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而不平等

(原发于天下唯利《人,生而不平等》)

那天晚上,和简然公交车站等车。车站旁边有一个蛮大的垃圾筒,时不时有等车的人走过来,往里丢点东西。

我们刚站了一会,一个男人骑了一辆旧自行车经过,看到这个垃圾筒立即停了下来。他探头往里看了看,然后伸手从里面拿出两只饮料瓶,扔进车头上挂着的塑料袋里后便骑上车走了。在接下来的大约半个小时里,至少有五六个人关注过这只垃圾筒。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骑车有步行。有人大概还觉得路灯不够亮,看不清,不死心地伸手进去摸索。只是结果都是一样的——空手而去。原来上海的拾荒者比我想象的要多很多。

我不知道被捡走的那两只饮料瓶会流向哪里,但很可能的结果是到了造假者手里,而这些拾荒者也很可能是知道这样的结果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进行一下“保鲜”或是教导他们:Don’t be evil……?显然都是不现实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这些饮料瓶里的液体他们可能永远也喝不上,那么这些液体的真假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要的只是瓶子,因为这是他们的生存之本。

前一段时间里,断断续续地在PDA上把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看了一大半。其实这篇只是一篇论文,并不太长,正文早就看完了,只是后面的注释比正文还长。在这篇论文里,他论证了在原始社会里,人类之间除了天然的不平等(如残疾等)以外,是完全平等的。但随着语言的产生,土地的私有化,直到人类社会的建立,开始出现了天然之外的不平等。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类的等级化,政府成为高等级的人奴役低等级的人的工具。这篇论文只是一个引子,他后来的《社会契约论》中提出的思想就是想要通过民主政治的手段来使人类重获平等。不过这个太复杂,我还没看。:P

回到拾荒者上,他们难道愿意以拾荒为生吗?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因为他们的出生就已经决定了,在上海拾荒可能是他们所能达到的最好的生活。

他们出生在农村,万恶的户口制度决定了种地是他们今后生活的唯一保障,土地上那一点产出也只够他们养活一家几口而已,还要祈祷不能有什么大病大灾的。然后土地也不能给他们什么了,因为有太多的费要交,农药化肥的价格也不是跟粮价同步变化的。还有就是土地是有限的,人却越来越多。有人说,我们到城里去吧。于是他们到了城里,把所有城里人不愿意做的事情都接了下来,这其中当然包括拾荒。但是他们依然不是城里人,有一天,他们老了,只能回到乡下去,他们的唯一的指望就是下一代。

除了身份上的差别,他们很难享受到什么像样的教育,他们的生活环境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会英文,不可能会看过莎士比亚,他们周围也不可能有人会跟他们谈什么宪政和民主。现在一些所谓的“成功学”的书我一直很反感,就在于它们在说问题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隐瞒一些本质的差异,比如出身问题。谁能说那些拾荒者没有努力过?不可否认在中国有一些出身贫寒的人取得了所谓的“成功”,但在别人眼里,却往往是一个暴发户的形象。但至少他们已经有希望改变他们下一代的命运,这的确应该说是他们的成功。然而这种成功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并非是完全通过正当的手段得到的,只是很好地利用了现在
的环境,这并没有普遍意义。

幸好中国人民一贯是最善良的、最能忍辱负重的,而且现在没有毛泽东。但是他们也还是会有不满,比如王斌余。凭什么都是一样的人,只是出身不同便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即便是在城里,出身不同的人因为社会关系的不同,也存在着一些差异。这些差异现在看来有扩大化的趋势。所谓的“封建等级制度”依然存在于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平等中隐含着不稳定和不和谐。

上周八卦(2005-10-30)

