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的力量

这篇是28号写的,因为风格不对,本来是不想POST到这里。不过因为今天想不到什么可写的,就拿来凑个数。^O^

=========情色的分割线(注意:情色不是色情:P)============

今天,已经看到有两个人推荐了同一个BLOG。这样的事便是FRJJ刚窜红时也是没有发生过的。这个BLOG就是木木:一个视频舞女的身体日记

我昨天在《是不是潜规则》中说了清新县的事,对于他们来说:贫困是一种财富——不是口号,是真正财富。那么在木木的BLOG上,我看到了:情色是一种力量——不是广告,是真正的力量。

开始我以为会看到一个新的木子美或是流氓燕要不就是FRJJ。但是看过之后发现,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能有约五万的访问量——最近更是以一天接近一万的速度增加,绝不仅仅是因为情色。

我是从最新的一篇开始往前看的,差不多是从《一顿三个男人的饭55元》这篇开始改变最初的看法——一个认为马原是“八十年代最优秀的先锋作家”的女生,注定是在“扎堆扎堆的张爱玲们和扎堆扎堆的胡兰成们塞满了这个城市”中与众不同的一个女生。她说:“这样的男人再也没有了。死的死掉,淹没的淹没掉。”这实在让我们这些孔雀男们汗如雨下。

木木说《我是舞女我是党员》,这个“代表着一种另类的先进的文化”的师大历史/中文双学位的党员,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矛盾地生活在这个精神分裂的世界上的我们的影子。她说:“虽是舞女我也有自己的原则”,与此相对的正是某些人心中想的:“虽是D员我也没有自己的原则”。

木木语录:在一个没有理想的时代,一个女人的幸福就是在被男人操着的时候能听到一声“我爱你”

面对杨秀贞婊子的立场,无数的向忠发们只配享用周恩来送他们的那句话。与视频中赤裸的木木相比,我们更像是被扒光的一般,无地自容。“在嘲笑着芙蓉姐姐的同时,也和芙蓉姐姐一样不知道自己是谁。”在这个“没有理想没有信仰也无须立场的时代”,我们猥琐地活着。

憨大阿根已经死了。他是一个智者——“你这个傻瓜,你以为你很聪明对吧?你难道不知道书有很多种读法吗?”。然而这个智者已经死了,活着的只剩下我们这些庸人。天地间回响着智者的冷笑……

你这个憨大……

数字化大跃进

前两年有一个朋友从PC平台转去做机顶盒方面的开发去了。那时正是维纳斯与女娲之争平息后,以及.com大泡沫破裂后,整个IT市场最低谷的时候。说实话我当时很不看好他们,我觉得随着电脑的进一步普及,这一领域的发展并不容易。虽然他们一帮人中不乏曾经和陈天桥一起创业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人家果然是有长远的眼光的。

前几个月偶然看到一个贴子说杭州要强制推行数字电视,当时觉得颇为可笑,不过还是收藏到del.icio.us里了,今天去看才发现那贴已经被删除了,早知道收到365key里,还可以保留一个快照。

之所以想起这事,是因为昨天熊说深圳也在干这种QJ民意的事

看来数字化大跃进的时代已经到来。

难怪陈天桥会在盒子上押下重宝,都是有眼光的人啊。

前几天看《新闻联播》——表B4偶,偶8素故意滴,吃饭时不小心转到CCTV的——刚好报道了偏远的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为大家免费提供机顶盒,实现了全国首个数字化电视县。

不厚道啊,害我嘴里的一口饭差点就喷出来。-_-|||

县领导的政绩相当的不错啊。另外,那个盒子供应商的业绩看来也相当不错。还有数字电视运营商,它们的业绩很快也会不错起来。

这就是他们的动力。

新华网今天的报道来看,这种所谓“一免一征”的做法很可能会在全国推广——如同大跃进时推广亩产十万斤的“经验”。不过这只是“胡萝卜”的部分,在那个关于杭州的贴子里还提到了“大棒”的部分——这可能就是它被删帖的原因吧——在某个deadline之后,全面停止模拟电视信号提供!

