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人员的出路

昨天vcbear留言说:

这年头大多数家伙都有外快的路子呀

可惜我是属于另外的一小部分。-_-|||

其实像我们这些S搞技术的,哪里有什么出息。唯一的希望也就只能是指望那一点S工资了。

外快倒也不是没有试过,二年前曾经跟一个同事给一个客户做过一个东东,结果累死累活做出来,那个客户又说项目取消什么之类,结果一分钱没拿到。气S,早知道先拿点订金也不至于白干。

至于稿费,也就上个月《程序员》用了我的一篇文章,稿费现在还没拿到,不过估计也没多少,在《程序员》杂志社投稿须知说得很明白:

原创稿件稿费一般为每千字 80-150 元。

远不能跟别人在时尚杂志上发东西的稿费相比。

写技术书的事,我也干过。大概也是前年的时候,掺和到一个所谓的工作室里,写了一本跟DELPHI有关的书。基本上技术书的特点就是:

书的质量与作者人数成反比。

所以这本书也就没有卖出多少,加上那么点稿费还要那么多人分,最后我拿到的钱也就够几个朋友吃一顿的。

所以还是死了这份心,保住那份S工资就好。

BTW:下午出去逛了一下,买了几张碟。现在真是越来越先进了,连续剧都用MPEG4或RMVB压缩后,一张DVD可以装十几集,方便啊。

BTW2:新的烦恼是: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几部共计一百多小时的连续剧看完呢?

空白

本来从去年12月开始,我一直保持着在CSDN个人专栏每月至少一文的。但是,这个十月是一个空白。

一方面是因为公司的SAP这个月来问题多多,不但自己搞得焦头烂额,连顾问公司的一帮子顾问也都快被搞到崩溃。-_-|||

前几周有一个顾问还把程序给改错了,把偶们的数据都搞乱了,虽然现在俺已经把程序改回来了(还好他有注释说他改了些什么),可是乱的数据已经没办法了,那帮出纳也快崩溃了。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下了班还要给朋友写一个程序,结果这一个月也就没有研究什么值得一说的技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写的了。

不过空白总是可耻的,下个月一定要补上,至少两篇。^O^

周末

可惜明天还要上班。

这真是BT的一周,自打周一开始,本帮就在mblogger上进行了几轮大规模的BT活动。帮里帮外的bloggers都有波及。比如可怜的cynthia、gaolun和reallike。

被Applet折磨得够呛。好不容易搞定交货,对方说在老版本的JRE下跑不动,试了半天才发现老版本的JRE要求Applet和HTML在同一个URL下。麻烦撩~~~~~

BTW:央行开始加息了~~

BTW2:刚才令狐发来一个有意思的文章:《好公民不助长非法拷贝 — 请停止散布 .doc 档》,偶用FoxMail把它转成了简体版。^O^
虽然用FoxMail转起来略有一点麻烦,但至少比WORD强的一点就是:它不会自作主张。而任何经WORD处理过的标准的HTML,在保存后都会被转成MS特有的非标准HTML。

每天一日

今天是“全国男性健康日”。

伟人说:“电脑要从娃娃抓起。”

看了这则新闻:《学院书记下任务 舞蹈专业女生停课给领导陪舞》,恐怕就要被BT成:“男性健康要从领导抓起”了。

上海北郊环高速天梁断塌事故据说已经被确定为操作不当造成,祈祷领导们这次说的是真话–看吧,说谎说多了就是这样让人不可信任,R老师说得真对。

河南大平煤矿瓦斯爆炸事故,迄今已有129名矿工死亡,其他19人生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天气预报显示,最近以来,华中华南持续干旱,大部分水库都停止发电,以保证饮用水和灌溉的需要,广西部分水库甚至已经见底。

枯水季节的到来,同时也是冬季用电高峰。烧煤的火电将成为供电的主力。然而如新华网所说:带血的煤不挖也罢。

从失语说到IT人的说话方式

今天在稻草心那里看到《失语》,说到了中英文混用的问题。稻草心是因为在国外用英文比用中文多得多,时间长了难免失语。可是在国内–特别是IT业–却有很多人故意如此,五年前还在金山卓越混的知名写手猛小蛇就写过一篇文章,批判过这种事。

刚好昨天晚上我在等待程序编译的时间里,看了几页《彼德原理》(讲的是在组织中,个人的晋升极限问题,即每个人都将最终被晋升到他不能胜任的位置上),在其中的第十一章:《晋升极限的非医学指标》中说到一种情况:

