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8-02-0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5期]

[一周八卦]2018-01-2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4期]

比特币是不是货币

比特币当然是货币

前几天就这个问题群里又讨论了一番,我还是老一套观点。

我第一次知道比特币是在2011年,你们可以查一下当时比特币的价格,不过七年来,我没有买过一分钱的比特币,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学术研究对象研究过几次。

早在那时我就给比特币下了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义《Bitcoin,虚拟世界的黄金》。

文中从以黄金为代表的金属货币说起,回顾了一下从金属货币到纸币的发展史,论证了一下人类为什么要用纸币这样的信用货币,介绍了一下“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最后作为类比,证明比特币只是相当于金属货币这个层次。

2013年比特币大涨,我又先后写了两篇文章《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和《为什么说Bitcoin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续)》。

关于比特币的经济学问题,我这三篇基本上是至今为止中文网络中说得最全面的,本文主要观点与这三篇基本一致——七年来,我的观点没有变化,但是虚拟货币的发展方向却令我非常失望。

首先是本文的结论:

比特币当然是货币。

但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什么是货币?

货币的定义

我说过很多次,网上的很多争论不过是源于各方对所争论的概念没有一致的定义,结果只能是各说各话。

货币这个概念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从理论上说,货币的定义应该是这么说的:

货币是一种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商品。

而比特币完全符合这样的定义:

  • 比特币是一般等价物——一个比特币和另一个比特币等价,就像一克黄金和另一克黄金等价
  • 比特币是商品——你可以买卖比特币

但在一般人眼里,“货币”仅仅是指一种可以用来交易的媒介,通常是指纸币和硬币(或者通称纸币)——包括其数字化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数字化的纸币仍然是纸币,并不是虚拟货币,与比特币有本质的不同,但这是另一个问题,前三文有说过,后面也会提到。

这种纸币只是货币的一种形式,不能完全代表“货币”这个概念。

从这个角度上说,比特币当然不是纸币——或者说是你们所理解的“货币”。

所以我说的:“比特币是货币”,和你们说的:“比特币不是‘货币’”都对,但此货币不同彼“货币”。

如果你还不能理解,那我举个栗子:

黄金是不是货币?当然是,过去是,现在也可以是——比如发生战争政府垮台的时候,纸币就是废纸,而黄金白银立即就是最可靠的货币。

马克思说过:

黄金天然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黄金。

因为这是现实生活中最标准的一般等价物之一。

但你不会在现在的生活中去用它购物,因为它不是纸币——或者说你们所理解的“货币”。

那么为什么比特币不是纸币?而只能是黄金?

这一点虽然我在前三文里说过,但这里我要换个角度再说一下:

价格与看不见的手

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学理论认为:

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自由交易的市场就是调节价格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划重点!这也是一个很多人死活无法理解的概念。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国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影响。

马克思是持价值决定论观点的,即商品的价格由其内在价值决定,价格只会围绕价值波动。但作为一个准长者,我的一点人生经验告诉我,这种观点应该是错误的。即使是在理想的自由市场中,如果供需关系变化很大,价格也可能有很大的波动,绝不可能围绕一个虚无飘渺的所谓价值波动。

所以顺大便说一句,剩余价值论也是有问题的,如果不谈价格的话,这个理论还存在理论上的意义,但是如果劳动的价格是市场化的话,剩余价值论就完全是空谈。当然,因为理想的市场是不存在的,强势的资本实际上可以操纵市场,所以共产党搞工会对抗资方是一种拯救失去自由的劳动商品市场的正确方法。

总之记住一点: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

金属货币的问题

不论是比特币还是黄金,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数量是有限的,新生产的速度也是有限的。

但社会经济规模却不是这样的,它可能发展很快,也可能迅速萧条,如果市场上流通的货币量不能跟随这一变化的话,就会出现通货膨胀或者通货紧缩。

这里出现了一个新的概念:通货。

之前看过一些狗屁不懂的人写的文,说什么专业人士就爱故弄玄虚,都是钱,非要搞出货币、通货、头寸、流动性……等一堆词,这恰恰说明他根本没有搞懂这些概念之间的差别,之所要用不同的词就是为了说明它们意义是有区别的。