我们正在被驱赶着跑步奔向数字化电视时代。

====补充一下的分割线====

熊说:……但如果这卖小黄瓜的先让一部分人爽起来,大家听得那一部分人叫得确实更销魂,自然也心痒痒的去买了……

这个,咱就要站在领导的角度来看问题了是吧。这样等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普及”的目标呢?那个时候领导还在不在这个岗位上了呢?领导再大公无私也不能这样为他人做嫁衣啊。这是领导要考虑的主要问题,所以这事推起来一定要有力度。

再从盒子供应商的角度来看。技术发展是日新月异,不赶紧把这批盒子卖掉,过一段时间有什么新的技术出来,他不是血本无归了嘛。所以一定要先捞回一笔再说。

再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早普及早收钱,一户一个月多收十块钱,十万户一年就是1200万啊。它能不出力推嘛。

所以,呵呵……

我谋杀了一个BLOG?!

刚从财务接了一个报表的BUG回来要改,就收到帮主和彩妃发来关于某人BLOG的落幕报告(事关重大,也就不管他低不低调的问题了),貌似偶有谋杀的嫌疑。-_-|||

真是罪过啊。

8过即使是作为嫌疑犯,也有为自己作无罪辩护的权利吧?

事件陈述部分

故事要从19天前说起。话说那天我在该BLOG上留言说:

这样的爱不一定更美,但一定更加滴让宁念念8忘:
TNND,那天晚上咋就木有去敲TMD门捏。

便点燃了一条导火索。之后我又在此基础上发挥了一个加强版。于是让他“感到很难过”。这我只能感到很遗憾。至于彩妃的这篇批判文字,我承认是代表本帮意见的。这于是让他开始讨厌我了。这我没办法,没有人能够让所有人喜欢,或是让人总是喜欢的,所以我不道歉

事件的升级,直至现在的结果是我所没有料到的。没办法,在论坛上混的时候就经常跟比较熟的人开这类玩笑,如果事先知道他对这个话题如此敏感,我可能会厚道一点,比如删除那个不厚道的加强部分。

但是现在,我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自辩部分

在落幕报告中有这么一段是针对我说的:

还有猛禽,更加无耻,引用我的文章,居然断章取义,导致我所要表达的意思到了他那里完全走样,这样低劣的手段都用!我几乎已经不屑和他说话了。但是我最后还是要骂猛禽:猛禽对我内心的“爱情观”采用了嘲讽的态度之后,居然为他自己辩解说“我同样可以用自己的态度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种白痴话都亏猛禽说的出来!这就像猛禽自己在家里给自己“打手枪”觉得很爽或者不爽,都不管别人屁事,但猛禽你要是跑到别人家里强行给别人“打手枪”,你认为别人会爽吗?

第一,关于“断章取义”的问题。

我开始是觉得比较莫名其妙的,甚至帮主也这么说我,真是很奇怪,我一向引文都很小心的。但是刚才回顾这一事件时我看到了所谓的“断章取义”,比较《我不道歉》和《我的道歉及其他》中的那一段文字,下面注明红色粗体的是二者不同之处,大概就是被他和帮主认为我在“断章取义”的部分了:

由于上次那篇“爱情需不需要敲门”的问题上,让我开始讨厌猛禽了。当然我不是讨厌猛禽的观点,对于爱情任何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不足为怪。但,猛禽不应该用嬉皮的态度来调侃我的爱情观,更恶心的是居然拿两张photoshop改过的图来讽刺我,这点是让我最耿耿于怀的!

对此我无话可说。因为我写我不道歉》时,是直接从原文复制粘贴的,当时原文的确没有这两处文字。也许是他当时还在修改未最后定稿,但我绝不是有意篡改他的话,我的人品还不至于这么差吧?

话说回来,如果当时我有看到这两段,那篇我不道歉》就不是这样写的了——毕竟那两张图片的确非常的不厚道。-_-|||

第二,关于“跑到别人家里打手枪”的问题。

关于这一事件,我除了最初那个回复以外,之后就没有在他那里回复过关于这一事件的评论,只在我自己的BLOG上写了上面说到的两篇而已,我就不知道这个“跑到别人家里打手枪”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在自己家里“打手枪”也不行吗?这种事貌似他干的比我多吧?