不正常的说话习惯。

其中就有一条:

使听者莫测高深。

好好的中文不说,偏要夹一点英文。专业术语也就罢了,毕竟电脑这玩意儿是洋人发明的,他们顺带发明的一些词,暂时没有准确或统一的中文译法,用原文还有点道理。问题是偏偏夹的还是一些日常用语。sigh

其实这就是一种不能胜任的表现。

这样说来,俺昨天的POST也是一种不能胜任的表现。-_-|||

为了跟RLK斗法,俺大量使用了一些故弄玄虚的术语,以制造莫测高深的形象。

结论是俺不能胜任跟RLK斗法,故到此为止。

其实说了半天,俺只是想为自己英文不好作一个辩护而已。-_-|||

关于此事的典故见俺在帮主那的关于“彩旗亲戚管理”系统的回复。

再汗。-_-|||

补水ing

大染坊与骗人

前一段看了几页老萨的书,就胡扯了几句,权当是读书心得:《软件与经济》和《软件与经济(续)》。

RLK颇不以为然,并在回复中举《大染坊》为例,还意犹未竟地作专文论述:《看大染坊》。

不过很遗憾,不论是《大染坊》还是那个日本鬼子,我都不感兴趣。前者不过是一个电视剧,后者不过是一次成功的商业炒作。–BTW:关于清崎的RP,不需要什么流言,那个“富爸爸”是他同学的爸爸,不是他的,他叫那么亲热让人感觉“有奶便是娘”。-_-|||

相对来说,我更愿意去学习基于经济学理论。经济学基于严格的数学理论,对静态/平衡的理想经济情况研究是成功的,而在个体(包括某些特殊群体)经济活动领域是接近理想情况的,特别是对于宏观经济这样受个体影响很小的情况下,经济学具有很高的指导意义。

的确大多数成功的商人不是经济学家。这是因为实际的情况更常见的是动态的,非平衡的情况。如同牛顿力学在三体问题上的复杂性,但这并不表示经济学就没有用,或者说不如看电视剧或畅销书管用。

普利高津的耗散结构揭示了一部分的问题:在大量个体组成的群体系统中,在远离平衡状态下,混沌不可避免

而在这混沌中,总是会有一些局部成立的道理。如同伽利略实验前的亚里斯多德。

在那两篇文章里,我只是想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具有垄断竞争优势的企业(MS只是其中一例,SUN,IBM无一不是如此,8过RLK好像只看到MS,大概是MS的例子比较多罢-_-|||)如何利用和制造壁垒来维护和扩大各自的优势,而标准作为壁垒的破坏者,注定是不受欢迎的。

第二:受损害的永远是消费者。特别是壁垒造成了消费者替代成本的增加,而且被壁垒约束得越久,替代成本就越高。所谓决定权在消费者手里,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天真想法。

 

前两天俺又8挂了一下:《帮主好》,RLK觉得俺们不厚道了:《当骗人形成习惯——来上海一周年纪念》。

坦白说,俺们的确粉8厚道。-_-|||

不过,RLK也说过了:

做生意哪有不搞鬼的?不搞鬼的叫个傻蛋

骗人算搞鬼之一吧?

做生意时要会骗人,骗得多了就习惯了,习惯骗人是不好的。

那俺倒想请教一下RLK?你到底是鼓励别人骗呢还是反对?

令狐说得好:大师们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可惜的是,大师太多了

补充一下:不一定要大师多,就算只有一个大师,说得多了难免也会自相矛盾滴。

“狼来了”是教育小孩子的,成年人应该知道玩笑、恶作剧要因人而异、适可而止。

如果黑社会是一个没有一点幽默感的人,我们也绝对不会跟他玩这种游戏。

豆腐渣(续)

关于前天说到的天梁断塌事故终于有进一步的消息了:上海江杨北路一立交桥在施工时发生坍塌(组图)

详细的文字报道见:沪A30郊环高架桥坍塌 吊装仅5分钟伤4人毁2车

原来还是高速公路,不知道全线通车后再断裂是一个怎样的景象。

昨天的电视新闻说,据施工方称,是因为吊装第二道梁时不当,造成两道梁同时掉落。但记者未能找到施工方管理人员,据说是因为周末休息。

果然有领导风范,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能安心度周末。

事故是在桥下通车后五分钟时发生的。如果照施工方的解释的话,难道吊装未完全结束就通车了?

