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日]之友情预告

明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按照往年的惯例,街上会有免费的TT大派送,有需要者请把握机会,错过就要等明年了。^O^

推荐一个防艾宣传片(郑重警告:未成年人勿入)。

官方消息称,中国的艾滋病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了。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实际情况很可能更严重。

Live long enough to find the right one.——protect yourself.

[略有技术含量]彪汗的百度

今天要给公司业务员做PDA的培训,我们公司上PDA系统几年来,其实用得并不顺,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最前卫的技术未必最实用。几年前的老式PDA真的很不好用,害我瞎忙了一天。

加上斗牛士(donews)今天貌似被人斗了。更加郁闷。

但最郁闷的还在后头。

我在《理想的BSP》一文中曾经说过用自主建站的优点之一是:可以通过robots.txt来拒绝搜索引擎的访问。但是今天我才发现,这只是一种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措施。因为我在一个网站上试用了这个东东,但是今天却发现用百度居然可以搜索到这个网站。

记得我明明是配置成拒绝所有搜索引擎收录所有页面的。但是百度居然可以搜到!!!它丫的居然可以!!!

为了慎重起见,我又用GOOGLE照样搜了几遍,包括用“site:”参数照样是一个页面也没有,干净清白。

百度这样的流氓行为与破门而入的盗贼并无不同。

难怪在很多介绍robots.txt应用的文章里,都是以GOOGLE为例,并且特别说明并非所有的搜索引擎都会遵守。现在我算是见识了。

–11.28于鸟眼观圈

BTW:上文作于昨天,8过今天donews貌似又被攻击了。想起某天跟人聊天时说起.text不够稳定的问题,结果最后的结论是:不是.text不稳定,是.net不稳定,然后引出IIS的不稳定,再导出Windows不稳定……嗯,纯属玩笑。

不过我还是决定学习一下FreeBSD,桌面上用用Windows就算了,做服务器还是要找安全可靠的选择。

12.1 — 补充一下,我写robots.txt时是按GOOGLE的文档来做的,后来有匿名人士给出百度的robots.txt文档说明,显然百度还是表过态是要支持这一规范的,我看了一下,与GOOGLE的文档没有什么区别。可见我没有冤枉百度。

驳《批“吉化11.13事件”的某些网络言论》

对于我前两天的两篇关于哈尔滨停水事件的评论,方志远提出了批评意见《批“吉化11.13事件”的某些网络言论》。当然,他为人很含蓄,批评别人时总是喜欢使用“有人说”之类的,实在是太客气了,有话就直说嘛。我还是喜欢贴上原文链接再批,以免只转贴了片断,被人认为是断章取义。

首先我要声明,我那两篇文章的消息和数据来源全都是官方消息,并没有什么论坛的小道消息。所以关于“利用论坛写一些夸大事实,故作危言的文章”的臆测是不成立的。以下对相关言论作逐一说明:

“还有国际问题:下游的俄罗斯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源于11月24日晚七点《新闻联播》报道说,有俄媒体认为此事可能对下游的俄方安全用水造成影响,当然我国对此所作的说明与方志远大致相当,由于下游来的水稀释作用等,到俄境内时影响已经很小——所以我说是一定程度,影响多少还是会有的。

“以水流速500米每小时计”

是根据11月24日晚七点《新闻联播》报道的数据:污染段长20公里,通过哈尔滨时间需要40小时计算得出。

“从事发地点到哈尔滨大约有100公里长”

是以事发后9天到达哈尔滨计算的,但据说实际长度为650公里(见李浔阳的《撒谎原是你本性》),可能是上游水流速度较快,这一点我承认估计得比较草率。

“吉化11.13事件”发生后,吉林省副省长、吉林市委书记矫正中已代表吉林省委、省政府给哈尔滨市民带来的饮水安全问题表示慰问和深深的歉意。他还表示“吉林市位于松花江上游,与哈尔滨共饮一江水。维护松花江水质,保护水源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是在11月24日的《新闻联播》中才看到关于这个道歉报道,显然是在哈尔滨停水事故曝光之后才作出的。而在11月22日哈尔滨停水事故发生之前,不论是《新闻联播》还是CCTV-2早8点的《第一时间》还有《新华网》的报道,吉林省市政府和中石油相关领导都还在说苯燃烧后生成水和二氧化碳,没有污染。