结论

偶可是无辜的啊。TOT

我也来谈谈365kit

前几天donews搞的365kit上线了,掺和到这事里的熟人很是不少。我是在tiny那里一看到就去注册了一个。虽然刘韧不惜大作广告,但是普遍反映是:尚处于有潜力的阶段,还有不少路要走。比如吴鲁加这篇herock这篇

火炬作过两篇回应文章来谈了一下大家关注的方面:《写在365kit边上》和《关于安全问题》。

因为目前暂时只支持用客户端程序从MS Outlook中导入,可惜我从来不用MS Outlook,所以完全用不上,自然也提不出什么意见来。不过SNS用得多了可以谈谈横向的比较。

据说365kit是以plaxo为原型开发的,我没有用过这个plaxo,不过试过的一个ringo跟它们有几分相似。但是似乎只有当你的朋友也是ringo的用户时,才能记录在案。而且它的添加方式也不能手工添加,只能从YAHOO,AOL,HOTMAIL,GMAIL四个邮箱里导入联系人信息——如果对方也是ringo用户,可能可以直接导入,但如果不是,就向对方发邀请信。很奇怪的是,我是收到茱丽叶的邀请信后注册的用户(那时她还没有把我从MSN里删除,所以无意中给我发了邀请信),虽然我没有导入我的联系人——因为我不信任它,不愿意在它的界面上登录我的任何一个邮箱——但至少向我发送邀请的人应该在我的联系人中吧。可是没有!难道每个人都要互相邀请一次才行吗?真TMD难用!所以我就没再用它了。

前一段通过这种导入邮件联系人列表后发邀请的SNS有很多。比如臭名昭著的sms.ac,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的,打着可以免费发短信的幌子大面积传播了一段时间。后来我仔细研究了一下才发现,它那写了一大堆支持的国家和地区的手机运营商全都是:即将开通。原来是上当了,所以我当即就退出了。

至于其它通过邮件邀请的SNS如hi5圈网中国Linklist……这些跟UUZONE比较相似,跟365kit没有什么共同点,就不说了。

前面说了那么多关于ringo的问题,其实也是我希望365kit能够改进的方面。

比如herock提到的关于邀请的问题。我希望的邀请方式跟他说的差不多,而且不但需要能够选择是否发送邀请,还要能在列表中选择发给哪些联系人。当然邀请信预览也是必不可少的。有一些SNS的邀请信中只记录了发送邀请者在该网站的注册ID,对于有些人有几个ID的情况会给受到邀请的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在这一点上,365kit使用E-mail作为ID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除此之外,我在tiny那里留言提到,我觉得还有必要提供手工添加联系人的功能。因为虽然这是网络时代,仍然还是有很多联系人是通过传统联络方式联系的。

另外,关于365kit的联系人信息同步更新功能(即所谓的“你朋友的手机换了,同样也能自动更新到你的通讯录”)是不错——ringo也有,但是这个功能只对已经注册的365kit用户有效,但要考虑到,并非所有的联系人都会是365kit的用户——出于种种顾虑或这个联系人根本就不是个网络人。比如:有两个用户的联系人列表中有同一个联系人,而这个人不是365kit的用户,这个人的联系信息如何更新?

虽然火炬说“有客户群,那就应该做下去”,但是对365kit这种应用来说,如果只考虑联系人都是用户的情况,则必然需要有巨大的用户群才能体现效果,否则新用户就会像我用ringo那样,可能出现连一个联系人也加不上的情况。因此我认为需要对非用户的联系人提供较好的处理,才能有助于用户群的扩大——对于这种应用,用户群越大就会越好用。

关于客户端——因为我连Outlook都没装,就没有下载来看——我想是不是可以增加一些功能:比如提供通过红外线直接从手机中导入联系人,通过邮件客户端(至少要支持OE,Foxmail,Thundbird等)的地址簿导入联系人等。

当然安全性和隐私保护是最重要的,365kit有一个好的基础,就是donews已经有一批信任它的用户。建立用户的信任是很不容易的事,所以这会是365kit的一个巨大优势,一定要保护好。

这事还真没人知道–写于昨天

因为万恶的户口制度,偶8得8去办所谓的居住证。花了近一周时间准备各种材料——在中国,人不如所谓的材料管用,有材料的人,才是有效的人。而没这些纸片,很多时候就连人都不算的。

然后是排队体检办健康证——昨天白跑了一趟,原来只有周一和周三有办,我以为是周一到周三。-_-|||

这都还好的。体检完就去办所谓的婚育证明——这玩意儿之前在老家办过,不过已经过期两年了。结果到了街道计生办,那个阿姨说过期了也要带来,只好顶着大太阳回家拿了来。然后另一个阿姨查看了我提交的一堆材料后说,还要居委会开一个证明。偶晕,早不说。