帮主好

那天PK,为了多找点人,一干人等掏出手机,电话短信一通猛CALL。因为临时通告,所以很多人已有安排,不能出场。

通知黑社会的过程最好玩。

yili发短信给黑社会,结果他在杭州。我们就骗他说我们一行已经在帮主的带领下也到了杭州。黑社会让我们告诉他地方,他来会合。小Y就告诉他我们在断桥–乌漆抹黑地跑到断桥去,有够BT。-_-|||

结果帮主发话,改在雷峰塔的售票处。
黑社会回一消息:雷峰塔有售票处吗?
我们不知道:那就雷峰塔下面好了。

然后俺的手机就响了:
黑:我是Robin啊,你们真的在哪里啊?
我:我让发短信的人跟你说话……
小Y:我们在书城对面的KFC……
帮主:手机给我……现在跟你说话的是帮主……
(说明:以下我们只听到帮主说话,黑社会的话是帮主转述及推测)
黑:……帮~主~好……
帮主:马上到雷峰塔下面囗囗囗囗囗(此处略去五字)来。
黑:你们不是在书城……
帮主:偶们出来混的哪知道什么书城好哇
·!#¥%#¥—%……
帮主:好吧,其实我们是在上海的杭州路。
黑:上海有杭州路吗?
帮众旁边小声补充:只有浙江路……
帮主:哦,是浙江路。没关系,我明天就找浙江路的瓢把子,让他改成杭州路
!·#¥%#¥……
帮主:……我们现在在浙江路……
·¥##……¥#……
帮主:……我现在一堆的钱都不知道往哪里砸……
(滴滴,偶手机灭电撩TOT)
估计黑社会也已经崩溃撩。^O^

 

另,吃饭其间,谈到下午在MSN上说服猫猫来代表刺猬出席时,因为猫猫需要向她们家老鼠请示(时代8同撩,猫也怕老鼠,sigh),故yili举例证明她介种行为这素8对的:

“我要去FB,打火机敢说什么?
猛大婶要去法国,猛大叔敢说什么?
帮主要去SPA五六张,我们敢说什么?”

俺们一帮宁一边说一边爆笑。帮主没笑,不怒自威。yili赶紧作乖巧状:

“帮~主~好~~~~~~”

后来去钱柜的路上,看到两辆警车周围围着一帮宁。
帮主说:介帮笨蛋,给他们报偶的名就好了嘛……这是什么路?
前面刚好一块路牌–北海路
帮主:北海路?改叫中南海路。
%@$#^#%&^……

 

帮主仙福永享!瘦与天齐!千秋万代!一桶浆糊!

豆腐渣

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上海某地发生天梁断裂事故,造成四人受伤。上网搜了一下,尚未有相关消息报道。明天有更准确的消息再更新吧。

看画面像是某高架路的施工现场,两道新做好的巨大天梁是今天刚刚吊装好的,周围露出的钢筋使它们看起来如同一只蜈蚣。然而就是这样两道新梁,在吊装好约一小时,就先后断裂垮塌,造成下面经过的四人不同程度受伤,并有多辆车辆严重损坏。

有关人士在现场说:据初步判断,是质量问题。

上帝保佑!幸好塌了!幸好那些FB分子贪污得太多了,偷工减料得太多了!

要是他们贪得少一点,后果不堪设想。等到高架建好,上下都通车了,再在某一天突然断塌……

让FB来得更猛烈些吧……

说到豆腐渣,不禁又让我想起几天前平遥古城墙的南城门坍塌事故。据“专家”说:这是古代的“豆腐渣工程”。

能屹立几百年才倒,古代的“豆腐渣”都比现在的优质工程要强得多得多啊。能把自己保护不力和为了所谓“政绩”(可怜这个词现在已经是贬义词了)造成的后果推给古人,这些“专家”(也是一个可怜的贬义词,人之过,词何罪,sigh)也算是踢球技术高超,强烈要求把他们调去国足工作。

刚才找新闻时还不小心看到这个《上海3.2%中学生有过性行为 其中只4成知道避孕》。我们的教育也是一项“豆腐渣”,只是它的后果就像是温水中的青蛙……

BTW:大平煤矿死亡人数增加到79人,尚有60多人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