前言:色色说偶昨天没八,实在是因为最近以来的周末都比较忙,所以我想以后就把周日这一天专门用来贴网摘好了。

2005-10-29

  • 罪犯泄密 #
    网上消息指称,自杀20年的香港知名女星翁美玲死因大公开:惨遭3男强奸,万念俱灰下开煤气自杀。

2005-10-28

  • 评论:谁仇富?仇甚富? #
    一言以蔽之,老百姓仇恨的是“黑、灰、恶、暴、假、劣、奸、诈、赖”等九类非法暴富、为富不仁的有罪富人,并不是所有富人。
  • 严介和论道:中国90%的管理学教授都不懂管理 #
    和政府的基建项目合作,是太平洋现在和未来的主业。这块市场很大,我们可以美美地独享。惟一和我们竞争的,是中央直属企业,而他们在内耗成本、腐败成本方面根本没法和我们竞争商学院的教育都是失败的,中国90%的管理学教授都不懂管理
  • 未来谁为我们养老 养老保障面临制度“修补” #
    万恶的户口制度不解决,养老的问题还不止是钱的问题
  • 微软缘何畏惧Google? #
    “不清楚微软在多大程度上相信网络会成为未来的平台。它在打败眼前的对手后,总会收缩战线,重新致力于发展核心资产。这次可能也会采取此种战略。但这种做法恐怕无力阻挡终将来临的网络浪潮。”
  • 张曙光:个税法修正 拾了芝麻 丢了西瓜 #
    “说穿了,我们的个人所得税设计不是为了公平和调节收入分配,而是为了政府,一是为了增加政府收入,二是为了政府征收方便。”张曙光说。
  • 中国真正的经济学家有几个? #
    在接受记者“您觉得中国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的提问时,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丁学良回答道:“最多不超过5个。国内有的著名经济学家连在国际上最好的50个经济系里当研究生的资格都不够。有的经济学家还没有对经济科学做什么样的贡献就想着获诺贝尔奖。”
  • Xuite日誌:華客流行風 #
    此人自己的言论形容他自己也很合适
  • BT要“绝种”的互联网思考 #
    互联网不再仅是媒体和传播,一切新现象和新矛盾表明,永远不要低估了互联网的影响力,互联网不仅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且将重建新的秩序!
  • 卫生部官员不同意医改失败 称改革大方向正确 #
    卫生部一高级官员前日表示,卫生部从未表态说过医疗改革不成功,也不同意医疗改革不成功的说法。这位高级官员还表示,卫生部在医疗改革问题上的态度就是不争论,要扎扎实实地把卫生改革推进下去。

2005-10-27

  • “十一五”期间信息技术应用立法滞后有望改变 #
    因信息技术应用立法相对滞后,目前国家关于信息技术应用和信息化建设的许多战略决策缺乏法律保障。这一局面在“十一五”期间有望改变。
  • 北京一流经济学家年收入百万 二流也挣60万 #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北京的一些所谓一流经济学家的年收入在百万元至数百万元,二流的经济学家年收入也在60万元左右,这些收入来自于讲课费、咨询费、项目费、稿费、给利益集团服务(以独董的身份)等许多方面。嘴皮一动,就有了如此高的收入与回报,还有几人能凭着良心说话?
  • 大学生抓贼是谁的尴尬 #
    只有各部门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能减少这种社会角色错位的现象,这种错位归根结底是一种责任状态的缺失造成的,这是一个法制和有序的社会所不能容忍的。
  • 怀旧图片 #
    图中的管线应该是电力电缆,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三相90平方毫米截面的铠装低压电力电缆,当然也可能是截面小一些的高压电缆,这种活我曾经干过半年,熟啊。那时身体好,一顿能吃半斤大米饭。^O^
  • 放开一点,会死人吗? – demo@virushuo #
    当然,微软也没有公开说过开放msn协议,这就是微软的聪明之处了,适度的开放,不仅于自己无害,还能顺便打击用户。google更不用说,人家用的本来就是开放的jabber协议────根本就是来搅局的。
  • [挨踢人的IT]巴别塔、互联网、中国和整个世界 – Tinyfool@Donews Blog #
    世界上什么语言占主导,往往只跟政治和经济形势有关,现在英语国家国际地位强势,当然是英语占上风。他日中国政治经济在世界主导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金发碧眼都会点汉语了。

2005-10-26

2005-10-24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挨踢帖]面对3721流氓的无奈

做软件的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么一句近乎真理的话:

有软件就有BUG。

刚才一个朋友在GTALK上跟我说,因为他们公司是DELL的大客户,所以收到一封来自DELL的MAIL,主动通知他若发生“WindowsXP SP2遇到蓝屏问题的处理方法”。显然DELL对这种流氓还是狠厚道的,还有Slashdotcn也很厚道,只是说“CnsMinKP.sys可导致XP无法启动”,都不敢公开说:

就是那个流氓3721有问题!!!

