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最后一天·中国

我始终记得1997年的最后一天,央视的几档新闻节目作年终总结的时候,都是用了同样一句话:

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

在这个2005年的最后一天,我早已经不再关心央视会作什么样的总结,互联网让我们能够听到更多的声音——虽然这些声音是低声的,内容是隐晦的,但是我们知道,这是真实的、未被粉饰过的声音。

这一年就我个人来说,过得非常的不爽,单是十二月份,祸不单行的倒霉事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好几次,所以昨天的总结也是草草了事。终于盼星星盼月亮地等到了今天这最后一天,结果刚一上线就接到消息说:

FreeBSD.org被GFW了。而且从这里看来,是全面被封。

我以前曾经说过,好像技术人员都比较关心政治问题,现在终于想通了,不是我们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而是被逼的。比如当年SourceForge和Google的被封,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关注过SF上的敏感项目,也没有用Google搜过敏感内容,但是它们的被封让我知道SF上原来还有FreeXXX这样的项目,Google的网页快照可以看到这么多原来看不到的内容。

原来是这样的。

现在FreeBSD.org居然也被封了,而且封得莫明其妙。真不知道FreeBSD触到了哪根敏感神经,或者可能就如火炬所说,某些人对Free一词已经严重神经过敏了。大概他们的英文比偶还差,不知道Free还有除“自由”之外的其它意思。

思想又右倾了。木木友情忠告:太关注“右”的方面,小心乳房不对称。还好男人不用担心这种问题。

《新京报》事件显然扩大了。让这2005年的最后一天,成了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一天。

安替在MSN SPACE上的BLOG已经被消灭了。《新京报》文化副刊部主编王小山在新浪BLOG的多篇POST被删除。还有截图为证。于是Keepwalking贴图不说话,十年砍柴则讲了一个“故事”,就连这一期的“超短脱口秀”也是特别的短,平客似乎说了些什么,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说。

对于《新京报》各位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寒夜”(在这篇的回复里,有这么一句“有个原始部落,最尊重酋长的威严,要是有人踩了他的影子,罪过比做贼还要大。”——看来FreeBSD.org就是踩到影子了)。

也许多年以后,当人们回想起这个2005年,会说:

这是自互联网诞生以来,中国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

新年展望

这个也还是老规矩。

对照去年所作的计划,“成为年度彩旗飘飘人物”的目标不但没有实现,连红旗都飘走了。

新年的目标有三个:

读书、赚钱、找面新红旗。

就是酱。

BTW:本来今天是打算用这篇来完成每日一博的任务,然后继续认真干活的,但是种种事情又让我不得不准备在这年终岁尾之际,8一篇号外,争取下班前8完。

年终总结

按惯例,在年末的时候要做一下总结。

一月:作强文一篇《从一可乐罐说起》,开始研究用DELPHI实现动态代理

二月:实现动态代理的主体部分,计划做一个轻量容器,但因种种原因,至今未完成。

三月:开始使用SVN扯一些关于.net的淡

四月:基本都耗在BLOG上了,一个月写了64篇。实现轻量容器所需的包管理部分

五月:大婶变身前大婶。作《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上)

六月:作《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中)》。开通we8log.com。回老家一次。

七月:作《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下)》。讨论基于MVC的GUI设计(至今未实现-_-|||)。

八月:重聚87。

九月:串联游戏,超女,李敖……

十月:出去玩了一圈。讨论License的话题。

十一月:中文网志年会。DFW聚会。

十二月:CSDN BCB聚会。研究FreeBSD和Django。

理想与现实的博弈

不管是“牛扑”还是“斗猫士”,这事总算是有了定论了。

在KESO这篇《东拉西扯:理想的悖论》里,有人回复说:

以后我跟人家说我在DONEWS上面写BLOG,人家会不会问我:哦?多少MP了?养宠物了么??汗阿~

唔,DONEWS上写BLOG赚MP,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8过要是能赚MM就更爽了。

回到正题上。这次事件让理想主义者们都悲情起来了。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种事是必然要发生的。连Flickr和Del.icio.us都卖了,Donews卖掉也算正常事件。

