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

昨天有朋友讨论要在这个春天出游,在研究要去什么地方玩的时候,我一下就想到了扬州。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西西,我的BLOG名称就来自这里。

Looser们

看到一篇不错的文章《值得中国人借鉴的美国短处》,虽然讨论的东东和技术没什么关系,不过其中有个词很有意思,就是looser(看来偶英文差啊,多谢tinyfool兄指正^_^)

软件业好像也蛮多这种looser的,一边在抱怨自己混得差,一边却自觉义务地为MS之类的吹鼓,打击开源等。殊不知在MS眼里,这些人不过是一些loosers。

午饭时间到,吃饭去。

BTW:今天你LOOSER了吗?

沙漠加油站

今天看到一则笑话:

沙漠加油站
进入沙漠区之前的小镇上,第一家加油站站前的巨型广告版上写着:此去即是沙漠地区,除本站外,您举目所见的其它加油站皆为海市蜃楼,务请即刻加满油箱以策安全。

好像有些软件公司也是这样宣传他们的“先进”技术的。^_^

随机应变的XP与按部就班的RUP等

昨天上海下了中雨,碰上一件很不爽的事:因为GF要出国,我们从火车站提了一件比较大的行李,要运到一个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家宾馆,但是拦了几辆TAXI都拒载。只好自己动手冒雨步行搬运,累S人了,真TMD想投诉。麻烦的是今天还要一早把这件行李运回火车站,从这里上机场大巴运到浦东机场。为了这事我们昨晚研究了一晚的计划,如何才能让TAXI不拒载。包括向宾馆服务台咨询了几套方案。

结果正应了一句话:计划没有变化快。

今天雨停了,虽然在门口没打到车,但很方便地就通过电话叫了一辆,司机也居然很爽快就答应了,麻烦的事情就这样简单搞定。

其实软件开发有时候也是这样,常常要考虑到客户需求的方方面面,而且在设计开发中也需要到处为未来留下改进空间。结果却常常是我们考虑的方面根本就是客户不需要的方面,甚至影响到客户的真实需求,而我们为未来的留下改进空间的地方也许永远也用不上,反而给我们带的无穷的BUG。回头一看,原来客户的需求比你想的简单得多。

于是乎,有了XP。

其实正如我在《效颦篇:编程本质论》一文中所说的:“只要能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是好办法。”XP也罢,RUP也罢都是如此,还是需要根据情况选择取舍的。

三层、自增类型、李维及其它

早上与一个朋友讨论他在做MIDAS应用开发时碰到的一个跟MSSQL的Identity类型有关的问题。基本上真正有在实际应用中用过MIDAS的程序员都碰到过那个经典的:Data changed by another user的问题。其实原因不外乎那几个:Trigger、Default value和Identity类型。而且绝大多数用MIDAS做多层应用开发的,都是看李维那三本书来的。

问题李维在书里并没有很明显地提到这一点。就像比基尼:露出来的,都是你感兴趣的,隐藏的,却是关键的。

不敢说李维没有实践过,但是真正用于商业应用时,和写DEMO是完全不同的情况。BORLAND的技术在某种程度上说,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不论是MIDAS还是早夭的Kylix和WebSnap。

在这点上Microsoft做得要好得多,虽然它的很多产品都不能算最好,但一般都“足够好”,据说这也正是MS一向的产品目标。

正在没落的BORLAND与同样没落的李维

这个标题有点哗众取宠的意思。其实Borland是否真的没落,还要靠市场来最终检验,但原生Win32开发领域的开发人员大批跳向JAVA和.net却是不争的事实。Borland在用户心目中的地位也几乎是降到了一个历史性的低点。在NASDAQ上,代号BORL的股票价格也已经跌到了$10左右。

至于李维,现在在中国Borland开发者眼里,差不多已经等同于Borland的吹鼓手了。但在我看来,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是Borland的员工,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无可厚非。

自打上月爆出Borland的几个重要头目–包括Black.Stone, Chuck.Jazdzewski,Simon.Thronhill等人–相继离开。特别是Black.Stone和Chuck.Jazdzewski的去向都是Microsoft,严重地动摇了Borland用户的信心。

然而事情并非始于此事,早在去年上半年,随着Borland的几个新产品问世,但却令人大失所望之时,Borland就已经种下危机的种子。而且现在Borland无限期暂停Linux下的Kylix项目,原生Win32下的Delphi/BCB项目都被冷却,全力投奔.net,但在.net下也并不成功,C#Builder和Delphi.net不但没吸引到多少新用户,反而把不少用户推向VS.net。

历史上Borland经历过多次的危机,每一次都需要Borland花上数年的时间才能重振旗鼓,而且往往无法回复危机前的风光。

但这次危机会对Borland有什么影响,我现在也不敢说,但众多Borland用户的态度明摆在那里。

然而抵制.net的人也还有:

==================

getit911:   .net是什么?是一个ms又挖下的坑,给她披上最美丽的外衣,在ms press出版的那些"红宝书"里,给我们彻底地洗了一次脑,于是我们高呼".net万岁“,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她解决不了的,这是万能的工具.但恶魔总是吹着笛子来,当我们都虔诚地朝拜在前往.net的路上时,回首一望,所有的语言都生长在clr的土壤上.等到那一天,bill就会眼里凶光一闪,"是时候了",又一个什么.net++推出,利用ms的垄断特权,填平那个曾经吹捧得无所不能的.net大坑,被埋没的将是离开了clr便不知所措的我们(这样的悲剧已在mfc上演过).剩下的只有什么clr++了,
  转自一个网友,.net就是垃圾
     (2004.03.15)

======================

getit911:   .net根本就是个商业陷阱,技术垃圾,根本没有什么技术创新,那个所谓clr不过是个让软件开发人员上套的鬼把戏,.net上的开发语言的已经没有意义,再NB闪闪的语言到最后都必须使用M$的编译器编译,C#、VB.NET、ASP.NET还他妈的有什么搞头,不如直接写IL了,还有一个反编译问题.net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即使加了混淆器也不怎么灵,代码根本没有保障。M$就是眼看Win32API被人操翻了,垄断地位不保,急忙弄个.net出来搞个语言新圈地运动,当然这对在中国用3.5元/张光盘的软件公司没用,否则开发软件的挣的那点糟银子都捐M$都不够。   (2004.03.16)

====================

不能说他说的不对,但是以Microsoft目前的垄断优势,偶们这些小开发人员除了屈从,恐怕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出路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Borland轰然倒下,那么除非Borland将所有开发工具都OpenSource,像Eclipse那样,否则Visual Studio.net一统开发工具市场将成必然。

开源与理想主义

很久以前,我看过一篇短文,说的是父亲给儿子的几个忠告,其中一条便是:不要嘲笑别人的梦想。

不过有些人好像很不以为然,却不知道已经无梦的人更加可悲。

成功的开源项目如LINUX等,得到IBM的包装,如同被包装过的演艺明星。

如同中国的演艺界,据说在北京的很多地下室里,活跃着数以万计的自称歌手的人物,他们中有人梦想着有朝一日被星探发现,一举成名;有人混了几年,一事无成,最终堕落;当然也有人是真正热爱歌唱,是为了自己和欣赏自己的人歌唱。这些人中,成功的毕竟是少数,失败的还是大多数。在这些失败的人中,不排除真的有怀才不遇的,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是:你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正如同那些反对开源的人,好像开源抢了他们的饭碗,问题是,他们写的那点烂东东,就是开了源,倒贴钱,估计也不会有什么BMI会看得上的。

居然还敢说开源的人都是毛少的人:

======================
FireAngel (2004-3-17 8:53:05) 

总的来说,只有毛少的人喜欢谈opensource:一种是毛没长齐的,开源是他们的精神寄托;一种是毛掉光的,开源是他们赚钱的工具 
======================

四条腿的动物一般毛比较多的说。

看来国内对开源还是有很普遍的误解

http://www.csdn.net/Develop/Read_Article.asp?Id=25146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爱走极端,OpenSource从来都没有说过所有的Source都要拿来Open,但总是有人要这么认为,或者是故意曲解“开源”的意思。实在让人觉得某些人的动机非常可疑。如我几年前在CSDN水园说过的一个故事:如同某财主被要饭的踩了一脚时冲出来的一群……

正如我前天的随笔所说,国内还是有很多的愚昧之人。竟然会有不少人追随这一群……

看到一篇关于中国历史上十大冤将的文章

>十大冤将第一名:袁崇焕

>定远城守将,大明辽东道督师,宁远之战击毙女真胡酋努尔哈赤,坐镇辽东十数年,胡马不敢过此久矣,可以说是处于危势的明王朝延喘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出意外,女真人已无力对中原构成大的危协,可恨崇祯不明,误信皇太极离间之计,自坏长城,从此,大明朝之亡指日可待。
>死法:凌迟,一刀一刀割肉,直到…..唉

>罪名:通敌

据说凌迟当时,刽子手每割一刀,京城百姓就争抢割下的肉,生啖之,吃一口,骂一句汉奸……

自汉武帝利用了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理论,将封建专制制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以后,中国人就从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一步步走向愚昧,很少人能有自己的思想,“儒术”也被统治者们改造成了“奴术”,正如鲁迅所言:“中国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做奴隶的时代,一个是想做奴隶而做不了的时代”(大致意思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