比如通货就是指流通中的货币——它包含两个部分的意义:静态的货币总量和动态的货币流通速度。

膨胀和紧缩是通货相对于市场中的商品总价格而言的,当通货大于市场商品总价格乘以商品流通速度时就是膨胀,反之就是紧缩。通胀会导致货币贬值,通缩会导致商品贬值,都不利于经济的发展。按照一般的宏观经济学理论论证,轻微的通货膨胀是最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情况。

金属货币的问题就在于,通常一个稳定的市场商品规模都会很快发展,但货币供应量跟不上,于是就会导致通缩。

看到这其中的供需关系没?商品多导致对货币的需求增加,但是相应的供给没有跟上,导致了货币价格的上涨(相应的以该货币衡量的商品价格下跌)。这就是比特币升值的内在原因——我当年就说过,比特币升到100万美元一个也是可能的,只要对比特币的需求远大于其供给。

金属货币的供应问题无法解决社会经济对货币的需求问题,导致币值无法稳定。在古代经济规模不大,变化较小的情况下影响不大,但在现代社会就不行了。

所以人类发明了纸币

纸币并不是纸面化的金属货币(比如银票),而是一种信用货币。所以数字化的纸币也不是虚拟货币,因为它只是纸币的一种表现形式,像比特币这样的真正的虚拟货币是不需要依赖纸币存在的。

所以我才会说比特币是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第一次伟大的金融创新是人类开始使用金属货币,取代了原始社会的贝币之类不可靠的货币;第二次伟大的金融创新是人类发明了纸币这样一种信用货币,解决了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个大问题;第三次就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出现。

为什么说纸币是一种信用货币?因为它本身并没有对应的金属货币实物,而是基于使用者对于纸币发行方的信任。所以银票不是纸币,但在此基础上产生了纸币:

在金本位时代,发行方以一定的黄金为基础发行纸币,但实际发行量是超过对应的黄金量的,超过的部分就是基于信用担保的。

但真正的完全信用货币时代始于四十多年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

布雷顿森林体系是金本位的末日余晖,当年二战结束后,美国和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在布雷顿森林市达成一个协议,美元以固定比率与黄金相互兑换,其它各国货币汇率与美元挂钩。

然而当七十年代美国的经济发生危机的时候,臭不要脸的美联储违反协议,超发了大量的美元,导致美元与黄金的兑换比率没有保住,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此崩溃,金本位寿终正寝。

从此以后,所有的纸币都不再与金属货币挂钩,成为完全的信用货币,其背后作为支撑的,就是货币使用者对于货币发行方政府的信任。

这又是一件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直到今天还有相当多人以为纸币的发行是央行以黄金储备作为担保的……

铸币税

为什么人民要相信政府发行的纸币?因为他们有坦克……(雾

当然不完全是这样。

人民需要政府,是因为的确有很多事情是不能靠松散组织的人民自己去做的,还是需要有一个政府来做这些事情,而要有政府,就需要人民渡让出一部分权利。

铸币权是其中之一。

而铸币这事就是印钱啊,印一张100块钱成本可能只需要10块钱,多出来的90块钱就是政府的收入,即所谓的铸币税。实际上在金属货币时代也有铸币税,铸成货币的金属实际重量或成色要比它们代表的价格要少一些,差值也是铸币税。

但这钱也不是想印多少就印多少,因为会通货膨胀的啊,所以政府发行货币量也得随着经济规模而调整。

这就是央行的职责所在。央行通过执行货币政策(有时还需要配合政府的财政政策),对社会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确保货币量维持在轻微通胀状态。

为什么比特币成不了纸币

因为没有央行。

没有央行就不可能通过货币政策来调节通货量,而比特币又限制了供应量和供应速度,那么通缩就是必然的结果,并且无法改变。

又因为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持续通缩导致比特币的币值持续上升,则人们会更倾向于买入并持有,并不会拿去花。事实上据说现在大部分(约97%)的比特币都被少数人(约4%)所持有。

因为币值无法稳定,导致了人们不敢拿它作为交易媒介,所以比特币无法成为纸币——即你们所谓的货币。

解决这个问题的现成方法就是加一个央行,让它来调节虚拟货币的供应量,匹配市场需求,稳定币值。

有央行这个对家,炒家也没法玩了——你做多,央行就增发,你做空,央行就吃进,反正它没有成本的。

但是又不可能设置一个实际的央行,因为这与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理念根本矛盾。

所以终极解决方案是我在前文第二篇最后里说过的:需要一个skynet世界里的AI央行,它是分布式的,智能的,自动调节虚拟货币的发行量,还需要会自我进化,以确保能自动适应未来的经济发展。