理想主义固然可贵而且可敬,然而这个世界如此现实,要生存,要发展,商业化就不可避免。而商业的背后就是马克思所谓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马老前辈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如Tinyfool最近的发现“听说原来某著名风险投资商就是目前我们熟知的很多流氓软件的大后台,几乎每个流氓软件都有他们的投资”。不作恶是不可能的。

在一个正常的人类社会,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注定是并存的,谁也离不开谁。比如互联网行业,如果都是坏人,那么这个行业也就毁了,或者大家忙于互相使坏没有发展了。而如果全是理想主义者,则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后劲,前景也未必美妙。就如同这篇《搜索:博弈论与纳什平衡》里所描述的那样一种群体多次博弈的过程。绝对的善良和绝对的作恶都是没有市场的,必须需要适度邪恶。

什么Web2.0、长尾……到头来都不可避免地要走向为他人做嫁衣的路子上。而且不止是互联网,传统媒体也一样,《新京报》就是《南方都市报》为《光明日报》做的一件嫁衣……

BTW:上面的链接更新过了,十年砍柴在SINA BLOG上重发了,但天涯BLOG上的又被删除。

再BTW:mblogger估计是国内所有BSP中最奇怪的,既不走理想主义路线,也不走现实主义路线,完全是一种无为不治的状态。要说现实主义吧,mblogger没有什么盈利模式,似乎也不想有。要说理想主义吧,好像也没有什么明确的定位和方向。虽然在注册用户,发帖量,搜索排名等很多方面,mblogger在各BSP中的成绩都还算好的,但结果却是,既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力,也没有赚到钱。

走在通往娱乐的大道上

就在大约十个月前,盛大收购了新浪的部分股权。bloggers中颇有一些愤愤不平者。此事被认为是在走向娱乐至死。我还为此8了一篇《娱乐至死也不错》。

网络时代的变化就是快,新浪现在算是翻身了:《MOP收购Donews传闻追踪》。看来Donews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娱乐的大道。上一回是陈天桥,这一次是陈一舟,下次不知道该轮到谁了。但不论是谁,走向娱乐的大方向是不变的。

基本上在去年,BLOG还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不论是IT业界的专业人士,还是传媒业的专业人士,都是不屑于与娱乐为伍的。但是今年的情况立即改观。MSN推出的MSN Space和新浪的名人博立即使情况大为不同。MSNSpace是沿着MS一贯的思路:把用户当傻瓜,决不拿故弄玄虚的概念来吓唬人。所以立即得到绝大多数MSN用户的追捧,迅速成为世界上用户最多的BSP(据说)。而新浪这招名人博更是有人创意,帮名人们把一切都准备好,然后请他们来8,那些名人一看,原来BLOG不过如此嘛,便写了起来。从人气上说,像KESO这样辛苦写了几年未必能比得上新浪上那些没写几天的名人们。

可见这个世界上,娱乐还是主流。

其实赫胥黎笔下的《美丽新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人类的生活中只剩下娱乐,人们永远年轻,烦恼时有无敌的索麻,社会无比和谐,无比稳定,一切都是按照设计有条不紊地运行着,连人类本身都是从生产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的,性生活也只剩下娱乐作用……这样一个比GC主义还要GC主义的世界简直就是无比美妙。会反对这样的世界的人,只有“野蛮人”和“流水线故障造成的人类”。

让我们微笑着走向只有娱乐的美丽新世界。

虽然《悟空传》中的紫霞说:没有人会总是微笑的,除了雕像和傻子。但是,至少在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我们还是应该微笑:《郭飞熊和太石村村民全数释放

tags:

BTW:附图,from 老白

黑锅

前几天某电视节目报道,某乡镇邮政局规定,领取汇款必须按金额搭配购买有奖明信片。某投递员按此规定向某领取汇款的老妇要求为她的500元汇款搭配购买两张有将明信片,遭老妇拒绝。此投递员即拒绝老妇的合理况汇要求,并扣下她的汇款单。当记者上门采访后,邮政局拒不承认有此规定,并宣称此投递员非邮局正式员工,此事为投递员个人行为,已将此投递员除名。但记者的采访证实,此规定在该邮局由来已久,很多在该项邮局领取汇款的人都遭遇过此事。显然那位可怜的投递员为此背了黑锅。