这个问题很明显是因为3721本身存在着与Windows XP SP2冲突的问题——当然,硬要反过来说也行,毕竟从时间上说,SP2的发表是在3721之后的。换作别的软件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怎么办?

两个选择:一是不用这个软件,把它卸掉;二是暂时不用(如果是自动运行就暂时关闭自动运行),等待软件商提供补丁。但是对于流氓软件,这两种办法都不行,像3721这样的:首先,它提供的卸载功能纯属欺骗,并不能真正地卸载干净;其次,它被设计为启动运行并且除非有高超的技术否则无法停止。

去年说的MSN PLUS!也是一个比较流氓的软件,但跟3721相比还差得远。

这就是流氓软件的流氓本性。但是在这个环境里,流氓的又何止软件呢?有时候也只能是无奈如DELL和Slashdotcn。

补充一下:看了火炬的《这样的控制成本,不知道是否算得上高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厚道总是相似的,而流氓却各有各的流氓。

再补充:提供一个干掉3721的技术解决方案

其实我是很低调的

那个算BLOG价值的网站我前几天就看到了,也算过了,只是没好意思贴出来,因为比上次自己算的要少。结果今天看到很多人都贴了,那我也贴一下吧。


My blog is worth $35,566.02.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另外一件八事是,偶已经收到确认邮件,将于下周末参加中文网志2005年会,在名单中还可以看到本帮另两位常委的身影:刺猬色色。还有也是一年多未见的费老。^O^

补充一件八事是,mblogger当掉期间的访问流量图:

[补八]此行流水帐之三:言论自由的香港(19日)

差点忘记把mblogger坏掉那几天的八卦补上。

======八卦的分割线====

一下飞机便发现,香港是一个八卦的天堂。

接机的地陪是个女生,在从香港机场往市区去的路上,这个导游除了给我们介绍沿途的景点以外,就是跟我们说很多很多的八卦。起初还以为只是女生如此,结果从海洋公园出来,换了一个男的导游,一样是一路上不停地说八卦。

听了两个半天的八卦以后,我发现他们说的八卦话题方向还是很集中的。说得最多的是有钱人的八卦,其次是政府官员,最后才是娱乐明星。看来娱乐明星在香港并不太值钱,据说不管多大牌的明星,在红堪体育馆开演唱会,门票也是很便宜的。具体多少钱我忘记了,但肯定比在上海虹口足球场开演唱会时的门票要便宜狠多。

晚上去坐船夜游维多利亚港,坦白说,比上海的夜游黄浦江差多了,外滩和陆家嘴晚上的灯光多好看,而维港夜游只有到会展中心过去一点靠近中环这边才有一些不错的东西。不过维港夜游有一些浦江上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赌船。据导游说这两年香港的游船都不好混,很多都改成赌船了,一到晚上就开到公海去开赌,包括集美号现在也是如此了。

后来夜里我们还跑去传说中的铜锣湾逛了一下,感觉环境也不如上海的淮海路。当然也许是因为香港地方小,所以感觉比较压抑的缘故。但很多东西的确是比内地便宜不少的——除了食物和饮用水。

下船后,有同事感慨道:没来之前觉得香港很牛的,来了以后才发现,祖国这几年发展很快啊

刚到香港,两位地陪就不断地警告我们: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你们会碰到很多练功分子,他们会向你们派发宣传材料、光盘什么的,千万不要拿,否则出境时在海关会很麻烦,这种事我们旅行社是搞不定的

果然晚上上太平山时就碰到了,在半山那个看香港夜景的地方,一下车就看到一大群练功分子在用几台小电视放着各种宣传片,派发着各种印刷品和光盘,我们小心地避开他们去拍了香港的夜景。临上车前,我突发奇想地想把这样一个“言论自由”的景象拍下来,便绕到一旁,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正要端起相来拍时,忽然一阵寒意从后背升起,周围的人群中仿佛有一种慑人的眼光看过来,我找到不到那目光来源,但是却能很肯定地感觉到。樱木花道练过的那种能杀人的目光也不过如此。我赶紧打消了念头,收起相机,灰溜溜地上了车。

