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挺妖怪

必胜客撤了自助沙拉,老罗很受伤,翻出旧文再作《我们就是一个妖怪国家》,再次暴露了他的傻X(老罗对此句亦有贡献)。

一方面他对于那则新闻完全没有自己的思考而全盘接受;另一方面则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堆沙拉者。

以 前者来说,必胜客取消自助沙拉显然应该有多方面的原因,当然成本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不过我想说的是,这里的成本实际上包括全部的运营成本,而不是——至少 不仅是——原材料成本。稍微有一点商业常识就知道,无论多么高超的堆手,也极少可能堆掉超过价格的材料。而且就算是偶尔有人堆掉那么多的材料,对于必胜客 来说也未必就亏本,因为通过这种活动能吸引来挑战的顾客,而他们通常不会只点沙拉,只要有人气,完全可以通过其它的消费赚到钱。

因此我认为这其中更大的成本在于服务成本——因为堆沙拉需要花很多的时间,这就意味着几个顾客占了一张桌子堆几个小时沙拉将占用他们大量的服务时间,并且潜在地减少了为其他顾客服务的时间,也就是实际上减少了顾客量。这个损失是很大的。

就 后者而言,舍得花那么多钱去吃必胜客的人难道还差那30几块沙拉钱?我不认为其中有多少人是特地浪费自己的大量时间去占那一点小便宜的,因为从经济角度上 说很不划算的:以必胜客的顾客人均日收入100元计算,两个小时可以折25块钱了,算下来顾客就算堆回了30多块的沙拉,抵掉了花出去的沙拉钱,实际上还 赔上了值25块钱的自己的时间,明明亏的是顾客嘛。

但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乐此不疲呢?显然更多的人还是把这事当作一种娱乐,花30几块钱玩两个小时还是很便宜的消费。难道不是吗?

当然我仍然要反对那些浪费食物的行为。

而老罗对此事的反应显示了一个典型的专制国家国民的思维:对于强势的媒体报道和同样不弱的必胜客这样的商家的说法不加怀疑地接受,而对于相对弱势的其他消费者则是戴上大帽子批斗一番。

顺大便提一句,最近离开《财经》的胡舒立正在被专制体制批斗中,推荐老罗学习一下人家专业的批斗手法。

至于老罗推而广之谈到的所谓中国人的劣根性,那个有空另外说。

话说回来,会出老罗这种人的中国,的确挺妖怪的——老罗经常会习惯性滴用极权主义的思路看问题,却不遗余力地推广自由主义。

妖,非常的妖。

《的确挺妖怪》有一个想法

  1. 这是我在Google Reader上对老罗的文章做的Note:

    合理利用规则有什么不对?你规则被人利用了不去完善规则,反而指责没有违反规则的人,这是什么道理?没错,中国就是这样的,制定一个千年不变的规则,运作全靠规则之外的潜规则,这样你就爽了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