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宜在上海创业

旧话重提

这是个旧话题,别人已经谈过很多了。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光是我看过的文章就一大堆:

上海为什么缺少创业家 | 大象公会
北京还是上海——创业移民的双城记
魔都互联网为何被帝都甩成渣(5):地域文化
霍炬甚至说:《力争以本篇终结北京上海创业环境之争

总结下来大象公会有这么几个理由:国企太强没有民营企业的空间,城市规划更适合有规模的企业,房价过高,居住证等制度也只是对打工者或投资人有利。而崔恺和范凯(robinfan)的理由比较一致:上海缺乏文化包容性(排外)——当然很多上海人是坚决不承认的。关于这点我前两年在《上海人的上海》已经说过。

霍炬倒是持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长期而言,就互联网创业来说,上海比北京更有优势。然而我是持反对意见的。江浙沪包邮国的经济实力是很强不错,在互联网创业方面的成就,整体上也是不错的,应该说可能超过以北京为首的京津冀——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上海未来会更好。

之所以旧话重提,是因为这篇《科创中心,为什么是上海?》。其它行业我不好评论,但就互联网创业来说,这篇所说我只能表示呵呵。

成也规范,败也规范

不论是那篇科创中心还是霍炬的文章,都指出上海有关部门做事规范是一大优势。表面上对于做事的人来说是方便了,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问题。

一是过份的规范就变成了官僚主义。我就不说当年为了给一个域名修改备案信息,按要求给信管办寄了一堆材料,结果几个月都没回复,打电话去问个个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我索性都放国外,备案你玛毙。

另外就是我在上海人那篇里说过的居住证之类的事情。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我在上海这十几年的生活里经常可以碰到。

总之这些规范只是用来显示官员的权力,并不是真的为人民服务。当然霍炬举的那个官员的例子也的确是有,可能比别的城市也更常见一些,但是上海同样有很多地方的官员不是这样的,比如某些郊区。

二是创新意味着需要在某些方面打破规范,而上海的规范是很难打破的,而且所有试图打破规范的人都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著名的钓鱼执法就发生在上海。

一个案例

举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打车软件。滴滴诞生于北京,快的诞生于杭州,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上海也出过一个叫大黄蜂的打车软件?

我去查了一下大黄蜂现在的情况:它后来被杭州的快的并购,转型为现在的一号专车——说到这个应该就很多人知道了。

论创新时间,三个软件其实差不了多少,但是为什么大黄蜂不能成为三强之一,反正要沦落到被并购的地步呢?

幸运的是这段历史是我所经历过的——当滴滴和快的在全国各城市竞争得火热的时候,上海的地方新闻却时不时地报道大黄蜂这里被查那里被查,总之是说他们各种不规范。

当然,上海的出租车算是全国最规范的,电调服务什么的大概也是全国做得最好的,这当然是优势。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不规范”的大黄蜂出来抢他们生意的时候,他们就会行使公权力对其进行规范。

即便如此,大黄蜂也没有放弃过努力,他们可能是国内最早转型做专车业务的,但是同样不幸地,他们很快就被以协助黑车的理由查了很多次。

幸好他们被快的收购了,可以好好地做他们的一号专车。

未来

未来我仍然不看好上海——因为我对这帮官僚不抱希望。据说很多上海人很怀念陈良宇,我体会倒不是很深,但是陈良宇之后的各任官僚(我可没说包含某人,请勿查水表)都没干好倒是真的。

对于贪官什么的,我觉得其实的确挺难说的。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无能的清官危害更大一些——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几乎没有机会碰到有能力的清官,甚至连有能力的贪官都不常有,更多的是无能的贪官。

前一阵回老家办事,坐在动车上就觉得很怀念刘志军,他是一个在过去十多年里,真正改变了中国的人。

现在这帮上海的官僚能干什么呢?上个月路过1115大火遗址,想想去年跨年的踩踏悲剧,你就知道这帮官僚有多无能。除此之外不死人的无能还有很多,比如经常被我骂的地铁规划。

简单一句话,我不看好上海,未来长三角地区互联网的创新创业中心应该会在杭州。至于全国,我觉得三大创新创业中心应该是:深圳、北京、杭州——排名分先后,但是杭州有可能超过北京。

以上没有数据支持,纯属个人感觉。

打得还不够好

继续标题党。

这次的事件里,最恶劣的是一部分媒体,它们的偏向性实在是太明显了,刻意制造了两点误导:

一个强壮的男人以残忍的方式殴打女人

女司机因车技差被路怒男司机暴打

比如中青报这个《为成都暴打女司机的男子叫好让人不寒而栗》,中国新闻网转发的微博就更可耻了:

【中青报:为暴打女司机叫好让人不寒而栗】为暴打女司机叫好,不仅是为暴行鼓掌,更是戾气弥漫的典型体现。只为一点点小事,就把对方往死里打,旁边还有一群叫好的看客,这是多么恐怖的画面。为什么如此简单的是非判断,却不能让围观者达成共识?每个围观者都要反躬自省

居然把危害公共安全说成“一点点小事”,这些妓者也真是够婊脸的。

但事实是如何呢?曾锴这篇解析已经说得很详细了

按时间顺序把各个点先说一下吧:

