一样,看起来可笑,实际上受损失的是你我,得益的永远是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人,他们的智商并不低.
  • 卢 跃 刚未发表的第二封公开信 #
    卢 跃 刚未发表的第二封公开信。今日发表了。
  • 郎咸平:质疑我国改革指导思想的正确性 #
    在目前社会大环境逐日恶化的大前提之下,只谈经济问题只能是缘木求鱼。同样的逻辑,单纯在法学范畴里奢谈建立法治化社会也是枉然。
  • 原创]经典分析报告:不理财多久会变成穷光蛋_精英理财_新浪网 (树) #
    看到这些,我想大家应该明白了,如果你10年不进行资本(资金)运作,你的存款将贬值为原来的1/7.4。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保险增值理财说20-30年以后,你资金能翻番。是什么骗人的把戏了吧?
  • 扯淡20060210:我为陈天桥祈祷 – 游学纪 #
    目前的中国就是一个无信仰、少伦理、贫富差异巨大、个体极度无力的社会,所以,从骨子里浸着奴化意识的媒体和社会舆论会把“网瘾少年”的脏水泼向盛大。而如果盛大能够在IPTV上取得成功,击败垄断寡头,那将会使所有人都意识到,通过个体自己的努力,个体能够打破“吃人的黑屋”,盛大将以个人的努力来唤醒所有国人的权利意识。那时,当人们再次面对社会问题的时候,他们将会以一种更具有“社会深度”的角度与胆量,去求索与针砭问题的实质。
  • 北大教授公开信称物权法违宪 姓社姓资起争议 #
    一位下岗人员对巩献田提出的“穷人打狗棍不能和富人宝马别墅一样保护”深表赞同,称其敢为穷人说话,不愧为“民族脊梁”;有人则指斥巩献田为出风头耽搁物权法立法进程,可谓“全民公敌”。一时间,网上意见针锋相对,硝烟滚滚。

2006-2-23

2006-2-21

  • 猫扑的大杂烩 社会杂谈 他两次都没能感动CCTV,却感动了我们!白爷爷–你爸爸是我是我还是我 #
    这样后的一位老人却不能感动那些衣食无忧,西装革履的评委和中央电视台!因为老人是弱势群体,在他生命的最后10多年帮助的是比他更弱势的群体!评委们不选他,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小车,没有坐过三轮,不知道老人的辛苦!而我们也不会再听“他仅仅以极少数的票未能当选”之类的P话!说这些话之前你们去看了网上的票了吗?你们不会去看的,因为那没有用,谁当选都是你们商量着说了算!中央电视台整出来所谓的评选标准也是幌子,是给我们看看而已的!

2006-2-20

  • 狂人传记 (评论: Kinsey) #
    金赛报告的若干结论呈现了一个人们所不认识的美国,或者说揭去了面纱的美国。比如在一个仍然视婚前性行为为不贞的年代,金赛调查表明半数以上的男女有过婚前性行为;再比如,金赛调查表明的有同性恋倾向和行为的比例大大超过人们的想象。这些结论对四五十年代的美国社会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
  • 戒烟元年十一月十一日,DIY飞机不完全手册 – 和菜头 – 新浪BLOG #
    造飞机需要的是动手能力,相当于倪萍阿姨节目的成人版,不需要一个人拿完了民航学院的学位才能去做。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看得越多,说得越少(删节版)

看着Bloglines上越来越多的老Bloggers越来越多地只网摘不说话,我也开始觉得可以理解了。

上回的《论爱情的自然本质》显然是让Danny.Fang受了刺激,不过他批评说《少写一点长篇大论吧(原文已经被删除)》:

有些人写文章还没入门,只知道引用资料,而不知道化为自己的,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文章里充斥着大量莫名其妙的“名词”,虽然作者已经竭尽全力去阐释了,但效果怎么样,读的人自己心里有数。

