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贫济富的税收和房价问题

据说税收的目的除了作为政府开支以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缓解贫富分化。可惜结果却往往变成劫贫济富,比如一直很多争议的个人收入调节税,国内这一税种最主要的税源是来自于中产阶级,很简单的道理:有钱人都有自己的公司,有多的是方法可以避税,这还不算偷税漏税的。还有最近闹着要取消的利息税也是,有钱人都投资去了,穷人才存钱。

在谈到昨天的杭州人质事件,清茶说:新浪的评论全是仇富的心态。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贫富差距闹的。

其实我要说的事跟中国房地产政策有关,最近以来,中央对此的政策与从前相比是大逆转的。前几天在网摘里收了一篇新华网的报道,说是北京等六城市将试点开征房产税。今天想翻出来就此8一篇,结果新华网报告该文已经删除。大概是上头改变主意了。

在《为利益共同体服务的御用知识分子》一文中,我说过:为什么已经知道症结所在,不对症下药,用一些有针对性的微观调控手段来处理呢?……因为那些房地产商都是既得利益阶层中的一员……使用那样的有针对性的手段,那是会直接触及到他们的共同利益。这个房产税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有可能会变成一种对既得利益阶层有利的事。

房产税的意思大致是这样:现在政府是把土地的70年使用权一次出让给开发商,开产商把这笔钱摊到房价里,而房产税就是把这笔钱以税收的形式从业主那里收,以达到降低房价(因为地价从房价中去掉了),提高养房成本,以抑制炒作的目的。关于这个,其实各方是有不同意见的。而新华网发布后又收回关于开征此税的报道,其中的意义颇值得猜测一番。

上面一段说的只是对此税种的设想,但实际情况未必能如愿。首先,这一效应只有对实施以后批出的土地才有效,对当前房价的影响是通过对投资者长期预期的影响间接达到的。其次,目前的土地交易本来就是非市场化的,土地成本对房价的影响很可能没有想想中那么大。最后,就是对实施前的房产如何处理的问题。

这些方面没有考虑到就贸然“试点”是比较危险的事。因为它的实际执行结果很可能是劫贫济富:富人的高档房产可以通过公司进行避税,炒家可以把税费成本转移给下家(实际上抬高了房价),最后承担这笔钱的还是买房自住的穷人。

在那则被收回的报道中,还有一部分谈到了房产交易税的问题,这倒是我比较赞同的一种做法,因为它只会影响到有交易的房产,比较有针对性。我比较反对一有问题就宏观调控,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也认为当前发展的问题是经济结构问题,要规避经济发展运行中的风险,可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调节,做到对症下药。而加息是宏观上的问题,影响到经济运行中的方方面面,因而不应当以宏观上的手段解决结构上的问题

像加息或是房产税这种影响广泛的宏观调控手段还是要慎用。

当然,上面收回那个东东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房市衰退的担心,如房市衰退结出的恶果》所说。

让人惶恐的伪科学

自从我去年发了一篇《反重力-_-|||》后,很多的反重力和飘升机爱好者通过Google或百度找到这里,旁征博引,长篇大论,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试图说服我接受他们的研究成果。其中不乏像“某科普杂志编辑”“北航的教授”等等。今天又看到有人在回复里留了他的专题BLOG,其中有不少国外的“专业研究”论文。看得我那真是叫不胜惶恐。

像《来自2036年的John Titor预言》这样的就只能算是伪科学的初级阶段。

因为那几篇论文中我只能打开一篇,就大致看了一下这一篇,偶英文比较困难,半天才看了一小段。虽然只是一小段,但还是很不幸地看出了一点点问题。幸好我有硬着头皮,顶住惶恐来研究一番,否则还真就要被他们给蒙了。

看来只有对科学的教育是不够的,还需要对科学精神的教育。否则科学反而可能成为伪科学的帮凶。

我之所以会有这样一种看法,不仅只是因为这个反重力的话题,还因为前几天在猫眼看到这么一篇《宇宙是一个幻象》,文章从一个科学事实出发,以量子力学的理论为基础,但讨论方向却巧妙地转向了“特异功能”等伪科学内容。

其实科学自从到了量子力学的阶段,已经是玄乎其玄,与伪科学也就一线之差。

有的时候真的是搞不清楚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了。sigh~~~

关于连战同志演讲的学习体会

媒体评论,今天是连战登陆之行的高潮。因为其一是上午在北大的演讲,其二便是下午与胡总书记的会面。

下午方面的消息现在还没有看到,刚看完了他上午演讲的全文,就说说这个吧。

北京大学是我们大学里面的翘楚,也是中国现代新思潮的发源地。蔡元培先生有两句名言:寻思想自由的原则,取兼容并包之意。这种自由包容的校风之下,长久之下北大为这个国家、为这个社会培育了很多精英分子。可惜这已经是历史了。看看YTHT的下场就知道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然后毕业于台大的连战又说起了与北大很有渊源的台大和傅斯年。这个傅斯年当年被毛泽东批判的时候可是排在钱穆前面的。还有一个排在最前面的胡适,连战也提到了。时光流转,现在我们知道这些曾经的“反动学术权威”级的人物原来并不是我们从前所知道的那样。胡适和傅斯年都曾任过北大的校长,不过因为傅斯年是代理校长,所以在北大的历任校长中没有他的名字。