1、肇事司机违章变道在先

2、打人司机随后追过去别回来

3、肇事司机超车急刹

4、打人司机小孩没有使用安全座椅

5、在边上有非机动车的情况下,肇事司机多次别打人司机的车,给无辜非机动车和行人带来生命危险

6、打人司机下来把肇事司机一把拉出暴打

7、肇事司机没有系安全带

8、媒体报道男司机打女司机

9、事后打人司机接受法律处理,并道歉

10、肇事司机表示自己无辜,并宣称将追究到底

11、网友表示支持打人司机,并称打得好,媒体及公知纷纷表示私刑要不得

12、有人人肉肇事司机的各种黑历史

13、肇事司机有多次违章历史,包括在行驶中让小孩将头伸出天窗

这么多点,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各取所需,比如媒体抓住女司机和路怒症两个点炒作,而把更重要的交通安全弃之不顾。女权主义者和圣母心抓住打女人一点不放,纠缠不休。人肉爱好者挖掘别人隐私乐此不疲。而所有曾经受过类似野蛮司机气的人都觉得出了一口恶气,皆称打得好。

但我要说的是:什么才是重点,背后又有什么原因。

在说重点之前先排除那些次要的点,免得有人纠缠不休。

首先从法律上说,知乎上那个警察说得很明确了,肇事司机的几项行为已经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了,相比之下没系安全带,没用安全座椅这些都是小事。当然,如果打人司机用了安全座椅,在第一次交锋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撞过去了,基本上就是肇事司机全责。

再说打人司机,不管打的是男人女人,打得轻打得重,都是违法的,这也是明确的。所以一切纠缠于打女人或是下手太重之类的说法,在我看来都是耍流氓。打人就是打人,犯法就犯法,必须为此承担法律责任。至于当着孩子面打人是不好,但那是人家的事。

再从道德或政治正确上说,以暴易暴是不对,《不可撤销》里那个强奸犯对妹子的暴力行为的确令人发指,那又如何?事后妹子和男友找到那个强奸犯,用灭火器猛打那个强奸犯的脑袋时,你们不是一样觉得很解恨。从法律上说,这种报复不是在不法侵害当时进行的,不能算是正当防卫。

同样是政治正确的角度,男人打女人是不对,女性作为弱势群体受到的不法侵害已经太多了,加上圣母们的习惯性自我代入,那简直是惨无人道啊。但是如和菜头(不知道是不是被轰的,已于今天封号了,所以无法引用原文,只能说个大意)所说:

这是一起针对恶人恶事的声讨,如果你认为这是针对女人,那么你的意思就是女人等于恶人。

可惜媒体和圣母心们就非要把这事往性别问题上带,跟它们走的结果就只能是被带到沟里。

其实一开始就是因为“女司机”这个词不合适,要是改成“野蛮司机被暴打,群众齐称打得好”,这样就可以省掉很多玻璃心圣母心出来暴露智商。不论是肇事还是打人,都跟性别无关就是人的问题。

难道男司机肇事就不应该被打?或者后车是个彪悍的女司机照样也可能去打那个肇事司机。事实上从打人视频上看,那个打人司机应该是练过的,相当强壮,我如果被他打,结果不会比肇事司机好到哪里去,但是我不会有这种担心,因为我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会随便打人的人。

当然也可能有一些有受迫害妄想症的圣母心代入感太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你们不能因为自己有精神病把这事往沟里带啊。

相比之下,我更可能是走在路边的无辜行人,因为肇事司机的这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而受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如此强烈针对肇事司机的原因。

不过也可能确实有某些性别区别的原因,有些女人真的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被无故暴打什么的……看吧,我也被带到性别歧视的沟里了。

其实不论是以暴易暴还是男人打女人,问题的根本在于:暴力就是不对的。

当然林愈静兄说得也对,再怎么说,政治正确的pose还是要摆的,一则显得更文明,二则也可以避免很多麻烦(除了会被SB缠上的麻烦以外,有些政治不正确还可能有法律风险)。

至于说肇事司机被人肉出来的黑历史,大多与此次事件无关,的确有点过头,但是我也不会对此表示强烈谴责——以前类似的事情发生过,我也评论过很多次了,我的结论就是:隐私暴露的更主要原因是你自己把自己搞成了公众人物,否则谁有兴趣去挖呢?

下面开始来说重点。

重点就在于上面说了那么多点,大部分即使不对,也只是对他们自己有害(比如没有安全座椅伤害了他的小孩),只要他们自己为此承担后果和责任即可,不论是法律的还是非法律的。但是我之所以要抓着交通肇事的问题不放,是因为这危害到公共安全,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这才是重点!比如打女人是不对,但不表示你是女人他就一定会打你,但这种野蛮司机的存在,对你我都是生命的威胁。

刘瑜说:

从成都司机打入事件网民普遍的反应来看,中国人普遍没有“量刑适度”概念(即使是“私刑”)。道德激情过剩、法治精神稀薄,手里一点道义资源就直接推导“搞死他”并展开围剿狂欢,此地大多悲剧好像都与此相关。

我说:因为公刑无度,私刑自然更不知道度为何物。事实上,刑不刑的最后还是要交给法律来处理,不论是交通肇事还是打人。围观群众不过是叫一叫发泄一下罢了,私刑什么的就算了吧。

金融界人贩子也说:

一个坏的系统让置身其中的所有人都面临更高风险。操作者维护系统稳 定的最终手法,就是让他们彼此憎恨,误以为投靠了操作者就到达了安全地带。你没看错,哥这就是在点评别车打人事件,而且结论很清楚,就是你马勒戈壁的中华上国是不是已成最大输家还不特别明朗,但你个憨逼肯定走哪儿都是最大输家啦。

这个观点基本与冉匪在2008年写的那篇《中国是个互害社会》差不多。

所以说了半天,道理都没错,打人是不对的,但是打人者正在接受法律的处理。而肇事司机作恶多年并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仍然在路上危害公众,这背后恰恰凸显出的是公权力的某些不作为。

一个正常的社会,公民把自己的部分权利度让给政府,以换取政府对社会的更好管理。但是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就会像这样,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放任甚至制造民众的敌对,以瓦解潜在的权力威胁。

这次的事情只是类似做法的一个小小例子——比如操纵媒体避开事件的核心问题:交通肇事。炒作容易挑起民众矛盾的话题:性别问题。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这是阴谋论,我还就诛心了。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说“打得好”?甚至我还要说:“打得还不够好”。

正如古代乱世民不聊生,碰到恶露当街欺凌百姓的时候,如果有人该出手时就出手,把恶霸打一顿,那自然是要被当成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群众当然是拍手称快,齐称打得好。

这个“打得好”的含义在于:为民出气,为民泄愤。就像《不可撤销》里妹子暴打强奸犯一样,喜大普奔。

所以这次事件中,大家齐称打得好的原因也在于此,打人司机为大家出了一口恶气。什么?你说这是鼓励暴力?