这个我接受,表达能力还是有所欠缺啊。

今天看了老罗《点击过百万之际的一些交待》,也算是看到了一个语录背后的老罗。花不少时间去看老罗推荐的文章,老六那篇和王怡那篇以前看过,复习了一下,胡平那篇比较麻烦,还要穿墙才行,而且BX这个版本第五页以后无法访问。

在第七点中,老罗很诚实地承认他终归还只能是一个五十步者,因为他“不敢”。每个人都有恐惧,《1984》中的101号可以证明这一点,而没有恐惧的超人都已经成为了历史。

胡平说,恐惧是通往犬儒的桥梁。

那么其实大家都在通往犬儒,我当然也不介意承认我是一个体制下制造出来的犬儒病患者,我就做那个一百步者好了。

在Bloglines上看到一则消息(当时没收藏一下,现在忘记是在哪里看到的)说,有个29岁的男人因为前妻不肯复婚,就开了个BLOG说要在30个小时后自杀。我一个比他还老的三无中年都活得好好的,他至少还离过一次婚。

很不厚道认为这种人还是死了算了。

还是说得有点多。

随便说媒体

各媒体最近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广电总局下发了一个“2006年广播影视工作要点”,网易说:“让先进娱乐新闻教育人”。

如果这个关于“《无极》的背后投资方是与广电总局有关的中影集团”的传闻非虚的话,那么作为“真理部”的下属部门,广电总局的一系列动作不太可能跟“真理部”一点关系没有。

《二水点》被阉之后,老李他们改行写起了“公开信”。时代毕竟不同了,解放前国民党“党天下”的时候,王芸生、邵飘萍等人办报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便是解放后,强人如李敖也只能通过出系列书的办法来规避不能办杂志的障碍。但是现在有了网络,编辑、作者都可以直接面对读者,控制媒体未必就能够掌握“真理”。

当然,不受控制的媒体是不存在的。但是对媒体控制得少,真理就会多吗?似乎也不一定。李浔阳说的是一个方面,安替说的(请自觉穿墙)是另一个方面。

几周前我曾经与人讨论过关于媒体的作用,当时我觉得媒体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作为大众的代言人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但这似乎也不容易。

那么大众能不能通过网络直接表达自己的意见呢?

正如短信投票的“民主”对没有手机的人来说是不民主的,网络媒体对于没有电脑或不会电脑的人来说,也是无用的。

我也随便说说

刚看了费老的《随便说说》,昨天的东视新闻短信话题我也看了,之前关于那个小女孩被咬伤的报道我也看了,真的很惨,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半边脸上都是深深的牙印。

坦白说我不喜欢宠物。比如狗就有一个很不好习惯,喜欢用尿尿来划分势力范围,于是我就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们小区里每栋楼的转角处——喜欢占角也是所有狗狗的一致习惯,都被狗尿淋得黑黑的。因为只要有一只狗发现一个墙角,就会撒点尿做记号,而别的狗经过时,闻一下发现是别的狗的味道,也会撒一泡尿占一下,之后经过的每一只狗都会这么做。楼下的也就算了,但就连每层楼的楼梯转弯处,楼上某户人家的狗狗经过时也不忘关照一下,真是汗S。

至于狗咬人就更不必说了。真要爱护动物就应该让它们都到森林之类的地方,那里才是属于它们的世界,而不是让它们到人类的世界里来背黑锅。

但是对于有关部门因此就把那整个村子都划作狂犬病的疫区,要把全村的犬只全部扑杀的做法我是不赞同的。这些公务员平时工作做得不到位,一出事就这样站出来貌似正义凛然,其实是推卸责任——把责任全推到狗和狗主人身上。其实前年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斗狗事件(见《生又何哀,死又何苦》《同样务虚的斗狗、万州、及事故》等)。

在看电视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屏幕下方滚动的观众短信内容,基本上是分成极端的两类:一类是强烈支持有关部门的行动,另一类则是强烈反对。前者多半是领教过别人的宠物的人,后者则多半是养宠物的人。

