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不如狗

每年的914我都会提起一件往事:《[每天一日]为了忘却的记忆》(文中有一处数据需要更新——38人是当天中毒身亡的人数,后来另有4人在医院中宣告不治。详见新浪的专题报道)。

今年914是周日又逢中秋,所以提前两天说说吧。

这两天爆出三鹿奶粉导致甘肃多名婴儿罹患肾功能疾病,原因是奶粉中含有超量的三聚氰胺。阜阳的大头娃娃们还没上幼儿园吧,又有一批孩子遭殃了。而三聚氰胺也不是生面孔,去年才因为加在狗粮中被查出,今年变本加厉加到奶粉里去了。

CCAV在《中国通报两企业输美植物蛋白涉违规添加三聚氰胺》中说道:

  到目前为止,各地检验检疫机构对一百七十三家出口企业的三百九十九个样品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类似产品中含有三聚氰胺的情况。
  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紧急部署对奶粉、液态奶、婴幼儿米粉、香肠、面包、馒头、面条及方便面等十二类的八百批次食品进行专项抽查,均未检出三聚氰胺。

看来果然是只查了出口产品。难道中国的孩子就真的不如美国的狗生活得安全么?

显然质监部门去年就已经针对三聚氰胺作过检查,说明他们知道凯氏定氮法检测蛋白质含量的技术是有漏洞的,正是这种方法的不足之处被利用才导致了往食品里非法添加三聚氰胺的行为发生。但是丫们却在那以后还在继续用这个不靠谱的方法来检测蛋白质含量,显然是有失职的嫌疑。

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还有多少对蛋白质含量有要求的食品添加了三聚氰胺?民众有权怀疑三鹿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三鹿事件像阜阳奶粉事件一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话,那就不用怀疑了,答案是肯定的。

肾是先天之本,任何损伤都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是说肾功能并不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而得到恢复,这意味着这些孩子即使幸存下来,未来的人生里也随时会有需要换肾的巨大风险,对三鹿而言,这是不可承受之重。

如何处理此事对政府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三鹿(潜在地包括其它品牌的国产奶粉)的顾客里有多少孩子,就有多少个家庭,对应的是多少人民,二十年后这些人一旦了解今天的伤害会作何反应?那会产生多少杨佳?

至于三鹿把责任推给奶农完全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就算真是奶农干的,你们没测出来也逃不了责任。

《中国孩子不如狗》有2个想法

  1. “至于三鹿把责任推给奶农完全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就算真是奶农干的,你们没测出来也逃不了责任。”
    说得对,无论如何三鹿逃脱不了干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