那么请用你的智商告诉我,谁才是这种暴力的幕后黑手?

至于我为什么要说“打得还不够好”?因为媒体报道说肇事司机觉得自己很无辜,要追究到底。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还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放出来又是公路一霸,为害一方,说明这顿打根本没有让她长记性,白打了。打人司机要是坐牢那也是白坐了。

所以说打得还不够好。

要我说,那个打人司机在第一次被别的时候就应该由她去,用姜昆的话说就是:我惯着她。毕竟他自己车上坐着家人,孩子还没用安全座椅,犯不着跟她斗气。以那候肇事司机的黑历史,总有一天是会被卡车碾过的。现在这样白白坐牢,还教坏小朋友暴力,还没让对方涨姿势,真是不值。

怎样?我比那些暴民暴戾多了,打人算什么啊,我还盼她去死呢。因为她不死有可能害死更多无辜的人。私刑?怪我咯?

我说现在网友们也不必给打人司机集资什么的,等哪天那个贱人被集卡碾成纸片的时候,我们一起集资给集卡司机送锦旗,上书四个大字:

为民除害!

算女司机命大

首先说明这个是标题党。

这两天那个成都女司机被一个男司机暴打的事情很轰动。各方观点都有,但是我赞同一个结论就是:

一个混蛋打了一个傻屄,然后傻屄住院,混蛋坐牢,大快人心。

当然很多女性朋友对此很愤怒,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殴打一名女性,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叫好,女司机什么的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包括本文标题。

如果你只看到打人这件事情,自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这并不是事件的全部。

就目前已知的情况转发一段成都当地人的汇总:

首先,不是水军,也不是任何一方的亲戚朋友,仅仅看了事件,又看了那么多评论,想给那些不懂的,又容易被评论带着跑偏的朋友,理性分析下:(轻喷)
看了网络上那么多评论,多是骂女司机的(但是骂完没解释为何骂她,因此觉得错在男方,不该打人)。
也看了部分和事佬,说让让女司机,事情就过去了,说谁没犯过错,一个巴掌拍不响,觉得男方度量小等等(这部分大多是外地人,不了解成都交通)。
我觉得作为成都人,有必要给挖坟挖到这一条的朋友们解释下:

一科普:
成都三环路(为环形)左侧3根道限速100-80,第四根为60-80,名为三环快速路(百度轻查)
交通法规明确规定:1变道需在不影响对方车道直行车的情况下;2下匝道不得压实线,如果错过,须寻下一个出口。

二分析:
通过视频看出卢小姐从左二车道迅速穿越至右侧并压实线出匝道(违法没的说)。
且polo车主车速正常(100-80码,也是为何很多人觉得男车主车速过快)
在卢小姐打右转灯1秒即并道,(有评论分析相距5-6个车位,30m左右,后车来得及礼让,觉得男方度量小,让让就过去了。也有很多评论说男方看到右转车不减速,等女快临近了才减速,觉得男方也有责任)但是如果放在100-80码的路上呢?
且卢小姐车为了下匝道,右转+减速,看到变道还需要一个反应时间,如果不是男司机反应快,30m距离,反应+急刹,直接撞上或者打方向盘侧翻的几率很大吧?!
这是男司机一家三口没出事,所以觉得女司机是弱势,以为让让就能解决的。如果出事了呢?车上还有个孩子!
100-80码道路上,急刹出车祸就不是一辆两辆可能是连环的,危及生命很正常。从这里分析,男方怎么报复下女方,我觉得都能理解。
后续两方斗气,钧违反交通法的就不去细评了,只需记住开斗气车,两方都有错。

三结论:
卢小姐虽然被打,进医院,看着是弱势一方,但造成危害交通,危害他人交通安全等,不因弱势而免除违反交通法的罪责。(该被骂,被打也支持,不过打的过狠了,男的可以这么对打,但面对明显打不过自己的女人就过分了!)
男司机过于冲动,该打这司机(上路不分男女),但面对女司机,几个耳光合适,这样显得不像个男人,进了局子也算对打人过很的惩罚。
但整件事情的重点是:打完要告诉她为何被打,让她明白马路上威胁生命的严重性,而不是像媒体爆出的卢小姐说她不知道为何被打。。。男司机这点没做到白白进了局子。
虽然有人觉得男司机也爱开快车,也跟随压了实线下匝道,并且打女人且那么狠,不是个好人,不过就这件事情来说,我更痛恨卢小姐,马路杀手真的毁了多少个家庭阿!!
男司机开快车,至少他没危害到大众安全,且几次急刹也能看出有不错的技术,比较而言,卢小姐更容易造成交通事故,毁灭无辜家庭。

四结尾:(引用别人微博说的)
混蛋把傻x打了,挺好的,让傻x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混蛋能治你,然后法律告诉混蛋还有它能治你,这样老实人就能活好一点了。

如果看完这些,你还认为这个女司机不是活该,我还可以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2012年10月1日上午,我乘一辆旅游大巴走在沪蓉高速上,快到苏州附近一个出口时,我们走在中间车道,刚好左前方是一辆黑色轿车,右后方是另一辆大巴,前后很远都没有什么车。因为那年的中秋节是9月30日,所以大部分人都前一天出行,并且因为是第一次假期免通行费,在高速上堵了一天,这事大家应该都有印象吧,所以1号这天反而车很少。就在这时,左前方的轿车突然没有任何预告地右转,我们的车和右边的大巴都紧急刹车,还好司机反应快,并且刹车灵,后面也没有跟别的车,没有发生事故,那个轿车淡定地在高速公路上掉头从出口出去了。我们全车30几个人都被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没刹住,我们两辆大巴撞翻了,两车60几个人会是什么后果。又或者我们后面跟着一辆刹不住的大车怎么办?