乖乖回小区找居委会大妈去,没想到这里也麻烦。大妈们说这事不归她们管,她们也不知道我结没结婚,生了几个孩子。然后看了一下偶的年龄,又说了一句:都快三十岁了,要是我们给你开证明,重婚什么的怎么办。晕,偶都在这个小区住了两年的说。-_-|||

然后她们建议我回户口所在地办这个证——我都出来混了七八年了,户口所在地更不知道情况。她们又给街道办打电话,街道办又提了一个新建议,让我去公司打一个证明。晕,貌似这种私事公司更有理由说不知道的吧。

看来这事还真没人知道了——因为光是自己知道是不能算数的。

是不是潜规则

昨天我在《被污染的只有水么?》中说到当地环保部门利用手中的“合法伤害权”与造纸厂达成默许排污协议的事,令狐在回复里表示不同意。

应该说就这个案例而言,的确不同于吴思对“合法伤害权”的定义——在他的定义中:伤害与不伤害都是合法的,掌握这一权力的人有选择的自由,而被伤害方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来换取对自己有利的那种选择。

但在这里,当地环保部门对造纸厂的“伤害”权是不同的,在这里“伤害”是合法的,不“伤害”是非法的——纳税人养着他们,给他们管理环境的权力,不是用来牺牲纳税人利益来换取他们的好处的。所以,他们以非法的不“伤害”来换取利益的行为自然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这一点必须要说明一下。

然而问题在于,当“法”的地位低于“潜规则”的时候,“伤害权”是主要的,合不合法已经是次要的了。

这两天清新县一不小心就成名了。其实那个领导也挺冤的,他们不过是照“规矩”办事。因为大多数情况下,穷困地区的钱都来自那些来考察的大爷们,不把他们侍侯好,哪来的钱?据说有些地方甚至故意不愿意改善贫困面貌,就是不想断了财路。刚在论坛上还看到有人谈起去某贫困地区支教,没有条件洗澡,学校就请他们去城里桑拿,目的无非是让他们回去以后为那想办法弄钱罢了。

正是因为大爷们掌握着财路这一个“伤害权”,所以才会形成这样的规矩。

在这种群体博弈中,“潜规则”成了一个平衡点。

被污染的只有水么?

今天《第一时间》又是马斌主持的。终于看到上周风传的四川发生不明疾病的事件得到官方的证实。这个不说了,说另一则新闻:

7月9日,某村所有水产养殖户的鱼忽然之间全部死亡,看着鱼塘的水面上漂满了一片白花花的死鱼,村民们哭得老泪纵横。全村的养殖鱼总损失超过200万斤!

一个老头说他跟亲戚们借了十来万来搞养殖,现在亲戚的孩子要结婚了,他都不知道上哪找钱来还人家。另一个中年人更惨,他有三个孩子,最大的一个刚上高中——超生的问题先不说——现在他只好让孩子们都辍学去打工还债了……

那么鱼是怎么死的呢?记者调查了解到,唯一的大污染源是距这个村子上游五公里的一家造纸厂,据村民说,每年汛期它们都会趁机排污。而当地的环保部门却很肯定地说,它们的排放是合格的。记者在该厂排污口装了一瓶已经呈黑色的水送国家环保总局检测,结果超标40倍!

对于当地环保部门,偶是无语了。地球人都知道他们肯定是充分利用了手中的“合法伤害权”,从那个造纸厂拿到了好处的。这里的潜规则就是造纸厂出钱,环保部门闭眼。至于像污染这种经济的外部性问题,是由所有人承担的——在某种认识下,就是所有人都不必承担。只是现在,村民们成了直接承担者,付出代价却没有补偿。于是问题出现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感谢媒体——特别是央视——没办法,已经禁止跨地区监督了嘛。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节目中没有说道:

如果这些鱼没有死掉,那么它们将被运到市场上卖掉,以换钱来给那个老头还债,供那三个孩子上学……而这些鱼最终是要进到我们的嘴里!——没死的鱼并不表示未被污染!