这种事情并不好办。

比如说加强管理吧,还真不一定管得过来,养宠物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部分(个人认为至少一半)的宠物主人还是相当缺乏公德心的,比如那些纵容狗狗在楼梯转角处尿尿的,且不说弄得整栋楼的楼道臭气熏天,万一狗狗正尿时,楼下有人上来岂不是要被尿了一头。还有那些养了大狗的人,在公共场所放开狗链让它自己乱跑的,也是很危险的行为。特别是有些有钱人的狗,颇有狗仗人势的意思,自以为咬了人不过是赔钱罢了,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但是狗毕竟不是人,即使犯了事,我们也不能以“监护不力”的理由对狗主人追究责任。

而且说到加强管理,我不禁又会想到《卡拉是条狗》,老百姓养个宠物自娱自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前几天新闻报道说的那对拿着双低保夫妻养名犬的事是不能算的。还有,像狗狗尿尿划势力范围的这类行为也是一种天性,恐怕也不便太过于强行阻止。

tags:

转一段对话

最近比较忙,没空写八卦了,只好偷点懒。

据说是某人在上海的公交车上偶然听到的:

男:过年的时候,我都答应我妈了,以后每个月寄一千块回去,可是现在都几个月没有寄了,我妈昨天打电话来说我了。 
女:寄钱可以呀,先看看你自己挣多少吧? 
男的这时候有些火大:我怎么了我,我一个月挣两千块钱,拿一千块钱寄回家怎么不了呀?(姐妹们,我这里是上海) 
女:你爸妈退休金一个月都有两千多块,那种小地方,干嘛问我们要那么多钱呀? 
男:我孝敬父母管你什么事呀,我每次要寄钱,你他妈就拦着我,不让我寄,你他妈到底有没有良心呀? 
女:你自算算,我们现在的房租是1200元,还不连水电费,我不让你全付,你付一半吧,600块你要给吧,你一个月交通费最少也是200块,手机费最少也100块,你还抽烟,一个月要200块吧。现在加起来已经1100块,你差不多半个月就要买一次衣服,你还要吃饭呀,你自己算算吧,你的2000块,都不够你自己花了,你拿什么寄回去呀。 
男的现在有些发愣,然后又理真气状的说:你一个月四五千钱块,就不能每个月拿一千块出来给我父母呀,你现在还没跟我结婚了,你要讨他们欢心,你知不知道? 
女:看你这样子,我怎么会打算跟你结婚呀,现在通知你,今天晚上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男的愣住了。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女的都很平静,男的一直在大声说,车上好多人都看着他们俩。

大家讨论一下吧^O^

王TT事件与加强监管

(写于上周五)

今天一上线便在QQ新闻上看到报道说《网络热传大三女生春光照女主角并非其人》。刚好这一事件我前不久也关注过。-_-|||

客观地说,这种自拍作品的品质通常是相当低的,完全不能跟专业厂商相比,但是这个片子之所以能够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我想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在传播的过程中突出宣传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这就勾起了人类的某些劣根性。

我在刚听说此事时,就搜索了一番,结果在某BLOG上看到一篇相关文章已经被删除,后面的回复中有人以“网警”的名字留言警告。显然这事已经传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为什么当事人现在才出来澄清事实呢?这很奇怪。明显缺乏危机公关的意识(更新消息:《谁是东财王TT》)(再更新《网络热传大三女生春光照女主角现身》,这次应对的做法比较好)。

上面说的是铺垫,重点在于:专家解析——“点对点”传播给网络监管出难题

在中国的网络环境下,所有“不宜传播”的事情都是通过这种“点对点”的方式传播的,王TT事件的发生将对这种传播方式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大概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不过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样的处理方式恐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BTW:还是对相关关键词打个马赛克吧,以免招来搜索者误入或是网警同志。

还是立场问题

前年我写过一篇《立场问题》,就这个立场问题胡扯了一通。之所以会想起这个,是因为前两天高论在CSDN上掺和了一次吵架帖。抛开历史和民族的因素来看,那个帖子里的杉树林说的并不错,只是他那番说法是站在日本鬼子的立场,所以被痛贬也是完全自找——他真要作这种讨论可以尽管去与任何一个未被日本侵略过的国家的人讨论。