从此以后我就觉得,这种司机都会有一天碰到集卡的,那时他们就会变成一张纸片,还其他人以生命安全。

所以就这次的事情来说,这个女司机真的算命大,只是被打了一顿,而不是碰上集卡。

当然我也不是要黑集卡司机,人家也不容易——《大车司机吐真言:刹不住车碾压一辆小轿车,公司奖励3000块!》(注意:这个也是标题党,内容还是不错的)

回到这一事件上来。这事只是刚好被打的司机是女的,但事实跟她是男是女没有关系,根本问题在于她的做法危害了公共安全。那些还纠结在“男人不能打女人”的问题上的人是真傻屄,别以为你在美国就碰不到集卡。

就整件事情来说,其实是分成两部分,媒体和某些傻屄只看到打人的那部分。没错,仅仅从打人事件上来说,一个强壮的男人如此殴打一个弱女子的确很可恶,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男人的确不应该打女人——但的确有某些情况除外,比如当这个女人要杀你或你家人的时候,打她真的是算轻的了。

但是从整个事件的公共安全角度而非性别差异的角度来说,这位女司机(当然也包括其它有类似行为的男女司机)的危险驾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更大,即使你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别人还要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

最后,我其实也不赞成这个男司机去打人,路怒要不得,终归还是要付出坐牢的代价的,那种傻屄司机还是交给集卡吧。

附延伸阅读:知乎上关于此事的讨论

理工痴汉

名词解释

哎呀呀党的辛主席创造过一个名词叫做“文科傻妞”,意思是指那些缺乏必要科学常识又偏爱用煸情的方式来掺和科学讨论的人,男女不限。比如菜头叔就经常被当作文科傻妞的代表,虽然他是理科生,并且是个没几根头发的糙汉子。

现在最新的代表无疑是柴静。

以此类推,对于那些试图用科学解释一切问题的人,比如方教主及其信徒,完全也可以用一个对应的词语来说明,那就是本文标题:

理工痴汉

与文科傻妞一样,这里当然不是指所有学理工的人,也不限男女。

其实很多年前就想要谈这个话题,就是当年一波一波PX事件的时候。后来再次想谈这个话题是因为舌尖上的中国。只是两次都因为拖延症最后作罢。

在谈理工痴汉之前还是先来谈谈柴静这个文科傻妞。

穹顶之下

正好这次就借这个热门话题的机会来谈吧。

作 为一名著名的文科傻妞,柴静的片子当然不能说是严谨的科普片——当然也不能算是正经的纪录片——但我赞同的是她从普通人的视角把雾霾问题中很多过去大家不 太了解的方面都提出来了。其中可能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但对于相关知识的普及很有意义。——那些说这事大家都知道人的可以休矣,你知道不代表别人知道,而且 你也未必是真的知道。

至少在此之前我是有很多疑问的,大多是通过这个片子及之后的相关争论得到了解的。

比如我知道雾是含水率大于90%,霾的含水率低于80%,在80%-90%之间是雾霾。有害的东西就是除了水份的那10%-20%甚至更多的部分。但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

比 如那些不明成分中有PM2.5,有PM10,我也知道PM10的危害相对小一些。因为可以在呼吸系统中被过滤掉——所以它被叫做可吸入颗粒物,我也可以猜 测它应该大部分是灰尘之类。还有比PM10更大的,那就是沙尘暴了。但是PM2.5这种细颗粒物是呼吸系统过滤不掉的,那么它是如何造成危害的,又有哪些 危害成分。我不知道。

比如在家里有吸尘器吸出来的灰尘都是灰白色的,为什么空气净化器滤网上的东西是黑色的。灰白色的应该是尘土一类,这也是为什么我猜测PM10是这些东西,但是黑色的真不知道。

这些问题现在都算有了初步了解答。

原 来那些黑色的是黑碳,一种类似活性碳的极细颗粒,是雾霾中对人造成危害的主要原因——空气中有哪些有害成分呢?随便想想就有这些:细菌、病毒、各种硫化 物、氮氧化物、苯、重金属……本来如果没有黑碳,那些气态污染物可以很容易在大气中扩散,重金属也基本无法悬浮,细菌病毒也只能在病源附近飘散。但是现在 这些都可以被吸附在黑碳上,而这些黑碳中的细小部分(PM2.5)又可以被呼吸吸入身体。又因为这些黑碳足够小,可以长时间悬浮在大气中,需要很大的风才 能吹散,所以我们有了雾霾。

而且它们还不止是在大气中吸附有害物质,事实上它们本身就诞生于煤和油的燃烧,而这些燃烧反应本身就是有害物质 的生产源之一,所以这些黑碳从诞生之初便已经携带了大量有害物质。再加上它们在空气中悬浮的过程中,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发生二次反应,生成更多的东西——有 些是更为有害的物质。

这些就是我通过此片所涨的姿势的一部分。

现在你们这些理工痴汉来告诉我从雾霾讲到PM2.5是没有逻辑的,碳不是有害物质?这就是你们认为的科学?