后来在黄大仙庙门口附近又看到了这样的宣传架势,不过因为我们到那时正是午饭后,天很热,那些练功分子大概都在午睡,所以只看到几块图板,并没有看到人。

还有在会展中心参观时,那个男的地陪又跟我们说,这个会展中心是为香港回归而建的,当时就是考虑到以后可能会用于很多国际会议,所以是填海建了一个岛,然后用两座桥与香港岛相连,这样以后保安工作方便一些,免得游行示威者闯入会场。回来时在飞机上看了一份《香港商报》其中就提到年底的某次国际会议期间,对游行者的安排问题,有人提议把他们安排在老的启德机场(在九龙半岛),这样可以隔着维港看到会展中心,而且地方也宽敞。

看来香港的确很注重这一点。

按行程走了几个购物点,碰到的都是内地的旅游团,不论是买手表、珠宝还是数码产品,每个地方都如同菜市场。最寒的就是在凯旋珠宝,我们在外面听了那个销售经理作的产品介绍后,他转身把一面雕花石膏“墙”推开,一阵喧嚣扑面而来,我们全都大吃一惊,原来里面别有天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面积巨大的销售区,里面挤满了人,而且是人声鼎沸。我们小区的菜场也从来没有这么吵过。

用技术手段应对违反创作共用协议者

在《再谈License的问题》中我谈了一下违反创作共用协议存在的法律问题。但是目前来说,《我们的法律》还很难解决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感谢ZOLA提供了一个方法:在页面中加入防止被FRAME的JS代码。以下是ZOLA的代码:

var web = document.location;
if (top.location !== self.location) {

alert
("你现在访问的是"+web+"n 检测到你使用框架浏览本站内容,本页即将跳转到创作共用约定页面。n 请不要使用框架跨站调用本站内容。n
请遵守Creative Commons协议。n Zola'BLOG授权方式为:署名 · 非商业用途 · 保持一致");

//这个比较好,可以转到特定的页面提示一下.
this.location="http://www.creativecommons.cn/licenses/by-nc-sa/1.0/";
}

可以去看看我在这里使用后的效果:例子

BTW:费老是个厚道人,他认为这样做对通过frame调用网站来阅读的读者有失礼貌,所以加了一些说明文字。

我觉得有道理,因为通过frame来阅读的读者很可能并不了解这样一种情况,所以我也改一下吧(详见我的页面源码)。^O^

猛禽语录:RP Gap(有修正)

今天忙得很,好不容易有点空,先写几句,更多八卦稍后已经放出……

====RPWT的分割线====

下班路上总算把当时的情况想起来了,现更新如下:

昨天的峰会上,其间谈及某人(因为不太厚道,故隐其名)。

刺猬说:“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起前某某地的实习生。”
辛曝露说:“我一般会想到《(某米国肥皂剧)》里那个。”
我说我也是会想到这个。
刺猬问:“里面的哪个啊?”
我就和辛曝露一起解释说是那个谁谁的妹妹,他才恍然大悟。
然后我就说他狠猥琐,只会往那里想。而辛曝露的RP显然比较好,没有听明白。
他迟疑了一会后问道:“那个实习生不是叫什么什么吗?”
我说:“全名叫做XXX·什么什么。”
然后辛曝露也恍然大悟道:“看来是有代沟啊。”
我说:

什么代沟,这是“人品沟”的问题。我们可没有这么严重的RPWT。

辛曝露补充说:“正是因为有人品沟,所以没办法读到每一句话都会心地、龌龊地一笑~~”
刺猬在一旁作得意状。

===八卦的分割线=====

喜迎grace,重聚上海滩

mblogger终于康复了

前不久,嘟嘟刚建议大家“增加域名绑定功能”,没过几天mblogger就当掉了。

与其它BSP很不同的一点就在于,mblogger基本上是一个非盈利机构,两年来,老王等人义务建立并维护mblogger,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但是对于Bloggers来说,连续近一周时间不能访问自己的Blog也是一件极其郁闷的事。当BSP正常的时候,一般人也不会有这种体会,可是等到这种事发生了,那就着急也没有用。

