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娱乐]扯熊猫的乳名

前一段扯了扯关于熊猫名字的事。这回春晚上终于把熊猫的名字给定了,果然不出所料,采用那一对比较俗的名字,俗得就跟春晚一样。

引一则关于此事的笑话:

在公布结果之时,某达人在上大号,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这一对名字,曰:我大个号就定了这么一对名字啊?怎么像是在说偶大出来的东东。

8厚道啊8厚道。

据说这一对名字是一亿多人的选择,反对这一对名字就是与一亿多人民作对。好恐怖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多数人暴政?

不过这事很民主,完全是人民投票的结果,谁敢说不民主?但是这些被官方所宣传左右的,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们的选择难道不是官方的选择?

幸好“统统一一”榜上无名,不然可真要闹大笑话了。

再说了,如果再搞一次最讨厌的名字选举,估计这一对名字也未必不会排名靠前。

BTW:我还是更喜欢“和和美美”,毕竟熊猫只是熊猫,不要把人类的重担放在它们身上。

再BTW:前两天李宇春在英国很风光,她现在可是中国民主实验的吉祥物了。如我在《意识形态歧视》所说的那样,外国人政治化起来,那也是相当的在行啊。

从善如流的Google

25日便从BBC网站(要穿墙)知道Google决定“遵守中国法律”的消息,不过很快就到处都可以看到了。

这是前几天的重要话题。

还有另外一个话题现在是敏感话题,我不说。大家看链接不说话:

[比较不研究] 百度、google谁更优秀?
[比较不研究] 百度、google谁更优秀(2)?

关于这次Google的做法,我的态度与火炬《也说google.cn》一样,支持Google的妥协。都是美国公司,又不是中国公司,Google也罢,百度也罢,现在都有“中国特色”了。

卫慧在《上海宝贝》中写到妮可的父亲对她说:

你经常挂在嘴边的萨特笔下的自由,只是“选择的自由”,一种有前提的自由。

有选择的自由总比没有选择强。

但是我还是更愿意用恶意来猜测Google,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理想主义与股东利益有冲突,那么理想主义是必然要被放弃的。

修正的理想主义还是理想主义么?

tags:

上周八卦(2006-01-29)

2006-1-28

2006-1-27

  • 二水点 #
    按照法无明文禁止即为允许的规定,转发此文。
  • 又一个让人流泪的故事 一虫一世界 BlogBus.com #
    承担这种痛苦的,何止马铸铭一家。卫生部的统计数字显示,这个国家的城镇贫困户中,有三成是因病致贫。像一位社会学家所说,今天的中国,就像一场马拉松赛,每跑一段,都会有人掉队,马铸铭们便在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被甩出了前进的方阵。
  • 由小强事件想到的 #
    舞厅看见一个美女,聊得很投机,一来二去,于是去开房,摩拳擦掌,准备上马了,这时候她一伸手跟你要钱,要钱不算,还要你带套,还得另外掏钱买她的套。

2006-1-26

2006-1-25

2006-1-24

2006-1-23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信任指数

在前几天的争论中,Danny.方指出六度理论仅仅是理论上,没有实际意义。但是这次的《小强历险记》事件让我发现六度理论在理论上也不够完备。

很简单一点,每个人对其每个朋友的信任程度是不一样的,不仿用一个假设的“信任指数”来衡量。为了简化问题的复杂度,假设一个人对其每个朋友的信任指数都是1,那么对于其朋友的朋友,这一指数就可能只有0.5,而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就很可能为0了。三度都没有超过,那么六度就更是没有意义的。

据说在现实中,一个人能够维持的朋友关系不超过150人,所以以前的MSN有一个限制就是只能添加150个好友。但是现在这一限制被取消了,原因也是很明显的,因为MS犯了一个错误:它简单地把现实中的情况搬到网上,这是行不通的。

因为在现实中要维持一个朋友关系,必不可少的是要在适当的时间间隔里见见面什么的,而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所以维持朋友关系的人数也很有限。但是网络技术大大扩展了人们相互之间的交往空间,IM之类的工具便人际交往成本变得很低,一般人都可以在IM上同时与几个甚至十几个人交流,所以朋友圈必然要扩大很多。

当然,与此相应的就是网上的朋友间信任度必然低于现实中朋友的信任度——指普遍意义上的,不考虑特例。假设网友的信任指数为0.5的话,网友的网友信任指数可能就是0了,除非它也成了你的网友。

除此之外,还必须注意到信任指数不是固定,它会根据人际关系的发展而有相应的变化,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下降容易上升难,往往只要一件事情就足以让它降为0。由于网络的虚拟性,使得这种信任关系更加脆弱。

还有就是信任指数的相互影响。比如前面举例中说到,假设朋友的信任指数为1,则朋友的朋友为0.5,其中的这个0.5便是从朋友那里“继承”过来的。而如果这个朋友的朋友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他的指数降为0的同时,同样会影响到那个朋友,比如从1降到0.7。同样,朋友的信任指数变化了,同样也会影响到朋友的朋友。

《小强历险记》事件就是这样的,对于那帮人来说,我与他们每个人都不认识,也谈不上什么信任,信任指数很低。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参与的人数很多,累积起来的信任指数就比较高了,所以我才会不遗余力地向别人推荐这个片子。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论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其中的哪一个或几个人,但对于这一群体的信用损害是显而易见的。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三表那位“万众传媒”的朋友。对于这一事件,Chiu Yung说得更简单:《朋友的朋友不可信》。

ARI担心365kit会发生5460那样的事。的确,用户的信任会是365kit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障碍。现在365kit的大部分用户应该都还是基于对相关人员(刘韧、火炬、Tinyfool等)的信任,但是如上面所说,即使是三度的信任关系也是很难达到的,所以365kit要扩大信任范围是相当困难的事。

网络中的虚名是脆弱的,需要比现实中更加地爱惜。而基于这种脆弱关系的SNS,也注定将会是步履艰难。

tags:

BTW:貌似三表还颇为委屈,但正如丁勇所说,当初他怎么不断喝一声呢?还是辛曝露一针见血地指出,利益面前的情况就是这么赤裸裸。其实我还是觉得他们开始时并没有想这么多,但是当《小强》吸引了足够多的眼球之后,其商业价值浮现出来,就很难让人无视了。

遭遇了扒手才想到365kit

昨天刚看到彩妃的《炒冷饭:365 kit》,结果晚上我妹妹就在地铁站里把手机和MP3给丢了。在地下通道里还看见它们在包里的,上到自动扶梯顶上就发现包被拉开了。这扒手技术含量真高,这回真是大意了,送了扒手一个新年红包。NND。

后来我妹妹谈起损失时说到通讯录的问题,我才想起来没有早点向她推荐365kit。-_-|||

各位要吸取教训啊,赶紧都上365kit备份一下通讯录吧,不要等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

不过还是要继续向365kit提几点小意见^O^

1、登录后就没有“使用帮助”的链接了,非得注销退出回到首页才能看到。

2、AJAX用得很好,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在选中联系人(非365kit用户)以后,右边上面那一排按钮没有文字说明,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3、那个个人信息中的两个隐私级别:商务/家庭 不知道怎么用。-_-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