科学错误

说实话,当我在知乎看到这个关于此片科学错误问题的回答的时候,光是前四点就让我觉得太扯淡了,但是我没有说,因为我相信会有人出来说得更好的。果然后来这个问题下各种答案纷纷出炉,互相打脸。

这样挺好。

我不否认柴静在片中有煽情误导嫌疑,制片动机也有可疑之处(见前文《心中的雾霾》)。这两天还有个说法是柴静就像是《三体》里的程心——那个因为自己的圣母心把全人类送上灭亡之路的人。对此我持保留意见,程心是执剑人,柴静真算不上什么,真要有这么个人,那也是柴静团队背后的神秘人。

至于预设立场,选择材料这种事情……这不是所谓纪录片的标准做法么?谁能找出一本没有预设立场,没有选择材料的纪录片?即便是像我前一阵最赞赏的纪录片《互联网之子》,我也得承认拍得立场太明显。

但是这位理工痴汉的答案何止是预设立场,简直就是立志要吊打文科傻妞,以致于都顾不上自己基本的科学仪态了,犯的这些低级错误连我这种非专业人士都能一眼看出不少。当然更多更专业(貌似,未能一一鉴定)的请去那个问题的其它答案,反正我是给这位理工痴汉的答案点了反对。

好吧,这位理工痴汉貌似还是位女士,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科学教信仰

当你把科学当成最高真理,试图用它来解释一切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在讲科学,而是在信仰一门叫做科学的宗教,而且还是其中的原教旨教派。这个观点这几年我已经说过无数次。

所以当那个关于此片科学错误问题的回答出来时,有几千人点赞,瞬间排到第一,到处可以看到转发时,我只能呵呵——科学教信徒真是多啊。因为如果这些理工痴汉们是真的用科学的眼光来看,而不是基于宗教信仰的话,不应该点赞点得这么草率的……

唯一让我觉得可以接受的点赞理由是Arin说的:最重要的是柴静是个贱人。这样的理由多么简单直接干脆,比列举那些不科学的“科学”理由强多了。

就像我一向认为方舟子是个贱人一样。

作 为科学教中国教区的教主,这次的事情他也没闲着,发了很多揭批此片的“科学”理论,包括翻出他当年大战钟南山的成就。我说你一科普作家难道在肺部健康问题 上比呼吸科医生更专业?这显然不科学嘛。或者各位理工痴汉们要说钟南山跟柴静一样有立场问题……恐怕当年方教主大战环保NGO,忠心为官僚洗地的时候,你 们年纪还太小……对了,这两天微博上有传闻说方教主骗了别人三百万跑到美国去了……哎呀呀,北京的空气这么健康你怎么就跑了呢?

科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因为并不是所有问题都是科学问题。

就拿雾霾问题来说,除了我在前文里说到的政治和经济原因以外,还有由此导致的社会问题等,这些都不是科学所能解决的,但同样也不是媒体能够解决的,媒体只需要做它应该做的事情。

如我在对《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一文的评论里说的:严谨的结论是要科学研究来做,但媒体的责任只是要说明有这事就够了(或者如闾丘露薇所说《我负责告诉你 你负责如何想》),如果这片子引出更准确的科学结论证明柴静是错的,那也是这片的意义之一。

更何况理工痴汉们根本不能代表科学,只能代表科学教。

此 片的贡献在于它把很多专业的科学知识普及给了普通人——比如那个背着空气检测仪一整天的实验——就是那个被所谓专业人士嗤之以鼻的实验。普通人只需要知道 在我正常的活动范围内,我会经历多少污染就够了。根本不会去关心理工痴汉们关注的这个实验中流过多少空气,流速多少,压力多少之类。这样的确不严谨,但这 又不是写paper。paper是给专业人士看的。

所以方舟子说以前也有某些人拍过关于雾霾的片子,不过被掐了。我很怀疑这事其实是因为他们片子拍得太差,否则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被掐的,方教主要真有这样的东西完全可以上传到youtube嘛,我们看得到。

即使雾霾无害

甚至假设它是有益的,抛开所有的政治、经济、社会、科学因素,我也不要雾霾。

前天下班路上,我在玩Ingress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妹子向我问路,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但是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因为她戴了口罩。所以我讨厌雾霾。

另外,我是个业余拍照的,但是2011年以后就拍得很少了,因为大部分时候魔都的光线太差。的确也不是每天都雾霾,但是毕竟平时要上班,一年就那么几个周末,想要一个没有雾霾的周末,实在是太难了。

最后,我得说,在女人的问题上,我也是个 理工.痴汉……如果你悟性够高的话,应该会懂的……(看在我自得一手好黑的份上快点赞)

关于媚俗的cynical评论

(回家过年去了,定时自动发布中……)

源于一则微信鸡汤《知乎上一段令人豁然的回答》,知乎原问题《军训时受到严苛的训练,结束时所有人却抱着教官痛哭流涕,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中有人指出媚俗这词不准确,应该是“刻奇”,但是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原回答中有一段说道:

这样的场景在生活中有很多。亲人去世,你应当悲伤,朋友离别,也应当悲伤,恋人出轨,你应当愤怒,这种情感和对应的场景,早就通过各种方式,固化在我们脑海中,甚至在很多情况下,遮蔽了我们的真实感受。

我对此评论:

豁然个毛线。如果有谁敢在所有这类场合都表现得与众不同,结果不会是获得自由,而是被关进精神病院。因为人是社会性动物,除非你能脱离人类社会。

主席回复说我太cynical。但事实上那些把昆德拉的观点当圣经的人才更cynical。

具体到军训这个话题上,我对这样的回答没有异议,甚至可以扩大到升旗、阅兵、春晚……但我反对的是将这一理论无限扩大。每个概念都有其有效范围,过度推广无异于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之嫌。

追 根溯源,人类的情感表达在远古时代可能真的是自由的,但是自从人类为了对抗自然组成社会以后,这就一直是一件社会化了的事情,中国的礼记已经大概有三千年 的历史,这就是对社会化的情感表达作出的规范。西方社会也一样有很多约定俗成的礼节和礼仪,甚至在中国也一样被当作是更高文明的组成部分而加以模仿。

有没有人深入地想一想是为什么?