有人批评过我,说我不好好干偶的程序员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装腔作势地在这里讨论什么国计民生。问题是,这些国计民生的事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

这就是一个例子。

潜规则的明化

今天看到一个经济学家对立法的有趣提法:听听“狗的叫声”。其意思大致是将民间约定俗成的乡规民约以立法的形式加以规范化,以避免法律与实际情况脱节。

换到中国的情况,差不多就是把实际运行的潜规则拿来立法,这什么或那什么通通明码标价,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但仔细一想,还是行不通。既得利益阶层掌握着更大的强制力量,未得利益阶层与之根本没有可比性。如吴思说,这是产生潜规则并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元规则。

如何使强制力量真正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去干如砸瓜之类的事。或者简单地说就是:如何对强制力量进行约束——道德显然不是个好办法。

宪政是一个办法,宪法就是起这个作用的。如今天在豆瓣看到的一则书评所说,其中引用了书中的话说:“它(指宪法)要防的是治者之恶,而非被治者之恶。

问题还是在于:文字形式的法律必须有一个机制来保证它被切实有效地执行

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下)–并后记

发于mblogger:《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下)

发于CSDN blog:《软件与中国古代史:政界往事(下)

软件与中国古代史系列后记

两年来,我写这个系列也颇有几篇了,算下来废话的字数也很不少。但仔细看看,有价值的内容也不很多。想想我曾经也批判过这种《高来高去的扯淡–所谓的〈软件工程师与程序员的差别〉》,而实际上自己扯的淡一点也不比别人少。sigh~~~~~~~

所以,现在该是告一个段落的时候了。

另外,因为接下来我将有一些别的正事要做,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看这些杂七杂八的闲书了。再说看了也没什么实际的用途,写这样东西就更是除了发点牢骚之外,对现状起不到任何的改善作用。

多说无益,不如就此打住。

等我学习两年后来再看看吧,也许会有更好的体会。

终于升了

昨天《第一时间》里终于看到颖颖回来了。而当天最重大的新闻莫过于前天晚上,央行宣布人民币升值2%

其实最一段时间以来,新华网每天都发布人民币市场汇价,这是很反常的,所以我一直怀疑升值就要到来,果然说来就来了。经济学家评论说这次改革“出其不意”。我倒觉得是早有预谋。从去年央行坚持固定汇率,到今年不断有可能放开的消息出来,再到月初的G8会议,都在预示着央行对人民币升值的态度正在走向改变。只是昨天这个时间还是比我预料的来得早了一点。

BTW:选在周四下班时间宣布,这个时机也算是选得好的了。因为本周只剩周五一个交易日,可以看看市场的反应,然后又有一个双休日作为缓冲。

再说幅度,2%的升幅我觉得是很合适的,虽然比普遍预期的5%要低不少,但毕竟是开了一个头。而且也很符合中央反复强调的态度:渐近式的汇率改革。既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目前的汇率压力,也可以尽量防止金融市场的动荡。

但最关键的还是这个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很重要,这可是先进性的体现。稳定是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八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前车之鉴。所以这次的汇率改革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在人民银行公布的美元交易中间价上下千分之三的幅度内浮动。

当然,升还是不升一直都是个问题,因为有利有弊。比如对国家外汇储备来说,以人民币计算的话,损失将达1184亿

不过最近CPI上涨进一步放缓,有经济学家称存在着潜在的通货紧缩风险。现在人民币的升值有可能增加这一风险。

至于其它的影响,比如房价等,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

====升值的分割线=====

今天又花了半天时间看了一篇(其实是几篇的汇集)《人民币升值这档事》。

对于那个来自天涯的均衡理论的说法我觉得是比较片面的。

倒是后面那个讨论房价的值得一看,相当内行的人物。虽然他对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是错误的,但他的那一套用期初值折算的方法来比较房价与房租的方法是很好的,只是这个计算结果比较惊人。起先我还怀疑他所取的加权存贷款利率5%和8%是不是太高了,刚查了一下过去十年的利率变动情况,看来差不多。

与我在《自住,还是卖掉?》一文中的计算相比,他没有考虑均衡条件下的房价上涨因素,并且多考虑了一个折旧因素。他是把房产作为固定资产计算,70年后此项资产就将折旧到0。这是因为两者的目标是不同的——此文的目标是讨论现在高房价时是否应该买入,上次那篇的目标是讨论是不是该趁高房价时卖掉。

由于二者的结论基本上都是否定的,所以这样看来房价应该还是会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并且是一种有价无市的状态,直到博弈双方中的一方扛不住为止。

另外,未被考虑的因素中还有一个影响比较大的就是通货膨胀了。如果如那位鼓吹均衡理论的仁兄所希望的那样,直接放开人民币汇率,则可能爆发通胀,这个问题他估计是没有考虑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