从松花江污染事件中解振华的引疚辞职,到最近因矿难事故下台的多位官员来看,中国的领导干部问责制似乎正在建立。但是正如连岳所发现的那样,大多这样的官员只不过是用来背黑锅的,而且与那位投递员不同,这些官员的黑锅很可能只是暂时背一下罢了。

不可否认,从过去的官员完全无事,到现在的问责制出现,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但是还是会有像我这样得寸进尺、不易满足的人。我总觉得这样的问责制还是形式大于实质。

这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缺乏一个令人信服的处置制度。哪些人应该为此负责?为什么需要为此负责?负什么样的责?从来没有见到过关于这些的具体规定,只看到出了事,就找出个把莫名其妙的人来顶缸,平民愤了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缺乏一个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本来网络是一个不错的手段,但是以现在的情形来看,网络似乎已经被定义成破坏和谐社会建设的罪魁祸首之一了。貌似网络也背着一口巨大得无边的黑锅,扣在你我的头上,把我们都关在一个大黑屋里。

然而黑锅是必要的……

“被按光荣”

刚才接到网络接入商的警告。说是电信在查备案的事,查到一律封IP。偶好怕怕啊。因为公司这条固定IP的线路相当重要,我可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影响工作,只好在防火墙上把80端口关掉了。

本想把我的两个域名做一下转向,转到mblogger来,结果发现偌大一个中国已经没有哪个网络服务商敢提供域名转向服务了。无语。

火炬这几天为365kit的事恐怕是要忙上一阵了,33号令真够彪汗[]的,连365kit这么老实本份的网站也“按”。再看看其它被按的难兄难弟们吧:

Zola(已经转到国外,现在可以访问)
Aether(现在还不能访问,看截图
更多“被按”的截图

最为黑色幽默的还是这个,连信产部的备案网站都“被按”了。显然是电信方面“操作失误”,纯属误会。可怜的yili小朋友,备过案了还是被封IP大Fa牵连到了。

也许会有老外觉得奇怪:你们为什么不守法?

而生活在这“童话”般的国度里的人们也许永远也无法向他们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大概就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中国特色。

备案光荣……不备案“光荣”……“被按”……“光荣”……

===“光荣”的“被按”分割线====

:有人在火炬那里质疑“彪汗”一词,关于该词的典故请参见约一年前的此文

乌鸦FANS

前两天在Solidot.org上看到我一向不太喜欢的Seagate将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Maxtor。看来偶还真是一个霉星,我喜欢或支持的公司或品牌,大多没有好下场。

就拿硬盘来说。

十多年前,我用的第一块硬盘是Quantum的,所以Quantum是我最早FAN的硬盘品牌。另外还有一个朋友是用Corner的,据说也很不错,不过差不多就是那时候,Corner已经被Seagate收购了。当然那时我对Seagate还没有有什么坏印象——其实是没什么印象。

事情主要是发生在97、98年间。那时我周围的电脑用户中,有好几个——当然也不是全部——用Seagate硬盘的(当时的主流是1G左右容量)都在使用一年稍过一些的时候损坏。厚道一点猜测,可能是刚好那一批货质量不稳定吧,但是这样大批量地出问题,特别是像硬盘这么重要的设备,实在让人受不了。

当然,后来想想也应该是有一定成见的,因为我推荐给朋友的Quantum硬盘中,也有一个用了两年就坏掉的。

从那以后我向别人推荐硬盘就再也没考虑过Seagate,直到现在。主要是推荐Quantum的,因为相对Maxtor,价格上通常有一点优势。可惜没过多久,到了2000年,Quantum就被Maxtor收购了。不过这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Maxtor也是很不错的。

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买电脑那会,正好Maxtor的价格相当高,所以我只好买了一只IBM——到现在已经用了四年了。然而不幸的是,不久之后,IBM把硬盘业务卖给了HITACHI。郁闷。

现在,连Maxtor都卖给了Seagate,看来只剩下Westdata的硬盘可供选择了——至少我同事说他用过多块Westdata还没有碰到过什么问题。

除了硬盘以外还有很多事例。比如软件开发,我一向是Borland的FANS,但是现在的Borland就不必说了,而我一向不喜欢的MS却一直过得很滋润。还有从汰渍的“白金式”广告开始,我就不太喜欢宝洁(当然其下的部分其它品牌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宝洁收购了吉列……

可见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很小众化的,没有市场,注定是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