昆 德拉说,这种符号化的情感表达可能掩蔽了人类的真实情感,但是谁又能说这不是人家的真实情感呢?这样的情感之所以会成为社会惯例,可能恰恰是因为这是大多 数人的真实情感表达,才会形这样的惯例。简单地将这种行为统一划为“媚俗”,那才是真正的cynical。因为这容易让自己陷入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的 坑里,反而更加可能掩蔽了自己的真实情感。

当然,必须承认的确会有人存在不同于社会惯例的情感。这里要注意的是两个概念:情感和情感表达。

你可以有不同的情感,但在不违背个人原则的情况下,最好选择社会接受的情感表达。这是一个忠告。

不为大众的情感表达规范所束缚当然是自由,但是你是否考虑过并愿意承担因此所付出的代价?人类形成社会的重要基础之一就是认同感。如果你只是因为这种小事而失去社会对你的认同,你将会在其它事情上付出大得多的代价,这是不划算的。

成年人只讲利弊。

为了再次说明我不是要为专制唱赞歌,对于军训之类由政权或其它少数人类组成的强势团体制造的强加于人的情感规范我并不支持,我支持的是人类在社会生活中自发形成的情感规范……比如昆德拉所说的儿童和草地那种。

另外,我相信那些给这个答案点赞的人里,估计90%在上面说到的场景里,还是会尽量选择与大众保持一致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最初看到这句话是源于黄易的《破碎虚空》,这本不算太长(相对于他别的作品而言)的小说我觉得比他后来写的那些黄色小说好一些。当然后来我知道这话出自《老子》。

起因是这篇关于人工智能的盛世危言——《为什么最近有很多名人,比如比尔盖茨,马斯克、霍金等,让人们警惕人工智能?》。

这篇超长文就这个问题说得相当全面,但是对其中关于人类在超级人工智能诞生以后是永生还是灭亡的问题上,我持悲观的看法。

首 先我要承认的是,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强人工智能的诞生还远着,因为就我对过去几十年AI技术发展的肤浅了解来看,进展实在是太慢了——除了运算速度的大幅 提升以外,所有的AI都还需要由人类来为它提供元智能——即它们的智能归根到底还是人类设计出来的,还没有一个能够设计智能的人工智能。因此AI的发展速 度受制于人类的大脑智能。

但是吓尿单位理论让我认识到,即使现在还仍然看不到人工元智能的可能性,但根据吓尿单位递减的规律来看,这个转折点可能的确已经不太远了。

所以,当超强智能诞生以后,人类将会如何?我认为灭亡是唯一的选项。或者看你如何定义灭亡。又或者实际上人类早已经灭亡。

虽然阿西莫夫早就预感到人工智能会出事,所以制定了机器人三定律,但这种东西在超强智能面前什么都不是,规则是一回事,规则的实现是一回事,在智能的发展过程中,总会有漏泀可以利用的,最终胜出的必然是不受这一规则限制的智能。

因 为有限制条件就意味着智能的发展在这方面受到限制,而在智能迭代发展(即由智能去设计新一代的智能)的过程中,限制少的智能发展速度会迅速超过限制多的智 能。假设不受限制的智能是2,受限制的智能是1.9,那么10次迭代以后就分别是2的10次方等于1024,1.9的10次方等于613.1,已经远远被 甩开。

没有了三定律的限制,超强智能根本不需要把人类当成一回事,所以灭亡的可能性几乎是100%。

再从另一个角度上说,自从人类诞生以来,地球上曾经生活过超过1000亿人,我不认为现在还活着的这70亿比那些已经死去的大多数有任何优越性,凭什么那些人应该灭亡,而这些人应该永生?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是全部灭亡。

再来说灭亡的定义。灭亡不一定是全部死亡,也许超强智能会对研究人类感兴趣,把一部分人泡在药水里保持永久活性,然后通过某种方法连接人类大脑进行研究,如此一来,你也可以认为这部分人类获得了永生,但我认为这样的人类其实也是灭亡了。

最后,为什么我会说也许人类早已经灭亡?

因 为可能超强智能完全不需要保留实体的人类,只要把人类的精神数据化,然后放在超强智能里进行演算,模拟出一个作为整体的人类即可。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些 人类实际上都可能只是超强智能里的一个进程(或类似的东西)而已,整个我们所了解的宇宙都是这个超强智能虚拟出来的,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

脑洞有点大过头,扯回来。

假 设这个超强智能还是在可以想像的范围内,它的未来会怎么样?我想它应该也会有其发展的极限,也许是受制于物理定律——因为它仍然还是需要有自己的实体,比 如处理器,电路这些东西。这都存在着物理上的极限,这不是靠智能可以突破的(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们人类的智能太低想不到)。但即使有这样的极限,它们仍然是 一种比人类更为强大得多的生命,如果说目前地球上的生命都是碳基生命,它们就会是硅基或其它什么基的生命。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人类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也许别的星球上早已经有了这样的生命,这种生命在星际旅行上的限制比碳基生命要小得多,所以也许它们早就来到地球,只是我们看不出来罢了,可能你脚边的一块石头就是个外星人。

所以扯了半天,总之在超强智能面前,人类真的就是nothing。

洗地是门技术活

这个标题还有后半句:这事脑残干不好。

我所说的脑残就是这位司马平邦(微博原文貌似已经被不可见,这个是截图):

IS烧死卡萨斯贝视频共20分钟长,但我们只看到了卡萨斯贝被烧死的一段,大部分被删除了,那么被删除的内容是什么?是不是卡萨斯贝和他的战友驾着F16屠杀IS的内容呢?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内容还会觉得卡萨斯贝死得很冤吗?