提到这两个人,就不能不提到自由主义。但是为什么自由主义在中国它的影响大部分还是在知识分子中间,为什么如此?……但是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相信大家都有这种百折不回的决心和勇气。因为在各位的肩膀上,要担负的就是要为历史负起责任来,要为广大的人民来找出路。据说北大有学生不惜以千元重金求一票,来听连战的演讲,这里面的意义恐怕并不只是想见一见名人这么简单。因为有些话有些人可以说,有些人就不能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去听听那些可以说的人说,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谈完了历史就谈现在,连战说了一下两岸的改革。这个改革包括了经济和政治的。经济改革自然是不用说,大家都看在眼里,对政治改革方面就很有意思了。……(蒋经国在台湾的)所谓政治民主化的工作,包括排除了这种所谓威权的政治,奠定了一个政党之间,政党互动的一个模式。甚至于再进一步开放了党禁、报禁……当然,整个的政治改革,无论是脚步无论是范围,在大陆还有相当的空间来发展……的确是还有相当的空间,但发不发展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程益中获世界新闻自由奖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刚刚看到他的获奖答谢词。足以证明这个空间还有多大。

对于台独问题,我非常赞同连战所指出的,……这(指某些对他登陆进行批判的说法)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同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扭曲,因为讲这种话是从一个僵化的思维、冷战内战时期的一个思考来看问题、来想问题……

关于台湾问题,我越来越觉得:两岸在92共识的基础上,维持现状也许比所谓的“早日统一”更好一些。首先是更能为对岸的2千3百万民众所接受。而且一个在“人民民主专政”之外的“政治特区”,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面极好的镜子。

每日一博不是生理问题,而心理问题

临近放假,无心工作,没人来催就想办法把事拖到节后再说吧。

《=============以下是插曲==============》

话音刚落,机房里警报声骤然响起,服务器的RAID中一块硬盘出问题,整了三个小时才搞了个基本定,勉强系统可以用了

《=============赶紧继续……============》

打开toPim,把订阅的RSS一个个看过去,于是看到三联著名的“表哥”(“带三个表”,又名“按摩乳”)说道

博客的出现,其实跟人现在的压力增大有关系,人在压抑的时候就会想到发泄,写博客,其实是最好的发泄。不信你可以做一个调查,博客写的最勤快的人,基本上都是心理毛病最多的人,所以,压力大了,博客火了

貌似果然如此,Blogging得最勤快的都自觉站出来吧。-_-|||

虚构场景:

:我最近觉得一天若是没写博客,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做什么事情都有牵挂似的。
乙:你有心理毛病,患了严重的博客沉溺症
甲:这也是病?
乙:当然是病,不治可不行。
甲:那咋办捏?
乙:你没听说过么?有心病,找心心。
甲:心心是谁?
乙:这都不知道,著名的前黑猪帝国心理所所长稻草心啊。你真是太火星了,B4你。

楼下自觉站出来都到心心那里去排队吧。

哎~~哎~~那个谁谁~~~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你已经多久没博了?你不知道稻草心自己还每日一博的,没病的就少来添乱,别给整出啥病来可就不好乐。

看到几则关于中药的新闻

前几天刚在新语丝上看到方舟子把中药批判了一通,基本上跟老罗的观点如出一辙。

然后就看到一则消息说:中药的相关技术和配方中,92%被国外的公司所控制。

刚才又看到一则新闻说:一位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获得者(据说他的研究方向与中药有关)将与上海某中医药机构联合进行一些中药研究,并将把成果推向欧洲市场。

对于科学还是伪科学这样的问题,对谁都不能Gullibility。

看了一下“一统”的报告,我这里的访问量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搜索引擎,而其中又有相当一部分的关键字是诸如:飘升机、罗永浩中药等。

看来胡说也要谨慎。

关于跪求一杯水

“跪求”本是MOP上的一个BT用语,不过昨天上演了一个真实版。

一早就有人在QQ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永不乘坐厦门航空》。点开一看,原来又是关于航班延误的问题,厦航的飞机我倒是坐过两次,估计是运气比较好缘故,两次都没有碰到类似这样的情况。不过这次这个《深夜苦候延误航班 少妇下跪为婴儿讨热水》的醒目标题果然是很吸引眼球的。

