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老虎的背后

两个思想实验

一个是著名的火车实验:你站在一个铁路道叉旁,远处有一列火车开来,前方有一个小孩在铁路上玩,你来不及去救他,也来不及告诉他危险让他离开铁路,唯一的选择就是扳动道叉让火车开到另一条废弃的铁路上。

你是否会扳?

另一个就拿这个老虎事件来说,不过需要一点设计,因为你不可能变成老虎,所以现在把虎园换成一个由你负责的危险区域——作为曾经的电工,我想举一个我比较熟的例子——

现在你是一个电工,负责一个高压电设备区域,周围有3米高墙,墙顶上有铁丝网,网上还有“高压危险,严禁擅入,违者后果自负”的警告。现在有人为了进来偷点一百多块的废铜烂铁,翻墙进来,结果被电死了。然后你因此被以过失杀人罪判了死刑(当然现实里的法律不会判这么重,这只是用来和老虎事件类比设计的思想实验)。

你是同情那个死者多一些,还是同情自己多一些?

现实的例子

不要觉得我举的第二个思想实验不现实,类似的案子并不是没有,曾经有人在一座有高栏杆和铁丝网加警告牌的天桥上往下面的铁路电力线上撒尿被电死。

一帮圣母在这则报道的评论抗议铁路和电力部门没有给线路加上绝缘,作为一名老电工,当时真是想一电缆抽死这帮无知而又巨婴的蠢货。

我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应,正是因为我曾经是个电工。所以我肯定不会干向高压线撒尿这种找死的事情,但却有可能被这种撒尿而死的傻屄给坑了。

这种反应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

继续思想实验

那两个思想实验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们之所以同情老虎,不同情那个傻屄,正是因为我们更可能处于老虎的境地——

我们遵守规则,却因为一个找死的蠢货害自己被击毙。

什么叫同情,什么叫感同身受,这就是。

我们知道自己不会在铁路和玩耍,但却很可能坐在火车上,因为有人在铁路上玩耍,然后有人为了救这个人而把道叉扳向废弃的铁路,导致车毁人亡。

我们知道自己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但挡不住不怕死的人把我们坑了——就算你不是电工,你也可能开车,撞死了闯红灯的行人,或者被闯红灯的集卡撞死。

所以我们同情老虎,因为同情老虎就是同情我们自己,而被咬死的人就是该死、活该。

这就是我们小中产阶级小市民的价值观,毕竟我们还没爬到圣母们所在的高地。

为什么活该

有些圣母说我们这种说法是漠视生命,缺乏同情心,他又罪不至死。

是啊,那个向高压线撒尿的也罪不至死。

但又不是我们判他们死刑的。不论说是“该死”还是“活该”,这里的该都是指成年人应该知道会死这样一个几乎确定的结果——当然你也可以说有可能不死,但那显然是小概率事件。

老虎又不是人类的法官,会按人类的法律办事,所以我们才要高墙。自己翻进去送死,漠视生命的难道不是他自己么?

活该不是因为他逃票,而是因为他为了逃票无视危险警告翻墙进入虎园的行为。圣母们能不能理清楚一下自己的逻辑,不要这么混乱。

坦白说,一个成年人在这种危及生命的事情上都敢于不当回事,还像个婴儿一样以为全世界都会让着他,这种人还真是没什么价值活在世上,就是该死。

死了倒还有点价值——提高了全人类的平均素质。

再谈规则

有媒体说那个墙很容易翻,这就是典型的巨婴心态。

茶几上的杯子很容易就可以砸到地上,成年人除了不小心,基本不会故意干这种事,但是两岁的小孩子就会把它够得着的东西全弄地上。

路上的红灯也没栏杆,闯红灯更容易。成年人连这点自律都没有,还有什么脸活着,不如喂老虎。

王五四说那人违反规则是没错,但在兲朝,最违反规则的人并不是这样的小人物,而是你懂的那些大人物。

这也没错,但我一直以来都持的一个观点是:即使你生在一个有法不依的国度,你也应该有一份遵重法律的心,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解放了,那时再改就来不及了。

谁更文明

有人说,对同类的死亡怀有同情之心是一种文明的表现。然而恰恰不是这样。

人类从原始的动物发展出社会的雏形,花了几万甚至几十万年,这是文明的进步。从原始的社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以法律为基础契约的现代社会,又用了几千上万年,这才是更加文明的进步。

对同类死亡的同情其实不过是基因驱动下的动物本能,并非只有人类有这样的情况。

你觉得谁更文明?

《同情老虎的背后》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