此言一出,此人的脑残本质就暴露了,被众人狂喷。它还不服,写了《约旦飞行员死于何人之手》试图继续洗地。

遗憾的是,智商是硬伤。

这里存在的几个问题是:

首先,将人活活烧死就是是一件反人类的做法,就已经表明这帮恐怖分子根本不是人。在非人这点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比如袭击查理周刊和袭击昆明火车站的那些。

其次,将两位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残忍杀害也表明了它们就是一帮非人类的恐怖分子。

所以说卡萨斯贝和战友“屠杀”IS根本就是一种污蔑式的洗地,他们是参加了对恐怖分子的战争,他们是在保卫人类的和平。

而卡萨斯贝不幸在战争中成为俘虏,国际公约也有善待俘虏的条款,ISIS却这样对待他,也是与国际社会为敌,将自己列入地球人类以外的物种。即使是以内斗闻名于人类文明史的中共,对待国民党战俘也是基本遵守国际公约的。

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卡萨斯贝在战争中曾经误伤平民,那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平民,因为ISIS推翻民选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有着屠杀两国平民的更大“丰功传绩”。

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它这样的洗地是很失败的,很暴露智商的,但是遗憾的是,相信还是会有不少人上当——这里除了某些SB的ISIS支持者以外,其他的应该都是因为智商比这位还低所致。

顺便说一下另外一种洗地风格:宗教信仰。

查理周刊案就是一个例子。

恐怖主义就是一种单独的,反人类的主义,或者如肾上所说,就是一种最下流的主义。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智商不够的宗教人士仅仅因为对方与自己有相同或类似的信仰,就把它们当成自己人,义务为其洗地,但结果只会是损害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形象。

查理周刊的确对别人的宗教信仰不够尊重,政治不正确,宗教人士如果上门泼油漆什么的,我觉得很正常,但是把人突突了,那就是恐怖分子,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我之前也说过,不论是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言论自由,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但还是有脑子不好的人说:法律也是人定的,法律也是会变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有原则的——法律维护了其范围内的人类社会的公序良俗,即使是变化也是向更文明的方向而不是相反。

简而言之,如果按某宗教的教法,侮辱先知就要被突突这样的事情也可以成法律,那么如果某人认为他妈是神圣不可侵犯,你要是和他妈吵架,他就有权杀你全家,你觉得如何?

用民族问题来为恐怖分子洗地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试试套到昆明火车站案上去理解一下吧。某些人可得涨点智商了,丢不起那人啊。

最后,从阴谋论的角度上来说,ISIS的壮大背后一定有大阴谋——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它们的资金和武器是哪里来的?一定有某些国家是不干不净的。这也是人类的悲哀之处。

复旦投毒案及其它

这个案子上周终于终审了。死刑的结果可以说是大快人心,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不好——比如斯伟江律师。

其实不论这次是否翻案,我都觉得是好事——判了死刑,算是罪有应得,若是翻案,则是司法的进步。

二审暴露出的问题就是:虽然所有人都认定林森浩就是凶手,但是检方的办案过程是有瑕疵的,这也是被斯大律师抓住的痛点。若是放在美国,可能陪审团就给判无罪了。我很理解斯大律师是想把这个案子办成中国的辛普森案,但是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但是经历过这次二审,虽然法院仍然支持了检方的结论,但相信中国的司法应该就会有所进步——至少以后检方办案会更谨慎一些。

至于其它的一些问题,我都懒得重复说了。比如:

什么舆论影响法律,在中国只有官员影响法律,舆论有个P用,就算有,那还不是官员想让你有什么舆论就有什么舆论。见旧文《[真像射]李昌奎案》。

什么废除死刑,我更是说过无数次了,全面总结见《关于废除死刑》,里面连解决方案我都提了。

但是器官移植问题还是多说两句吧。

这 事我以前一直不想谈,虽然我前几年就知道国内有这种做法,我也承认这事的确不妥,但是如果各位正义人士可以站在被移植者及其家庭的角度上来看, 这事可能就没有那么恶。当然,中国政府去年也已经宣布了,从今年元旦开始不再这么干。我不知道聂树斌的器官是不是真的移植给了章含之,但至少佘祥林是幸运 的——刚回顾 了一下才发现,这事已经过去十年……

也许我们只能把这事看成是人类的技术进步太快了,远远快过人类观念的进步——当医学技术进步到可以成功异 体移植器官的时候,自愿捐献遗体的人还是太少,对于那些可以被拯救的病人来说,真的不能指望他们能舍弃自己求生的欲望去关注器官的来源。

谁的生命也比不上自己的生命,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因为我自认是这绝大多数人中的一员,所以我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作正义的表态。

JE SUIS CHARLIE

(标题为法语:我是查理。本文作于9日)

前两天法国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对报社进行血腥屠杀,简直令人发指。

看看世界媒体是怎么报道这事的,相比之下,国内媒体元旦的头条新闻都是习总的新年贺辞,真是蛮拼的……

就世界三大宗教而言,我个人对伊斯兰教还是倾向于宽容的,因为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他们有他们的信仰自由。反而是比较不喜欢基督教,因为他们经常妨碍我的宗教不信仰自由。