对于头头们的网络封堵行为,我曾经与人讨论过。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对于“维护稳定”还是很有作用的,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看,这么做是“对”的。别看这种封堵对于我们这一帮bloggers似乎没有什么作用,但是从更广大人民群众的角度上来看,还是很有效果的。正是因为封堵,才让那些不适合于公开讨论的事件被限制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

所以,虽然我们看了刘正荣的发言《我国没任何人仅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国新办解释某些国外网站被封传闻》会觉得很可笑。但对于圈外的人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报道。

本来就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监狱里没有政治犯,只有经济犯或其它什么犯——在法无定法的情况下,要抓一个人的违法辫子是很容易的事。在中国不能浏览的境外网站数量是非常少的,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境外知名网站都是可浏览的。像维基百科那种非官方的百科全书一点权威性也没有,当然不能算是知名网站。而像Yahoo.cn、MSN.cn、Google.cn这样的知名网站都是可以访问的。

不过既要当那什么,又要立那什么,某些人有时候也是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的。

安替在《中国网民的自由不是美国人的丫鬟——对美国国会即将提交的信息法案的声明》(请自觉穿墙)一文中的大部分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是他在最后将Yahoo分别对待则我有不同意见。站在这些美国公司的立场上看,不论是美国国会的法案,还是中国司法机关的要求,对它们来说都是一样的选择:要么坚持原则放弃市场,要么放弃原则取得市场。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未经考验的忠贞不是忠贞。MSN.cn和Google.cn只是没有碰到Yahoo.cn那样的考验,或者说Yahoo.cn比它们更早了解中国的游戏规则。如果有一天MSN.cn和Google.cn也面临着:“遵守法律”交出用户资料和完全退出中国市场的二选一难题时,它们会如何选择?

站在它们的立场上想一想,就知道它们会作出怎么样的选择了。

tags:

上周八卦(2006-02-19)

2006-2-18

2006-2-17

2006-2-16

2006-2-15

2006-2-14

  • 创造性的未来 – Dream On #
    我仍然支持小白的观点:最多咱们告别主流媒体,不跟他们玩。
    尽管Creative Commons这一类的开放性的,提倡有限版权的作品分发协定有着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他们的影响还是很有限的。如何积极地面对这种以改变他人作品为基础的文化的出现,认定它具有相当程度上的原创性和文化价值,而仅仅根据著作权相关法律封杀,甚至认定其作品格调低下,是对于我们在文化上的创造性思维是有百害而无一益。无论对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最后判决如何,它对于我们在这种文化的认知上是有着重要意义的。
  • What’s Daniel Blogged--风险 创业 合家欢 #
    对于一家刚起步的公司,虽然完善的规章制度可以保证团队成员少走弯路,使各个成员的前进方向尽量一致.但是对风险的规避也有可能导致团队成员创新能力的约束,使得一个刚起步的公司老气横秋.
  • 捍卫袁老师(by 黄一琨) – 思维的乐趣BLOG #
    嘿嘿
    由于知识分子和理论家们杂乱不堪的描绘,观念可以产生暴力。by 托克维尔激情洋溢的风格背后往往隐藏着贫乏的心灵。by 米拉 昆德拉
  • 揭开神秘面纱: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后台实录 红色博客 红色论坛 #
    未经证实,仅供参考

2006-2-13

  • “好多话说”(by 方军) – 思维的乐趣BLOG #
    有同感啊
  • 可怜的,还能往哪儿逃呢? – 赵牧博客 | 搜狐博客 #
    有人说:明天的中国会是今天的菲律宾。那么河南已经走在全国前列了。
    菲律宾国内在是否禁止向海外输出女佣的问题上很矛盾,赞成和反对的争执不下。因为菲律宾这些年一直在靠向40多个国家输出劳务来缓解自己糟糕透顶的经济。这个国家就靠输出廉价的保姆,每年可换回约60亿美元的收务,这个国家的经济对劳务输出的依赖性很大。也因此,菲律宾的“国际形象”很不佳。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