刚看到凯迪猫眼上围绕着“一杯水”和“下跪”展开了一场大辩论,回帖的速度更是以页为单位增加。猫眼果然不愧是国内第一大政治论坛,就这样一个问题很快便被上升到政治高度。支持“跪求”的一方称对方“没有人性”,反对“跪求”的一方则称对方是“奴性”。我就觉得奇怪了,这至于吗?看来任何问题一旦被政治化了,参与者就很容易情绪化。

先撇开这些细节的问题不谈,单就航班延误发生后从各方的角度来看问题可能会比较清楚一些。

首先来看乘客。作为一名乘客,我买了你航空公司的机票,你不能让我按时出行,我当然有权要求相应的服务,这是毫无疑问理直气壮的。虽然作为一位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是什么都肯做的。但是话说回来,我还是不能同意“跪求”这样的做法,毕竟得到一杯热水的方法有很多,并非只有这一种。

再来看工作人员。谁不想航班按时起飞,晚上按时回家休息,但偏偏碰上延误这样的事,心里已经很火大了。乘客又有诸多要求,当然这些要求应该都是可以办到的,只是麻烦。但当那位母亲已经跪下的时候,那些仍然无动于衷的工作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最后看航空公司。厦航MF8322航班执行的是从广州新白云机场到晋江机场的航线,20:50起飞,21:50到达。据我所知,晋江离厦门也很近,但厦航起止于晋江的航班通常比起止于厦门的航班机票有更多的折扣,加之最近燃油涨价,成本压力也大。再说这次延误也不是因为航空公司的原因,所以他们认为提供了饼干和矿泉水,也就尽到了义务,毕竟航空公司是一个赢利性企业,还是要唯利是图的。只是他们没考虑到,服务不到位可能对公司声誉带来的损害。

其实换作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碰到这样的情况,结果估计都差不了太多。至于乘客,我不想说什么,毕竟我也是,碰到这样的事我也会愤怒。只是猫眼上的一些言论实在让人无语。他们应该在春运的时候去长途汽车站看看,那些被延误了十几个小时的民工兄弟们~~~~~

BTW:补充说明一下,厦门航空是南方航空的全资子公司,南航占有60%的股份,广州新白云机场又是南航的总部……

执法的目的

今天在公司的公告栏看到了上海市公安局发来的通知,当然是关于“类416活动”方面的。最近这方面的东东在媒体上很多,比如《认清本质 违法严究》(解放日报)和《借涉日游行扰乱社会秩序 打砸行为依法受到惩处》(文汇报)这两篇。

monami问道:当时那么多警察为什么不抓?

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中午吃饭时,几个同事也讨论了一番。其中一位就指出:

执法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犯罪,而不是事后惩罚。当时现场有那么多警察,却没有上去制止这种行为,而是在事情过去以后再把人抓起来,这本身就有违法治的目的。这些人的辩护律师应该抓住这点作文章,把官司打赢

呵呵,其实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法治。

这年头,连萝卜都靠不住

今天一早老板就在催上周五安排的事,我都还没做多少呢。没办法,昨天一个下午都在处理一个财务报表的问题。至于昨天上午,我已经说过了,toPim当掉了,我在研究Bloglines呢,这事当然不能跟老板说。

所以今天一天都在忙那个工作。这还不算,SAP的Consultor MM又打来电话,问我们的系统EWA数据很久没传了。这事我早就发现了,查了很久也没查出原因,因为英文不好,所以又不好意思给她们发Message,所以就拖了这么久。

所以现在才有空来写BLOG。以上部分是铺垫~~~~~~~貌似垫得太多了一点。

继昨天toPim当掉以后,今天似乎又当了几次。刚才上来要写BLOG时,又发现borland.mblogger.cn不能访问(意味着我不能进入管理),赶紧给老大发消息,还好发完消息才过一会就可以了,看来连服务器也怕老大。

于是想到现在这个年头,我依赖的网络服务是越来越多了,而且对它们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大,一旦哪个服务当掉,就无所适从了。所以我都习惯一式至少两份。

比如即时通讯有MSN和QQ;RSS订阅用了toPim和Bloglines;网摘用了365KeyFurl;相册有FlickrTextamerica;就连前几天在辛曝露那里看到“一统”后立即注册了一个,后来在Babyfish那里看到51.la也没有放过,于是连这网站统计分析也有两个了(BTW:刚才发现51.la好像就出问题了)。

不过这些一式两份的网络服务跟BLOG比起来还差远了,我数了一下,我注册的BLOG多达13个。-_-|||

至于Email就不必说了,从我上网以来到现在,申请的EMail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个。还有在各个论坛注册的用户,估计也有几十上百。不过现在还经常在用的EMail/论坛大概也就十个左右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网络是脆弱的。

这种脆弱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这些服务是免费的,就算自己弄个服务器也还要面临像33号令这样的问题,或是面临着这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所说的事,找个国外的服务商吧,还有“Great Firewall”呢。

目前还是“别把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的办法比较有可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