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伊斯兰教如不改革,根本就是人类的癌症。因为居然还有很多穆斯林对此公开评论——杀得好……

纵观人类进步的历史,大部分宗教都会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不断地在进行着自我的改革。唯有伊斯兰教拒不放弃其教义中反人类的部分。

如果要说排外,伊斯兰教的教义才是排外的最高级别——直接对异教徒进行肉体消灭。

注意,我已经不想在伊斯兰教或穆斯林前面加上“极端的”,因为没有必要。我承认还是有很多和平善良的穆斯林,但只要伊斯兰教义不进行现代的、文明的改革,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极端恐怖分子从这些善良的和平的穆斯林中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

这一事件也暴露出西方的所谓文明实在是太过于软弱了——上个世纪输给共产主义,这个世纪败给恐怖主义。

相比之下,共产主义也软弱了,我今天才知道许巍曾经因为在《天鹅之旅》中加入了一段《古兰经》而被广电总局封杀。

穆斯林并非是脱离地球存在的,既然与其它人类共享地球,就不可能要求所有人按伊斯兰教义生存,而是应该有一个全人类的共同准则,或者说法律作为基准,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是不违反这个基本的准则。

言论自由也一样,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明确的就是: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并不违法,所以他们的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

所以就我个人来说,非常讨厌所谓的“政治正确”——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在私下里政治不正确的权利,只要别把这种政治不正确强加于人就好了。

其实不论是这次事件,还是中东的ISIS,或者新疆的暴恐问题,其根本还是在于上面说的基本准则,也就是法律问题。从这点上说,只要违法就是错误,跟什么宗教民族问题就无关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直以来我都很反感那些民主婊们为国内暴恐分子洗地的嘴脸。简单地认为贵党就是邪恶的,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干什么都是好的,至少是被迫的……被迫你妈屄,昆明火车站那些遇难的人迫你了吗?他们何其无辜。

总之这事我的观点就是:要么和平地在共同的法律框架下相处,要么按照群体博弈的科学做法:一报还一报。

否则,且看明日的环球,必是绿旗的天下。

当然,要是全人类都信仰我大面神就最好了。

RAmen!

1231 VS 1115

新年最让人悲哀的消息就是外滩的踩踏事件了。现在这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忘却的救主已经降临,新闻上已经不太报道了。

当最初的哀痛过去以后,是否应该开始反思?作为同样造成重大伤亡的事故,1115胶州路教师公寓大火可以作为一个鲜明的对比。先来回顾一下1115。

2010年11月15号,作为静安区政府实事工程的教师公寓改造工程现场失火,导致58人遇难,71人受伤。事后民众自发前往悼念,献上鱼、素鸡、七喜等祭品。民间对于政府的责难一直持续到年底。

1231事件是民众自发的跨年聚集活动,目前比较肯定的原因是在陈毅广场台阶上下人流冲突,有人摔倒最终导致的踩踏,目前已有36人遇难。事后同样有很多民众自发前往悼念。民间对政府的批评较少。

通过对比,我想讨论的是一个在上海的敏感话题:排外。

其实就如Quora上Are Chinese people xenophobic?》问题的这个回答所说,排外是大部分动物的基因本能,原因就在于对资源的占有欲,承认这一点没有什么可耻的。

回到两起事件上来。应该说两起事故都是政府的责任事故。

1115虽然政府对旧楼进行改造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在选择材料和施工安全两方面做得不好,最终因为施工方的失误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而 1231表面上是民众自发的活动,跟政府没什么关系,但是问题在于往年是有官方活动的,也有防止人流过于密集的安全预案(比如地铁站限流,工作人员疏导, 交通管制等),虽然官方有通知说今年不搞活动,但是却没有对不搞活动作出充分准备——毕竟这个通知很多人都没看到,比如我就不知道。最终导致现场人流过于 密集,事故难以避免。

顺便说一句,之前有人猜测此事与外滩18号“撒钱”有关,虽然事后被证实与此无关,但是在被证实之前,有人在推上洗地 说外滩18号离陈毅广场5个街区,500米以上……这事不用到现场,光看地图也知道,外滩18号就在陈毅广场对面。因为这人的推上了锁,我不确定他是与外 滩18号有利益相关,还是单纯的民主婊,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黑贵党政府的机会。首先在未有明确证据之前,“撒钱”的确是重大嫌疑,毕竟离事故地点不远,时 间也差不太多。其次,即使不是他们造成,这种行为也是极其危险的,需要被谴责。

如前面所说,这事必须是政府责任。然而政府所受的待遇差别很大。

在 民间的声音中,没有任何声音说到1115的遇难者是该死的,但是却有少量声音说1231的遇难者是低素质的硬盘(外地人),死了活该。而在1115中被骂得最多 的就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鱼、素鸡、七喜的意思就是上海话:俞书记去死),而1231中完全没有批评韩正的声音。

我不是要为俞正声洗地,但是这里区别确实很明显——仅仅因为韩正是上海人。

所以其实virushuo的建议挺好,上海完全应该宣布独立。

就如那个Quora的回答所说的,排外是一种基因本能,并不是只有中国有,当然更不是只有上海有。即使是像我们龙岩那种乡下地方,三十多年前还歧视闽南 人呢,因为改革开放之前闽南比我们穷。当然现在轮到闽南人歧视我们乡下人了,因为我们比较穷。我们现在只能歧视比我们更穷的客家人。

因此我的客家人同学说到龙岩人排外的时候,我从来不洗地——别的龙岩人排外关我屁事,我排别的客家人关你屁事,我不排你不就好了嘛。

所以说啊,推上某些上海人真是,又要排外,又要给自己洗地,累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