其实,政府早就关注了,采取了一些手段告诉沿岸的居民不要打鱼,只是某些人不知道罢了。

直到11月22日早八点四十五分左右,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经济之声》中才听到哈尔滨要停水,并且原因是因为供水管网检修。既然早就关注,干嘛九天以后还在隐瞒?相关的政府公告在老探戈这篇《哈尔滨:真实的谎言与迷离的真相》里都有。

如果说我在混淆视听,那么我引用的这些官方发布的消息和数据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正如李浔阳所说《撒谎原是你本性》?——文末关于数控机床的报道中那个搞笑错误我昨天也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

补充:有一个关于稀释的技术性问题,在哈尔滨以下固然有几条大支流,但在哈尔滨以上也有一些大支流,如嫩江。可见从吉林市到嫩江松花江汇合处之间的污染有多么严重,而且下游的污染影响也很难让人相信可以完全消除。而且就算到了黑龙江已经完全消除,那么意味着至少这一个冬天,从吉林市到松花江黑龙江汇合处之间的水体污染多少还是存在的。

当然,我很同意方志远在文末所说的那一段话,不能以讹传讹。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才有准确度,对自己,对网友,对国家都是有益的。

上周八卦(2005-11-27)

2005-11-26

  • 活在人心便永生——胡耀邦与中国的改革开放 [和讯博客] #
  • 为何总是“惊喜”地发现政府代表我们“援外”? [和讯博客] #
    除了民主问题,台湾问题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美国等西方国家也搞“外援”,只是人家每一次、每一笔都提请国会通过,让全体国民明明白白知道他们的钱怎么用的,用于什么,为了什么;我们在尽情地耻笑阿扁的时候,也应该找一面镜子照一下自己的模样。
  • 撒谎原是你本性 #
    另:今天《新闻联播》说技术创新,播音员口播说沈阳黎明公司的数码机床能加工相当于头发丝千分之一的精度,但画面上的工程师说,精度相当于头发丝的百分之一,搞笑吧?如果你仔细看,这样搞笑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有一期说,深圳每天引进外资5亿美元,算一下一年有多少?我只是非常偶然地看,就发现两个这样的错误,它们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 凯迪社区-咂嘴吸汤,剔牙打嗝: 中美吃饭教育比较 #
    结果美国孩子长大,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我知道,我会。中国孩子长大,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我听话,我是好孩子。美国孩子半饥半饱,营养不良,目中无人,独往独来,横冲直撞,头破血流,最后能发明出新玩意,开大公司,当大老板,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中国孩子则肚皮鼓鼓,面色红润,尊老爱幼,谦虚谨慎,服从领导,兢兢业业,最后被大家选为劳动模范,优秀公民,人民代表,人家爱听什么就说什么。

2005-11-25

  • 飞行员笑话集 #
    呵呵,这阵子常常看中队史,是否有点看腻了?既然这样,我们来点轻松的,说说飞行员一些幽默的笑话,让大家轻松一下!

2005-11-24

  • 且慢叫好 #
    我们不是英雄,所以我们期待英雄;我们活在循环的历史中,所以我们期待新来的政党和原来的不一样;我们过去满身伤痕,所以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但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对一个人、一个政党还是一个时代,我们都不能寄予急切而简单的期待,期待意味着我们只是看客,将改变和发展的责任托付于别人,失望也就在所难免。清醒地走好,且慢叫好吧。
  • 柏林爱乐中国行所遇到的尴尬 –xingxing #
    朋友寄来一段港报的新闻,说柏林爱乐乐团最近在中港台三地巡回演出。在三地演出的票价以大陆的最贵:最低票价500元人民币,最高票价近5000元。而且演出期间当乐团演奏完海顿《第86号交响曲》第三乐章、准备进入第四乐章的时候,观众席冒出突如其来的掌声,门外的服务人员听到后以为演奏结束,开门让迟来的观众进场,使当时场内非常嘈杂,指挥西蒙?拉特气得走下指挥台,两分钟之后才重新上台指挥。