因为正好mblogger坏掉期间,我不小心吃了冰箱里的过期食物,结果中毒了。幸好不是流感,不然说不定就被隔离了。-_-|||

既然生了病,也就没精力再8了,所以mblogger的故障对我的影响相对来说就小了一些。不过我还是看到有很多朋友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想要离开mblogger的意思。这个,人个意愿也不好强求。但我是觉得真要换,除非自己建一个,用别的BSP也好不了多少。因为今年一月份mblogger被关闭三天那次我就试过了十几家BSP。个人觉得没有一个能完全满意的,最后还是自己建了一个“鸟眼观圈”才算安定下来。

但毕竟在mblogger混了很长时间,积累的东西也很多(虽然我都有备份),所以我还是想留在这里。为了安全起见,如我现在的公告中所说,特地搞了一个域名绑定,请大家今后通过此域名访问:

blog.we8log.com

另外,RSS订阅也请改用:

目的也只有一个:万一mblogger再出问题,我可以修改此二者的转向,始终保证它们能够正常访问,也算是提供一个好的“用户体验”吧。^O^

李敖与鲁迅

老李回去已经很久了,但余热还未消。比如这几篇就是关于老李演讲中的一些历史问题的讨论:

[1932年美国拖拉机进城回顾]
李敖讲的美国军队开枪真象
历史资料:李敖提到的1932年发生在美国的一场风波
从李敖的清华演讲谈几个历史史实

我只是历史爱好者,不敢跟人家专业人士谈这些,还是谈点八卦比较适合我。

我说过,要暂时做老李的FANS的,所以一段时间以来,我收集了很多关于老李的节目:除了三次演讲以外,还有一些如《鲁豫有约》《康熙来了》《综艺大哥大》……等八卦节目(BTW:与几年前相比,鲁豫远没有以前好看了,特别是笑起来很有一种很恐怖的效果。-_-)。结果看老李自吹那个送花的故事吹了三次,第一次听他说起还觉得很不错,高招。连着看了三次就受不鸟乐,恶心得很,最恶心的是旁边的主持人还要装模作样像是第一次听说似的——当然,她们也可能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别人的节目是没有必要看的。

除了这些八卦,我还看了在演讲提问时有人提到的,老李在《李敖有话说》里反鲁迅的那几集来看。正如方舟子这篇《李敖这种水平也能骂鲁迅吗》(还是从令狐发给我的一个JAVAEYE上的帖子链过来的,看来搞技术的人都挺关注老李的)所说的那样。不过老李其实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做秀归做秀,他不算完全昏头,因为在某一期综艺节目(看太多,忘记是哪一期)里有人跟他提起这句“五十年来,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的事,他的回答是:“你要是相信了,就是傻瓜。

有两集《李敖有话说》里,老李拿了一本澳门大学的老志钧写的书,讨论关于鲁迅的欧化文字问题。关于欧化文字的问题,BLOG上的老方也谈过(不过现在他把BLOG给关了),说的跟老李差不多,不知道是谁抄谁。不过老方似乎对老李也没有什么好感,大概是不会抄老李的话吧。不过我是这样看的:毕竟当初搞白话文运动,就是为了让写出来的文字让人容易看懂,目的就是为了贴近口语。而随着文化交流的发展,各种语言间互相影响是正常的,弱势的一方受到强势的一方更大的影响也是正常的。而欧化的文字正是这样一种正常的表现,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就像老方喜欢没事写点骈文一样,很正常。

按老李这种挑毛病的方式,他自己那几千万字里毛病肯定更多,只是他还没有到有人想去挑他毛病的程度罢了。

当然,我也不是因为喜欢鲁迅就要把老李打倒。而且人无完人,老虎庙就抓了一点鲁迅的小辫子:《鲁迅的刚愎自用和无理行经》《“鲁-蛰之争”中鲁迅的虚伪》。这也很正常,都是正常人嘛,老李还喜欢泡20岁以下的小MM的说(他自己说泡的最后一个小MM是在他68岁的时候,泡了一个84年生的,PF得五体投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