但是令我失望的是,这几年来完全没有看到往这个方向的发展,所有人都挖空心思想利用虚拟货币搞钱——当然是搞现实世界的货币。

当然,如果虚拟货币真向智能央行方向发展,那就真的会形成一种可用的虚拟纸币,这就会威胁到现实世界的纸币,最终为现实世界的所有政府所不容的——因为前面说过的铸币税。

[一周八卦]2018-01-2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3期]

[一周八卦]2018-01-1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2期]

年终总结

今年是我自2004年写BLOG以来最可耻的一年,因为七月和九月出现了整月的空档,连一周八卦都没发。看来已经是真正的现充,毕竟开始过上了结婚生娃的正常生活。因为今年直接就没再立什么新年计划的flag,也就省去了未能达成的良心审判,算是一种逃避可耻但有用。Ingress是真的半AFK了,基本上只是坚持了每天签到的任务,然而因为在悉尼机场那天定位飘了没签成,连续HACK任务断在了320天,离黑牌只差40天。要不是因为今年刚好有一场MissionDay在厦门,我的MD牌可能到现在还没翻。另外就是老司机成就达成,在澳州解锁了右舵车驾驶成就,不容易。

一月:因为老虎咬死人的事情,作了虎三篇的第一篇《圣母猛于虎》。摄影方面本来想整理去年的旅游的攻略,结果只做了一篇《说走就走巴拉望之一:行前准备》就下面没有了。技术方面记录了一个小问题《Mac OS X中virtualenv里python shell无法使用光标键问题的解决》。

二月:继续虎三篇的后两篇《同情老虎的背后》和《老虎事件的反思》。技术上则是记录了一次《FreeBSD升级失败的处理》。

三月:只发了一篇一周八卦凑数,技术上则是整理了《HTTPS配置全记录》。

四月:仍然是一周八卦凑数,技术上《解决多进程中APScheduler重复运行的问题》。

五月:谈了一下《作为靶子的杨同学》。技术上实现了一个《在容器中运行Jenkins部署主机中的docker应用》。

六月:因为杭州大火事件作了《难民与保姆》,感觉今年的主题就是与白左唱反调。技术上做了《一个Redis Cache实现》。

七月:八卦全空,还好有技术文,继续折腾 Redis,做了《一个Redis消息队列实现》。

八月:因为海底捞事件,作了《相比海底捞,我更希望华为倒闭》。很久不谈的摄影话题方面扯了一下器材《抚摸党看电视剧《河神》》。技术上总结了《用Docker+ELK集中处理日志》的方案。

九月:八卦又全空,继续技术文凑数,《搭建python数据分析平台》。

十月:又是一周八卦凑数的一个月,技术上记录了一下《iSCSI的配置笔记》。

十一月:因为表妹被抓的事情,作了《盲国纪事》,技术文就没写了,因为被CSDN给恶心,吐槽了一下《CSDN搞什么》,明年看来得换个地方写技术文了。

十二月:补了一下本来要发在九月的《914事件十五周年》,坚持多年每月一篇的技术文空档一个月吧,等我换到新地方再说,可以告别CSDN了。

二十年前,葛优在《甲方乙方》片尾的一句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今年被用烂大街。我上次引用这句还是十年前的年终总结后记《有意义的一年》。

现在我想到的是1998年CCAV新闻30分节目做的1997年年终总结里的一句话:

1997年是冷战以来世界格局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

我想说的是:2017年也是21世纪以来中国格局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它将影响这个世界以及我个人。

[一周八卦]2017-12-3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1期]

914事件十五周年

(一篇迟来的旧文)

九一四事件

转眼我已经两年没有谈这个了,上次谈它也是在前年的年终之际,现在距离事发也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两年前的三件大事——1231外滩踩踏事件(相比之下,七年前的1115大火还有些人在记得,这倒也是一件interesting的事情),61东方之星号沉没事件,812天津大爆炸事件——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人记得了……

更不用说十五年前发生在南京汤山的陈年往事了。就算是之后不久的SARS那么大的事情,在大多数人的记忆里应该也已经模糊不清了吧。

旧闻为什么总被遗忘

废话,当然是有人希望你遗忘,你以为是真的就自然遗忘了?