2005-11-23

2005-11-22

2005-11-21

  • 长篇转贴:中国的经济实力太可怕!(左右想必都服了) [和讯博客] #
    俺最后的结论是光明的,中国具备了产业升级的所有条件,从而会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时间里在几个城市带里实现产业升级,从而突破发展中国家的宿命,堂堂正正在国际经济市场上与发达国家竞争。中国升级完成以后,国际经济秩序会变得如何,俺这里也不去想,但是一定是非常重大的事件。至于升级具体是由国企干还是民企来,俺没有去仔细想,就是看个趋势。老的产业,还是不能放弃。农民与国企的问题,暂时也放在一边,俺认为产业升级也不足以完全解决这两个问题,要非常长的时间才行。均贫富也不急在一时。血汗工厂如何解决也不谈。中国问题太多了,俺只是论证了产业升级的现实可能性,并不是妄图解决中国的这些重大问题。但是俺相信产业升级会给这些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好的准备条件。
  • 睡到自然醒的7个关键 – Peasants #
    天气愈来愈凉,一早要爬出温暖的被窝,真是一大酷刑。如果你总是快要迟到了,才费力地起床,一整天无精打采、哈欠连连,你需要的是尽快设定起床的仪式,这些仪式将能帮助你不用调闹钟,也能愉悦地睁开眼睛。改变总是比较困难,但想想看,每天起床的时间是一天的开始,如果能快乐地起床,一天必能心情舒畅。
  • 论坛首页-思维前沿-实践民主就象捅马蜂窝———关天网民自发草拟版… #
    我为什么会把这本小册子命名为实践民主就象捅马蜂窝呢?这基本上是我的对这一事件的真实感受,如果把我们的行动看做为一次网民自发的实践网络民主的行动,那么关天对我们来说就象一个“马蜂窝”,原本这个蜂窝依附在“蜂王”的身上很有序,但是我们认为这种现壮是不合理的,也有一些人也这么认为。于是我们就高呼要民主要法制,于是我们就把我们的想法实践于行动。这个过程,如果把关天比喻成一个马蜂窝,我们就象桶马蜂窝的人,我们把关天这个马蜂窝捅了几下,结果“蜂窝”散了一部分,一群“马蜂”飞出来,把我们盯的鼻青脸肿,那些“马蜂”说:“你算老几,凭什么要听你”有的马蜂说:“我宁愿象现在这样,也不要听你的”最后在“蜂王”了“群蜂”的反对下,我们失败了。情况就象是这样的。
  • 公务员热线论坛-时事焦点-美国基金经理惊诧于中国人的胆怯与鲁莽 #
    有些基金经理也跟我国的很多证券公司打过交道,发现我们从业人员的鲁莽和无知相当惊人。而政府动不动就接管行将倒闭的证券公司,更加纵容了证券公司的鲁莽。
  • 新闻论坛:论坛内容-稍贵过狗命—-残酷的中国人命价格一览表 #
    交通事故中的人命价格:在吉林通化集安市,丁某骑摩托车和于家的狗相撞,结果人狗双亡,集安市人民法院经过3次公开审理后,判决于家赔偿丁家各种经济损失的30%,即1.9万余元;而丁家赔偿于家狗价值的70%,即1.4万元。一条人命1.9万元,稍稍贵过狗命。
  • 谁是比禽流感更可怕的凶手 – 财经与投资 | 搜狐博客 #
    有人说,对于这样的“黑心企业”应该罚他个倾家荡产,但也有官员至今仍在为它说好话。“知错能改,善莫大也”、“不要一板子把企业打死了”……这些话听起来何其耳熟,又何其冠冕堂皇。殊不知,如果我们对这样的黑心企业还网开一面,我们的社会将面临一种怎样的局面呢?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谁的命不值钱

南桥在《新闻的建设性》中表示不同意朱伟评论沁源车祸的观点。

我支持南桥的看法。没有人会自觉自愿地看淡生命,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问题在于有些时候有些地方在有些环境下,被迫如此。

从学生方面来看,学校要求学生参加晨练的本意是好的,学生也是应该服从学校的安排的,而且作为未成年人,不能要求他们意识到在公路上晨跑存在的危险性。再说了,难道应该鼓励学生与学校唱反调吗?难道学生会愿意看轻自己的生命?


