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事件的反思

逻辑感人

本来大半年不8挂,再懒下去也不是不行。只是大过年的看到这种新闻,加上某些圣母的观点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于是连扯了两篇。

那位叫“饭友经典语录”的圣母(就是我在第一篇里引用的那段话的作者)又有新论,他举了个例子:

一个病人因为没钱买药,他去药店偷了一盒对症的药,但这盒药恰巧就像问题疫苗一样有严重质量问题,他吃了之后濒临死亡。面对这种情况,有人会对他这样说吗:“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盒药是你偷的,因为你不遵规则……(后面的部分转载丢失没看到)

对此只能评论一句:

逻辑感人。

余老师的《老虎吃人这回事》说得很好,很客观。霍师评论说:

余老师写得好,但是现在理性是没有用的,大家都是发泄情绪而已。一切都是两极化,几乎没有取得共识的可能。其实最简单的共识应该是“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我觉得这是基本的人性,然而,现在连这都是没法有共识的。你说逻辑还有谁关心?

是啊,这种时候说逻辑有什么用。

社会张力

所谓社会张力是我06年在《社会张力》一文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当年的文章说得比较装屄,其实大意就是:

对立的社会观点必然走向各自的极端,而处于中间的观点则必然处于两个极端的双重压力,最终会落向一端。

我曾经也是一个中立客观的人,但是你们看到了,这几年来我越发愿意站在某一方,而不再试图寻找一个折衷的立场。

因为这对我没好处,而且如果我认为另一方的观点不对,那我最好还是站在对立面来说明,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反思

但是在发完前两篇以后,我觉得还是有值得反思之处。

我之所以选择同情老虎而认为死者活该这个极端,是因为我觉得圣母们对死者的辩护损害了现代社会尊重规则的基础,他们为此甚至不顾逻辑的混乱,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现在回头想想,我的确是做得过了。死者违背规则得到了死亡的结果固然是他咎由自取(这个说法应该比活该好一些),但是他毕竟已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按照人类的法律来说,他所受到的处罚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犯的错误,这已经足够了。

所以不论是我们,还是对立方的圣母们,我们其实都在过度地消费这位不幸的死者。这很不好。

附赠一碗鸡汤

假设一个故事:

死者的孩子想去动物园看动物,但是门票太贵了,他们家又太穷,他本想少花点钱,只让孩子们去,但是又不放心,于是决定铤而走险,逃票进去陪伴孩子们。

结果你们都知道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悲剧,全怪黑心的动物园老板,万恶的资本家!

值得同情

这个新年里,并非只有这位死者值得同情。

除夕夜里殉职的哈尔滨警察曲玉权难道不值得同情?显然有不少,当然其中有些人被抓起来了。

还有那些被医闹伤害致伤致死的医生们难道不值得同情?

更早之前的,那几位被杨佳所杀的警察难道就不是人了?

如霍师所说:“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