前两天有人提出个问题:是不是可以搞个网站专门用来记录这些过时新闻。下面很多人(包括我)友情提醒,不要去干这种事,小心后果很严重,结果那人还不信,说我们危言耸听,道听途说,让我们倒是说说那个后果很严重的人姓甚名谁,于何时何地。

我只好把一则旧闻翻出来:

卢昱宇和女友一起于去年六月在云南大理被秘密逮捕,今年六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了四年,九月二审维持原判。他的非新闻也都只是收集公开的媒体报道而已。

某些新闻之所以被降温就是因为领导不喜欢,如果你还继续折腾,对领导来说就是在寻衅滋事。

我告诉他这事也是在冒着寻衅滋事的风险啊。

从乐观到悲观

换作几年前,我对自由开放的互联网还是有信心的,然而现在却悲观多了。

悲观的原因当然主要原因在国内,这几年的倒车开得越来越厉害了。十五年前只不过是封锁消息,或者给热门消息降温,现在直接把传播、帮助传播消息的人给抓起来。想上点国外正常网站也越来越难了。

然而以前至少我还可以说,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反动行为,但是现在连美国都要放弃网络中立原则。

美帝开倒车也不是自现在起,当年的SOPA也是一次反动尝试,只是那次在大家的反对下失败了。

十几年来,我常常以中年人自居,现在真的中年了,才知道过去还是太naive。

有一本我很喜欢的网络小说叫做《迦陵频伽——我们所追寻的》(作者:青铮),里面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你应该知道,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最让人难过的一点就在于,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有办法阻止它们的消亡,但实际上谁也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的倒车就像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让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1984和美丽新世界

曾经我们都警惕1984的到来,但我却对美丽新世界心存忧虑。然而有人说:你们这些生活在1984中的人,轮不到来担心自由世界的美丽新世界问题。

现在我们知道了,未来可能是1984和美丽新世界结合体。

几年前,我还以为陈冠中预言的《盛世-中国2013年》并未出现,现在看来,我乐观了。

未来也许会比马亲王的《寂静之城》更糟,但人们却会更加毫无察觉而更加HIGH下去。

[一周八卦]2017-12-2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0期]

盲国纪事

在一个盲人占多数的国家,一个由头头们搞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大会完了。这个叫做其它国家的国家(另外三个叫做:古巴、伊朗、朝鲜)上下一片和谐,只有私下里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和谐的声音。

比如有一些不瞎的人在私下里传递一个消息,听说一个叫图拉.鼎的不瞎者失踪了,他做过三个产品:ubuntu tweak, Manico和奇点微博客户端,看上去人畜无害,能出什么事呢?

后来,坊间传闻是他曾经帮助别人治好眼盲,所以被头头们抓起来了。

然后是今天,听说表妹也因为类似的原因被抓了。

表妹是个男人,9年前在旧都的一次网友见面会上,他作自我介绍的时候,爽姐说:你居然跟我表妹同名。于是他就被叫做“表妹”了。

表妹也是个人畜无害的iOS开发者,只是因为所在的团队业务涉及治盲。

其它国家的头头早就说过了,让你们做梦,于是大家就瞎了。

当然因为大家都这样,所以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瞎的,直到有一天他们知道了,自然会想要看见。而那些帮助他们看见的人,在我看来,是值得敬重的,尤其是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他们需要更多的勇气。

然而头头们当然不希望你们看见。你们瞎了,就只会吃了睡,睡了吃,关注的问题无非是吃得好,喝得好,睡得好。至于头头们在你们长肥了以后杀了吃肉,你们是看不到的。跟猪也没什么分别。

当然,光瞎还不够,头头们还会用大喇叭告诉你们,吃的快不够啦,你们要抓紧时间多抢点吃的,猪太多了,地方不够了,你们要赶紧占地盘,好的小猪圈也不多了,差的小猪圈会虐待小猪的……然后瞎猪们就很焦虑,顾不上考虑瞎的事情了。

头头们很满意这种状态,这样便于奴役。让你们做梦就好好做,醒来干什么?自己醒就算了,还把别人叫醒,还让不让领导省心了?

当然,也会有一些人知道自己瞎,但仍然觉得瞎了也挺好,尤其是那些并不是头头们,却以为自己是的,那么这盛世如你所愿,你终将享受到“纵做鬼,也幸福”的待遇。

现在,他们开始抓治盲的,下一步,他们终将开始抓不盲的。在其它国家想要不当猪是越来越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