学校方面来看,学校不应该没有意识到公路的危险性,毕竟出了事学校肯定逃不了干系,只是出于条件所限,不得不抱着侥幸的心理去冒这样的险。何况如汪汪在回
复中说的那个案例,有时家长比学校更为强势,如非不得已,学校何必如此。难道学校敢看轻学生的生命?再说还有老师在其中。

从司机方面来看,
他虽然知道路上经常有学生,也知道疲劳驾驶的危险性,但是他还是上路了。本来这里想引用我昨天收藏的一个帖子,据说是2005反腐败100图,可是刚去看
时发现已经被删了。没图就说吧。这个司机又不是开宝马的,为了养家糊口疲劳驾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也许这个司机自己的孩子也差不多是这样年纪的学生,他难
道会看轻学生的生命?

大家都没有错,那么是谁的错?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我经常在BLOG上写这类的东西,也许有人会说:反正这年头,什么事都可以往那些不可说的方面上套,有泛政治化的嫌疑。这个,大概是有一点吧,总得有人背这口黑锅。

当然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每个人都有责任。但这同样是一种泛化,每个人都有责任等于每个人都没有责任。

那么从更为科学和理性的角度来看吧。历史上中国人的命一向是明码标价的,这在吴思的《血酬定律》中有详细的论证,什么人该什么样的价格,什么时代又是什么样的价位,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样的行情。

现在想来,“看不见的手”理论从来没有在中国大行其道过,但是它却在实际中影响到了中国人的命价。只是这个决定命价的市场是畸形的,这只“看不见的手”也是畸形的,因为它在黑暗中。

需要关注的不止是哈尔滨

就在我写《不就是停水嘛,何必呢》评论哈尔滨停水事件的同一天,老探戈的一篇《哈尔滨:真实的谎言与迷离的真相》将那些人的无能和无耻彻底揭露。

令狐在回复中谈到东方卫视的观点:

前天东方卫视的新闻观察也是这个话题,当时评论说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一点点将信息透露给民众,以便民众平滑接受;而不是一下子把很强烈的信息公开,那样反而容易造成恐慌。

这再一次证明那些人总是喜欢“为民作主”——眼前浮现古装肥皂剧中的镜头:青天大老爷,为草民作主啊……

我觉得隐瞒反而是造成恐慌的根源。毕竟现在信息渠道很多,不同于以前了,这些人只要稍微学习一点危机公关的常识就不应该这么做。

在危机已经发生的时候还在想着掩盖是最失策的应对方式,这时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尽量公布实情,消除猜测,并提供解决方案。但是现在……

十年砍柴在这篇《为政如何管住“巨室”》中指出,中石油在此事件中之所以如此牛气,就是因为它是“大”国企,以为可以摆平政府。事实上它也的确差不多摆平了政府,至少是吉林省政府。但是松花江里的鱼是摆不平的,它们翻着白肚浮了上来。

我在《地方与中央》中曾经指出过政府与企业狼狈为奸的问题,TR老大不同意这种说法。现在看来的确不完全是这样,有些时候是企业倚仗势力要挟政府,就如当初联想出巨资收购IBM的PC事业部时,有人说联想不怕这样的冒险,因为国家不会让它倒闭。

我现在想的问题是:需要关注的不止是哈尔滨。

据专家称:苯和硝基苯是易挥发的物质,但是现在的东北正是寒冬时节,挥发的速度将会很慢,必然会有相当的毒性物质残留在江中的淤泥里缓慢释放,其影响将是长期的。

还有国际问题:下游的俄罗斯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特别是一个一直以来都被忽视的问题:

新闻上报道说,这次的污染带大约是20公里长,通过哈尔滨大约需要40小时。我大致计算了一下,以水流速500米每小时计,从事发地点到哈尔滨大约有100公里长,似乎从来没有人关注这一段松花江沿岸的人们。

不就是停水嘛,何必呢

昨天就听说哈尔滨要停水四天的消息了。

不过昨天早上的新闻里说到的原因是:哈市自来水管网需要全面检修。我当时就很纳闷,怎么会在这大冬天的突然搞检修呢?东北现在的气温都零下了,水都结冰了还检修什么?

到了昨天晚上,情况就明白了,新闻里终于公布了真实的原因原来是:怀疑11月13日吉化双苯厂的爆炸可能污染了松花江水

吉化的爆炸事件已经过去一周了,又不是什么秘密,何苦要这样故弄玄虚?反而造成谣言满天,导致恐慌性的抢水。看来某些领导欺上瞒下已经形成了习惯性动作。

对于人来说,“未知”是最恐怖的事,因为无论实际上多恐怖之事,总不能超过想像力的无穷发挥。明明有事却竭力掩盖,不欲为人所知,反而更加招人猜疑。

领导不把政府的公信力当一回事,人民也就不把政府当一回事了。

–11.23于鸟眼观圈

什么叫外来人员

刚才吃晚饭的时候,CCTV正在放一个叫平安中国的弱智节目。今天讲到深圳。之所以关注深圳,是因为最近那件“关于深圳的治安的风波”。

电视上正在讨论所谓“城中村”的问题,主持人说:据统计,深圳市近年来发生的治安案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那些住在城中村的无业外来人员所为

“外来人员”本来是一个中性词的,但是随着各种媒体有意无意地总是把这个词与很多社会丑恶现象联系起来以后,这个词就变成了一个带有歧视性的贬义词了。

我随口说道:深圳有几个人不是外来人员。

达人也随口说道:没钱住好房子的就是外来人员

–11.19于鸟眼观圈

地方与中央

本想发一篇不大厚道的,帮主说那种事私下里说说就好,所以作罢,贴篇旧文:

在我POST了《劣不汰则优难胜》之后,令狐在回复中指出了问题的复杂性,后来我们就地方政府所应该承担的责任问题作了一番探讨(有增补):

令狐:现在想想一个国家的问题还真不是那么简单,不是说民主一下,或者法治一下,一切都搞定了的。有很多遗留问题,还有很多擦边球的问题。


是肯定的,但不是能因为有困难就避而不管。现在的问题很多都是错综复杂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以人力去操纵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才会更加地相信看不见
的手。政府只通过必要的调控手段:比如水土流失问题(详见令狐在前文中的回复)可以立法保护,这样使这些项目的成本提高,失去可行性,迫使支书和农民寻找
其它的办法。

令狐:我是觉得,国家不能光是“禁”,只破坏不建设是不行的。就是说,我不能光把项目成本提高就完事了,我
应该还要帮你考虑一下可行的方案。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但是我总觉得,既然一个国家政府存在着,就要让民众觉得你是有必要存在的。如果你只是在民众违
反规定的时候才出现,民众肯定会看你不爽。

政府和企业之所以必须分开,就在于企业只需要考虑它们应该考虑的事情,比如盈
利;而政府则必须考虑那些利益之外的事情,比如环境问题,并且通过利益对企业进行间接的管理。政府必须保障民众的利益,特别是长远利益。不同级别的政府做
的事也不同。支书是最下面的政府,他考虑的是地方利益;中央政府考虑全局利益。

令狐:嗯,你的意思是中央要想办法把支书这样的地方利益纳入到全局利益中来?

可以这么说。因为现在很多的情况就是地方政府只考虑地方的利益,比如地方保护主义,这就很成问题。中央不能不考虑这些因素。

令狐:嗯,是啊。地方保护主义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容易造成地方之间的利益争斗。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中央确实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这也是集权制的一个问题。地方官员的政绩还是以地方的成效来考评,所以地方官员在执政手段上肯定会短视一些。

令狐:唉。不过话说回来,除非真的由民意决定政府,否则除了绩效考评也没什么更好的方法了。至少我是想不到。

地方的民意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地方的民意只会考虑到地方的利益,全局利益还是需要一个中央政府。

后来在《人民有愤怒的权力》中哈希回
复说,他认为应该从人的角度,去让企业主认识到浪费是不对的,应该节约。我同意他说的:企业是税收的来源,应该支持。但是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不应该是行政上的关
系,不能因为企业为地方政府创造利税就默许企业的浪费行为。至于通过宣传感化或道德力量的手段是我一向反对的。毛主席说过: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所以必须有强制手段,法律或经济的手段。

总之,人民度让部分权利和自由建立政府的目标是为了更好地保障全体人民的利益,而不是让政府与企业狼狈为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